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兴师问罪(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肯定还有什么事情没说!我不信你自己能赢过赤姬蜂!你说!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

林连成情绪失控,怒声叫喊。

“够了!”旁边的林正宇忽然开口,一道怒喝,立刻将林连成吓了一跳,“还嫌不够丢人吗!”

居然敢筹谋暗害自己的哥哥,这份心思,着实歹毒了些!

林正宇虽然对林青墨诸多不满,但是毕竟是自己孩子,再加上心里的愧疚,实际上他从来没想过要置林青墨于死地。甚至几度想过只要林青墨改正过来,这城主的位置,便留给他。

林青墨对他的态度一直十分叛逆,他早就已经习惯。

但他没想到,一直以来林连成对林青墨的那些和善,全都是装出来的!

八个神魄境?!这是要定了林青墨的命!

林连成气的胸膛剧烈起伏,恨不得立刻将林连成带回去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就这么恨林青墨吗?

更或者,只为了城主之位,就可以这样无论手段?!

林连成浑身一颤,看向林正宇,当看到后者失望至极的眼神,才猛然觉察到自己方才竟是说了做了那么多!

“爹,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

“你给我住口!今天的事情结束之后,你立刻回城主府,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你给我好好反思反思,到底哪里做错了!”

林连成心中一沉——林正宇这是真的生气了!

软禁无所谓,但关键是,看林正宇这意思,分明不打算将剩余的两个倾天塔名额分给他了,而城主之位,只怕也是悬。

但林正宇此时怒极,林连成心知此时越是辩解,他越是有偏见,索性也就不再说什么。

“…是。”

林正宇平息了怒气,这才看向慕清澜,眼神有些复杂。

在他眼中,这是自己不争气的儿子的新宠,是他之前无论如何想要除掉的人,多看一眼,就多想起一次之前看到的两人的亲密的样子。

他花费了好的一番力气,才压下对慕清澜的情绪,声调有些冷:

“狩猎赛的规则大家都知道,既然你玉牌上的数值最高,这第一,自然是你的。”

慕清澜笑着拱手:“多谢城主。”

林正宇随后回到高台之上,走到那黑色石碑之前,心中暗叹。

这个数字,只怕是再难有人打破了…

随后,他转过身,视线从场下略过。

无数人神色各异,但都屏息以待。

“我宣布!今年狩猎赛的第一是——慕青!成绩——八万七千五百四十三!”

亲耳听到林正宇的话,众人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尤其是后面那个数字,简直颠覆了他们的想象!

所有人的视线,都忍不住转向了慕清澜。

那个看起来不过十三四的少年,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还有一些人,则是暗暗思忖,这里面又有林青墨多少功劳呢?

毕竟几乎无人相信,凭借慕清澜自己,可以完全清缴赤姬蜂。

不过这话此时却是无人敢当面问出来的了。

林连成拳头紧握,几乎咬碎了一口铁牙,如果眼神能杀人,此时的慕清澜,已经被他杀了无数次了!

慕清澜却对那些完全不在意,唇角扬起一抹笑。

“既然如此,就多谢各位承让了。”

噗——这话又是让得不少人心中暗暗吐血,谁让你了!?谁想你拿这第一啊!

林连成接着道:“这第一的奖励,相信你也知道,倾天塔三个名额,除了你自己占据一个,还剩下两个,你可以随意分配。”

倾天塔!

这才是众人眼红的地方!

这不仅自己有名额,甚至还有两个可以随意分配,要知道林正宇手中,也不过剩下两个名额了!

不过虽然想要那名额,很多人也明白,慕清澜是绝对会留给自己人,只是不知,到底谁那么幸运?

“你想要将名额给谁?”林正宇问道。

慕清澜慵懒一笑。

“剩下两个名额,一个自然是给林青墨,另一个——金玉阁老板,金川。”

什么!?

金玉阁?金川?

几乎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这名额有林青墨的倒是正常,可是那金川不过是一个金玉阁的老板,如何能得到这第二个名额?

要知道整个林州,可是就只有五个名额啊!

