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死心(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62

房间之内一片死寂。

“你真的以为我不会查吗?”云翊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慕清澜坦坦荡荡,姿态闲散。

“反正你心里已经认定了,那我也没办法,你若是不自己查个明白,说再多也是没用不是吗?”慕清澜似笑非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云翊就那样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想要看看,眼前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好。”

云翊简短的吐出一个字,忽然就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了慕清澜的手腕。

慕清澜微讶:“其实我倒是很好奇,这东西你要怎么查?”

云翊却是没说话,指尖放在慕清澜的腕间,一股精纯的元力,缓缓涌入!

慕清澜既然打定主意让云翊查,自然也就没有阻拦,任由云翊的元力进入了自己的元脉之内。

尽管不是第一次接触,但慕清澜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喟叹——云翊的元力,当真是她所见过的人之中,元力最为精纯的一个!

甚至,就连她利用体内的黑色玉简精简提纯而来的元力,比起云翊的,也依然差了一些。

“云翊,你的身家背景,应该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厉害吧?”慕清澜忽然开口,看向云翊。

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云翊长长的睫毛,在如玉般的容颜上,投下一抹暗影,也可以看到英挺的鼻梁之下,那淡淡绯色的唇。

就算他一动不动,那通身的气韵,也依然让人望尘莫及。

这样的人,的确是汇聚了上天所有的精力,才能造就。

慕清澜微微叹气。

男人长成这样,真是让女人没活头了。

虽然她哥哥长得也很清俊贵气,但是两人是完全能不同的类型。

云翊身上,总是有种尘世无法沾染的清贵干净。

这也使得他无论在哪里,总是能够成为所有人注意的焦点,却又每每让人觉得多看一眼,都怕会玷污了他周身的气质。

云翊微微低着头,却忽然开了口。

“男人,似乎也不会这样盯着另一个男人看吧?”

慕清澜一愣,随后理直气壮,眉眼弯弯:

“那也不一定,换做别人我肯定懒得看,不过既然是你,多看几眼不也正常?”

云翊手指一顿,心中那憋闷了许久的一口气,忽然消散了大半。

他原本清冷冰封的容颜,似乎和缓了一点,他的唇角似有若无的勾了勾。

“这句话,慕清澜也说过。”

他没抬头,慕清澜却是觉得云翊正紧紧的盯着自己!

她恨不得收回方才说的话!

让你多嘴!

“呵呵。”慕清澜干笑一声,“我和我妹妹讨论过,她还说你长得比女人还美,以后谁和你在一起,心理压力一定很大。”

云翊忽然抬起眼睛:

“她连这些也跟别人探讨?”

慕清澜觉得浑身一阵发冷,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哪里哪里…我们兄妹是龙凤胎,自然算不上是外人。哎哎,你手捏的太紧了——”

云翊面无表情的垂下眼睛,似乎在自言自语。

“说的是,我才是外人。所以,欺瞒,诈骗,各种手段统统都用的出来,是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慕清澜觉得云翊的那个“外人”两字,好像咬的有点重。这语气平平淡淡的,怎么她这心里就这么瘆得慌呢?

慕清澜咳嗽一声,识趣的不再多说话。

多说多错,如今她在明,云翊在暗,还是小心为上,别说话了。

她觉得云翊现在有点喜怒无常的。

云翊却是不知慕清澜心中想法,只要想到她一脸笑嘻嘻的跟别人讨论他比女人长得还美…云翊心里就压不住那股火。

还有,什么叫谁跟他在一起,就得承受很大压力?!

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到底说了他多少坏话!

云翊默默想着,却又不知道为什么,隐隐约约有种莫名的欢喜。

隐藏的很深,感受的很浅。但确实存在,他无法忽略。

这欢喜不是因为夸他容貌,而是因为想到她说了他很多坏话,那么…也就是记挂他很久了吧?

如果不是心心念念,又怎么会经常提起来呢?

这想法一闪而过,似乎要将那朦胧的欢喜掀开,却又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之压下。

云翊静了静心神,等恢复平静,才继续认真查探着那东西的动静。

之前他忘记了这一回事,也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但是方才感受到那一股波动,他才忽然想起来,再多的猜测,也都不如亲自查探来的清楚!

