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障碍(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一十五章

“哎,你们听说了吗?城主府的那位,又抓了个男人回去!”

“真的?这都第几个了?上次还没吃够教训?居然还敢这样乱来?”

“岂止啊!那可是直接在大街上把人带走的!听说直接送到了那别院里!后来还被城主当场撞见!啧啧,想想那场景,可真是…”

“不会吧?他现在胆子这么大了?看来真是破罐破摔了!”

“就是,而且听说那新抓的男人,容色可是一等一的好!就是男人只怕都难以把持,何况那位?哈哈!”

一群人哄笑起来。

这两天,林州城主之子林青墨的事情,又传的沸沸扬扬。

虽然议论的主角身份不凡,但依然挡不住众人议论纷纷。

那群人哄笑的时候,却是没注意到旁边的二楼之上,正坐着一个男人。

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身形高大,容貌虽然算不上英俊,却也算周正,尤其是眉宇之间,更带着一股傲然之气。

听了好一会儿,那男人脸上的神色有些奇异。

“他胆子倒是越发的大了。”

身后的随从顺从道:“听说这次,城主大人非常生气,当场给了大少爷一个巴掌。”

那男人闻言,却是轻笑一声。

“一个巴掌算什么。”

仆从犹豫了一下,才道:“您也知道,城主大人之前虽然恼怒,但却从未这样不给大少爷面子。”

看来这一次,已经是触及到了城主大人的底线。

一个巴掌,在其他人看来不算什么,但在他们眼中,却是一个重要的标志。

“这次他没提他娘?”那男人笑得有些不屑。

仆人犹豫了一下:“听说他没说,倒是城主大人,主动说起的。”

但那也没什么用,到底是给了一巴掌。

“他仗着他那个没用的娘,这么多年,也是占够了便宜。人的耐心都是有限的。他这么作,迟早要把自己送上绝路。”

“那咱们怎么做?”仆人上前,倒了一杯茶递上。

“呵。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等着看好戏就行。”

“二少爷英明。”

那男人轻哼一声,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他带回去的那人你见过吗?真的如传言一般绝色?”

仆人恭敬低头:“属下未曾见到,大少爷的地方,一直看守极为严格,这一次似乎真是上了心,整个院子跟铁桶一样,能打听到一些消息,已经十分困难,再多的,的确是没有了。”

那男人顿觉没什么意思,往后一靠:“哼,再好看,那也是男人,能有女人的滋味销魂?我看那林青墨,就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仆人不敢再接话,只静静站在那里。

“对了,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您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男人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来,眼里全是志在必得。

“这一次事关下一任城主的人选,务必要成功,懂吗!?”

“是!”



“三少,您没事儿吧?那人没冒犯您吧?”

江达原终于见到慕清澜,一进门就满脸紧张的打量了慕清澜一圈。

那个林青墨太诡异,不得不防啊!

慕清澜顿时笑了:“这是在人家地盘,有事儿没事儿,也都由不得我啊。”

江达原眉头一皱:“他敢!”

不过一个小小城主的儿子,三少什么身份,也是他能得罪的!?

“放心,我没事儿,他也没什么冒犯我的,这几天倒是好吃好喝的供着,我觉得还不错。”

江达原看她悠哉的样子,顿时有些无奈:“属下可是听说了,那林州城主之前来的时候,可是打算对您动手。”

慕清澜挥挥手:“前面不还有一个林青墨挡箭呢。死也是他先死啊!”

江达原一噎,好像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

“你倒是想得美。”

门外,忽然传来一道略微低沉的声音。

江达原立刻警觉回头,下意识站在慕清澜的身前。

一道湖绿色的高挑身影,出现在眼前。

慕清澜扬头一笑。

“难道我哭哭啼啼的才好?”

林青墨恨不得翻一个白眼给她。

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慕青看起来清俊贵气,实际上就是个流氓,什么事儿到了他这里,都会诡异的拐个弯。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他这两天虽然不来了,但是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至于你,已经和我扯上了关系,也早已经被他列入名单里了。”

慕清澜根本不在意,反正她当时就已经预料到了。

“他到底是你爹,被你逼疯了也不会杀你,倒是说不定会先杀了我泄愤,不过你放心,我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这林州是大,难道他还能一手遮天不成?。我若是就这么走了,他也拦不住。”

林青墨挑眉看她:“你对你自己这么有信心?我还就告诉你,这林州城,就是他的一言堂。这里的任何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来的容易,想走,可是难得很。”

慕清澜勾唇,似是无意的问道:

“哦?这整个林州,都在他的手中?”

林青墨淡淡看了她一眼:“他在城主这个位置上,已经十年。”

十年,足以让林正宇完全成为林州的真正霸主。

慕清澜眸色微闪。

“这样说起来,林州的一切大小事务,都是他处理的?”

