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锻炼(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75

慕清澜感觉到额头上一阵冰凉的触感,终于回过神来,这才看到眼前夏茵茵满脸焦急担忧的样子。

她缓缓摇头,抓住夏茵茵的手放下来:“我没事。”

声音竟是有些嘶哑干涩,像是沙漠里行走了许久的一般。

夏茵茵心中更是担心,反手握住她的手:“怎么没事?你的脸色这么苍白,神色也不对。你到底怎么了?”

不过是才大半天没见,怎么就成了这样子?

“是不是之前在那倾天塔里受的伤还没好?”

夏茵茵想到当时的场景,就有些后怕。

慕凌寒分明是御天境中期,但是当时不知借助了谁的力量,竟是暂时到达了虚空境,这般强行动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的行为,极有可能留下后遗症,也会对修行造成桎梏。

“那人说你元力耗尽,元脉也损伤了一些,是不是——”

夏茵茵说着,手有些发抖。

若慕凌寒再废一次,她可真的不敢想象了。

慕清澜勉强笑了笑:“茵茵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不信你自己看。”

夏茵茵将信将疑,元力运转检查了一圈,确定的确没什么大的问题之后,才终于放下了心。

“那你脸色怎么这样难看?”夏茵茵想了想,捏了捏慕清澜的脸,“我可告诉你,出了什么事儿,你可千万要和我说!不准自己一个人扛着!”

慕清澜神色舒缓了许多,深吸一口气。

“是,茵茵姐待我最好,不靠你我靠谁啊,是不是?”

夏茵茵嗔怒的看她一眼:“这还差不多。”

“茵茵姐,进来说吧。”

慕清澜说着,就拉着夏茵茵朝着屋里走去。

结果刚刚转过身,就感觉一道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有点…冷。

慕清澜顿住,回头看去,果然看到云翊正朝着这边走来。

他看似步伐从容轻缓,但竟然很快就到了两人身旁,而后——从慕清澜身边视若无睹的走了进去!?

慕清澜眨眨眼,这怎么回事?

“…云翊,你来干什么?”

云翊淡定自若的走进去,坐到了上首的位置,才轻飘飘的看了慕清澜一眼。

“我和茵茵姐有话要说——”

“黑魔宗的人随时都会再来。”云翊淡淡开口,打断了慕清澜的话,“若你有信心对付他们,我自然懒得来。”

“…”

慕清澜竟然无言以对。

如今她身边最强的人的确是云翊,若是有人偷袭,她自己虽然可以抵挡一二,但既然云翊愿意帮忙,她自然也乐得轻松。

底牌,能留一张是一张啊!

“行吧。你强你说的对。”

慕清澜此时也已经缓了过来,何况除了本人的身份,她也没什么秘密要隐瞒云翊的了。

夏茵茵眼中有些迟疑,这两人看起来,怎么好像有些敌对?

可当天两人不是还一起并肩作战呢吗?

慕清澜冲她微微一笑:“茵茵姐放心,云翊是信得过的。”

夏茵茵想了想,肯定的点点头:“也对,若他都信不过,那就没天理了。”

说着,竟也拉着慕清澜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这下轮到慕清澜奇怪了。

“茵茵姐,你什么时候对云翊这么信任了?”慕清澜有些怀疑,夏茵茵看似娇媚妖娆,实际上心思缜密,她和云翊才见了几次?就这么放心?

夏茵茵却是忽然勾魂一笑,看了云翊一眼。

“那当然了,毕竟他现在可是你的——”

“靠山”二字,夏茵茵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云翊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

“是你之前的事情有了进展?”

慕清澜没听清夏茵茵的话,正奇怪呢,被云翊这么一插话,也就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她倒是没想到云翊一下子猜到了。

“嗯。”

慕清澜脸上的笑逐渐收敛,眸中已经恢复了平静。

但方才那样子,云翊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也没说话,静静等着慕清澜开口。

深吸一口气,慕清澜缓缓道:

“昨天我仔细研究,才发现那浮世诀,就是传闻中的那一本奇书。”

云翊了然,其实也在预料之中。

夏茵茵却是楞了一下。

“奇书?你是说…那记载着曾经从倾天塔拿走过东西的人的生死的奇书?”夏茵茵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又是专门冲着这倾天塔而来的,对这个传闻,自然也是知道的。她有些震惊的看着慕清澜,“我还以为只是说着玩的,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书?”

慕清澜点点头。

经过一天一夜的疗养,她的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索性取出了那浮世诀,想要看看这地阶法诀到底有何等威力。

结果,就发现那浮世诀之上,竟写着一个个的人名!

