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狩猎赛(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呼吸一滞。

地阶法诀?

怪不得…连夏茵茵都被派了过来。

来当拍卖师是假,查探那倾天塔的消息才是真。

“所以,到时候竞争有多激烈,想也知道。你还是不要去凑这个热闹了。”

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慕清澜,只怕也没有资格参与到这种等级的争夺,何况现在?

慕清澜陷入沉思,这消息,林青墨应该是不知道的,可是,林正宇,却是一定知道了。

这消息封锁的如此严密,整个林州都还是一派安静,只怕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听到没有?”

夏茵茵又不放心的问了一遍。

慕清澜眸色微闪,点了点头:“我最惜命了,茵茵姐不用担心。”

夏茵茵这才安下心来。随即又想起了什么,问道:“我记得这林州,是没有慕族的分支的吧?你来这里,该不会自己一个人吧?”

慕清澜沉吟片刻,才道:

“我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也挺安全的,茵茵姐不用担心。”

夏茵茵拍了拍胸口:“那就好。哎,那你还是搬过来吧,我给你安排地方,外面肯定没有我帮你安排的好。”

慕清澜却是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茵茵姐,这…”

夏茵茵以为她不愿意,顿时抬高了声音:“你敢说不?”

慕清澜看了她一眼。

“我怎么敢?不过,我现在住的地方,有些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夏茵茵这才注意到了什么,狐疑的看了慕清澜一圈,“你现在住在哪儿?”

慕清澜眨眨眼:

“林青墨的别院。”



砰!

“哎,茵茵姐你打我干什么?”慕清澜一遍捂着脑门,一遍喊道。

夏茵茵气的脸都红了:“你说你去那儿干什么!那林青墨是什么人?你居然住在他那,还是那别院里!?你是要气死我吗!”

她来这里两个月,林青墨的那些传言,她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慕清澜无奈:“茵茵姐,你听我说,那些都是谣言,其实林青墨人没什么问题…”

“你怎么知道他没问题?!”夏茵茵说着,脑子里已经闪过了诸多可怕的场景,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茵茵姐,你难道连我也不信吗?”慕清澜好不容易找了个空隙插话。

夏茵茵动作停了停,神色依然十分怀疑。

“那么多地方你不住,为什么偏偏去那里!?”

慕清澜解释道:“茵茵姐你也猜到了,我是为了那倾天塔而来的。和林青墨认识纯属意外,一开始我也没想过,不过后来却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啊。他如果在狩猎赛上拿了第一,我就可以得到一个名额…”

“不就是一个名额吗!你居然、你居然——”夏茵茵气的说不出话来。

慕清澜心里叹了口气。

她不过是说和林青墨认识,就被人这样误解,不知林青墨又遭受了些什么,会变成现在敏感多疑的性格,也情有可原。

“茵茵姐,我只能说,我和林青墨只是合作关系,其他任何瓜葛都没有。”

看慕清澜一脸诚恳的样子,夏茵茵终于冷静了一些,心里其实也信了八九分。

慕凌寒什么人?她方才实在是多虑了。

夏茵茵当即道:“反正这倾天塔很危险,你不能去,那名额也就用不着了。你现在就离开林青墨那住处,到我这边来。”

慕清澜却摇了摇头,语调平静而坚定。

“茵茵姐,这倾天塔,我是一定要去的。”

“我不是为了那里面的珍宝,那所谓的地阶法诀,我也没什么兴趣。我去那里,是为了别的事情。”

对上那少年黑色如墨玉般的眼眸,夏茵茵喉咙里的话就卡在了那里。

她了解慕凌寒,他想要去做的事情,任何人都拦不住。

而且看样子,他似乎真的不是奔着那些东西去的。

“那你去倾天塔,是为了什么?”

慕清澜眼眸微垂。

“这个我暂时不能说,总之,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夏茵茵沉默片刻。

“重要到,能让你不顾危险吗?”

慕清澜抬眼,眼底一片沉静。

“比我的性命,更重要。”



慕清澜再次回到林青墨的院落。

一进门,就看到林青墨。

“你被人跟踪了。”林青墨眉间微蹙。

慕清澜不在意的点点头:“我知道。”

“跟踪你的人,你可知道,是周和德的人。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他已经知道是你竞拍走了那霓凰彩衣。”

慕清澜勾唇:“看来你消息还挺灵通的啊。”

林青墨却是没心思开玩笑,周和德被夏商拍卖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扔出了大门,并且扬言以后再也不许进去一步。这种事情,几乎是瞬间就全城皆知,闹得沸沸扬扬。

林青墨什么身份,想要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简直易如反掌。

下意识的,他就觉得那个拿出五百万金币,敢和周和德这么叫板的人,就是慕青。

而后,果然就发现周和德的人一路追踪了慕青回来。

看慕清澜毫不在意的样子,林青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一点都不意外?也不害怕?”

