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为什么不能是我(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73

“呵呵…云翊,这个笑话可不好笑。”

慕清澜干笑一声。

云翊挑眉。

“是不是玩笑,你去问问就知道。”

慕清澜笑声戛然而止。

空气中一片寂静,慕清澜却觉得脑海之中一片纷乱。

云翊抱着她回来的?!

这怎么可能!云翊有洁癖的啊!她不小心在他衣服上留下一点血迹,就差点赔的倾家荡产,更何况这些?

慕清澜拼命回想,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发生的事情了。

她只模糊记得,逃出去那个神秘的空间之后,她心神一松,就晕了过去。

好像,是云翊拉了她一把?

看着云翊淡定沉凝的目光,慕清澜彻底笑不出来了。

“咳,那个,云翊,我知道你有洁癖…那个,你帮了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慕清澜想要转移话题,很明显云少主并不吃这一套。

“看来你对我真的很放心,一路上睡得昏沉。”

云翊说着,忽嘴角似乎勾了勾。

慕清澜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

云翊上前几步,一点点靠近,很快走到了床边,随后,竟是微微俯下身来。

两人的距离瞬间缩短,四目相对。

慕清澜甚至可以看到云翊眼中,有两个小小的自己。

“反正你欠我也不止这一次,以后一点点还就是。”

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可闻。

慕清澜下意识想要后退一步,然而动作还没做,却是被云翊看个清清楚楚。

他眉梢微扬,越发逼近,嗓音低沉清冷:

“你好像很怕我?”

随后,他便是满意的看到眼前的少年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一丝堪称窘迫的神色。

见惯了他恣意张扬的样子,此时看到他这般神态,倒是让云翊心中莫名的舒畅。

然而随后,云翊便是看到那张清俊无双的容颜上,露出了一丝邪笑。

云翊心道不好,随后,便是忽然被慕清澜一把揽住了脖子!而后,向前一拉!

两人几乎鼻尖相碰!近到不能再近!

“我怕你?怎么可能?!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

慕清澜怎么可能让云翊占据上风,干脆一咬牙,直接伸出手,搂住了云翊的脖子,而后朝着自己拉来!

她唇角微勾:“咱们也算是同生共死过的了,这可是过命的交情!不管你是抱着我回来的,还是背着我回来的,这情分我都记着呢!你放心,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有什么事儿,千万别客气!”

她说着,还眨了眨眼睛,满是真诚。

两人距离如此之近,她说话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碰到云翊的唇瓣,但她似无所觉,脸上的笑容依然张扬灿烂。

云翊身子彻底僵住。

他极少和人这般靠近,尤其是这样诡异的姿态!

之前抱着,对方还在昏迷,他心中倒是也没有十分在意,但此时,人却是清醒的!

而且,靠的这么近!

温热的气息似有若无的落下,云翊感觉心脏忽然跳了一下。

“哎,云翊,你的耳朵怎么用红了?”慕清澜余光看到云翊的耳尖泛起淡淡绯色,有些好奇的开口,说着就要去摸,“你很热吗?我没觉得啊——”

唰!

云翊忽然站起身,错开了她的手,神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清冷,周身气息甚至有一瞬间的冰冷。

慕清澜看着他,终于笑起来。

想要玩这个,云翊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云翊此人,虽然实力强横,冷清寡情,但是在某些方面,心思却是极为纯净。

看着那耳尖上的一抹淡淡绯红,慕清澜笑得更欢快了。

“哈哈,云翊,你放心,我对男人可没什么兴趣。”

云翊的脸色更冷了。

看着对面的少年,虽然笑的欢畅,但那双墨玉般的眼睛里,却是一片清透明亮。

证明方才的事情,他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对他而言,那仿佛只是一些笑话玩闹而已。

云翊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一攥,有些发紧,却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

“你好自为之。”

云翊闭了闭眼,将那些纷乱的情绪压下,转过身去,声音清冷如冰。

“倾天塔已破,那地阶法诀出世的消息,很快就会传扬出去。你的处境有多艰难,你自己比我更清楚。”

慕清澜笑声逐渐收敛,嘴角挂着淡淡笑意,眼中却是已经一片冷凝。

“我当然知道。”

倾天塔破了,不仅仅是林州,方圆千里,这个事情都会闹得沸沸扬扬。

最重要的是,那些侥幸生还的人之中,有人知道那地阶法诀是被她夺走了。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消息,想必如今已经被很多有心人得之。

她如今孤立无援,就像是一个孩子抱着大堆的珠宝在街上走,如何不引来那些贪婪之人的抢夺?

