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中毒(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

慕清澜几乎是瞬间瞪大了眼睛,当即上前,抓住了江达原的衣领。

“你再说一遍!”

江达原眼眶通红,万分悲痛。

“慕少,属下所言,句句属实!绝对不敢欺瞒于您!”

慕清澜只觉得如同一盆冷水兜头而下,所有的血液都冲向大脑,一片空白。

萧北烨几人闻言,也都是吃了一惊。

这话中的信息量太大了!

所有人都知道,慕族慕枫二人战死边疆,然而此时却有人说他们是被人陷害致死,若是这消息传回帝都,只怕是会引起一场大地震!

萧北烨有些担心的看向慕清澜。

慕清澜闭了闭眼睛。

“你先起来。”

她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声音也清冷至极,然而场中的人却都是心中一颤。

仿佛平静的火山,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岩浆,吞噬一切!

江达原还想要说什么,看到慕清澜深邃的眸子,却是忽然一顿。

“你们跟我来。”

慕清澜说着,转身离开。

江达原毫不犹豫跟上,后面的两人也是连忙踉跄着追随。

“凌寒!”

萧北烨喊了一声,有些担忧。

换谁遭遇这般冲击,只怕都不会好过,慕凌寒他…

“不要跟过来,这跟你没有关系。”

慕清澜回头,看了他一眼,而后眼神冷冽的从王初云和钟莹儿身上扫过。

“今日之事,若有人泄露半分,我必定让他比死更痛苦一百倍。”

她嗓音清冷,平静至极,却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黑夜之中,她的眼睛里如同燃烧着一团冰冷的火焰,让人毫不怀疑她一定会说道做到。

萧北烨深吸一口气。

“你放心。”

慕清澜点点头。

“放心不放心都无所谓,只看某些人是不是想死的快一点了。”

王初云二人的脸色十分难看,但是在那眼神之下,竟都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慕清澜几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深沉夜色之中。

场中一片静默。

“咱们也走吧。”

萧北烨说着,便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钟莹儿犹豫的看了离开的慕清澜一眼,看萧北烨已经离开,挣扎了一刻,还是连忙跟上。

“北烨哥哥,那个慕凌寒也太嚣张了吧!他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威胁我们?看来被赶出慕族,根本没有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再遇见他,我肯定…北烨哥哥,怎么了》你、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钟莹儿正痛快的说着,忽然发觉萧北烨停了下来,神色不明的看着自己。

那眼神,让她心中一跳,声音也低了下来。

“我会安全护送你回到帝都。但也仅仅如此。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踏入我的府中一步。”

钟莹儿一下子慌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北烨哥哥以后都不想见到她了吗?

这怎么可以!

“北烨哥哥,为、为什么?我…我做错了什么?”

难道是因为慕凌寒?

但她之前说的话都是实话啊!为何北烨哥哥要为了那样一个人这般对待自己?

萧北烨却是已经懒得解释,随后看向了王初云。

眼神交汇,有些话,不说也已经明了。

王初云的脸色阴沉了一些。

萧北烨这意思,是连自己也拒绝在外了?

虽然萧北烨没说,但是王初云比钟莹儿到底有眼色一些,瞬间明白了萧北烨的眼神。

可是王初云却和钟莹儿一样不肯接受。

且不说他和萧北烨的确有几分交情,若就此断掉实在可惜,最重要的是,他不能失去萧北烨这个“朋友”!

他虽然是王家嫡系子弟,但是王家家大业大,他也不算顶尖,若非是靠着萧北烨,他根本不可能得到如今的地位!

王家看重他,萧北烨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

所以,无论如何他不能失去萧北烨的支持!

“北烨,有些事情你可能误会了…”

王初云刚刚开口想要辩解,便是看到萧北烨摆了摆手,一向温和的容颜上,淡淡疏离。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咱们还是快些回去的好。”

这显然是不想听解释了!

王初云心中一沉。

萧北烨性格温润,待谁都十分礼貌有礼,但是真正能被他当做朋友的不多。

可是被他放在心上的,得到的绝对比想象中更多。

看那慕凌寒,就是最好的例子!

看萧北烨疏离的样子,王初云也有些着急:“北烨,你…”

正说着,王初云却是忽然毫无征兆的栽倒下去!

砰!

竟是就那样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钟莹儿惊呼一声:“初云哥哥!”

萧北烨也回过头来,便是看到王初云倒在地上,双眼紧闭。

他上前几步,将人扶起来。

“初云!初云你怎么了?”

