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第一(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

林连成面无表情将人的脖子拗断,而后把人随手扔在地上,擦了擦手。

而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四个人的尸体。

他低头看了一眼玉牌,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

——“一千零五十八”

这最后一天,他可是收获颇丰。

有金冠鹰王的帮忙,他几乎没有敌手,一路疯狂夺取别人的玉牌。

很快,他的玉牌上的数值,就到了一个可怕的第程度。

林连成忍不住得意,这个数字,绝对足以让他赢得第一了!

据他所知,前几年的狩猎赛,最多的一次,也不过才八百多罢了。

而今年,他必定是第一!

看了看天色,几乎已经黑了下来,狩猎赛马上就要结束了。

哼,可惜,就是没能解决了林青墨!

想到这,他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他精心策划了那么久,没想到还是被人横插一脚,最后让那林青墨狡猾的逃了!

那些帮手死了他倒是无所谓,出去之后,把这些都推到林青墨身上就行。

到时候,看那林青墨还怎么在林州混下去?

林连成心中打定主意,心情也就好了许多,终于凌空而起,朝着猎场的出口而去!

而这一路上,也是遇到了一些正打算出去的人。

林连成偶尔也会出手,解决一些看起来没那么难以对付的,快速解决战斗,再让玉牌的数值增加一些。

眼下,他已经是笃定的第一,自然也就恣意妄为了许多。

有些人看到是他,慌不择路的逃跑,引得林连成哈哈大笑,十分得意。

当林连成赶到出口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等候在那里。

虽然是夜晚,但是最前面的高台四周,放置着数十颗明珠,还有无数守卫手中举着火把,场中亮如白昼。

看到林连成的身影,一直在场外等候的林正宇眼睛一亮,上前几步。

“连城,如何?”

这问的,自然是战果如何。

林连成抱拳,看似恭谨,眼中却是难掩骄傲:

“必定不让父亲失望。”

这话语之中的志得意满,是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林正宇瞬间满意的哈哈一笑,拍了拍林连成的肩膀:“你小子!瞒的可是够深的啊!连我都不知道!”

林连成一愣。

“你居然已经契约了元兽,而且还是五品巅峰的金冠鹰王!这等大事,连我都不知道,如果不是这一次狩猎赛,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啊?”

看似责备,林正宇的脸上却满是高兴之色,分明是夸奖。

也是,能够契约五品巅峰元兽,的确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做到的。

更何况,他不知道这个事情,就证明是林连成自己做到的,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一开始,之前出来的那些人私下讨论着这个事情,他听到以后还有些惊疑不定,但是后来出来的人多了,说的有鼻子有眼,他自然也就信了几分。

不然,也实在是无法解释为什么林连成在最后一天竟是那般强悍。

林正宇心中当然是高兴的。

他是城主,也是林连成的父亲,不说出于对自己儿子的感情,就是公正的说,这狩猎赛本身就是优胜劣汰,生死由命。

林连成这么出色,他自然是高兴的。

“这次,你可是让为父大大的吃了一惊啊!哈哈!”

林连成心中得意,脸上却是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来:

“儿子得到这金冠鹰王也是无意,后来便是想着能在狩猎赛取得好成绩就好了,也就忘了告知您这件事。”

林正宇毫不介意,到底是忘了,还是故意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他这个儿子,这次可是出尽了风头,让他脸上有光啊!

不像另一个…

想到林青墨,林正宇的神色就冷了下来,又皱着眉头看了那出口一眼。

这时间马上就到了,该出来的人,也都出来了。

但是林青墨还是没有出现。

看到林正宇的神色好动作,林连成自然是猜到他在想什么,心中冷嗤,面上却是不显。

“父亲,大哥还没出来吗?”

林正宇冷哼一声:“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这时间马上就结束了,连个人影也没有!”

“父亲您别着急,大哥想必很快就出来了。这一场狩猎赛他也是志在必得,绝对不会错过时间的。”林连成似是无意的说道,“之前我见到大哥的时候,分明觉得他实力增强了很多。”

林正宇皱眉:“你们遇到了?你怎么知道他变强了?难道——你们动手了?”

林连成连忙道:“父亲,您别误会,大哥只是和我切磋一番,并没有——”

“放肆!”

林正宇心头上火:“你是他亲弟弟!他居然敢对你动手!他那个性格我知道,下手绝对不轻!你放心,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

林连成又劝了几句,却是让林正宇越发的生气,心中对林青墨的不满越来越多!

林连成见好就收,脸上似是有些歉意不安,闭上了嘴巴,心中却是得意又鄙夷。

实际上,他对林正宇也非常不满,林青墨做了那么破事儿,丢尽了城主府的脸,林正宇居然一再容忍!

甚至连城主的位置,都还想着他!

他就不信,经过这一次,林青墨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

另一边,林青墨和江达原一路寻找,心中也是焦急万分。

他们不知道这个猜测是不是正确,但眼下也只剩下了这一条路。

两人一路回想,沿着之前赤姬蜂追寻的方向而去,希望能看到慕清澜留下的痕迹。

但是,始终毫无收获。

他们不知道赤姬蜂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追来的,自然多了很大的难度。

“不应该啊…平常三少一定是会留下符号的,这样方便我们找到对方,不至于走丢,但是这一次怎么…”

时间越久,江达原心里就越是担心。

他此时才想起,自己以为无所不能的三少,其实也不过是个才十三岁的少年。

然而短短时间,他身上经历的事情,也许很多人一辈子也无法经历。

天赋被毁,从云端坠落,被赶出主族,父母亲妹通通身亡,甚至还要凭借一己之力,去查询大统领以及五万将士的冤死之因,甚至前一晚,还自己引开了赤姬蜂…

“啪!”

