第7章 开国帝后3/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宜安在怡红院住下了。

鸨母看在三百两雪花银的份儿上,为她安排了一间最好的闺房,又请来湛都有名的裁缝师傅替她制作表演当天要穿的舞衣。

“你既要上台,总得有个像样的花名吧?”

宜安仅着白色里衣,立于窗前,一头泼墨青丝犹如上好的黑缎,看得鸨母艳羡不已。

虽然姑娘戴着面纱,看不清容貌,但就凭这风流婀娜的身段便足以叫男人神魂颠倒。

尤物啊!

“你们怡红院的姑娘都有哪些花名?”

美人就是美人,连声音都如此悦耳。

心里暗自感慨,面上却不露分毫,鸨母带着和善的笑容:“要说我这院子里,好些个姑娘的名儿那都是花银子请笔者先生起的,比如墨香,玉茗之类。”

“笔者先生?”

“哦,就是近些年颇为流行的志怪小说作者。”

“难怪听起来像狐狸精。”

鸨母一哽,气闷不已。

半晌——

“瑶姝。”女人突然开口。

鸨母微愕。

宜安突然转身,风撩起她面上青纱,露出精致的下颌,惊鸿一瞥,便叫人移不开眼。

“我的花名,瑶姝。”

“好!好!瑶池仙姝,既灵气,又含蕴。”

鸨母扭着腰,欢天喜地走了。

第二天,花柳巷便议论开,说是怡红院来了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名唤瑶姝,将于三日后登台献舞,介时公开竞价,永久卖身!

为了加大宣传效果,鸨母还特地请来城中小有名气的画师为安安绘制了一幅小像。

女子青纱覆面,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流转。

虽然只露出一双眼,却叫人无端神往。

一时间,怡红院名声大噪。

寂三趁夜将那幅小像撕掉,一个闪身消失在夜色里,不过半柱香时间,便恭恭敬敬立于主将营帐之中。

“……三日后,登台献舞,公开竞价。”寂三说完,从怀里掏出已经皱巴巴的小像双手呈上。

卫綦接过,只一眼,便能确定是她无疑!

“放肆——”

寂三低着头,默默裹紧黑袍,装鹌鹑。

卫綦冷笑不断,献舞卖身?

很好……

登台当天,宜安驱逐了鸨母派来的侍婢,亲自梳妆打扮。

飞天髻成,长眉入鬓,眼线上挑,唇点绛色,刚好与一身艳红舞衣绝妙相配。

吱嘎——

门打开,鸨母惊得眼若铜铃,口能吞蛋。

宜安却淡淡挑眉,依旧青纱覆面,那双灵动十足眼眸却因黛笔勾勒,显出几分妖冶,美得令人心惊。

鸨母连道三声“好”,笑得像朵风中残菊。

这下她怡红院的招牌可就打出去了。

台下,早已座无虚席,二楼的包间也尽数亮灯。

盛况可见一斑。

花柳巷口。

“陛……家主……”小太监自掌嘴巴,“这再往前便是青楼了。您可要去?”

萧季承忙于朝政,好不容易歇下来,便出宫巡访,也好见一见这战后盛景。

齐地苦寒,哪有湛都繁华?

眼下,这一切都是他的了!

快哉!

萧季承闻得巷中人声鼎沸,好奇心驱使下,整了整衣襟,道:“便去一探,有何不可?”

小太监连连赔笑,抬步紧跟。

“把你的腰杆给孤挺直了!一副奴颜卑膝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从宫里出来的?”

“是。”小太监狠捏了把汗,弯下一半的腰豁然挺直。

萧季承往宽巷深处,大步行去。

“怡红院?”

小太监适时开口:“以前在齐宫的时候,便常听人议论,说这怡红院乃是湛都最有名的青楼。”

萧季承仰头,看了眼招牌,入内后不由感慨,“的确不负盛名。”

小太监正与一宾客搭话,好一会儿才拭着大汗挤出人堆儿。

“家主,都打听清楚了。今日是瑶姝姑娘首次登台,是以引来诸多倾慕者围观。”

“瑶姝?这名字还挺有意思……”

“奴……为您择了二楼包间,家主可以上去?”

“走吧!”

鸨母满头金玉翠翘出现在台上,一语三扭腰,“众所周知,今日是我们怡红院瑶姝姑娘首次登台,先在这儿感谢各位客官大驾。五百两银子起拍,价高者便可将瑶姝带走。”

这回,拍的是人;而非,初夜。

所以,底价这么高也无人表示异议,毕竟,这一买,可是个活生生的大美人儿。

这时,一阵舒缓曼妙的琴音缓缓流泻。

舞台中间垂下一根红色绸带,就在众人屏息凝视的当口,一红裙美人顺着绸带,在花瓣雨中旋转而下,虽以青纱覆面,却掩盖不住那玲珑曼妙的身段。

赤足,纤腰,肌肤如雪。

那一瞬间,全场死寂,紧接着一声、两声……茶杯碎响此起彼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