就连林正宇都有些吃惊,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打定主意了?”

慕清澜点头:“当然。”

林正宇迟疑了一瞬,看了林青墨一眼。

林青墨装作没看到。

林正宇心中暗骂不争气,只好同意。

“既然如此,就——如你所想吧!”

……。

狩猎赛刚刚结束的第二天,整个林州都已经一片沸腾。

所有人都在热烈的议论着,仿佛身临其境一般。

“嘿,当时啊,所有人都以为那第一,肯定是林二少爷的了!毕竟一千多啊,那可是非常厉害了是不是?可是没想到啊,就在林二少爷开口,想要接下这个第一的名分的时候,那石碑上,却又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光来!那可是比之前所有的都亮!在场的人,可都是傻眼了,难不成还有人更高不成?结果还真是!你们猜猜,那上面的数字,是多少?”

“比林二少爷还强?这只怕是不容易吧。再厉害,也顶多超过一点点吧?一千三?”

“哪儿啊!清清楚楚八万七千五百四十三!”

“什么?!”

“那第一啊,却不是林青墨,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叫什么慕青的!对了,听说就是之前林青墨在街上抢回去的那个…”

众人恍然,神色有些暧昧不明,不过眼中却依然带着震惊。

“你们说,这么多人看着,那第一能不给他吗?可真是没想到,最后这第一,不是城主府的两位争抢,反而是一个外来的少年…”

“那也不完全是,我可是听说他把倾天塔的名额给了林青墨!那岂不就是说明是林青墨的人呢?这一场啊,还是林青墨赢了!”

“哎,你们听说了吗?那尹家的大小姐,尹欢颜,也死在这狩猎赛了!”



城主府,林连成待在自己的房间,脸色阴沉。

他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那个慕青,到底搞了什么鬼…

“二少爷!二少爷!大事不好了!”

门外,有仆人匆匆忙忙跑了过来,满脸惊慌。

林连成猛然起身,一脚踹了过去,怒声道:“什么不好了!还嫌本少爷不够倒霉是吧!”

那仆人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却是顾不得其他,慌忙说道:“二少爷,您、您…城主大人找您过去…”

林连成一愣:“怎么回事?”

林正宇这一次分明对他很是不满,怎么这才第二天,就让他过去?

不知为何,他心里竟是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仆人眼神闪烁,满脸不自在,似乎在瞒着什么。

林连成冷哼一声:“说!”

仆人苦着脸,结结巴巴道:“二少爷,尹家的家主来了,现在正在前厅呢…城主大人也在那里。”

林连成一头雾水:“尹家的人?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二少爷,他们、他们说…是您在狩猎赛的时候,杀了尹大小姐尹欢颜,这次来,是要找您要一个说法的!”

林连成愣了一瞬,下意识道:“怎么可能?我根本没见到过尹欢颜——”

“二少爷,尹家家主似乎来者不善,说…说是有证据,就是您戕杀了尹欢颜小姐,现在在前厅,城中大人让您赶紧去解释呢!”

尹家在林州的势力绝对算得上顶尖,就连林正宇也得礼让三分,如今尹欢颜死了,他们这摆明了是要追究到底,而现在他们显然是认定了是林连成做的,林连成心里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被扣上了这个帽子,在这林州,他肯定是混不下去了!

“带我去!”

林连成心中也是怒极,随后抬脚就朝着正厅而去!

如果得罪了尹家,这城主之位,是绝对没了!



金玉阁。

慕清澜和林青墨临窗而坐。

“尹家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城主府兴师问罪了。”

林青墨倒了一杯茶,缓缓说道。

脚步声传来,慕清澜回头,果然见到是金川。

“放心,这一趟,问的可是林连成的罪。”

慕清澜冲着金川举起茶杯,勾唇一笑。

“金老板,你说是不是?”

金川双手交握,也笑了起来。

“慕三少果真运筹帷幄,这一次,林二少爷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死有什么意思?一层层扒皮,才有看头。”

慕清澜眉眼弯弯,轻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