连带着她的性命,也遭受到了威胁。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云翊顿了顿,微微侧头,阳光照在他精致的侧脸上,映得他容色如玉。

“你体内的那东西,才是真正会为你招来杀身之祸,甚至——”

“灭门。”

云翊轻轻吐出这两个字,平静无波,但慕清澜却清楚的知道其中蕴含的风雨刀尖!

她眸色微垂。

其实她早就猜到,那黑色玉简如此强悍而深不可测,一定会引来不少强者的争夺,雪幽也说过,曾经的确有无数强者为之丧命,但依然有更多的人前赴后继。

可见,这东西到底有怎样强大的诱惑!

慕清澜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那黑色玉简,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却知道,有它在体内一天,她周围就始终伴随着无尽的未知的危险!

这次的倾天塔,就是一个例子!

没有任何征兆,无声无息之中,黑色玉简就引得那倾天塔之主的一丝残留的元神觉醒,甚至设下陷阱,一步步等着她往里跳!

若非黑色玉简已经认她为主,这次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还有那些神秘人…

“那些神秘人也是冲着这个来的?”慕清澜眉间微蹙,那些人显然就是之前曾经追杀过云翊的势力,她如今事情已经够多了,绝对不想再招惹这样的麻烦。

迎着慕清澜的目光,云翊颔首。

“那些人就是之前黑魔宗的人,我也是才发觉,他们之前追杀我,也只是为了调虎离山,引开我们的注意力。实际上,他们真正的目标…”

他无声看着慕清澜。

慕清澜心中一沉。

那些人的目的,竟然是自己!?

或者是,是体内的黑色玉简?

“不过你放心,他们似乎并不知道那东西在你体内。这一次不远万里,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冲着那倾天塔而去的。我想,大约是因为那倾天塔之主和你体内的东西有什么联系,他们才会追踪到这里。”

这样也能解释,为何慕清澜一来,便是引得他觉醒!

还好那些人已经被云翊全部解决,否则再拖下去,只怕她也是要暴露的了。

慕清澜还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可以孤身一人抗得过这样的势力追缴!

“虽然曾经废了一次,但你这惹麻烦的本事,似乎更厉害了。”云翊淡淡道。

慕清澜扶额,而后忽然想到了什么,挑眉看向云翊。

“云翊,难道你就不好奇,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或者,你不想知道,我身体之内,到底有什么秘密?”

这黑色玉简的来历有些超乎她的想象,引得这般动静,难道云翊真的一点也不想问问?

“没兴趣。”

云翊心中明白,能让黑魔宗这般疯狂的,必定不是什么普通物件,但既然已经在慕凌寒的体内,而且似乎已经认他为主,那再去抢夺,就没什么意思了。

“何况,如果你想说,早就说了。何必如此一问。”

慕清澜挑眉。

“你对我倒是还挺了解。”

云翊顿了顿,一句话到底没说出来。

他其实了解的不是慕凌寒,他了解的是慕清澜。

但他知道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思。

“你之后打算怎么做?黑魔宗的人现在应该知道是我出了手,暂时不会找你的麻烦。不过,这些事情他们最后还是会查到你的头上。”

到时候,一个慕凌寒,要怎么应付偌大的黑魔宗?

云翊没发觉,自己无意间已经开始帮慕清澜考虑问题。

按照他的性情,其他人的生死,与他何干?

可偏偏,他不动声色帮慕清澜背了个锅,还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未免——管的太宽了些。

不过慕清澜也没在意,听得云翊开口,沉默片刻,忽然掀唇一笑,眸色如星。

“等他们发现真相的时候,又焉知我还是今日的我?”

云翊一怔,却见那少年一身黑衣,唇色苍白,眼中却有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待明日,谁强谁弱,谁胜谁负,尚且未知!既然总有一方要赢,那么,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题外话------

第二更第三更下午稍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