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焕与燃2/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嘉恒小盆友气得哇啦大叫:“我有毛!有毛!”

说着,伸手指了指头发。

这也叫“毛”!

“别说废话,你倒是拉啊——”江燃抖了抖肩膀,雪白的后背晃啊晃。

“……好了。”

“Thankyou!”少女转身,牵起裙摆,别说还挺有淑女范儿。

“咦?姐,你怎么想起穿这条裙子?”

江燃目光微闪,挑了挑眉:“这裙子有什么问题吗?”

明亮的米黄,一字肩,层叠蓬起的裙摆,褶皱收腰,有种19世纪克里诺林裙的风格,华贵雍容。

是父亲送她的16岁生日礼。

“裙子没问题,是你有问题。”江嘉恒摩挲着下巴,像个缩小版“柯南”,一双眼睛明亮而睿智,洞若观火。

少女轻哼,撇了撇嘴:“装,继续装!”

“哦——姐,你心虚了!这条裙子之前都没舍得穿,怎么突然之间翻出来?不是要留着当压箱底的宝贝?”

“参加酒会来着,当然要隆重点……”江燃咕哝。

“之前那些酒会,咋没见你这么上心?”

“嘶……臭小子人不大,问题还挺多。赶紧闭嘴,向后转,慢走不送。”

江嘉恒整了整自个儿的小西装,一本正经开口:“妈说,让我叫你下楼。”

“所以?”

“要走一起走。”

……

高挑美丽的女孩儿,天真可爱的男童。

一个裙摆翩跹,一个西装成范儿,从旋转楼梯拾阶而下,宛若中世纪名画里走出的人物像。

“下来了。”江豫起身。

岑蔚然看着一双儿女,满眼的慈爱与骄傲。

“爸,妈。”

“爹地!妈咪!”

姐弟俩几乎同时开口,一个清脆灵动,一个奶声奶气。

江豫灭掉手里的烟,走到楼梯前,朝女儿伸手,“宝贝今天真漂亮。”

江燃抬手放上去,牵了牵裙摆,“谢谢爸!您今天也特别帅!”

岑蔚然牵着小儿子,朝父女俩打趣:“你们就别相互吹捧了,行吗?”

“不行!”

“当然不行!”

父女俩对视一眼,默契满分。

……

明达集团是近年来快速崛起的一家外贸公司,据说生意触角遍布全球,早年以海上运输为主,近十年才开始接触华夏市场。

在互联网电商平台充分发展的前提下,竟然只用了短短十年,就在外贸领域成为领头羊般的存在,令众人大跌眼镜的同时,也不由心生好奇。

究竟什么样的掌舵者,才能将这样一艘在启航时就不被看好的巨轮平稳顺利地开向目的地?

也许,五年前盛谕投行的突然注资,就已经为岸上的看客指明了方向标。

有人当机立断,一个猛子扎进河里,就算游也要游到船上,乘一段顺风路;而有人则缩手缩脚,不敢冒险,错过了最佳时机。

事实证明,当年盛谕的选择没有错,那些“跳进河里”的先行者也没错。

明达的成功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可惜,集团进驻江州十余载,掌舵者却始终未在人前露面,无论自家酒会,还是别家邀请,一律婉拒,正因如此,才愈发显得神秘。

而今天明达十周年酒会,广邀当地名流世家及业界同行,据说,这位掌舵者也会出现。

酒店门外,红毯逶迤,豪车来来往往。

明达总经理赵铭生站在门口,亲自相迎。

“李总,李夫人,里面请——”

……

“妈咪,你看看我领结歪了没有?”

“我看看啊……”岑蔚然正儿八经端详起来,“很正。”

江嘉恒小朋友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腰板儿挺得更直了。

江燃见状,笑他:“臭美,羞羞羞……”

“姐,你好烦哦!”

一家人下车,行至酒店门前,不到两分钟的路途,已经有不少熟人上前打招呼,且多数都是圈内公认的“青年才俊”。

如此狂刷存在感,也不过为了博得女神一丝眷顾。

可惜,江燃目不斜视,即便回应,也是轻描淡写。

周全倒周全,可未免太过疏离。

赵铭生迎上前,伸手:“江总大驾,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江豫回握,淡淡道:“赵总客气。”

“这是令爱吧?”

“嗯。”

“长得真漂亮……”赵铭生眼底掠过一抹怔忡。

江豫不动声色将女儿护到身后,借此阻断对方不甚讨喜的打量,面色已经从冷淡变为冷漠,夹杂着凛冽,极度不满。

赵铭生很快反应过来,尬笑两声,无奈道:“江总别误会,我也有个十多岁的女儿,但是刁蛮任性,不服管教,两相对比之下,这才有所感慨,您可千万别误会!”

江豫面色稍缓,却不再多言。

赵铭生赶紧让路,将这一家人请入宴会厅,目送着背影走远,才堪堪吁出一口浊气。

他哪敢打焕哥亲闺女的主意?

又不是活腻歪了。

------题外话------

焕哥的故事不会太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