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教训(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莹儿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气,只觉得胸中一股火登时窜了出来,一双大眼睛死死瞪着慕清澜,眼里的怒火似乎要将她烧死才罢休。

这对慕清澜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她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慕凌寒!若是你对我不满,大可以说出来,打一架也没问题!但莹儿不过是一个小女孩,你竟然这般待她,心胸未免也太狭隘了吧!”

王初云站起来,将钟莹儿挡在自己身后,目色严厉的看着慕清澜,仿佛她方才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慕清澜眨眨眼,看向萧北烨。

“北烨,我记得,那是我烤的肉吧?”慕清澜抬脚,便是踢翻了那已经被钟莹儿扔下的烤肉,脸上的笑意逐渐散去,眼底似是有几分凉意,“我想给谁便给谁,不想给谁,便是扔了也绝对不会给,难道这也有错?”

王初云一噎。

“王少爷,钟小姐,我可不是你们家族的奴仆,万事都要顺着你们的意!”

两人彻底没了话说,但心底怎么想的,却又不一定。

慕清澜也不指望他们反省,这性格,以后必定会吃大亏。

到时候,王家和钟家,又怎么护着他们?

慕清澜冷冷笑了一声。

“再说,我就是看不惯你王初云,你站在这我都觉得呼吸不畅,多看一眼都怕辣眼睛,怎么,满意了?”

王初云也是气的浑身颤抖:“慕凌寒!”

慕清澜掏掏耳朵:“本少爷耳力好得很,你不用这么丢人现眼的喊。再说,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我这个人就是自私狭隘,怎么以前见了我总夹着尾巴,今天倒是敢正面杠了?”

看着王初云脸色已经成了猪肝色,额头青筋直跳,慕清澜终于畅快的吐出一口气,恍然大悟一般: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我现在已经是个‘废物’了呢,看你似乎很想跟我打一场?啧,以前我约你打架,你可是从来都不应的啊…”

王初云已经感觉自己到了崩溃的边缘!

若说方才见到慕清澜,他只是想要报当初的仇,现在却是已经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撕了!

“来啊!有本事手底下见真章!”王初云咬牙道。

萧北烨心中叹气,也是觉得这两人对慕凌寒太过分了些,不赞同的看了王初云一眼,但到底还是不想为此闹得不开心,便道:“是他们二人多有得罪,凌寒你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了。”

说着,他看向王初云和钟莹儿:

“道歉。”

王初云瞪大眼睛:“北烨!你有没有搞错!分明是他的错,你怎么让我们道歉?”

钟莹儿泪珠也一连串的落下,若说之前是感觉被人羞辱而气愤,此时却是委屈。

北烨哥哥竟是一点都不站在自己这边的吗?他分明看到那慕凌寒是怎么对自己的了,为何还是这样!?

“我不道歉!”

钟莹儿率先赌气开口,擦了擦脸上的泪,愤愤的看了一眼慕清澜。

“要我跟这样的废物道歉,我死也不会做的!”

不就是一块烤肉吗?有什么了不起?

如今的他,可已经不是曾经高高在上的慕家天才少年!

萧北烨没想到这两人都是这般态度,舒朗的眉头微微蹙起。

慕清澜却是已经转过身去,毫不在意。

“放心,你们虚情假意的道歉,我还怕听了污了耳朵呢。”

萧北烨心中有点着急,他实在是不想几人闹得这么僵的,但是奈何双方都不肯退让。

王初云冷哼一声。

“莹儿说的不错,跟谁道歉,也不跟一个废物道歉,没的降低了身份!”

慕清澜权当听不见,走到篝火旁的一棵树下,找到个合适的位置,便腾身一跃,斜斜躺在了树枝之上。

这般毫不在意的样子,更是让人心中窝火!

“莹儿,走!跟这种人待在一起,说不准某天也莫名其妙成了废物!”

这话,却是直至白白的在嘲讽慕清澜了。

萧北烨转头,却是看到那一身黑衣的少年,已经枕着双臂,悠悠然闭上了眼睛休息,对这些都充耳不闻。

双方的气度水准,高下立现。

王初云拉着钟莹儿就走。

“真是和他那个讨人厌的妹妹一样没教养!”

王初云暗暗骂了一句,却是没注意到此话一出,旁边的萧北烨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那始终温润如玉的容颜上,顷刻间竟是如同覆盖了一层冰一般,散发出极冷的气息。

王初云两人却是没在意,然而刚刚跨出一步,却是忽然听闻身后传来一道破空之声!

不好!

