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讨回点利息!(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场中一片死寂。

叶飞明也姜峰都是浑身僵冷,看着那苏长老的惨状,再看向那一身黑衣的少年。

他的眼角还噙着几分笑意,仿佛不过在问,今天天气是不是挺好?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这般血腥的场景,但是当这一切都是由那个少年来做的时候,却是从心底最深处,冒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惧来!

这还只是个少年啊!他如今也不过才十三四岁吧!居然这般狠辣到可怕!

苏长老在地上,几乎昏厥过去,连惨叫声都变成了粗喘,不断吐出血来,十分凄惨。

他看着慕清澜,又想起当年,那两个嚣张的兄妹,轻易便将整个帝都搅得天翻地覆!

“你…你…灵凰学院不会…不会放过你…”

苏长老吭吭哧哧,模糊的说出这句话来,眼底满是惊惧和怨恨。

慕清澜毫不在意。

当年在中元秘境她都敢做出那些事儿,何况得罪区区一个圣元帝国的学院?

她上前一步,伸出脚踢了一下。

那两截还挂着点血肉的小腿骨,便滚落到一旁。

“这么脏,狗都会嫌弃。”慕清澜颇为可惜的摇摇头,“就留在这喂秃鹫吧。”

苏长老目眦欲裂!

他的腿!

这慕凌寒居然敢这样对他!

一时气血上涌,苏长老竟是眼睛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叶飞明浑身冰冷。

苏长老居然都不是这慕凌寒的对手!?

就连一旁的姜峰,都终于生出了几分退意。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今天的仇,改日再报!

想到这里,他脸色几度变幻,终于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

“姜家主这是要走?”

慕清澜却是忽然看过来,似笑非笑。

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能让姜峰全身而退?

“你想怎么样?”姜峰咬牙。

“把他留下。”

慕清澜说着,白皙修长的手,指向了一旁的姜默。

姜峰毫不意外。姜默在里面为了得到传承,肯定是和慕凌寒结了仇,所以才会提出这要求。

他只犹豫了一瞬,便立刻点头:

“好!”

始终没说话的姜默,到此时,才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平静淡漠到可怕。仿佛根本没有被人利用背叛的愤怒和悲伤,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一般。

慕清澜却是忽然勾唇笑了笑。

“还有,城西城南城北,姜家所有的店面铺子,从今日起,都属于我慕家。”

“你!”做梦!

姜峰脸色登时成了猪肝色,差一点就喊出了后面两个字,但看到那张笑吟吟的脸时,却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姜家主,你这是有意见?看在咱们都在洛西城这么久的份上,我不是还给你们留下了城东?”

城东?!慕家可是就在城东!

在人家的地盘上,处处受限,简直是在人眼皮子底下做事儿!

本来他们城东的势力就不大,这样一来,直接被刮掉了一层皮肉,简直是成了姜家的附属!

若是答应了,只怕未来十年,洛西城都要慕家为尊了!

姜峰这些年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又再看了那昏死过去的苏长老,才忍住没骂出声。

半晌,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好!”

慕清澜笑着夸赞:“姜家主真是大方。”

姜峰额头的青筋都暴起了。

“我可以走了吗?以后,你也保证不会找我们姜家的麻烦?”

慕清澜道:“你自然可以走了。但以后会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她眨了眨眼。

“看心情啊。”

“……”姜峰默默咽下一口血,阴沉着脸,转身就走。

“哎,姜家主,空口无凭啊。这种事情,最好还是留下个契约,按个手印比较好,你说呢?”

慕清澜上前一步,在叶郁柔惊颤的目光中,一个用力——

撕拉——

撕下一片布料来。

叶郁柔被人当众撕衣,已然觉得脸面尽失!恨不得立刻死过去了!

慕清澜看她羞愤欲绝的表情,忽然反应过来一般:

“啊,不好意思,我忘了云翊已经走了,就算脱光了你,他也看不着了呢…”

叶郁柔死死瞪着慕清澜,眼中一片血红。

慕清澜视若无睹,语调轻轻。

“啧,瞧我的记性,竟是忘了他方才那么嫌弃你脏,只怕看你一眼,都觉得辣眼睛啊…”

叶郁柔只恨不得上去将这个人剥皮抽筋!

慕清澜却是已经起身,将那一片布料递给了姜峰。

“没有笔,姜家主,血书也是可以的。”

姜峰只觉今天在这少年面前,已经受到了此生最多的羞辱!

他没有接过去,反而从自己的芥子镯里面,取出了一张羊皮纸来。

而后,咬破手指,写下了契约书。

淡淡的血腥气弥漫开来。

片刻,姜峰按下手印,递给了慕清澜。

“这样,可以了吧?”

