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宋小白VS卫小影(完)/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法,时间差不多了,六位陪审员已经全部就位。”

助手推门进来,不忍心打扰办公桌后闭眼小憩的上级,但开庭时间不容耽误,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宋白睁眼,揉捏着太阳穴,试图借此驱散疲惫。

“您昨晚又熬夜了?”

“没事,撑得住。”

“要不……我给您泡杯咖啡?咳,速溶的。”

宋白抬腕,看了眼时间,距离开庭还有一刻钟,“那行,手脚麻利点儿。”

“得嘞!”

两分钟后,助手捧着一次性纸杯进来,杯口缭绕着白色雾气,浓郁的咖啡味扑鼻而来。

“卖相一般,您将就着点儿。”

宋白接过来,顺手放到电风扇下,开始低头翻阅卷宗。

男人的手,骨节修长,翻页速度很快,每页停留时间特别均匀,不到三分钟就翻完,啪嗒一声合拢。

这时,晾在风口的咖啡也不烫了。

正好下肚。

距离开庭时间还剩五分钟,宋白作为主审法官到场,开始一系列准备工作。

上午十点整,审判庭大门准时关闭。

待再次开启,案件已有结果。

这一关一开之间,生杀予夺,尘埃落定。

原告、被告可以歇了,可宋白还像陀螺一样高速运转,因为案件不止一起,审判也不会只有一场。

下午五点,结束最后一场庭审,宋白才回到办公室。

叩叩——

“请进。”

是助手,小张。

“宋法,这是明天开庭要用的卷宗资料。”

宋白看着那一沓足有小拇指厚的文件,内心是崩溃的。

面上却不动声色,很好保持了作为上级的威严与庄重,“嗯,放下吧。”

“那……如果您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就先走了?”

公务员下班,一向准时准点。

宋白微微颔首,“明天见。”

“那您也早点回去休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好。”

小张转身离开,出去时候不忘带上门。

宋白脊梁一垮,靠在椅背上,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半年前,他从市法院下调到现在的城东法院,虽然看似远离了中心,实则明贬暗升,为将来铺路。

不出意外,今年年底,他就能调回市院,当然,职位也是要动的。

否则,他出来这一趟还有什么意义?

城东有座监狱,规模在国内数一数二,进去的人个个不简单,要么背着人命,要么涉款数额巨大。总之,每天除了开庭,就是开庭,法官基本当牲口用。

宋白来这儿已经大半年了,体重减了整整20斤。

“唉……”

都是自作孽,不可活。

每每忙到精疲力竭的时候,他总忍不住回想自己以前的生活——灯红酒绿,醉生梦死。

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用想,也什么都不用管。

都说“年少轻狂终成诗”,宋白却觉着用“诗”来形容还不够,“遗照”会更好,因为里面的内容、框定的人早已逝去,好像除了缅怀,就只剩下伤感。

可即便如此,他也从未后悔选择脚下这条路。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宋白不由深想……

作为宋家小儿子,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习惯被人捧在掌心。

在家,哥哥让着,姐姐疼着,老爷子和老太太更将他当成心肝儿肉。

在外,他那一大群哥们儿碍于宋家势大,都想尽办法、挖空心思来讨好他。

那时的宋白又狂又傲,但也是真的优秀。

反正小学到高中,无论大考小考,年级排名从没掉出过前十。

后来考上政法大学也是意料之中,顺其自然。

但奇怪的是,没有人要求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唯一的底线只是“不要学坏”,可宋白似乎从未察觉家人对他的“过于宽松”,只懵懵懂懂用心里那杆秤,无师自通地去衡量,在“玩乐”与“成才”的重要抉择中,他又凭着本能,在未经事的年纪懵懵懂懂选定了后者。

所以,再怎么贪玩儿,也从不耽误学习。

当宋白把如此纠结煎熬的过程当玩笑讲给老爷子听的时候,那个睿智了大半辈子的老人竟忍不住红了眼眶,脸上写满愧疚,仿佛瞬间苍老十岁。

“造化弄人!都是命!”

宋白很快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因为,他不小心经过书房,再不小心听到了父亲与大哥的谈话。

“我不同意。”宋子文态度坚决,“小白是独立的个体,他不应该、也没有义务为谁退让!”

“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比你更不舍!但形势所逼,不得不做出取舍……现如今我和老爷子皆处高位,加上你和青青,已经足够扎眼。若小白再进了法院,你考虑后果没有?宋家就像一块被架在火上猛烤的肥肉,只要火再大一点,就一点,便足以毁掉所有!你想看到那样的结果吗?”

宋子文哑口无言。

宋白却站在门边笑了笑,没有惊动任何人,如来时一般悄悄离去。

一个星期后,传来宋家小公子因病缺席司考的消息。

然后,他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

宋白并不在意外界如何评价自己,也不觉得为家族利益让路是种委屈,因为,当法官还是纨绔,对他来说并无差别。

都是一个身份,一个混迹人前的面具。

此和彼,又有什么关系?

人生苦短,总要及时行乐,渐渐地他似乎体会到了当纨绔的乐趣,并乐此不疲。

直到,遇上谈熙。

那也是个纨绔,比他更拽,更狂,更野,却该死地叫人越看越顺眼。

他们打过架,玩儿过赛车,还一起开过赌场。

也曾夜宵摊上举瓶狂吹,嬉笑怒骂,好不得意!