即便是他,如果不用元力进入体内感知,在外界也很难觉察到那东西,所以那么长的时间里,他都没有想起来这一点。

好在慕清澜主动提出,他也就顺水推舟了。

但是,随着时间缓缓流逝,云翊的元力在慕清澜体内流淌搜寻,几乎将她的四肢百骸全部搜罗了一遍,却都是没有发现那东西的痕迹!

云翊的神色逐渐变冷。

慕清澜装作看不出来的样子:“好了吗?”

此时,云翊的元力已经在她体内运行了一个来回。

毫无结果。

云翊心中不是不惊讶的。

他可以肯定,在他元力的感召之下,那东西一定会有所回应,怎么也不可能如同现在这般,没有丝毫动静!

“到底有没有啊?要是找到了,麻烦你取出来,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留个别人的东西在我身上。”

慕清澜一手托腮,似乎已经有些不耐。

云翊沉默片刻。他的确无法感知到那东西的波动,甚至元力感召,也没有任何回应。

基本上可以确定没有了。

而那唯一的不确定…

云翊看向慕清澜。

慕清澜看向他:“你该不会没找到吧?要不仔细再看看?”

云翊终于起身,声音飘飘渺渺而来。

他分明就站在这里,听着声音却像是从极远处而来,听不真切。

“不必了。”

那是极简短的三个字,语气也平平常常。

可慕清澜却忽然听得心里一紧。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像是被什么拉扯。

云翊转过身,慕清澜只能看到他的侧脸。

他似乎透过窗户看向远方,目光遥远。

他的姿容如此绝世,他的身姿如此挺拔,他的声音如此清淡。

却为何看起来带着深深的落寞,和…

绝望。

慕清澜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时此刻,她若是再看不透,猜不到,就是在自欺欺人了。

她不知道云翊是什么时候有的这个心思,但想必连他自己都未必清楚。

“我认错人了。”

云翊轻轻淡淡开口。

慕清澜站起身,沉默。

“你和她,真的很像。”云翊忽然回头。

他似乎在看她,又似乎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

“像到,我出现了幻觉。”

慕清澜犹豫片刻。

“云翊。”

“我和我妹妹,无论谁生谁死,另一个人,都会带着另一个人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但是,死了就是死了。你懂吗?”

云翊顿了顿,道:“之前多有得罪,见谅。”

能让云翊这般骄傲的人说出这种话,慕清澜心里也是颇为惊讶。

她摇摇头。

“我知道你只是想要一个答案。但是很抱歉,我不是那个你想要的答案。”

云翊没说话。

慕清澜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

“云翊,她…”

她很想说,她死了,你就算想要付出感情,她也不可能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可能有回应!

他们两人是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有血海深仇未报,自己也危险重重,可能此生都要以哥哥的名字活下去。

对云翊的这份朦胧的感情,她不能接受,也不想接受。

“你好自为之。”

慕清澜说完,转身离开。

云翊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慕清澜走了几步,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眉头微蹙,回头问道:“这里是倾天塔第几层?”

云翊淡淡道:“第五层。”

慕清澜心中微惊:“可我刚才分明——”

“倾天塔内有一股神秘的威压降临,而你本身也在反抗,两相对峙之后,你进入第四层,正好我要找你问一问,就跟着进入了第四层,不过第四层不得我意,五层清净一些,就来了这里。”

慕清澜听了,默默咽下一口血。

她为了登上一层,几乎费尽心思,耗光了力气,才终于成功。

云翊倒好,直接闯了进来,不满意还就直接换一层!?

这就是强者和弱者的差距!

慕清澜咬牙:“那还要多谢你…”

不然她不知道能不能登上这第五层呢!

云翊却忽然摇头:“你难道没有觉察,这塔内有一股力量,在引着你向上吗?”

“嗯?”

慕清澜一惊,随后眉间微蹙,仔细回想了一番。

实际上,黑色玉简对这倾天塔的确是有些不同寻常的感应…

她进来之后,的确越是向上,黑色玉简的波动就越强烈,若非是靠着她压着…

慕清澜忽然神色一凛。

“你是说,有人设套,想让我往里钻?”

轰轰!

话音刚落,慕清澜脚下忽然出现一个黑色圆阵!

一阵光芒忽然将她笼罩!

慕清澜下意识就要挣脱,却是发现身体已经无法动弹!

而后,整个人便被拉扯着陷入那圆阵之中!

“云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