那声音,带上了几分嘶哑。

慕清澜这才点点头,满意一笑。

“多谢姜家主慷慨相赠。”

姜峰一句话都听不下去,转身就走!

经过姜默身边的时候,还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这意味再明显不过——若有机会,一定要再将那传承拿回来!

姜默低下头,眼底一抹讽刺。

叶飞明愣愣的看着姜峰居然就这么走了,心中又是愤怒又是焦灼。

只剩下他们叶家,这可怎么办?

苏长老已经毁了,若是慕凌寒要对他们下手…

“慕三少,先前是我们多有得罪,但我们也是听信了姜峰那家伙的谗言,才会做出那等糊涂事来啊!”叶飞明急急开口,看慕清澜似是毫不在意的样子,额头不断冒出汗来,转而看向一旁的慕言。

“慕兄,咱们兄弟多年,只是这一次犯了错,你宽宏大量…”

慕言冷笑一声。

“叶家主,你这样的‘兄弟’,我可是不敢高攀!你这次可是摆明了要坑杀我整个慕家,还妄想我们会既往不咎吗!”

若非是凌寒及时出来,而且得到了神秘强者的帮忙,他们今天可是死定了!

叶飞明心里一沉。

慕清澜却是忽然轻笑一声,道:“家主,做人留一线嘛。叶家主之前也帮咱们说过话不是?”

叶飞明眼中猛的一亮,热切的看着慕清澜:“还是慕三少心胸宽广,只要今日放过我们,我们也可以给出城中的那些铺子…”

叶家虽然不比姜家强势,但这几年也是比慕家强的。

叶飞明说着,便看到对面那少年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的笑来。

“现在还轮得到你说‘可以’?”

叶飞明登时闭上了嘴巴,心中叫苦不迭。

慕清澜手腕轻轻翻转,在地上的叶郁柔便痛苦的翻滚起来!只是这么一动,她身上的伤口便是再次裂开,淌出血来。

此时已经和一个血人无异了。

叶飞明心疼不已,连忙摆手:

“是是是,慕三少说的对,但还请万万绕过郁柔,她真的不是有心的…其实之前她出来一直说是慕三少救了她,都是我老糊涂,才会误会了慕三少啊!”

若是叶郁柔真的被毁了,他们叶家才是真的没希望了啊!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叶郁柔!

慕清澜思索了片刻,看向慕严,十分认真的问道:

“家主,我对这些其实也不是很了解,叶家能拿出姜家方才承诺‘送’的那些吗?”

慕严忍住笑,摇了摇头。

“应该不能。”

“哦?那…如果我就这么答应了,岂不是对姜家主很不公平?”慕清澜说着,微微蹙眉,似是十分烦恼的样子。

“我这人一向公平,这样可不大好啊…”

叶飞明几乎想大骂出声——想要钱就直说!

“我们、我们必定拿出和姜家一样的数额,绝对不会让慕三少为难!”叶飞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慕清澜莞尔一笑。

“啊,叶家主真是善解人意呢。既然如此,我慕家,就却之不恭了?”

叶飞明一口铁牙都要咬碎了!脸上却还是得摆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

“哪里哪里,慕三少客气…”

于是很快,叶飞明也写了一份契约书。

慕严接过去,只觉得如梦似幻。

这不过片刻时间,整个洛西城,就已经大半落入了他慕家?

慕严看着手里的两张契约书,还可以感觉到那上面黏腻的血腥气息。

这可是代表着,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洛西城的霸主,都只会有他们慕家一家!

姜家和叶家想要翻身,只怕是如同登天了!

慕严忍不住看向一旁的慕清澜。

一身黑衣的少年,不过十三岁的年纪,身材颀长而略微消瘦,脸上带着无害的诚挚笑意,谁能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轻易便让洛西城变了天!

不愧是曾经慕家主族最看重的天才啊…

慕严在这一刻,忽然有些怀疑,主族之中的那些人,到底知不知道,他们驱逐出的这个少年,到底是个怎样厉害的人物?

他有直觉,这个少年,日后只怕是要龙翔九天的!

慕清澜却是不知道慕严心中所想,钱只是小意思,更重要的是…

她挑眉看向了叶郁柔。

叶郁柔心中登时涌出强烈的不安,模糊着嘶哑开口:“你、你要做什么?!”

“讨一点利息罢了。”

慕清澜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柄小小的匕首。

冰冷的刺痛,瞬间在叶郁柔的脸上蔓延开来!

“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