宋白甚至从她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然后,他无可避免地心动了。

虽然这个女人没有大胸36D,也不温柔体贴,还老喜欢找他麻烦,可自己就像着了魔一样被她深深吸引。

宋白想,如果没有陆征,他这会儿应该已经抱得美人归。

可惜,没有如果。

那个人是陆征,就注定了他战或不战,最后都将以失败收场。

所以啊,宋白大大方方认怂了。

将那份还未诉之于口的倾慕永远埋藏在心底,亲手为这段暗恋画上句号。

伤心总是难免,但小爷恢复能力超强,半个月后又是潇潇洒洒的纨绔牛皮鲜一枚。

当感情随着时间沉淀,逐渐淡去,宋白发现谈熙留给他的除了情感上的悸动,好像还有其他东西。

比如,她的努力和专注,她对金钱与成功的渴望,乃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决!

她是那么勇敢无畏,所向披靡。

宋白有时甚至会把自己代入到谈熙的角色里,想象着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而自己又是如何力挽狂澜,笑到最后。

他觉得自己魔怔了,内心有头野兽在不断咆哮,一遍遍告诉他——

你不该活成这样!她是纨绔,你也是纨绔,凭什么不能大展身手?

后来,宋子文离婚,宋青被人陷害暂停职务,属于宋白的机会才终于到来。

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司法考试,拿着一纸证书投身国考,最终以笔试面试第一的成绩被市法院录用,进而一步步走到现在。

本该属于他的命运轨迹,终于回到正途。

虽然迟到,却未曾缺席。

……

夜幕初降,宋白大致翻完卷宗,便驱车回家。

途经“小南国”的时候,他忍不住踩了脚刹车。

“欢迎光临……”侍者为他推开大门,躬身做出“请”的动作。

宋白抬步入内,随手解开衬衣最上面两颗扣子。

顿时少了几分儒雅,多了些许痞气。

多年不来,装修已经大变样,听说老板换了人。

好像只有吧台与记忆中有几分相似,他抬步走过去。

酒保面带笑容:“先生喝点什么?”

宋白稍顿,许是存着几分放纵的叛逆,他轻笑:“来一杯你们这儿最烈的酒。”

“您确定?”

“当然。”

“OK,请稍等。”

宋白起初还很清醒,可后劲儿上来,不免多了几分朦胧的醉意。

开始拉着酒保胡侃:“兄弟,我告你……就这地儿,小爷我六年前那是常客中的熟客,回回上包间儿的那种!”

“是吗?!”酒保是个年轻小伙子,闻言,非但没有怀疑,反而一脸好奇,两眼跳动着兴奋,像求知若渴的好学生。

宋白被他这幅小模样取悦到,怀着一颗谆谆长辈之心,抬手拍了拍对方的头。

力道很轻。

酒保微愣,似乎不大满意这个动作,下意识噘了噘嘴,但很快,这个小动作就被他收敛。

“嘿嘿……我第一次遇到我女神,就是在这儿。”男人一脸缅怀。

想想当初的谈熙,又刺又野……

“可惜,没成事儿啊!”宋白一拍大腿,“要不然,我这会儿都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谁还来这儿喝闷酒?”

“成事儿啊?”酒保目露不解,眨了眨眼:“什么事儿?”

嘶……睫毛还挺长的。宋白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他赶紧甩了甩头,以防自己断片儿把人认错。

这可不得了,雌雄颠倒,万一来个419……

那是要开花儿的!

酒保见他不答,便就刚才的问题继续追问,“说啊,到底成什么事儿?”

“嘿嘿……当然是把人给办了,生米煮成熟饭……嗝……不过,当时除了女神之外,还有个碍事儿的臭丫头,她啊,五年前就出国了……”

“听你这口气,还挺怀念?”

“怀念个屁!那臭丫头又凶又恶嘴巴还毒,仗着她是女人没少欺负我,哼!走了好!永远别回来!亏我还帮她揍过渣男,一点都不知道感恩!狼心狗肺,不识好歹,猪狗不如……”

“宋小白——你找死啊?!”酒保大怒,声音变得又尖又细。

“卧槽!”男人一个激灵,使劲儿摆了摆头,甩开眼前的重影,左顾右盼,最后视线落到酒保身上,“那个兄弟,你刚才有没有听见有人叫宋白?哦不,宋小白。一女的,声音干瘪带呛,像四川的朝天椒。诶,你怎么摩拳擦掌的?”

“因为,”酒保笑开,露出整齐的八颗牙,倏地,笑容骤敛,“我要揍你!”

话音未落,拳头先至。

砰——

宋白捂着左眼哇啦大叫,可惜,音乐声太大,正好完美掩盖。

“卫——小——影!居然是你?!”

“哟,这会儿不醉了?终于认得人了?”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属于“宋法”的威严与气势陡然全无,只剩一万个“卧槽”在内心疯狂咆哮。

“我有病,你有药吗?”扮作酒保的卫影得意洋洋,伴随着几声冷哼,简直嚣张放肆到极点。

宋白脑子一热,冲上去堵住她那张令人讨厌的嘴。

过了两秒才发现,他用的是自己的嘴去堵。

哦豁,要完……

pia!

继熊猫眼后,宋白脸上又多了座五指山。

“臭流氓!”

“卫小影,我告你,咱俩没完!”

------题外话------

但实际上,是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