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紫金贵宾(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可知道我们少爷是谁!?”

那随从脸色涨红,似乎没想到慕清澜开口就这么犀利。

慕清澜挑眉看着不远处脸色也有了一瞬间难看的林连成:“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回去告诉你们家少爷,想要请人,最好还是有点诚意。”

说完,慕清澜转身就朝着拍卖行走去。

“哎!你给我站住!”

那随从立刻急了,就要上前拉慕清澜。

慕清澜眸色一冷,脚步微错,身形一闪,便是避开了那人的手,随后反手扣住了那人的手腕,用力一折!

那随从的脸色顿时一煞白——疼!太疼了!

他都要怀疑自己的手腕快要断了!

慕清澜低声一笑:“能教出这样没素质的狗,想必主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面,还是不要见了。”

说完,手腕一扬,那随从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身形不受控制的踉跄几步,倒在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

周围不少人都看了过来,嘲笑声隐隐约约。

那随从立刻怒视四周:“谁敢笑!给我滚出来!”

场中静默了一瞬,不少人连连收回视线,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转过头对视一眼,满是嘲笑。

这个随从平时跟着林连成,林州城内的人大多都是认得的,平时他仗着林连成撑腰,恃强凌弱的事情也没少做。

此时见他吃了个大亏,许多人都在心中暗暗出了一口气。

那随从恨恨的抬头去看慕清澜,却发现人已经消失了。

“呸!”

他起身,朝着旁边狠狠吐了口唾沫,脸上满是不甘心,不过最终还是没敢惹事。

这里可是夏商拍卖行,他还没有那个胆子,得罪了这里面的人,就算是二少爷,也保不住他。

“没用的东西!”

正在想着,身后却忽然传来了林连成的声音。

随从一惊,连忙转身,果然看到林连成正满脸阴鹜,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这是气急了!

随从腿一软差点跪下:“二少爷,那人、那个人实在是太嚣张了啊!小的说您有请,他居然出言不逊,这是根本没有把您放在眼里啊!”

林连成猛地抬腿,狠狠踹了他一脚:“闭嘴!还嫌不够丢人的吗!本少爷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随从被踹的心窝火烧火燎,却不敢辩驳,只连忙跪在地上求饶。

林连成抬头,看向夏商拍卖行。

“今儿什么日子?”

“回少爷,是十五。”

十五?

夏商拍卖行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都会进行高规格的拍卖,怪不得那人会进去了。

“他们这次可是有什么好东西?”

随从想了想,谨慎说道:“倒是没听说有什么特殊的宝贝…何况在那些人眼中的宝贝,您却是看不上的啊。”

林连成毕竟是城主府的二少爷,好东西也见过不少,眼界的确是比一般人强一些的。

林连成冷哼一声:“狗东西倒是会说话,起来吧!”

随从满脸堆笑,这才小心从地上爬起来。

“进去瞧瞧!”

林连成说着,就要朝里面走。

随从有些惊讶,林连成平时对这些也不是很在意,而且如果真的有宝贝,夏商拍卖行的人也会提前送请帖,并且透露出消息来。

但这一次,却是没什么特殊的,那就完全没有必要去啊!

难道二少爷真的对方才那个人上心了?

“…少爷,方才小的看着,那人似乎并不是女子啊…”

虽然容貌极好,但当近看的时候,却并不会让人误会是女子。尤其是那眉眼之间的神态,完全就是个慵懒贵气的少年郎啊!

林连成皱了皱眉。

方才他看清了正脸之后,也是有些犹豫,不过…

“你懂什么。”

林连成只留下这一句,便是不再停留,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那等容貌,世间绝色,尤其是那一身的气质,更是让人过目不忘。

一个人美成这样,是男还是女,还有所谓吗?

他那个有病的“哥哥”,都光天化日抢男人了,他这算什么?

……

慕清澜这一次是单独出来的,没有叫上林青墨,甚至连江达原都被她派去做别的事情了。

她倒是没想到,还没走到地方,就有麻烦找上门了。

不过,她这人,不主动找别人麻烦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这自己送上门找死的,随着她逐渐长大已经越来越少,反正帝都已经是没几个有这胆子的了。

一时间,竟然还有点小兴奋?

慕清澜唇角挑着一抹奇异的弧度,便是进到了这夏商拍卖行之中。

夏商拍卖行是整个圣元帝国最大的拍卖行,在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势力。

她之前对这些倒是没有什么直观的认识,反而是在落西城以及这林州中都看到了夏商拍卖行之后,才有些概念。

嘁,看来之前在帝都敲诈他们少爷的那笔,还是少了点。

大门走进来之后,是一个极大的庭院,每一处的布置,都彰显出一股豪奢之气。

这格调,倒的确是比落西城的大气许多。

此时人还不是很多,慕清澜进来之后,顿时引起了守卫的注意。

当慕清澜走到门口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被拦住了。

“这位客人,请出示您的请柬。”

守卫声音冷硬,面容严肃。

慕清澜挑眉指向右边的一个门,正有人直接走了进去:“怎么他们就不用出请柬?偏偏要我出?”

