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陷害致死!/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抹火焰在长刀上燃烧,分明是小小一团,穿山银狼却是如同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浑身颤抖,气势也陡然萎靡下来。

慕清澜向前一步。

穿山银狼再次后退一步!

这番变故让得场中陷入一片诡异的死寂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

慕清澜微微挑眉,青黑色长刀晃了晃。

那一抹赤红色的火焰,便也跟着跳了跳。

穿山银狼忽然后撤了好几步,沉重硕大的身躯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似乎连地面都跟着颤了颤。

随机,它整个身体都伏下来,连头颅都低垂了下来,微微颤抖,似乎畏惧至极。

慕清澜懒懒道:

“你不是挺厉害的吗?”

穿山银狼嗓子里发出一声嘶哑的呜咽,仿佛在求饶,丝毫不见之前的嚣张气焰。

慕清澜上前一步,穿山银狼还要后退,被慕清澜一个眼神制止。

只是那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可以想到它此时是如何畏惧了。

慕清澜心神一动,那一抹赤红色的火焰,便是瞬间沿着青元斩流淌而回,消失在众人眼前。

萧北烨看着那一抹火焰消失,随机眼神复杂的看向慕清澜。

片刻,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色恢复了一贯的温和从容。

“没事儿就好。”

他并不在意慕清澜是用了什么手段让穿山银狼这般畏惧,那和他无关。

只要人安安全全的就好了。

慕清澜看了他一眼,唇角微微一弯。

“多谢。”

方才他出手,慕清澜是看到了的。

萧北烨有些羞愧:“不不,我其实没有帮到什么忙,你不要谢我了,我当真是受不得。”

慕清澜却道:“你出手了,我自然是要谢的。”

不管有没有用,这份心意,她心领了。

尤其看到萧北烨的脸色有些发白,她也隐约猜到他方才也是用了全力,并且因为穿山银狼的反击而受到了反噬。

萧北烨也微微一笑,光风霁月。

王初云和钟莹儿已经彻底傻在当场。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眨眼之间,原本处在劣势的慕凌寒就扭转了局面?

那穿山银狼不是狂化了吗?怎么还会这般畏惧他?

“他、他太诡异了!”

钟莹儿捂着嘴巴,满脸震惊。

“他肯定是用了什么不入流的手段!不然怎么会这样?”

她说着,看向王初云。

王初云却是无心顾忌她。

虽然只是一瞬,但他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穿山银狼害怕的,其实不是慕凌寒,而是他那青黑色长刀之上的那一抹赤红色火焰!

毕竟方才他出招的时候,一直也用的那刀,却是在那火焰出现之后,才让局势产生了变化!

钟莹儿得不到王初云的回答,只得恨恨的看了慕清澜一眼。

“大哥,你猜的果然没错,这少年,果然还有着神秘的底牌。”

另一个男人将胡老三扶起来,有些叹服的看了慕清澜一眼。

被称为大哥的男人笑了笑。

他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有这样的直觉,结果果然没错。

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慕清澜已经走到了穿山银狼的身前。

它此时已经狂化完全,周身皮毛彻底变成了血红色,加上那些皮肉翻卷的伤口,十分可怖。

慕清澜举起刀,眼神平静的看着穿山银狼。

“既然已经狂化,那么也活不了多久了。”

穿山银狼低声呜咽了一声,似是求饶,又像是悲泣。

“我会给你个痛快。”

穿山银狼闻言,眼中竟是闪过感激之色,而后彻底伏在地上,姿态恭敬,最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道青黑色光芒闪过!

嗤!

巨大的脑袋顿时被劈成两半!

慕清澜手腕一番,便是挑出一刻散发着银色光芒的龙眼大小的元丹。

放在手中,还可以感受到那一股锋利的冰冷气息。

近了些看,便是可以看到那上面五道浓郁的红色纹路。

似乎是因为狂化,这元丹的力量比想象中的强一些,而且似乎充斥着一股暴戾气息。

一道狂躁的力量,瞬间朝着慕清澜眉心而去!

“小心!”

萧北烨看此,立刻就要出手!

慕清澜却似乎早有预料,在那一股力量袭出的时候,掌心一抹赤红色火焰升腾而起!立刻将整个元丹包裹了起来!

嗤嗤!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炽热的火焰燃烧。

很快,那火焰便是再次消失。

而那元丹之上,原本呈现鲜红之色的纹路,变浅了许多。

而那一股暴戾的气息,也终于彻底消散。

慕清澜挑眉,将元丹扔到了芥子镯之中。

狂化的元兽体内的元丹会蕴含极为凶厉狂暴的力量,若是不及时清理干净,迟早会是个隐忧。

若是以前,她还得费一番功夫来解决这个问题,但自从有了朱雀,却是轻松了许多。

身为九品元兽,朱雀的力量纯正霸道至极,轻易便是可以净化这些力量。

而且显然,朱雀的威压,对其他元兽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那穿山银狼都已经狂化了,按理说是失去了理智的,但当感受到朱雀的力量的时候,还是心生敬畏。

那是元兽血脉的威压!

元兽一旦狂化,最终便是会爆体而亡,而且会遭受极大的痛苦,这也是为什么慕清澜说给它一个痛快的时候,它眼底流露出一丝感激之色。

能死在朱雀的威压之下,对它而言,也是荣耀。

看慕清澜干脆利索的取了元丹,甚至连里面的狂躁力量都一并清理,随后放在了自己的芥子镯之中,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众人都是有点发懵。

这、这就完了?

