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开国帝后8/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宜安没有娘家,也没有亲人,原本打算从将军府后门出,前门进,也算全了这“六礼”之中的“迎亲礼”。

新娘没意见。

新郎却不同意。

卫綦的原话——“既要嫁,那便风光大嫁。”

是以,前些时候被宜安典当出去的那处宅子又被高价赎了回来,开始修葺装潢。

工匠加班加点,不出一月,便已竣工。

宜安便带着几个下人住了进去,卫綦还拨了亲兵当护卫,又安排寂三暗中保护。

像在提防什么。

宜安问及缘由。

他只道:“有备无患。”

一月初,媒人登门,翌日便送来一对“大雁”,作为男方纳采之礼。

但毕竟是天上飞的东西,豢养无法,只能从猎户手中买,还得恰巧碰上了,才有这个可能。所以,这大雁是个稀罕物,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富甲商贾还得看运气,更何况平民百姓?

因此,纳采之礼从大雁,逐渐发展到今天男家用生面、肉包盒担到女家,而女家则需回以纱巾、糖、荖、绸巾、花肚等物即可。

卫綦父母双亡,与宗族关系也一般了了,所以纳采当天,是他亲自提着一对大雁上门。

可把整条街的人给稀罕得,都挤到门前来看热闹。

“哟!活的大雁呐!”

“好周正的后生!”

“怎地没有父族宗亲陪同,一个人就来了?”

“……”

外间议论不必多提,里头宜安揪着雁儿一对翅膀满眼好奇。

“哪来的?”

卫綦比了个挽弓的姿势。

宜安不信,“一月苦寒,大雁都飞去南方过冬了,你去哪儿猎?”

“自然是哪里有,就往哪处猎。”

宜安挑眉。

身后的高昌忍不住了:“夫人,将军是特地去了一趟南方才……”

“就你话多。”

纳采之后,便是问名。

寺中请卦,美曰天作之合。

三月七,行纳吉礼,又称“过文定”,卫綦携备三牲酒礼,并正式奉上聘书。

四月初三,纳徵当日,大门洞开,数不清的红木箱子经胡同口,又穿小巷,最终被抬进宅院。

期间,有一粗心仆人因脚下不稳,带翻了红木箱,雪花花的银子就这么哗啦啦滚了一地。

四周响起围观民众倒抽凉气的声音。

虽说下聘当天,男方应准备“礼金”,可丰俭却因人而异。

像这么丰厚的,却少之又少。

这才一口箱子呢,剩下的还源源不断往里抬。

“这家姑娘可真好命!”

“将军娶亲,岂有寒酸之理?”

“……”

鲍鱼、蚝豉、元贝、冬菇、虾米、鱿鱼、海参、鱼翅及鱼肚等各类海味。

椰子,取其有椰有子。

龙眼乾、品枝乾、合桃乾,生果,取生生猛猛之意。

帖盒,内有莲子、百合、青缕、扁柏、槟椰两对、芝麻、红豆、绿豆、红枣、合桃乾、龙眼乾,还有红豆绳、利是、聘金、饰金、以及龙凤烛一双及对联一幅。

以上是为“礼饼”。

宜安收了礼,自然也要回礼。不过都是卫綦让人准备的,她反而落了个清闲。

五月五,迎亲日。

宜安早早被丫鬟叫起来,穿衣,梳头,上妆。

卫綦一身红色喜袍,骑在战马之上,身后尾随的皆是亲兵。

浩浩荡荡进了胡同巷子。

本该由女方兄长背其上轿,但宜安没有,卫綦索性长驱直入,将她抱起来,最后送到花轿里。

“从今往后,我不仅是你的夫,还是你的娘家人。”

宜安圈住男人肩头,莞尔一笑。

“好。”

行至将军府,赞礼人早早等候,“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

“一拜天地!”

卫綦和宜安同时转身朝正门洞开处一揖。

“二拜祖先!”

就在这时,一声尖细的嗓音盖过了赞礼人的声音。

“陛下驾到!”

宾客齐齐哗然,卫綦眼神骤紧,宜安则下意识攥紧了裙摆。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狩成帝便是在这样的氛围之下,迈入正堂。

众人叩拜,“恭迎圣驾——”

卫綦和宜安也不例外。

狩成帝于上首落座,抬手一挥:“平身。孤听闻卫卿家中有喜,便来凑个热闹。”

“末将何德何能?惊劳圣驾……”

“无妨。”萧季承扯出一抹笑,视线随之落到新娘身上,凌厉的眼神似要穿透喜帕将其下掩藏的那张脸看清看透。

和泉早就养好伤,如今御前伺候的差事便又回到他头上。

此刻,他望向新娘的眼神,跟狩成帝如出一辙。

之前来将军府拿人的时候,他便觉得这女子似乎有些眼熟,那么漂亮的一张脸,若见过,定然不会忘记。

可他偏偏想不起来。

养伤的那段日子,他一边恨着卫綦,一边也在记忆里深挖,这不,还是叫他想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