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她在哪里(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61

慕清澜神色很淡定。

她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发现被云翊死死抓住,她挣脱了一下,没挣脱掉,也就放弃了。

“云翊,看来你脑子还有些不清醒。”

慕清澜抬眼,定定的看着云翊的眼睛。

“我不是我妹妹,你要我说几次才信?”

云翊嘴角的笑也缓缓收了起来,看到慕清澜的眼底,平静深沉的如同深秋的湖水,一片宁和。

仿佛根本没有将方才他的话放在心上。

呵。

她一贯是这样。

云翊看着她,淡淡道:“我清醒的很。”

再没有比现在,更加清醒的时候!

慕清澜转过眼睛,看向两人的手,抬了抬下巴。

“云翊,我可告诉你,我的性取向正常的很。不过如果你不介意这么抓着一个男人的手,那我也就不介意了。”

慕清澜说着,已经斜斜向后一靠,神色散漫的看向四周。

这里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到处镶金嵌玉,墙壁之上有许多凹槽,其上摆着不少竹简和盒子瓶子。就连地面也是用青玉铺就,看起来纤尘不染,十分温润贵气。

而她此时所在的地方,却是一张白色玉床。

这白色玉床之上除了一个青色的玉枕,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而她此时还能隐约感觉到这玉床之上传来的一阵阵炽热的气息,仔细看去,还可以看到那玉床下面似乎有液体在静静流淌。

而那些炽热的能量,似乎正是从那里面散发出来的。

不知在这上面待了多久,不过慕清澜却是觉得身体之内一阵清爽舒畅,整个人的精气神也恢复的很好。

看来这玉床的温养疗效,倒是不错。

可惜,这张床似乎是直接和地面连接成一体雕就的,无法带走。

不然,平时在这上面修炼,倒是还不错。

慕清澜斜斜靠着玉枕,懒懒想到。

云翊看着她这样子,有点想笑,更多的却是无名的怒火。

她凭什么这么悠闲自在?

她难道还觉得自己伪装的很好?

这样子有恃无恐,是打定主意他什么都不知道,还是…根本就不在意他是否猜到?!

第二个想法只是粗略闪过,云翊通身的气息就瞬间冰冷!

慕清澜有些惊讶的看向云翊——她好像什么也没做吧?怎么好像云翊很生气的样子?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

云翊淡淡开口,手腕却是不自觉的用力,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心头的那些翻涌的情绪全部压下。

他的声音平静如水,眸色深深,看不清晰。

“慕清澜,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他问的这般云淡风轻,可慕清澜却是忽然心头一跳。

不知为何,她感觉云翊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她面上一派平静,然而心里却并非如此。

云翊绝对不会这么平白无故一见到她就喊慕清澜,更何况之前在梦泽山下,玄灵域主的墓地之中,为了断绝云翊的怀疑,她甚至掉入湖中,故意衣衫半掩。

相信那时候云翊看的清清楚楚,而她也很确定,当时云翊的确是信了她就是哥哥的这件事。

可今天,为何…

慕清澜笑起来,眉眼之间自带一股风流俊逸。

“云翊,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有,我知道你和我妹妹有几分交情,但你如果继续这样,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到后面一句,慕清澜的神色也有了一丝冷意。

云翊点点头。

“好,那我就让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中元秘境之中的时候,有一次我和慕清澜同时进入了一处险地,在那里我们两个联手,也依然差点殒命。当时她曾经昏过去一小段时间,我将她藏在某处,为了能够确定她的安全,我在她身上,留下了一样东西。”

慕清澜眉眼平静,心中却是猛地一跳——她记得这件事情,也记得她曾经昏过去,当时似乎是云翊自己出去进行了一场生死之斗,两人才最终逃离了险境。但是她却从不知道云翊竟然在她身上留下过东西!?

她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过!

“那东西是我族中之物,天下间只有我有。当时放在她身上之后,我也忘了取回。之后不久,便是传来了她殒命深渊的消息。”

“她这人,素来狡诈,几多算计,我原本是不相信她那么容易就死了的,所以后来一直心有疑虑。但始终未曾有证据。我也几度怀疑过她是不是当着我的面欺瞒于我,但最后都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慕清澜一言不发,后背却是已经僵直,耳中嗡嗡作响。

“我想,那大约只是我的错误的猜测。直到——”

云翊说着,忽然放缓了声音,弯腰靠近了慕清澜。

慕清澜下意识向后,却是被云翊的眼神钉在原地。

两人四目交汇。

“直到,我再次觉察到了那东西的波动。我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死了,我也不能确定她如今到底是何种面貌,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这天下间,除了她,再没有人的体内,能够爆发出那种波动!”

