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能赢我的,只有一人(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柳儿一下子愣住。

“未、未婚妻?”

慕清澜点头:“是啊,说起来你应该也听过,欧阳家的大小姐,欧阳茉。”

慕柳儿感觉自己耳中一阵嗡鸣,那少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可连起来的时候,却是忽然有些不懂。

“不过我离开帝都之后,便是再没见过她,也不知她如今怎样了。”

慕清澜脸上挂着淡笑。

慕柳儿看来,那笑,却像是提起自己喜欢的人时候,才会有的表情。

她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带着怀念,带着温柔。

实际上慕清澜的确很是在想欧阳茉。

欧阳茉和哥哥是前两年定下的婚约,但是兄妹两人却是并未见过欧阳茉几次,因为欧阳茉小时候似乎身体很弱,送到了帝都之外休养。

在慕清澜和哥哥前往中元秘境之前,才真正见到过这个欧阳茉一次。

沉静温柔,大方宽和。在慕清澜的眼中,还是很满意这个未来嫂子的。

但,欧阳茉却不知道,哥哥已经永远也回不来了…

“…我听过她的名字…”

慕柳儿有些失神。

欧阳茉。

这位欧阳家族大名鼎鼎的大小姐的名号,她是如雷贯耳。

或者说,整个帝都的人,都知晓她。

天赋极好,容貌极好,出身也好。虽然常年不在帝都,但是当她回来,却是震惊了整个帝都的人。

年纪小小,就已经突破了神魄境,就算是比起之前的慕凌寒兄妹,也不会逊色多少。

慕柳儿想起学院中的那些人,提起欧阳茉的时候,脸上崇敬佩服向往的神色。

那是真正的可望不可即的人,绝顶好的女子。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他吧…

而自己,又算什么?

慕柳儿忽然有些无地自容。

慕清澜看着她,心中微微叹气,面上却是笑意更深。

“不过,我也许久未曾见她了,不知现在是不是长高了一些。”

慕柳儿说不出话来。

她从未见过他这样提起过一个女子,如数家珍,珍而重之。

在所有人面前都放肆张扬的少年,唯有在一个人面前收敛了一切,变得温柔。

那么那个人,他一定是很喜欢,很喜欢的。

慕清澜说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一般笑道:

“其实仔细看,你们也不是很像。而且你们两个性格,也很不一样。”

慕柳儿骄傲灿烂,明丽如火,欧阳茉却是喜欢清静,温柔如水。

慕清澜笑着摇头。

慕柳儿愣愣的,忽然问了一句:

“那你们一定感情很好吧?”

问完就后悔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凭什么问这个!?

然而随后,她便是看到眼前的少年微微眯起了眼睛,似是在回想什么。

片刻,眉眼一弯。

“她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子。”

慕柳儿唇色一白,脚步踉跄了一下。

“你怎么了?”慕清澜问了一句,却是并未出手帮忙的意思,有些好奇的看着她。

慕柳儿摇摇头:“没事儿。我、我先走了…”

慕清澜站起身:“你不是说有话要问我吗?”

慕柳儿脚步一顿,只恨不得此时地上出现一条缝隙能让自己钻进去!

她握紧了拳头,扯了扯嘴角。

“我、我只是想问问,如果我回了碧落学院,你…我以后怎么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慕清澜扬眉一笑。

“这有什么,你之前也帮了我,就算扯平了。”

扯平了?

慕柳儿心里像是被什么用力撕扯了一下,脸上的笑终于挂不住,低下头,快速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管怎样,都谢谢你。我、我先走了。”

走了一步,又停下来。

“你以后…自己小心。”

说完,也不等慕清澜说话,就立刻离开了。

脚步匆忙,像是有什么在后面追赶一般。

慕清澜站在那,也没有去送。

等人完全离开了,才松了一口气。

“这桃花,我可是受不起啊…”

虽然辜负少女一番心意,但早点说清楚,总还是好的。

若真是等她深陷泥潭了,可就晚了。

好在之后应该也很难见到了。

慕清澜想着,却是又想起了欧阳茉,脸上的笑意逐渐散去。

她是顶替了哥哥的身份,只有族长慕中天知道,欧阳茉那边,不知情况如何。

但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被送出了慕族,也不知帝都那边的情形。

只怕哥哥和欧阳茉的婚约,也是要被取消的。

毕竟,一个落魄的被赶出主族的废人,如何能迎娶高高在上的欧阳家大小姐?

