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开国帝后4/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裙铺展开,宛若尘埃里盛开的牡丹,高贵绝艳。

柔软的双臂,不堪一握的纤腰,在琴音中徐徐摆动。

时而翩跹细步,时而凌云踏空,在袖袂收拂间飞速旋转,饶是滴血成花,也不如这一袭红影来得仙袅婀娜。

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这是什么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好个惊鸿一瞥,顾盼回眸!”

“……”

惊赞声不绝于耳,更有甚者当即赋诗,以表倾慕。

二楼,包间内。

小太监咽了咽口水,他一个去势的残废都不由心痒,更何况……

他拿余光去瞄萧季承。

便见英明神武的陛下竟流露怔忡之色,小太监又朝窗外看了一眼,只怕这位沦落风尘的佳人要有大造化了!

仅一墙之隔的另一个包间。

卫綦已经连续捏碎了三个茶杯,看得寂三目瞪口呆。

衣不蔽体,搔首弄姿,她可真能耐!

只要一想到外面那群男人龌蹉的目光流连在她身上,卫綦就恨不得亲手将那一颗颗眼珠子挖出来,一脚踩爆!

突然——

“钱带够了吗?”卫綦开口。

寂三微讷,显然没反应过来。

卫綦冷眼一扫。

“三、三千两……”应该够了吧?

琴绝,舞毕。

娇软的身子就势伏地,一个漂亮的收尾,红色裙摆大肆铺开。

现场沉寂五秒,而后爆发惊天掌声。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看。”

“妙啊!”

“不可言说,不可言说……”

宜安起身,退场,青纱撩动之间,倾城容颜若隐若现。

“和泉,你说这姑娘美吗?”萧季承收回视线,状若随意地开口。

和泉,即小太监当场便要跪地回话,被萧季承一脚踢在膝盖上,“我说了,让你把腰杆挺直,站着回。”

“谢陛……家主恩典。这瑶姝姑娘蒙着面,看不见真实容颜,奴……小的不敢妄言。不过,若只瞧那身段,倒是极好的。”

“比之宜安公主呢?”

小太监笑容一僵,他知道陛下自吞并大耀后,便心心念念寻找那位名动天下的公主。

至于是诛,是留,他不敢妄自揣测,但有一点毋庸置疑——

陛下对这位美人儿志在必得!

前些时候还特命卫将军全力寻找,甚至不惜倾三军之力。

男人对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难免存着征服之心。

小太监看得分明,却装作一无所知,本以为可以避开这桩,不曾想,又被陛下给绕回来了。

果然,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心思急转,面上却并未显露分毫,斟酌一瞬后,“奴才未曾得见公主容颜,而这位瑶姝姑娘也蒙着面,着实……不好比较啊!”

“呵,”萧季承冷笑一声,“你倒是猴精。”

小太监为自己捏了把汗,见陛下没有追究的意思,这才险险松了口气。

而场中已经开始叫价竞拍,从五百两一路高歌猛进至一千两。

这一千两像是门槛,高高竖起来,把不少人挡在外面。

“罢,虽无法一亲芳泽,便这般看看也好。”

不少人放弃竞价,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作壁上观。

甚至还有人小声议论,在场哪位实力雄厚的公子老爷能够一举夺魁。

嗯……

“花魁”的“魁”。

小部分懂门道的人则往二楼包间望去,真正的“财主”还没上场,好戏在后头。

这时,第三号包间挂出一盏红灯笼。

鸨母喜笑颜开:“这位爷出了两千里,可还有高于这个价儿的?”

包间竞价无须本人开口,只要分别挂出黄、蓝、红三色灯笼即可,分别代表加价三百两、五百两,以及一千两。

“和泉——”萧季承听完规则,眉眼微动,“去,挂两盏红灯。”

“可是陛下……”

“嗯?”

小太监汗流如注,“出来的时候太匆忙,奴才身上没、没带那么多银两啊!”

萧季承脸色骤沉,虎目圆瞪,想要把人生吞。

和泉两腿一软,直呼饶命。

就在这时,隔壁包间挂出三盏红灯笼,价格一下狂飙三千两。

全场激动了。

鸨母完全傻掉。

只有宜安,唇畔勾起一抹笃定的微笑,仿佛早有所料。

只是……

萧季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隔着几辈子的光阴,她实在不想见到这个恶心又虚伪的男人。

当初,他害死了她和卫綦的孩子,还借此肃清了前朝后宫,手段之狠,心肠之毒。

令宜安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小心应对。

这个时候,卫綦羽翼未丰,她也毫无反抗之力,不宜正面对上狩成帝。

“那就恭喜一号包间的客人,抱得美人归!”鸨母正式宣布,手绢被她晃啊晃,笑得那叫一个春风满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