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九天幻境/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听到她的声音,缓缓转过身来。

慕清澜屏住呼吸,一颗心剧烈的跳动着,眼睛一眨不眨,生怕眼前的人影,瞬间就消失。

——她已经许久许久,未曾见过他。

甚至,连梦中都不曾梦到过。

那人终于转过身来,容颜无双,风姿卓绝。

两人的容貌,如此相似,甚至犹如照镜子一般。

他唇角挑起一抹宠溺的笑,忽然冲着慕清澜招了招手:

“清儿。”

慕清澜眼眶一热,鼻尖一股酸涩。

这一瞬间,忽然无比疲惫,只想要扑到那人的怀中,好好的撒个娇。

想要质问他,为什么舍得放下她一个人离开。

想要责怪他,居然不想想那之后,她的日子有多么难过。

想要用力的打他,告诉他,她活着,可是一点都不开心。

一点也不。

没有了爹爹和娘亲,没有了哥哥,她孤身一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她的手紧握成拳,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心中的诸多情绪,眼前的人影,也是终于清晰了起来。

“还不过来?”

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熟稔的调侃笑意。

和以前一模一样,仿佛这中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还在家中,他找到了有趣的东西,便欢喜的唤她一起去看。

慕清澜抬脚,一步步走过去。

沿着熟悉的鹅卵石路,脚下的触感那么真实,微风拂来,吹起她的碎发,遮住了眼睛。

她走到他身边,像是以前每一天做的一样,斜斜躺在了树下的藤椅上,微微歪头,颇有兴味的看着他。

“怎么不话?今儿又有谁惹你了?哥哥去帮你教训。”

慕清澜沉默良久,弯起眼睛:“有哥哥和爹爹娘亲,自然没有人敢欺负清儿的。”

那声音听着,十分欢快活泼,眉眼一眨,满是灵气和狡黠。

只是眼中,却犹如蒙上了一层薄纱,看不清晰。

“也是。”

慕凌寒一笑,便又抬头,目光投向了某个方向。

慕清澜顺着看去,却是什么也看不到。

“哥哥。”她有些好奇,“你在看什么?”

慕凌寒有些得意的笑,那是种发现了宝贝的兴奋:

“清儿,这次你来的可是巧了。这次的,可是个真正的珍宝!”

慕清澜“哦?”了一声,不以为意的又看了过去,却是发现,那原本空空荡荡的远方,忽然出现了一道起伏的线。

仿佛…是一座山?

“那是…”她喃喃开口。

慕凌寒缓缓吐出一口气,压低了声音——

“清儿,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慕清澜摇摇头。

慕凌寒的眼中,仿佛有光熠熠生辉:

“这里,乃是玄灵域主的坐化之地!”

玄灵域主?

慕清澜愣了愣,原来所谓的“玄灵重地”,其实是一位域主的葬身之所?

域主强者,已经可以统领一方,身份尊贵,实力强大,整个圣元帝国,域主强者的数量,绝对不超过十个。

怪不得这地方,建造的这般奢华,甚至还可以动用傀儡守卫。

域主强者,不知有多少宝贝,只怕是都葬在了这里,怪不得姜默那么疯狂,想来是早就知道了。

想到姜默,慕清澜忽然想到先前看到的那奇怪的六边形玉牌。

那应该就是用来开启这里的钥匙了。

但是姜默怎么会有?

一个域主的陵墓,就算是帝都之中的那些老家伙,只怕都是会激动不已,想要进来探寻一二,姜默不过是区区御天境,怎么会得到那钥匙?

不过转而想到,这地方是在梦泽山下,无人知晓也是正常。

否则,早就引得众人哄抢了。

姜默会如此做,只怕是姜家筹谋已久的。

但,慕清澜心中还有一丝疑惑。

她眉头微蹙,问道:

“哥哥,为何我总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在召唤着我?”

否则,她也不会偏要进来了。

慕凌寒眉头一挑:“哦?”

慕清澜想了想,又道:“而且那开启大门的钥匙,我总觉得有些眼熟,却是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里见过…”

话未完,她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对了!

她的确是见过那样子的玉牌的!

爹爹曾经在她时候拿出过一个一模一样的给她把玩!

只是当时她不甚喜欢,只玩了一会儿,便是还给了爹爹。

后来,便是再没有见过。

也因此,她虽然眼熟,却是并未在第一眼就看出来!

而且,那玉牌,此时正在她的身上!

慕清澜离开帝都的时候,几乎什么东西都没带,唯独爹爹娘请的一些遗物,被她好好收起来,一同带走了。

而其中,似乎便有这东西!

她心念电转,看向手腕上的芥子镯——想要离开这里,似乎变得容易了许多!

更或者,她可以得到一些东西也不一定!

“清儿,这里有着那玄灵域主的传承,那才是真正的宝藏。我已经查探到了位置,你跟我一同去吧。”

慕凌寒着,便是伸出手,要来拉慕清澜。

慕清澜垂眸,看着那有力的手臂,拉着自己的手。

片刻,她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他。

那眼中的薄雾,似乎在此时,逐渐消散开来,露出里面清凌凌的眼波,清晰无比,映出对面的人影。

“哥哥。”

她开口。

“要真的是你,该多好啊。”

她的无比平静,然而不知为何,听着却仿佛带着一股深深的悲怆。

慕凌寒却是大笑起来,刮了她的鼻子一下:

“臭丫头,什么呢!我当然是我啊!你最厉害最帅气的哥哥啊!”

慕清澜心底仿佛被什么狠狠抓了一下,酸酸涩涩的,连眼睛嘴巴都充斥着苦苦的味道。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他刮过鼻子。

以前她不喜欢,老是担心把自己鼻梁刮没了,后来却是想要都没机会了。

她笑了笑,手中元力汇聚。

“虽然很舍不得哥哥,但是,他一定不会欢喜看到我被困在这里——”

慕清澜眼底的最后一丝情绪敛去,只剩下无尽的冷静战意!周身元力汇聚,一拳轰出!

眼前的人影,轰然破碎!

题外话

可怜的寒子哟

大家女生节快哇咔咔咔·k·s·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