其实如果真的这样,倒是合了慕清澜的心意,哥哥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就这么耽误了别的女子,想必也不是哥哥愿意看到的场景。

两人只有几面之缘,要说感情,应该也不会很深,虽然遗憾,但到底还是取消了婚约,对大家都好。

倒是忘了问问敬长老这个事情了。

不过欧阳家族也不是吃亏的性子,想必自会解决这个事情。

慕清澜摇摇头,将这些事情都甩了出去。

眼下,她是该好好想想,到底该如何调查父母的死因了……

慕清澜看向门口站着的江达原,招了招手。

“江队长,你过来一下。”

……

第二天一早,敬长老拒绝了慕严等人相送,直接带着慕柳儿三人一同离开。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他们出了慕家大门,却是没有第一时间朝着城门去,反而是奔向了另一个方向。

走了一段之后,看着眼前的“叶家”两个大字的牌匾,慕柳儿三人的眼角都是有点抽。

“敬长老,咱们来叶家干什么?”

叶家现在被慕家打压,加上苏大鹏带着人去慕家闹事儿,双方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敬长老怎么带着他们来这里?

敬长老昂起胸膛:“自然是为了防止有些人耍阴招!”

他可知道那苏大鹏是个什么货色,若是他转头走了,那苏大鹏搞不好还是会去慕家找事儿!

既然都要走了,还是把麻烦一起带走的好!

听到敬长老带着人堵在门口,苏大鹏脸色极为难看,直接踹开了大门,指着敬长老:

“敬言之,你到底要做什么!?”

敬长老嘿嘿一笑。

“苏大鹏,你们离开灵凰学院也有段时间了吧?我看,也是时候该回去了吧?”

苏大鹏青筋直跳:“我什么时候回去,轮得到你管?”

敬长老连忙摇头:“啧,这种破事儿我可懒得管。所以我直接来叫你了啊。”

“…敬言之你不要太过分!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有人撑腰就这么放肆!”苏大鹏实在忍无可忍!

敬长老谦虚的笑笑:

“哪里哪里,不过有人撑腰是本事啊,苏长老你说是不是?”

苏大鹏气的胸膛起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敬长老笑呵呵:“赶紧的,收拾东西吧,我已经传信回去,说会和你们一起回帝都了。路上也有个照应不是?”

苏大鹏死死瞪着敬长老,最终还是狠狠甩袖。

“走着瞧!”

他从不知道敬言之这么不要脸!

……

“你说什么?现在就走?”

叶郁柔猛的转过身来,抬高了声音。

“那什么敬长老到底是什么人,竟敢逼着苏长老他们做事?”

“二小姐,听说那人是碧落学院的长老,昨天苏长老他们去慕家的时候,就是被这人拦下了…好像,颇为厉害…”

“什么厉害!不过是一个碧落学院的长老,苏长老他们可是三个人,而且身份不比他低,怎么会闹成这样?”

叶郁柔柳眉皱起,一双盈盈如水的眼眸里,却是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而她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个白色的面纱,若隐若现,只能看到尖俏的下巴轮廓,却是更多了几分神秘。

若是不去看那双眼睛的话,还是有几分动人的。

只是当看到那眼睛,却是会让人生生打个冷战,从脚底板生出凉意来。

“这…小的也不是很清楚…苏长老只让小的来通知您,说现在就要走…。”

啪!

响亮的耳光声。

那仆人跪在地上,甚至不敢捂自己的脸,只火辣辣的疼。

“二小姐息怒!”

叶郁柔站起身,缓缓揉捏着自己的手,冷道:

“去,说我即刻就到。”

下人连忙应了退下。

叶郁柔深吸几口气,才勉强平息了心中的火。

哼,有人撑腰?

这慕家,倒是有手段。

不过,谁能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

万里之外。

宽阔磅礴的宫殿鳞次栉比,黑色玉石铺就的地面,可以清晰的看到人的倒影。

一道颀长的白色人影,缓步而过。

唰唰唰!

两边看守的士兵,齐齐行礼。

“见过少主!”

云翊神色清冷,朝前而去。

一道透明的结界,缓缓荡漾起涟漪。

云翊抬脚而过,那结界如同水纹从他身上划过,却是并未留下任何痕迹。

穿过结界,眼前瞬间就变幻了瑰丽的场景。

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一块平滑的巨石横亘,一道苍老的身影,迎风而立。

而在那老者的头顶之上,夜幕黑沉,无数星芒闪耀。

“回来了?”

那老者听到声音,却是并未回头,只抬起手。

一道清浅的星芒,忽然落在他掌心,如火光跳跃。

“朱雀没带回来?”

云翊行了个礼。

“请族长责罚。”

那老者忽然笑了一声。

“你出手,向来没有失败过的,这一次,却是怎么回事?”那老者似乎颇有兴趣,“其实朱雀不是大事,我倒是好奇,有人竟能赢过你?”

云翊眉眼清冷,如微风小雪拂过,墨色眼底,却是静水深流,仿佛荡起一丝波澜。

“赢过我的,只有一人。”

------题外话------

云少主:媳妇,我只输给你的

慕三少:哦?

云少主:这地方如果能换成床上就更好了。

慕三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