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焕与燃4/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燃燃是我女儿。”

半晌,殷焕突然开口。

他用的是陈述句,而非疑问句,显然在这之前就把事情调查清楚了。

事已至此,岑蔚然也不打算隐瞒。

或者说,从始至终,她就没想过否认事实。

江豫付出的爱和包容,已经让她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面对过去的伤痛。

岑蔚然轻轻点头,“你应该已经见过她了吧?”

“嗯。”早在国外的时候,他就派人密切关注着江燃,每个星期都有大量照片寄到金三角。

从小学到大学,从校服裙到淑女装,转眼,照片里的小丫头就长成了大姑娘。

而殷焕这个父亲,缺席了整整十七年。

他不想再等了,也不能再等。

所以,金山角的形势一稳定,殷焕就迫不及待回国。

可临门一脚,他却感受到什么叫“近乡情怯”。

燃燃会认他吗?

万一她恨自己怎么办?

这样突然出现会不会吓到女儿?

殷焕心中充满了不确定,以致于忐忑难安,就连刚才在台上的时候,都不敢往江燃所在的方向多看一眼。

“燃燃,她……知道吗?”男人声音干涩,简简单单六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尤为艰难。

岑蔚然莞尔一笑:“不如,你自己问她?”说着,视线越过男人肩头,朝某处招了招手。

江燃提着裙摆,从花丛中步出,有些丧气地抿了抿唇,“妈……你怎么发现的?”

她明明藏得很隐秘。

岑蔚然目露无奈,旋即摇头:“你呀……”

殷焕早在女孩儿开口说话的瞬间,便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他不敢回头,甚至,害怕回头。

江燃抬步上前,走到岑蔚然身边,大大咧咧的目光落在殷焕身上。

“好好说话。”岑蔚然拍拍女儿手背,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将单独相处的机会留给父女俩。

殷焕目光微闪,欲言又止。

堂堂一个集团总裁,东南亚叱咤风云的大佬级人物,如今,在一个十七岁少女面前却连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摆放。

若赵铭生等一众下属在场,势必要跌破眼镜。

“燃燃……”

“我刚才都听到了。”

父女俩同时开口。

殷焕一顿,灼热的目光落在女孩儿脸上,他想从表情分析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厌恶?

嫌弃?

憎恨?

还是,讨厌?

可惜没有,什么都没有。

少女眼神平静,唇畔甚至挂着一抹微笑,“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了。妈妈没有瞒着我,爸爸也对我很好。”

殷焕眼神一黯,那声“爸爸”格外动听,却不是在叫他。

“我还记得小学三年级,班里来了个转学生,仗着块头大老喜欢欺负女生。有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他带着一帮兄弟来堵我,不仅抢钱,还让我当场脱裙子,就在我很害怕很害怕的时候,一个叔叔出现了,他像超人打跑了那群男生。我想感谢他,但他却说,我应该感谢的人是殷先生。”

“同样的事情在初中也发生过,这次换成了另一个叔叔,他也说了同样的话。”

“所以,虽然我没见过你,但是‘殷先生’这个角色从很早以前就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像隐形的保护神,让我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

江燃一连说了这么多话,口干舌燥,下意识舔了舔唇瓣。

殷焕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

“谢谢。”拧开,咕咚几口下肚,便已去了大半。

男人失笑,目露宠溺。

江燃:“后来,我问妈妈殷先生是谁,她就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原来,我有两个爸爸。”

殷焕身形一震:“你说什么?”

“妈妈什么都告诉我……”

“不是。下一句。”

江燃微顿,旋即笑开:“原来,我有两个爸爸。”

“你肯认我?”男人唇瓣哆嗦,眼里闪过希冀的光亮,滚烫逼人。

“血缘的牵绊,是我想否认就能否认的吗?更何况,我也没打算否认。”

殷焕激动难抑,伸手将女儿抱进怀里。

江燃眼中涌现出错愕,但很快就被笑意所取代,她靠在父亲宽厚温暖的肩头,闻着烟草味,只觉无比安心。

她说,“爸……”

男人身体在颤抖。

“妈妈说,过去那些事情早就说不清谁对谁错,再追究没有任何意义。她已经完全放下了,也希望你能放下,可以吗?”

“嗯。”

“还有,妈妈现在很幸福,我也希望你能幸福,好吗?”

“好。”

爸爸有你,就很幸福。

月色皎洁,夜风中浮动着杜鹃暗香,风衣笔挺的中年男人拥着长裙优雅的年轻女孩儿,珍惜的姿态,慈爱的眼神,无一不在传递着在意与的爱重。

交织成一幅温馨的图画。

江燃微笑,她想,这身裙子终于派上用场,16岁生日留下的遗憾也终得圆满。

------题外话------

焕哥的番外到此结束!另外,关于“盛夏CP”和“白影CP”将在这个月23号跟大家见面。

新文《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已经更新三万字,欢迎大家入坑!

简介:

宁城沈家,好女成双。大小姐沈如精明能干,二小姐沈嫣娇俏可人。某天,多出一个三小姐——沈婠。

沉默寡言,貌不出众,像一株风中小白梨,柔弱无依。

前世,沈婠鲜血流尽,内脏掏空,死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终年三十,无儿无女。

今生,她为复仇而来,步步为营,把宁城搅得天翻地覆,却无意间招惹了大魔王。

权捍霆,人敬一声“六爷”,冷心无情,身份成谜。

初见,她就把人吃干抹净,溜之大吉。

男人靠坐在床头,满身抓痕彰显昨夜疯狂,倏地,勾起一抹邪笑:“原来,不是小白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