王初云心中一惊,立刻将钟莹儿往旁边一推,自己也就地一滚,一道劲风贴着他的脊背飞快而去!

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瞬间席卷而来!

王初云连忙摸向自己的后背,一手黏腻!

这一下,只怕是已经皮肉翻卷!

王初云疼的脸色发白,心头积攒已久的怒气瞬间爆发,他当即站起来看向慕清澜:“你做什么!”

慕清澜连头都没扭过来,声音清淡,却带着一股让人心头发颤的冷意和气势。

“我妹妹…也是你这种东西能随便议论的?”

那少年的嗓音如初春淙淙溪水,清清淡淡之间却是偶见锋锐冰棱,一不小心就会将人割伤。

王初云忽然打了个寒噤,剩下的话便就那么堵在了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初云哥哥,你没事儿吧!”

钟莹儿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子看到了王初云后背的可怕的伤口,连忙跑了过去,心疼不已的看着。

“初云哥哥不过随口说了一句,你怎么能下这般杀手!?”钟莹儿看向慕清澜,“你果然还是这般心狠手辣,怪不得慕家将你赶…”

“莹儿!”

萧北烨一声厉喝,顿时吓了钟莹儿一跳,呆呆的看着他。

王初云也看了过去,却是发现萧北烨的神色极冷。

那是极少看到的样子,证明他此时的确已经怒极!

可…就为了这个慕凌寒?

王初云正要说什么,却见萧北烨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

“从现在起,你们两人都反思自己的错。”

王初云正要反驳,却听萧北烨简短而清冷德说道:

“初云,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王初云神色一震,终于闭上了嘴巴。

就连钟莹儿都有些怯怯,她从未见过萧北烨以这样的语气说话…

“下杀手?你们也太高估自己了吧?”慕清澜却是忽然慵懒开口,终于施舍了过去一个眼神,眼底几分嘲讽,“连这样的‘玩笑‘都开不起?还出来混干什么?”

王初云皱起眉头,正要反驳,却是忽然目光一凝,而后猛的睁大了眼睛!

慕清澜白皙修长的指间,竟是夹着一截拇指粗细的树枝!

“你。你方才是用的这树枝出的手?”

王初云有些结巴的开口。

慕清澜嘴角一挑:“你想太多了。”

王初云松了一口气。

“教训你,哪里用得着那么厉害的东西?一片树叶——足矣!”

王初云和钟莹儿齐齐一惊,下意识转头看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的地上,一片带着嫣红血迹的树叶,静静躺在那里!

“这、这不可能!”王初云声音都变得尖锐了起来。

慕凌寒已经是废人了不是吗!可是方才那一击,分明、分明…

可眼前的一切,都提醒着方才的一切,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萧北烨终于看不下去,上前几步,冲着慕清澜拱了拱手。

“凌寒,今天难得相聚,本想和你好好叙旧,但看来是不太合适。他们二人多有得罪,我也不想帮他们辩解什么,只能带他们离开,免得打扰了你的清净。”

慕清澜转过眸子,便是看到月光下,那蓝衣少年一脸郑重,毫不掩饰愧疚之色,那一身蓝衣玉带,也如同夜色中静静流淌的湖水,静谧干净。

“无妨。”慕清澜开口,“别人敬我一尺,我便敬人一丈,若犯我一分…。”

必定斩草除根!

而且她素来恩怨分明,这俩个人的恩怨,着实是不必牵涉到萧北烨的。

萧北烨弯腰,认真行礼。

“多谢。”

慕清澜点点头,随即闭上了眼睛,似是就要休息。

萧北烨也不再多言,自己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

王初云和钟莹儿虽然不想面对慕清澜,但却也不可能撇下萧北烨一人,只得在他旁边找了个位置一同坐下。

场中终于恢复了安静。

萧北烨闭眼,调整了体内元力之后,终于睁开眼睛,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一旁。

那身形消瘦的黑衣少年,静静的躺在树上,姿态闲散而慵懒。月光无声在他身上流淌,映出那如玉辉光的侧颜,清俊无双。

好像这世上,再没有能让他在意,让他慌乱的事情。

萧北烨看向王初云,眉眼之间,忽然多了几分不可违逆的威势。

“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那样的话。”

那样的话?

哪样的话?

钟莹儿有些疑惑,却又不敢多问,王初云却是顷刻间便了然。

萧北烨为何,对那已经死了的慕清澜这般维护?

慕清澜虽然曾经身份贵重,但到底已经不在了,连位置都被安大小姐顶替了,怎么就说不得了?

好像也没听说,萧北烨和那慕清澜有交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