“怎么可能?”林青墨习惯性的把玩自己的一缕头发,“那些乱七八糟的小事,他可懒得管。”

如今,更是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对付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林青墨眼中闪过片刻的阴霾。

“也是。我来林州之前,还听说过他的名声。听说林州以前还没有这么热闹,都是他一手带起来的。而他本人,也是实力强横。更曾经以一己之力,独战三个领主强者?”

林青墨看向慕清澜:“你似乎对他的事情有些兴趣?”

慕清澜笑吟吟:“我只是对强者,都很有兴趣。”

林青墨有些狐疑:“哦?”

慕清澜懒洋洋道:“你似乎在神魄境中期停留了许久,怎么还没有突破?”

林青墨神色一变:“你怎么知道!?”

虽然两人之前曾经有过交手,但那绝对只是试探,一般的修炼者,绝对无法从这些判断出他到底是什么境界!

更何况,这慕青还看出了自己停留在神魄境中期久久不能突破,他到底怎么看出来的?

慕清澜托腮,对林青墨的怀疑目光不以为意。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的元力虽然雄厚,但在出手的时候,却总是有着一点点的不流畅,显然是元力已经积累足够,但迟迟未曾突破巅峰。”

修炼一途,越是向上,越是难走。

到了更高等级的修炼,就不只是靠元力的累积,还要看对法诀等的感悟。有的人一辈子无法顿悟,便是永远停留在那一个水平,再也无法精进。

这林青墨,显然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而迟迟无法突破。

林青墨盯着慕清澜,沉默片刻,才缓缓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慕清澜神色坦荡:“你不是早就查过了?”

林青墨不语。

他查到这慕青出身背景都十分普通,但是这一番言论,又怎么会是普通人能轻易说出来的?

如果他是神魄境,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可他——才是御天境啊。

他实在是觉得,眼前这少年,身份一定不简单。

慕清澜任由他打量,眉眼一片清澈坦率。

“我在神魄境中期,的确已经一年时间,但却怎么也不能突破,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每个人的修炼,都是不同的,所以这些话说出来,倒也没什么。

他也不过是随口一说心中烦闷,却不想慕清澜忽然接话。

“因为你心里有坎儿,迈不过去呗。”

林青墨有些疑惑的看着慕清澜。

慕清澜目光微转,从他身上扫过。

林青墨忽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看透了似的。浑身不自在起来。

“相信你自己也知道,只要想通了,一切就都好办了。”

林青墨终于陷入沉默,不再说话。

说的简单。

可有的东西,费尽一生来争取,也无法得到。

“其实,在我看来,你那些事情,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林青墨闭了闭眼:“当所有人都说是你错了,那你就是错了。”

他虽然也一直在抗争,但却知道自己一切都不过无用功罢了。

他无法改变自己的想法,同样也无法改变别人的想法。

于是,他就成了那个有病的人。

慕清澜淡淡一笑。

林青墨这人,没什么大毛病,只是有一点——性别认知障碍。

他长了一副男人的身子,却有一颗女人的心,所以他才会穿女人的衣服,佩戴女人的配饰。

那不过是因为他心里想要那样做罢了。

一个女孩子爱美,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唯一的关键是,别人却无法理解这样的他,就连他的亲生父亲,也认为他是有病。甚至想要强行让他娶妻。

纵然是在前世,也依然有许多人无法接受性别认知障碍的人,何况是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地方?

林正宇贵为一城之主,自然无法容忍自己的儿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慕清澜忽然起身:“在这里待着真是很无聊,不如你带我逛逛这林州?”

林青墨见鬼一般的看着她:“你这么不怕死?”

走在街上,只怕林正宇会当场找机会弄死他!

慕清澜洒然一笑:

“不妨告诉你,我在珠宝佩饰上,眼光还是很好的,而且有些用元丹做的,带着还能帮助提高修为。你真的不想和我一起去看看?”

林青墨有些动摇。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异常,他觉得那似乎不太对劲,就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自己偷偷拿一些女孩子不要的佩饰捡来把玩。

后来,他娘就知道了,却出乎意料的没有责备他。

但过了没多久,人就去了。

这个秘密,也就被他深深埋在心里。

但当他逐渐长大,心里的渴望,已经开始无法克制。

他想要像一个女子一般走在街上,却是从来没有那个勇气。

再后来,这个消息不知怎么就被林正宇知道了,自然是狠狠被教训了一顿。而他偷偷藏起来的那些衣裙和首饰,也都被扔了个干干净净。

从那之后,林青墨就彻底爆发了。

他穿着女子的衣服,甚至挽着女子的发髻,建造了这样一个别院,按照自己的想法装饰成了喜欢的样子。

林正宇气的半死,然而他越生气,林青墨心里就越痛快。

后来,他甚至开始当街抢人,有的杀了,有的放了。

终于,整个林州都知道了,城主大人的长子,喜欢扮作女人,喜欢强抢男人。脑子有病。

所有人见了他都很害怕,所以他从来没有正大光明的闲散的在街上走一走。

直到慕清澜提出来,他心里最深处的渴望,终于记起。

“去不去?”慕清澜回头看他。

林青墨豁然起身:“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