江达原忽然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眼中满是沉痛悔恨。

林青墨一惊,看了过来,皱起眉头:

“你这是做什么?”

江达原哑声道:

“都是我的错!不然,三少也不会——”

“不完全是你的错,这里面最大的责任在我。”林青墨沉默片刻,“不管怎样,都先找到他再说。至于狩猎赛,已经无所谓了。”

——“谁说无所谓了?”

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传来,散漫慵懒。

林青墨和江达原却是同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顺着那声音的方向看去。

当看到那一道熟悉的黑色消瘦身影的时候,两人同时失声喊道——

“三少!”

“慕青!”

那人脸上噙着云淡风轻的笑意,容颜如玉清军无双,一双墨色的眸子里,仿佛落下了星辉,无比璀璨耀眼。

惊喜来的太突然,竟是让人无法相信。

看两人僵在原地的样子,慕清澜忍不住挑了挑眉。

“这狩猎赛的第一,咱们可是拿定了,你说无所谓,我可是不答应。”

两人这才缓过劲来,紧张又惊喜的上下打量着慕清澜。

江达原上前几步,脸上难掩激动

“三少,您没事儿吧!?”

慕清澜敲敲他的脑袋:“我还没打过你呢,你干什么打自己耳光?”

江达原满脸愧疚:“三少,都是属下无用…”

慕清澜一笑:“行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也对你家三少有点信心成吗?”

江达原用力点头,心里却想,这惊险的一天,再多的信心,那也被磨光了啊!

心里知道是一回事,又怎可能不担心?

林青墨心里也是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回来就好。”

他直觉慕清澜之前必定经历了艰苦的一战,此时虽然看不大出来,但是唇色却是有些苍白,身上也带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两人对视一眼,瞬间了然了对方的心思。

江达原刚想要问仔细一些,却被慕清澜轻易带过:

“走吧,狩猎赛快结束了,咱们不回去,这第一,可就要被别人拿走了。”

……

林正宇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那出口处,依然没有人影出现。

他皱了皱眉,终于不再理会,登上了高台。

“诸位!相信这三天,各位都是历尽艰辛,能够挺到现在,也说明各位都是十分出色的!不过,这第一,却是只有一人,而那倾天塔的名额,也只有第一能够拿到!”

倾天塔三个字一出,场中的气氛顿时热烈躁动了起来。

不少人目光热切的看着林正宇。

林正宇自然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哈哈一笑,双手压了压,等众人情绪平静了一些之后,才继续道:

“我相信各位都已经迫不及待,既然如此,就请各位将自己的元力注入玉牌之中!最高的数值,自然会出现在这黑色石碑之上!”

众人凝神看去,果然看到林正宇的身前,一道黑色的石碑,静静伫立。

而此时,那上面还是一片安静。

有人暗暗发力,玉牌便是开始闪烁。

终于,那黑色石碑之上,一道明亮的白光闪过,随后,上面便是浮现了一个大大的银色数字——

“一百二十五!”

看到这动静,更多的人迫不及待的将元力注入玉牌之中!

“二百零七!”

“三百一十八!”

“四百五十二!”

上面的数字,也是快速变化着!越来越高!

而每次更换,就有人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他们手中的玉牌,也是暗淡下来。

“七百八十五!”

当这个数字出现的时候,场中一片哗然,纷纷看了过去,是一个精瘦的青年男人。

不少人认出来,那是林州一个有名的强者。

怪不得成绩这么强,实在是比不过啊…

不少人心中暗叹,不知还有没有更高的?

正在此时,那黑色石碑上的数字,果然爆发出了一阵更强的光!

“九百零一!”

当看到那数字,众人都是震惊不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成绩,必定得是第一了吧?!

众人看去,却发现是一个看起来有些阴沉的三十多岁的男人,看着有些面生,大约是专门前来林州参加狩猎赛的。

“那是谁?该不会今年的第一是他把?”

“这个分可真是高,要知道前几年可没上九百的啊!”

林正宇微微皱眉,看向林连成。

林连成微微一笑,手中的玉牌,终于发出淡淡辉光!

那黑色石碑之上的数字,逐渐淡去!一阵白光闪烁!

众人一惊:“怎么还在变化?难道有人更高?”

林正宇笑着指了指林连成,随即看向那石碑,也是被惊了一惊——

“一千二百三十四!”

哗——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数字!

有人眼尖:“那是林二少爷!”

“林二少爷是第一!”

“太厉害了!一千多啊!怎么也追不上啊!”

林连成脸上的笑一片淡然,胸有成竹。

“其实这第一,也不全是我自己的功劳,也靠着——”

嗡!

正在此时,那黑色石碑,忽然再度动荡!

林连成脸上的笑彻底僵住。怎么可能有人比他还高!?

场中也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无数眼睛死死盯着那石碑。

一阵几乎刺瞎人眼睛的光,骤然爆发!

一个数字,静静浮现!

“八万七千五百四十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