“意外什么?林连成在我进去的时候,就盯上了我,他也不难猜到那个人就是我。我可不认为,他会帮我保密。”

林连成现在对她只怕是恼恨至极,巴不得她身上多招惹一些麻烦。

一个周和德在那,他当然会好好利用。

所以,她一出来,就被周和德的人盯上了。

不过,慕清澜对这些并不在意,这些人都不是对手,不值得她花费太多心力。

“害怕?就更谈不上了。之后谁害怕谁,还不知道呢。”

林青墨神色依然有些凝重。

林连成算不上什么,但是加上周和德,就不好说了。

“别管他们了,看看这个。”

慕清澜说着,将玉盒递给了林青墨。

林青墨一下子就猜到这就是那个花了五百万金币买来的霓凰彩衣。

他将盒子拿过去,打开——

一片绚丽的色彩,盛满了眼眸。

林青墨眼底闪过一丝惊艳,他能想象到这霓凰彩衣是什么样子,却没想到,比想象中的更加绚烂瑰丽。

是的,如同火焰一般热烈张扬。

他的手缓缓摸了上去,触手柔软,又带着一丝奇异的炽热之感。

看着林青墨的神色,慕清澜笑着开口:“喜欢吗?”

“喜…”

林青墨连忙将剩下的字咽回了肚子里,神色有些不自在。

他虽然整日穿着女子的裙装,但实际上,因为遭受的非议太多,白眼太多,他在心里,其实是自卑的,不敢真正表达出自己的喜好的。

他是很喜欢,但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不习惯,也不愿意。

“相信我,物超所值。”慕清澜眨眨眼。

林青墨有些恋恋不舍的将霓凰彩衣放回去,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看向慕清澜。

“你还拍了其他东西吗?”

慕清澜摇头。

“那、那五百万金币…”林青墨声音忽然有点颤抖。

慕清澜点头。

林青墨神色有一瞬间的龟裂。

那可是五百万金币!

就这么、就这么没了?

他忽然想起打听到的消息,说那个神秘人是如何出手阔绰,一掷千金…

林青墨闭了闭眼,将霓凰彩衣抓在手中,这才克制住自己去揍慕清澜的冲动,随即一字一句道:

“这就是你说的,帮我突破神魄境巅峰的关键?”

慕清澜咳嗽一声。

“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

林青墨抬眼看她。

慕清澜指了指霓凰彩衣,认真道:

“这东西,不是给你的。”

林青墨手忽然一抖。

“不过你如果喜欢,倒是可以偶尔借给你。”

林青墨眼皮一跳。

“至于让你突破的关键…就是我啊,我买了这东西,心情好,自然就能帮你突破了。”

林青墨眼前一阵发黑,声音颤抖。

“你、你——”

慕清澜哈哈一笑:“逗你玩的。”

林青墨不想说话,警觉的看着她。

“嗯,不过这霓凰彩衣,现在的确不能给你。除非你帮我办一件事。”

林青墨皱眉:“什么事情?”林青墨下意识问道,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慕清澜的套路。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慕清澜不再多言,想了想,又问:

“你可知道,这一次,倾天塔之中,有地阶法诀出世?”

林青墨满脸愕然:“什么?!”



林州每年都会举行狩猎赛,在林州的人,都可以参加,只要赢得第一,就有着极大的奖赏。

林州占地广阔,而狩猎赛,就在城西的猎场进行。

所谓猎场,就是将一些元兽圈养起来,建造而成的。

其中,不乏有高品级的元兽,一旦进入猎场,就会面临极大的危险。

每年参加狩猎赛的人,都会有死伤。

不过,这依然无法阻挡众人高涨的情绪。

毕竟,对他们而言,就算拿不到第一,没办法得到倾天塔的名额,前几名的奖励,也还是很丰厚的。

猎场极大,为了维护安全,派遣了许多将士排开看守,而在入口处,建有高台,此时,林正宇正站在那上面。

无数人站在入口处,难掩激动。

“欢迎各位前来参加狩猎赛!”

林正宇气沉丹田,浑厚的嗓音当即远远传开。

“相信各位对规则也都有些了解,我在这里再简单的说一遍:每个进去的人,身上都会配发一个玉牌,每猎杀一只元兽,上面的数值就会增加。而根据元兽的等级不同,增加的数值,自然也就不同!”

慕清澜低头看了一眼,巴掌大的玉牌上,一个红色的“零”。

“三天之后,数值最高的人,便是会获得冠军!”

众人顿时激动起来,满脸热切。

“现在,我宣布,狩猎赛——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