守卫眼里闪过一丝不屑:“那些都是拍卖行的常客,自然不用出示请柬。”

慕清澜了然的点头,这是在欺负自己脸生?

慕清澜忽然想起在帝都的时候,偶尔无聊去夏商拍卖行总部,总是会看到那些人一脸惊慌,却不得不小心伺候的神色。每次她要离开的时候,他们才笑得最真诚灿烂。

如今物是人非啊…

慕清澜叹了口气:“我没有请柬,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那我怎么进去?”

守卫的脸顿时又冷硬了三分:“今天乃是高级拍卖会,你这样的,不好意思,没有资格进去。赶紧走吧!”

“等等!”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让他进去。”

听到这声音,慕清澜顿时挑了挑眉。

守卫看到来人,脸上顿时挂上了殷切的笑:“二少爷,您来了。”

能直接被称为二少爷的,除了城主大人的二儿子林连成,还能有谁?

“原来这是二少爷的朋友,小的眼拙,还望二少爷见谅!”

守卫也是脑子转得快,看向慕清澜的眼神,立刻就不一样了。

说着,已经伸出手:

“您请!您请!”

慕清澜双手抱臂:“我可不认识什么二少爷。”

守卫的脸色一僵,下意识看向林连成。

林连成却是毫不介意,眼神有些贪婪的从慕清澜的脸上扫过。

真真绝色啊!

就算真是个男人,他也认了!

“哈哈,之前不认识又如何?现在不就认识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他的身份了吧?

守卫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连连道:“方才是小的有眼无珠,您大人有大量…”

慕清澜笑得和煦:“真不好意思,我这人度量小,爱记仇啊。”

守卫的话堵在嗓子眼。

林连成顿时冷冷看了他一眼:“你们是怎么当守卫的?也不看看,这人是你们能拦的吗?”

守卫脸色一垮,只能连连认错。

林连成是谁?他可是得罪不起啊!

林连成看向慕清澜,又挂上了笑:“不用跟这种人生气,你不是想进去看看吗?有我在,自然没人敢拦你。不知,小…小兄弟贵姓?这看着倒是面生,应该也是第一次来林州吧?”

慕清澜终于正眼看了这林连成一眼。

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长得算是周正,不过比起林青墨来,却是差了不少。

尤其是眼睛无神,眼下一片青黑,似乎是纵欲过度,连笑起来的样子,也是油腻腻的。

慕清澜忽然揉了揉眼睛。

林连成颇为关心:“你怎么了?”

慕清澜:“眼睛有点辣。”

林连成不明所以,但也觉得对方似乎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身份,顿时心里有些不满。

不过他习惯了众人追捧讨好,见到慕清澜这样,反而生出了几分想要征服的心思。

“不如,我带你一起进去?”

说着,就伸出手,要来摸慕清澜的手。

慕清澜轻笑一声。

不知怎的,林连成听着这笑声,忽然觉得是针对自己的,心里十分不舒服。

那动作,也就停在了半空。

“叫你们管事的出来。”慕清澜忽然开口。

守卫懵了一瞬。

这人怎么回事?居然敢给林连成甩脸子,还要叫他们拍卖行的管事的?

他以为自己是谁?!

“这位公子,你是二少爷的朋友,看在二少爷的面子上,暂且能让你进去。不过,你可不要太过分!”

这个人居然敢这么得罪林连成,没看到他已经想要发火了吗?

那么,也不用客气了。

慕清澜玩味一笑,指间忽然多了什么东西,闪烁着淡淡紫金之色。

那守卫的眼睛,瞬间直了。

“这就是,你们对待紫金贵宾的态度?”

------题外话------

推荐个文文。《病宠暖妻之夫色难囚》北堇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意思是住进他家,活成他妈,睡了他身,夺取他心。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思是偷到钱包被抓,不仅要还赃款,还得贴身伺候。

他没妈,她也没妈,没关系,刚好凑一家。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没关系,可以再来一只小老虎。

【情话篇】

她问:你的缺点是什么?

他答:缺点你!

【斗嘴篇】

他说:媳妇儿,我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今生才能娶你为妻。

她答:不是你修的福,是我做的孽。

男女双处双洁,身心健康,盛宠小虐,欢迎来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