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陆随风小胖纸/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怀胎九月,一朝分娩,谈熙生了个大胖小子。

并非夸张或溢美之词,小家伙是真的胖,胖到谈熙痛了六个小时还没生下来,最后只能选择剖宫产。

所以,陆小三注定是个讨爹嫌的小崽子。

为什么?

人二爷心疼媳妇儿呗!

眼睁睁看着谈熙痛到精疲力竭,最终被推进手术室,陆征一颗心就像架在火上烤。

他后悔了。

当初,再要一个孩子的执念有多深;如今,心就有多痛!

为此,男人自责了很久,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对小儿子的冷淡。

想抱,不敢抱;想亲,又不能亲。

只要一看到小崽子,陆征就忍不住回想生他时候的惊险一幕。

没错,他在恼儿子,同时更恨自己。

当年谈熙在国外产下双胞胎,命悬一线之际恐怕比这更危险,更煎熬,可自己却无法陪伴身侧,将她一个人置于那般危险的境地,不闻不问……

有些事,不能回想;一想,便心如刀割。

谈熙是第一个发现陆征情绪不对的人。

“你……不喜欢小三?”

男人目光微闪:“有吗?”

“有。”谈熙表情严肃。

“……哦。”

哦?这就完了?

男人半晌无言。

谈熙拉着他坐到沙发上,“你是不是还在想我生孩子那天……”

陆征浑身一僵,呼吸迟滞。

“我就知道是这样。”幽幽一叹,女人主动靠到他怀里,“这又是何必?总归有惊无险。”

虽无险,但惊吓却大了去,陆征腹诽。

谈熙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没怀的时候,你天天盼,现在好不容易生下来,你又开始嫌。过去的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很好?你再这样冷淡,别怪儿子以后不跟你亲近。”

当晚,陆征在书房待了很久。

第二天,谈熙睡醒起来,就看到他正跟老太太学换尿布,胖乎乎的儿子被翻过来,趴在男人腿上,不哭不闹,还笑嘻嘻蹬腿儿。

至此,陆征成为继老爷子、老太太后,家里第三个“宠娃狂魔”。

谈熙心里知道,他是在把缺席阿流与夏夏成长的遗憾,都弥补在了小儿子身上。

这样也好……

说完孩子爸妈,再来说说这个胖娃娃本身。

陆家小三,大名陆随风,满月那天,老爷子给起的,寓意随性如风、洒脱恣肆。

且一个“川流”,一个“随风”,对仗工整,多好?

大名就这样定了,小名“滚滚”。

一来,小家伙生得胖乎乎,圆得像颗球,“滚滚”似其形。

二来,还有一桩趣事在里面。

话说,自陆征二次服役归来,集团高层不服他的大有人在,没少添乱。

但陆家就这一个嫡系,加上陆觉民全力支持,陆征很快又回到权力中心。这些年,陆续修剪掉那些不和谐的枝枝蔓蔓,形成了铁箍一统的大局。

期间,难免触碰到某些董事的利益蛋糕。

其中大多都是当年随陆觉民开疆辟土的“老功臣”,如今养尊处优的日子过久了,心高气傲,哪容得下一个晚辈发号施令,作威作福?

新旧势力更迭,本就相当于改朝换代,当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陆征坚决不肯退让,态度强硬。

董事们拿他无法,便扎堆儿到陆觉民面前哭诉,那叫一把鼻涕一把泪。

老爷子也很无奈,一边是“战友”,一边是亲孙子,让他怎么办?

起初,他试着劝导陆征,不要总是那么强硬,偶尔也用些温柔的手段,和平演变懂伐?

陆征却有着自己的一套做事风格和管理手段,根本不听。

两人每次谈话都以陆觉民一声粗暴的“滚”告终。

然后,陆征就滚了。

老爷子抱着小孙孙,大吐苦水,“你爹就是个棒槌……”

胖崽子似懂非懂地看着太爷爷,咯咯直笑,弯弯的眼睛眯起来只剩两条缝。

那时,陆随风小盆友已经半岁,正学说话的时候,小胖子却很少开口,只会望着人傻笑。

这下可把二老给急坏了,赶紧送医院检查啊!

结果显示孩子无论智力,还是声带,一切正常。

老太太松了口气:“可小家伙为什么不说话呢?”

医生沉吟半晌,“……大概他不想说?”

某日,董事们又成群结队来陆家找老爷子哭诉。

“我们这些老家伙也算看着阿征长大的,他这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啊!”

“年轻的时候劳心劳力,本以为年纪大了能够颐养天年,没想到却被人踩在头上羞辱!老脸丢尽,晚节不保!”

“……”

一个比一个会说,起初陆觉民还出言宽慰,越到后面就越不耐烦。

他怀里的小崽子似感受到他的不满,连笑也不笑了,紧巴巴皱着眉头。

“……老董事长,做人可不能太偏,您得站出来为大家说句公道话啊!”

做人太偏?

陆觉民当即冷笑,“公道?帮你们坑害我亲孙子就是公道?我老了没错,可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当我傻,还是怎么的?就你们这一个两个,算盘打得还真响!凭什么以为我会帮着外人对付家里人?都给老子滚蛋——”

“滚!”奶声奶气,小调儿清脆。

所以,陆随风小盆友学会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而是……“滚”?

小名,便由此而来。

------题外话------

陆随风:伦家就算是胖纸,那也是个灵活的胖纸!

鱼在想要不要出一章几个家族二代继承人的集合番外呢?嘿嘿……小可爱们的聚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