慕清澜心念一动,手中青元斩也收了起来。

萧北烨眸色一闪。

防踩他也出手了,但是那长剑根本连穿山银狼的皮肉都无法穿透,可见其肉身力量之强!

但慕凌寒方才却是轻易将它劈成了两半…只怕那青黑色的长刀,也非凡品。

难道是慕族给他留下的?

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

“走了。”

慕清澜转身就要离开。

这地方血腥气息太浓,她虽然不会受不了,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还是换个干净的地方的好。

萧北烨正要上前一步,却见慕清澜忽然转过身来。

“对了,我没有兴趣和你们一起,最好不要再让我碰到你们。”

她目光飘了飘,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笑意。

“毕竟,我可只有一条命,可不想被某些人连累了。”

“你!”

钟莹儿哪里听不出这是在嘲讽自己?当即就要冲过去,被王初云拉住。

“你凭什么说是我们连累了你!若不是你,那穿山银狼怎么会那么快的狂化?说到底,都是你自作自受罢了!”

钟莹儿愤愤说道。

萧北烨低喝一声:“莹儿!够了!若非是凌寒,今天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你还不知悔改吗!”

钟莹儿和王初云这一连串的表现,已经让他无颜面对慕凌寒!

他有些紧张的看向慕凌寒,却见他神色轻松,唇角带笑,仿佛并不生气。

“嗯,你们开心就好。”

这番样子,却让人火气更大!

钟莹儿被训斥,心中其实十分不服,幽怨的看了一眼萧北烨,却不敢再出声。

王初云冷哼一声。

“莹儿说的不错,若没有他,穿山银狼变不会狂化,我们自然早就安全离开了。”

萧北烨心中冰凉,闭了闭眼,心中却是已经下了决定。

他不再理会这二人,转头看向慕清澜。

“凌寒,想必你也猜到了,我们这一次是出来历练。而且已经在赶回的路上。你…你不若跟我一起回去吧?”

他问的小心而诚挚,毕竟他也知道,任何一个被赶出来的人,恐怕都不会想要就此回去。

但是,慕凌寒分明不是废物,他甚至和以前一样出色!

慕族若是知道,肯定会请他回去的啊!

慕清澜一愣,似乎没料到他会说这些,但看着他诚恳的神色,也知道他这是为了自己好。

也许萧北烨觉得,有慕族的支撑,对她而言是更好的路。

但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回去?”慕清澜忽然反问,笑意清淡,“回哪儿?”

萧北烨正要说什么,见到慕清澜的神色,却是忽然顿住。

“如今天下之大,对我而言,哪里不都是一样?”

萧北烨胸口一堵。

“虽然见到你挺高兴,但,最好以后还是不要见了。”

慕清澜说完,转身就走。

有微风拂过,扬起她的衣角翩翩,仿佛即将消失在夜色中的蝶。

钟莹儿皱着眉头,走到萧北烨身边,拉了拉他的袖子,被后者不动声色的避开。

她心中更加委屈,道:

“北烨哥哥,他不识好人心,你何必多言?而且,他已经是被慕族赶出来了,如今怎么回得去?”

萧北烨却依然看着慕清澜的背影。

那少年身形消瘦,却如同出鞘的剑,带着惊人的锋锐气息!

任何人小觑了他,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将这样的绝世天才赶出来,慕族…到底怎么想的?

而正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几个男人,却是忽然眉头一皱。

那被称为大哥的男人,忽然快速的踉跄前行几步,追赶慕清澜而去。

“少侠留步!”

声音竟是带着无比的迫切。

慕清澜顿住,回头看了一眼,正要说什么,却见那男人满脸急切的问道:

“少侠可是,帝都慕族之人?”

见慕清澜没说话,那人定了定心神。

慕族?

凌寒?!

纷杂的信息终于串了起来,虽然是问句,但他心中,已经基本确定了某些事!

胸膛之内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正在慕清澜有些奇怪的时候,却听到那人一字一句问道:

“不知慕枫大人,少侠可认得?”

慕清澜的神色终于变了。

她眸子微微眯起来,手掌却是逐渐握紧成拳。

“正是家父。”

此话一出,慕清澜便是看到,眼前的大男人忽然涌出泪来!

滚烫的泪水在满是血污的脸上留下两道痕迹,看起来狼狈至极。

然而慕清澜却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浑身血液忽然快速流淌起来!

噗通!

三个大男人,竟是就这样直直跪在了慕清澜的身前!

“西北第三军第七队队长江达原,见过慕少!”

而身后的两人,也是满脸激动。

慕清澜心神一震!

第三军的大统领,正是父亲慕枫!

她终于上前几步,走到几人身前。

“第三军不是全军覆没了吗!?为何你们还活着?”

她压低了声音,然而谁也不知道,她此时的心几乎跳出胸膛来!

“慕少,第三军的确遭遇了埋伏,五万大军,几乎无人生还。我们三人,九死一生,才得以回来…”

江达原说着,慕清澜却似乎可以看到横尸遍野,尸骨成山的场景。

“我父亲母亲…”慕清澜声音忽然轻了许多,眼底有着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深切渴望。

江达原三人却是猛地以头磕地——咚!

“属下本应随大统领和夫人而去,但大仇未报,不敢死!”

他猛地抬头,满脸血泪!

“慕少!大统领和夫人,还有万千兄弟,是被人陷害致死的啊!”

------题外话------

推荐个文文——《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作者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变成了细皮嫩肉的待宰羔羊。

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为了生存,她步步为营,扎紧胸口过日子。

纸包不住火,却不知某只饿狼早就对这小白兔蠢蠢欲动。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