王初云却是彻底的昏迷了过去,怎么呼唤都没有反应。

萧北烨仔细看去,才看到他的嘴唇竟是泛着淡淡的乌资之色!

这是中毒了?

萧北烨眉头紧皱,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心中一沉。

虽然还有气息,但是已经十分微弱!

若是不及时救治,只怕是危险!

“北烨哥哥,初云哥哥这是怎么了?”钟莹儿也没有见识过这场景,已经吓坏了。

萧北烨思索片刻,忽然将王初云的身体翻转了过来,看向他的肩膀。

果然,方才那被穿山银狼的钢针刺穿的地方,此时已经一片乌黑!

而且看样子依然在蔓延!已经足足有了巴掌大小!

钟莹儿“啊”了一声。

“初云哥哥这是中毒了?还是那穿山银狼的毒?”

萧北烨无声点头,心中却想着该如何解毒?

他们身上带了不少东西,但是却没有专门用来应付这种的。

穿山银狼似乎本身是没有毒性的,这或许是因为狂化的因素?

萧北烨心念电转,钟莹儿也是明白了什么,问道:“难道是因为那穿山银狼?”

萧北烨点点头。

“那、那该怎么办?”钟莹儿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如果不能及时解毒,初云哥哥会不会很危险?”

萧北烨没说话,片刻,拿出了一块巴掌大的玉牌,作势就要捏碎。

钟莹儿眼睛一亮:北烨哥哥果然有办法!

她怎么忘了,还有这个底牌!

萧北烨捏碎了玉牌。

随即,他身旁的空间忽然一阵波动!

钟莹儿瞪大了眼睛——她只是听说过萧北烨有人暗中保护,却是从未见过的。

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浮现。

“七殿下。”

来人微微弯腰,冲着萧北烨行李。

那老者发虚皆白,一身灰色的袍子,看起来十分普通的样子。

但钟莹儿却是不敢小瞧对方——这可是能够直接撕裂空间的顶尖强者!

“令老,麻烦您了。”

萧北烨对此人也是十分敬重,若非是担心王初云真的出事,他也不会请他来。

被称为令老的老者一笑,看起来和萧北烨的关系不错。

“七殿下可是遇到了麻烦?”

他知道萧北烨的性子,若非真是有了解决不了的事情,绝对不会召唤他。

萧北烨点点头,随即稍微侧身,那老者这才看到王初云的样子,心中微惊。

“这是…”

“初云中了毒,我怕他有危险,还请您查看一二。”

令老神色严肃了一些,上前几步,仔细查看了王初云的伤势,自然也看到了那肩膀上正在扩散的毒。

“我们遇到了狂化的穿山银狼。”萧北烨解释道。

令老的脸色微微一变,狂化的穿山银狼?

那三人可真是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

“还好殿下无碍。只是王公子这伤势,却是有些麻烦…”

钟莹儿忍不住问道:“这毒很厉害吗?”

令老看了她一眼,也不在意她插话,回道:“正是。狂化的穿山银狼本身的力量极为狂暴,而王公子的伤,自然也沾染了几分。要知道,就算是穿山银狼本身,都无法掌控那些力量,放在人的身上,自然更加厉害。若是不及时救治,只怕是会爆体而亡。”

钟莹儿瑟缩了一下,眼里流露出几分害怕之色。

萧北烨皱眉:“令老可是有什么办法?”

令老神色凝重,摇了摇头。

“殿下赎罪,老奴实力微薄,只怕是无能为力。”

那怎么办?

萧北烨纵然心中对王初云的感官已经大大改变,但是总不能看着人死。

“这说是毒,其实就是穿山银狼狂化的能量,若是域主强者出手,将这等力量强行镇压去除,倒是还有一线希望…”

萧北烨沉默。

帝都之中,倒是有这等强者,但他们怎么来得及?

“难道就没又别的办法了吗?”萧北烨握紧拳头。

令老叹了口气。

“剩下的唯一办法,便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有那狂化的穿山银狼的元丹辅助,便是有一线生机。”

但这三人怎么可能取得到穿山银狼的元丹?只怕活下来已经是十分不易!

萧北烨心中一动,钟莹儿却是已经开口——

“只要有那元丹就可以是吗?那初云哥哥就有救了!”

她看向萧北烨,满眼殷切:

“北烨哥哥,方才是那慕凌寒取走了穿山银狼的元丹!咱们去找他要吧!”

令老额头青筋一跳:谁?她说谁取走了那元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