云翊一字一句,两人的距离已经极近!

慕清澜甚至可以看到云翊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面自己小小的影子。

那是熟悉的哥哥的样子,却不知为何,仿佛看到了她自己!

慕清澜的手心忽然有些湿滑。

她听到自己平静甚至带着调笑意味的声音:“哦?所以,你的结论就是,我是慕清澜?”

两人呼吸交错,云翊盯着她,缓缓开口,温热的气息喷洒而来:

“不如,你来告诉我,她在哪儿?”

慕清澜忽然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慕清澜,我方才已经帮你揭掉了第一张面具,而现在,这第二张,是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嗯?”

那原本清冷的声线,甚至似乎带了点模糊的温柔,那本如同浮冰碎雪般的玉色容颜,此时眉眼专注,眸色深深,也仿佛多了几分人间颜色。

然而慕清澜却觉得前所未有的不安。

云翊居然还留了这一手!

这到底真的假的?是云翊真的有所觉察,毕竟方才她的确感觉到黑色玉简异常波动,难道也带动了他留下的那什么东西?

还是,他这只是诈她!?

慕清澜歪了歪头,不动声色的向后靠了靠,将两人的距离拉远,挑了挑眉。

“云翊,你方才说的,都是真的?”

云翊没说话,就那样静静而颇有压迫感的看着她,仿佛在看着一个小孩子玩闹。

慕清澜闭了闭眼。

“你留在我妹妹…留在慕清澜身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不说我不是她,如果我真的是她,为什么我从来没感觉到过这东西的存在?甚至你刚才所谓,感觉到了它的波动…很抱歉,我也完全没感觉。”

云翊却是忽然直起身,光从侧面而来,映他的面容半明半暗,不甚清晰。

空气寂静了片刻,云翊才清冷开口。

“那是什么东西不重要,总之,除了我族中之人,其他人的确无法感知。我本来以为它随着落入了中元秘境之中的深渊,不过现在看来,显然并非如此。”

慕清澜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云翊,我知道你背景神秘,实力强大,可能我这辈子都惹不起你。不过,你也不要以为天下人都怕了你。你说是一就是一,你说有那东西就有那东西,你不拿出证据,我怎么相信?空口无凭你懂不懂?”

慕清澜手敲着脑门,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云翊,你怎么就和我们兄妹过不去了?上次你也见过了,我是男是女,你应该清楚吧?”

云翊神色淡淡。

“一个人若是想伪装,便是有无数种办法。”

当时他太过震惊,竟是就那么信了,后来想想,却是觉得很是奇怪。

慕清澜便是不说话了。

云翊这是认定了。她说再多也没用。

而且云翊说的那什么东西,她不知真假,也真的不好对付。

“雪幽,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雪幽觉得慕清澜有些犯傻了:“按照这小子的说法,那东西是你得到这黑色玉简之前就在你身上的了,那我怎么会知道?”

雪幽可也是被困在黑色玉简之内的。

慕清澜想了想,但是对那东西的确是没印象。

谁知道云翊竟然还有后招?

慕清澜不否认也许一开始,云翊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但是如今,这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她神色看似平静,元神却是在体内疯狂的搜索——到底是什么!?

对了,她曾经元脉尽毁,难道被毁掉了?

也不对,方才云翊分明说他感觉到了那东西的波动…

波动?是在黑色玉简即将暴动的时候!

慕清澜脑子里有一道光划过,瞬间明白了过来!

她立刻看向黑色玉简,此时它似乎暂时平静了下来。

慕清澜元神覆盖其上,全面探查!

过了一会儿,就在慕清澜即将放弃的时候,却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在黑色玉简尾部烧焦的地方,那一片早已经干涸的血迹之中,忽然有什么东西闪烁!

慕清澜忽然看向云翊。

她张开双臂——

云翊微愣。

“既然如此,不如,你来检查看看,我身上,到底有没有你那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