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开国帝后7/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兵分两边,让出一条路来。

一身着玄服,头戴帽冠,面皮铅白的男人上前,声音尖细,竟是个太监!

和泉看着静立于前的宜安,惊讶于此女子绝色的容颜,以及那窈窕的身段,可为什么瞅着有点眼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一时之间,他偏生想不起来。

便暂且作罢。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将军府?!”甘蓝绷直发软的腿肚子,咬牙呵斥。

这话,她是跟管家学来的,倒也像模像样。

可惜,用错了对象。

和泉冷笑,朝两边亲兵使了个眼色,不消片刻,甘蓝就被堵了嘴拖走,只剩宜安,孤立无援。

但自始至终,她脸上并无半点慌乱。

这番气度,倒叫人刮目相看。

“姑娘,随杂家往宫里走一趟吧!”

“原因?”

“这你就不必过问。”

宜安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就等将军回来再说吧。”

和泉眸色骤沉:“这可由不得你!”

宜安笑起来,晃花一众亲兵的眼,更有甚者连刀都握不稳,直打颤。

“莫非公公是想拿具尸体回去交差?”

和泉脸色几经变幻,最终还是妥协了:“据报,将军府私藏余孽,是为前朝祸国公主宜安。”

此话一出,女人目光闪烁。

心思急转间,复又镇定下来:“公公莫不是在说笑?竟将我与宜安公主扯上关系,简直荒谬!”

“是或不是,由不得你说,也由不得我判,端看陛下如何裁决。”和泉朝皇宫的方向拱了拱手,以示敬畏。

言下之意,说你是,就得是,哪怕你不是!

宜安懂了。

有人要害她,还借了“祸国公主”的名头。

只要身份没暴露,一切都好说,可眼下这般情形,也是相当棘手。

一旦入宫,见了狩成帝,不为其他,单就这张脸便很难逃脱上辈子那个困了她一生的金丝笼。

所以,不能去!

“姑娘要原因,杂家也说了,如今也该识点儿趣。否则,就勿怪这兵卒手中利刃太锋!”

先礼,后兵。

宜安退后两步,从怀里抽出匕首便直抵侧颈。

和泉面色大变:“你这是做什么?!”

出宫拿人之前,陛下特地叮嘱要活的,若是这一刀下去,那可就全砸了!

“我生是将军的人,死是将军的鬼,既然尔等执意用强,那我也只能以死明志。”说着,竟要抹脖子。

“住手——”

两声咤喝同时响起。

和泉大惊失色。

匆匆赶回的卫綦则满眼惊痛,好像,这一幕曾几何时他便亲身经历过,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走投无路的茫然,种种情绪蜂拥而至,似要将他溺毙。

“狗奴才,你好大的胆子!”卫綦冷咤,怒目圆瞪,一脚踹在和泉胸口,当即人便飞了出去,喷出一道刺目的鲜红。

挣扎一番,最终昏死过去。

卫綦却目不斜视,径直走到宜安身边,捉住她的手,就势用力——

哐!

匕首掉了。

她的手腕子也叫他捏痛了。

宜安面无表情。

卫綦则冷冷回视。

两人相持不下,可苦了那一众亲兵,面对卫綦,他们本就心存忌惮,加上和泉这个为首之人又昏死过去,无法掌控大局,就更不知如何是好。

最终,还是卫綦发话——

“你们带这太监的回宫,我自会向陛下禀明实情。”

很快,亲兵撤离,连带和泉也一并拖走。

宜安被卫綦带到房内,砰的一声巨响,门合上。

高昌和高扬对视一眼,暗道不妙,开始哐哐拍门。

“将军,您有话好好说,还有陛下那边……”

“滚!”

世界安静了,只能听见男人粗重的喘息,喷洒着怒气。

宜安被卫綦掼到床上,也没急着起身,就这么冷冷的,淡淡的,看他。

男人却顺势逼近,一双眼恍若喷火,“如果我没能及时赶回来,你打算怎么做?嗯?”抬手,掐住女人下巴,力道凶狠,“自尽?”

“你在气什么?”宜安开口,相较于他的暴躁,女人冷静得不像话。

卫綦一顿。

宜安挥开他的手,坐起来,“反正你又不爱我,死了不是更好?一了百了,省得招人嫌弃。”

“你放屁——”男人眼神一紧,那目光恶狠狠的,像要把这没心没肺的女人看穿一个洞来。

宜安勾了勾唇角,却怎么看都像讽刺。

“安安,说话凭良心,我什么时候嫌弃你?”男人咬牙。

“如果不是嫌弃,至于到现在还不肯碰我?只怕你心里还惦记着那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

“住口!”

宜安对上男人猩红的眸子,不闪不避,“我是喜欢你,可我不贱。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情我便休。”

“你!”竟敢说出这种话!

她竟然敢!

半晌,到底是卫綦率先败下阵来:“我不碰你,是因为我想给你个正式的名分,而不是随随便便就成了好事。一次是意外,两次三次又叫你情何以堪?”

宜安狠狠一震,讷讷道:“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我卫青玄的妻便要堂堂正正入门!”

“你愿意娶我?”

男人笑了,倾身在她额间落下一吻:“前提是,我得先退婚。”

之前还苦恼该用什么理由,他甚至做出了割让兵权的打算,秦家不是一直希望能在军中有所建树,那他就给秦家这个机会。

不过眼下,倒是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翌日,卫綦入宫请罪。

不知他同狩成帝说了什么,当天下午,一纸圣谕便抵达定国公府。

擢,废卫秦两家婚盟,此后,各自嫁娶,再无干系。

秦桑如遭雷击,惨白着一张小脸,兀自摇头:“不……不会的……”

宣旨的公公并非往日常见的和泉,而是换了一张新面孔。

见状,只冷冷一笑:“念及定国公乃我朝肱骨,陛下有心保全,是以免了秦三小姐扰乱圣听、愚弄君上之罪,诸位可要惜福才好。”说完,扬长而去。

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肯定是秦桑做了什么,才将这好好的一盘棋搅得乱七八糟。

定国公当场一记耳光甩过去:“孽障!”

秦桑两眼发晕,昏死过去。

此后便得了一场大病,被送往家庙休养,美其名曰“祈福”,实则已为家族所厌,彻彻底底成了一枚弃子。

寒冬渐拭,春回大地。

五月五,良成吉日,宜动土,宜嫁娶。

当宜安穿上那身凤冠霞帔,恍若身在梦中,难以置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