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想念(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28

木万川惨叫之后,便是头一歪,昏了过去。

江达原面不改色,掐了他的人中。

木万川悠悠醒来,眼睛刚刚聚焦,江达原已经将树枝片拔出来,插入了第二个手指里面!

而第一个手指上,指甲盖已经完全倒翻,血肉模糊。

林青墨闭了闭眼。

十指连心,这一套十个手指头折腾下来,不知道要有多疼。

随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忍不住低声喃喃:

“有这种随从,真是…让人羡慕啊…”

江达原闻言,手上一个没注意,那薄薄的树枝片就斜斜插了进去,刺入血肉之中。

木万川再次昏了过去。

江达原熟练的掐人中,再掀飞一片指甲盖。

不过,这个林大少爷也真是个奇怪人,一般人看到这场景,就算不害怕,心里也会有些膈应,他倒好,反而在旁边叫好又称赞,差点让江达原怀疑这还是在边疆的大牢里审讯犯人了。

林青墨是真的羡慕,江达原不是普通人,只能说明慕清澜更加不是普通人。

不过是提前帮忙先给点教训,就这么解气,真不是人人能有这样的随从的。

正说着,慕清澜周身元力忽然疯狂旋转起来!

两人同时看了过去——这是要突破了!

慕清澜的身体疯狂的吸收周围的能量,终于在某一刻,在她脑海之中,传来了一道轻轻的破碎之声。

砰!

慕清澜猛地睁开了眼睛!

墨玉一般的眼眸格外明亮,刹那间竟似乎有两个小小的星辰闪烁在其中!

慕清澜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瞬间觉得通体顺畅,活动了一下筋骨,浑身噼里啪啦响。

她握了握拳头,感觉到掌间的力量,唇角掀起一抹满意的笑来。

这种突破的感觉,还真是爽啊。

她抬头看向林青墨:“怎么,方才我隐约听见你说羡慕,羡慕什么?”

林青墨盯着慕清澜仔细看了一会儿,不知怎的,分明是从御天境初期突破到了御天境中期,但是他总觉得,好像慕清澜的实力,隐隐增加了许多。

想到刚才慕清澜突破的时候的场景,他心中的这个想法,就越发的肯定。

不过,这本来就是个能以御天境初期斩杀四品元兽的变态,这样似乎也在预料之中。

“没什么,我说羡慕你有个称心的属下。”

林青墨抬了抬下巴,慕清澜顺着看向一旁的江达原。

“三少。”

江达原上前几步,单膝跪地:“属下保护三少不力,还请三少责罚。”

慕清澜眨眨眼,而后便是抬头看向四周。

一地死尸。

慕清澜瞬间就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有不少人盯着我们呢。”慕清澜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

“你倒是轻松。”林青墨看了她一眼,“这里面有林连成的人,也有周和德的人。”

慕清澜看向木万川,眉梢微扬。

“那看来咱们都是招黑体质,这才走了多久,就有这么多人想要你我的命了。”

前半句林青墨没听懂,但是后半句却是听得清楚。

“这谁啊?”

慕清澜往前走了两步,将木万川打量了个仔细,旋即笑起来,回头拍拍江达原的肩。

“这次有进步,下次继续努力。”

江达原恭敬点头:“是!”

林青墨听得脑子嗡嗡的,这什么意思?

难道之前他们就这样做过,听慕清澜这意思,竟是还觉得这手段不够?

林青墨看着那黑衣少年脸上温和灿烂的笑容,忽然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人…到底什么来历,为何这般深不可测!?

实际上,慕清澜和江达原这一路上也遇到过几次麻烦,慕清澜发现江达原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因为沙场出身,一些小手段就欠缺了一些。

就算是曾经做过类似审讯的事情,也十分有限。

慕清澜就偶尔“指点”两句,毕竟上一辈子的很多经历,还是很有印象的。

只要拿出来一部分,就够江达原学的了。

这一次,还算满意。

听着慕清澜的话,最害怕的,自然是木万川。

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笑吟吟的清俊少年,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张张嘴,却是发现嗓子已经嘶哑的说不出话来。

疼,而且他已经没有力气挣扎着开口。

于是,看着慕清澜的眼神,就半威胁半恐惧。

慕清澜眯了眯眼睛,忽然笑道:“我想起来了,这不是林连成二少爷的人吗?”

