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你没有资格/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翊上前一步。

那人似乎觉察到有人靠近,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过来。

云翊的动作,忽然停住。

那人慢慢站起身来,水波微微荡开,甚至可以隐约看到那垂下的黑发,在水中犹如水藻一般,悠悠荡荡。

肩膀挺直,身材颀长,一身湿了的黑衣紧紧的贴在身上,越发显得那人英俊挺拔。

胸膛,一片平坦。

虽然消瘦,却绝对是少年的身姿!

慕清澜将微微散开的衣服拉了拉,遮住了那一抹白皙的肌肤,动作潇洒,神色慵懒,脸上没有一丝被人窥探到秘密的羞窘之色。

她微微挑了挑眉。

“云大少主,你方才,在唤谁?”

嗓音噙着几分散漫笑意,却清清冷冷,隐约可见探寻质问之意。

一瞬间,整个人犹如被兜头浇下一盆冷水,连骨头都彻骨的冷。

云翊霎时间觉得脑中一片空白,甚至连已经探出的想要去拉她的手,也显得格外尴尬。

踏出的一步,不知该向前,还是后退。

他从未如同此刻一般,胸腹之间仿佛有烈焰燃烧,又像是被冰雪覆盖,不得动弹。

一冷一热,两重天。

见云翊不话,慕清澜双手抱臂,斜斜向后靠着岸边,眸色深深的看着他。

“云大少主似乎,认错了人罢?”

云翊收回手,拢在袖中,逐渐紧握成拳。

而他的一双眼睛,却是依然紧紧盯着慕清澜。

他绝不相信,方才那一瞬,只是他看花了眼!

“未必。”

片刻,云翊冷冷开口。

慕清澜唇角忽然勾起,绽开一抹恣意的笑来,只是眼睛里,却是没有分毫笑意。

“云少主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还以为,我妹妹尚且活在这世上不成?”

云翊眼眸危险的眯起。

“我并未亲眼看到慕清澜身死。”

这话,就是和慕清澜正面杠上了。

慕清澜嗤笑一声,脸上却满是讽刺。

她上下打量了云翊一番,道:“云翊,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劳什子少主,全天下的人,就都要围着你转吗?她怎么死的,死状如何,你还要亲自查验不成?”

“我兄妹二人的确与你有几分恩怨,但也不至于你要这般追着不放,连死都要自己确认吧?若是她死的不够惨,你是否还要再划上几剑,好报当初的仇怨?!”

看着云翊愈发冰冷的脸,慕清澜似无所觉,犹自道:

“人都死了,云少主,你还想怎样?”

最后一句,犹如利刃,深深插入云翊的心脏!

他体内的元力都开始隐隐沸腾起来,被他强行压制,胸腹之间仿佛岩浆沸腾,而出的话,却是字字冰寒。

“她没死,是不是?”

慕清澜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低低的笑起来。

片刻,那笑声越发张扬,最后甚至仰天大笑起来。

只是听着,却让人心中压抑不已。

“你以为我不想这么吗!?”

许久,慕清澜笑声顿止,忽然伸出手,直直指向云翊,脸上的笑已经完全敛去,只剩下无尽的肃杀,眼底却带着深深的悲恸。

“你以为,我不想让他活着吗!?”

“你知道什么!你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我们的生死,为何要跟你交代!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过问!”

慕清澜眼底泛酸,心脏都似乎要被无尽的痛苦撕裂,身上分明没有伤,却痛的仿佛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她何曾不想哥哥还活着!

然而每每想到最后,哥哥坠落黑色深渊,被无尽腐蚀气息包围吞噬的场景,便头疼欲裂,痛苦不已。

越是渴望,越是绝望!

“他是我最亲的人!若是可以,我会用我自己的性命,来让他活着!”

慕清澜字字句句,如同重雷,砸在云翊的心中。

看到她这般模样,心中的诸多猜测,喉间的几多质问,忽然全都没有了的欲望。

慕清澜下巴微抬,看着云翊,忽然轻轻一笑。

“云翊,你是魔怔了,还是,你以为,我便是她?”

嗓音轻的像风,瞬息飘散。

云翊却浑身紧绷,目光紧紧的盯着慕清澜。

是的!

他最大的怀疑,便是这个!

纵然是同胞兄妹,也不可能一模一样。

尤其是眼睛…一个人再怎么扮演,也不会真的变成那个人!

之前他没有想到过这一点,甚至两人再次相见,几次交手,他都未曾怀疑,然而之前那一瞬,他却是忽然发觉,仿佛有什么不一样。

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

他心生怀疑,甚至追着下了悬崖,到了这里。

看到那人背影侧脸的时候,他心中百分之百的确认,可是当慕清澜站起来转过身,他却发现,并不是那样。

身材,神态,语气…

若其他都可以伪装,但…身体的不同又怎么解释?

云翊见过不少可以遮掩原本样子的元器,但是在眼前的少年身上,却是并没有觉察到元器的波动。

甚至,方才那衣衫半掩的样子,被他看到,他似乎也没有丝毫羞涩的样子。

若真是女子,不可能不动于衷…

“云翊,你这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对我妹妹有意思呢。”

慕清澜懒散笑着,似是无意的讽刺。

云翊一动不动。

一身白衣,凌空而立,周围白色雾气将他的身形遮掩,那张清冷无双的容颜,却是愈发容色夺人。

而那双如墨的眼眸,此时也犹如深潭,静静深深。

“怎么会。”

云翊听到自己平静无比的声音。

慕清澜心中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以后我便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对你,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你是不是?”

云翊不话,宽大的滚金边袖袍下,手背上青筋暴起。

慕清澜跳上岸,少年消瘦却挺拔的身躯,显露无疑。

云翊胸口发堵。

慕清澜却是已经转身离开。

随即,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然转过身来,挑眉淡淡道:

“还有,你没有资格,唤她‘清儿’。”

随即,不去管云翊瞬间阴沉下来的眼神,转身离开,很快消失在浓厚的白雾之中。

云翊站在原地,看不清神色。

许久,他才忽然平静开口。

“我怎么会对她有意思。”

像是在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又像是在劝服着自己。

“我不过是…”

不过是什么,下半句,终究消散在风中,不得听闻。

题外话

昨天从武汉赶回学校,一路上几番折腾,上传晚了结果第二天早上才审核通过,才更新晚了,之后尽量不这样么么哒·k·s·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