白天双方对峙的时候,她曾经看到这个人站在林连成身后。

林青墨有些惊讶:“你居然记得?”

慕清澜理所当然道:“自己的敌人都记不住,早就死了八百回了。”

林青墨竟然无言以对,然而心里却是暗暗吃惊慕清澜的警觉性。

“三少,那些已经死了的,还有那个即将死的,都是周和德的人,他们方才趁着您在突破,妄图将您带走,但是在我们对战的时候,这个木万川却是想要趁机暗害您,若非是您早有准备,只怕是…”

江达原说着,心里对木万川又是多了几分恼恨。

万一三少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他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世上,就连死了,都不知道该如何跟慕枫大人交代!

慕清澜宽慰的看了他一眼:“我相信你已经尽全力了。这件事不怪你。”

地上横七竖八死了将近十个人,想必其中不乏神魄境强者,而他们这边,却是只有林青墨和江达原两人应付,已经是十分勉强。

而木万川这个时候偷袭,自然是防不胜防。

不过,她怎么可能毫无防备的在这样的地方突破?

慕清澜笑了笑,眼中划过一抹冷光。

“丫头,这一次你怎么谢我?”雪幽懒懒开口:“若不是我,你这次可是危险了。”

“保护我就是保护你自己,你保护自己,还用谢谢自己的吗?”

慕清澜在心里回了一句。

雪幽顿了顿,随机抬高了声音:“你这是诡辩!”

慕清澜却是一笑:“没事儿,这种事情做多了就习惯了。”

“听这意思,你还想多多遇到这种情况不成?”雪幽也是奇了怪了,这丫头刚刚才从生死关头走一圈,怎么就这么不在乎?

慕清澜耸耸肩。

“放心,想要我死的人那么多,我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雪幽终于不再说话,这么多次就没有说过她的!

江达原听了慕清澜的话,却是有些羞愧:

“都是属下无能,若是属下实力再强一些,必定能好好保护三少。”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徒劳的看着,那一霎的惊心动魄,鞭长莫及,他是深深地刻在了脑子里。

这一次慕清澜自己应付了,可下一次呢?

慕清澜眉眼舒展:“嗯。我等着。”

江达原这才站了起来。

林青墨在旁边看着,又觉得怎么也看不透慕清澜。

说她恣意张扬,可她偏偏将一切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说她笑意盈盈,可是谈笑间杀人无形,说她心狠手辣,却又会出声安慰。

慕清澜却是没心思去想林青墨,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木万川,看到后者眼中的神色,微微俯身,盯着木万川,缓缓道:

“想偷袭我?”

“想趁我突破对我动手?”

“想借此机会把我带回去给你们二少爷解恨?”

每问一句,木万川的心就下沉一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少年的声音分明轻快,甚至脸上还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可是他就是莫名的觉得恐惧。

那些字眼像是钢针一般,狠狠将他钉在地上!剧痛无比,无法起身!

慕清澜一只手托腮,似乎在思索什么,片刻,才轻声慢语的开口:

“连云翊那小子都不敢这么干,你算哪根葱!?”

说着,一脚狠狠踩在了木万川的手上,狠狠一碾!



“阿嚏!”

云翊穿过结界,一脚踏上黑色玉石铺就的路面,就忽然鼻尖一痒,打了个喷嚏。

云翊眉间微不可查的一蹙,随后抬头看去。

远处的护卫目视前方,神色刚正,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他们变化一下神色。

似乎感觉到了云翊的目光,他们的脊背挺得更直了。

云翊再度恢复清冷之色,眉眼清贵高不可攀,仿佛刚才那一下不是他打的。

云翊朝前走去,直到离得远了,才隐约听到身后传来的低低的议论声——

“少主居然打喷嚏了,谁想少主想的这么厉害?”

------题外话------

三更中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