那些人名,有的暗淡,有的明亮,一字排开,倒是十分整齐。

她心中震惊,立刻意识到其实这浮世诀,就是传闻中的那一本奇书!

本来当时情况混乱,她也顾不得许多,逃出之后,心中还有些遗憾,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谁能想到,那传说中的奇书,其实正是刻在了倾天塔的塔顶之上!

若非是这一次慕清澜机缘巧合,唤醒那一道元神,引得倾天塔崩塌,这书,也不会出现,她便是翻遍整个倾天塔,也找不到!

短暂的震惊之后,慕清澜便是迫不及待的在上面找寻父母的名字——若是明亮的,那么人就还活着!若是暗淡的,那么…也算是让她心中有个了结。

结果,一页页翻过,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生怕看错。

倾天塔伫立千年,其中不知多少人曾经进入到过这里面,而拿走东西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慕清澜一点点查过去,竟也是不知不觉过了许久。

结果,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慕枫!

然而奇怪的是,那个名字,却并不明亮,也不暗淡,反而是泛着淡淡的红色!

仿佛,血色弥漫一般!

慕清澜心中立刻出现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父亲并没有死!

只是,他如今似乎出于一种诡异的状态下,以至于竟是让那名字呈现淡淡的血色。

她此时可谓是陷入在冰火两重天之中,一方面庆幸父亲还活着,一方面却又生出诸多猜测,那淡淡的猩红,总是给她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诸多情绪在心里奔涌,她高兴,却又无法痛快的高兴。

若父亲当真处在生不如死的情况下,她心难安。

所以,夏茵茵才会看到她那样奇怪的神态。

但好在此时慕清澜已经想通,无论如何,人活着总是好的。

她只要找到父亲,救他回来就行!

这一生,总还可以有机会,再见到父亲!

想到这里,慕清澜的手下意识攥紧,神色虽然平静,天知道她花费了多少力气才克制住万般情绪。

夏茵茵震惊不已:“你是说,慕枫大人并未真的死去?他还活着?”

慕清澜点点头。

“只是,虽然活着,但或许,是活在地狱也不一定。”

夏茵茵顿了顿,拍拍她肩膀,低声宽慰:“总归是好事,不是吗?”

是的,是好事。

慕清澜回头,冲她笑了笑。

“还有一个人。”

云翊忽然开口,盯着慕清澜。

慕清澜沉默片刻。

的确,还有一个人。

她的母亲——元亦宣!

“既然这上面记载的,是曾经从倾天塔里拿走东西的人的生死,那么会不会,伯母并没有拿走什么,所以这上面,才没有她的名字?”

夏茵茵有些迟疑的开口。

慕清澜没说话。

她记忆中,父母应该是不止拿了一件东西离开,但是这上面却只有父亲的名字,而且状态十分诡异。

但她怎么想,都觉得母亲应该那边也是应该有的,但是这里面,的确没有母亲的任何消息。

难道真的所有的都是父亲带走的?

慕清澜心中想法纷杂,一时也是拿不定主意。

“不管怎样,如今浮世诀在你手上,这一趟也不算白去。”

云翊沉思片刻,道:“那浮世诀,乃是地阶法诀,但是那上面,却是用来记载有关的人的生死。或许,这才是它真正的作用。”

慕清澜抬眸看向他,微微蹙眉:“你是说,这浮世诀,本就是——”

“这应该是一卷极为特殊的法诀。若修炼成功,那么你只要在别人身上留下气息,便是可以知道他的生死。或者更可以顺着那一道气息,去找寻对方所在。”

夏茵茵已经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神奇的法诀?”

慕清澜却是眼睛一亮!

如果真是如此,她岂不是可以顺着这上面残留的信息,去寻找父亲!?

云翊见识不凡,所言应该不假!

看到慕清澜眼中闪过的惊喜之色,云翊唇角微不可查的勾了勾,道:

“天下万物,本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云翊,多谢!”

慕清澜心中已经肯定了这个猜想,心中那种沉闷的压抑感终于消散不少。

靠着这个,她便是有希望找到父亲!

而母亲,说不定也还活着!

“只是,依照你如今的境界,想要修炼这地阶法诀,却是有些难度。”云翊探查过慕清澜体内的情况,过度动用玄灵域主的能量,的确对她的身体造成了一部分的影响。

“这都不是问题。”

慕清澜豁然起身,眸中星光璀璨。

“凌寒,你要做什么?”

夏茵茵心中一跳,下意识拉住了慕清澜的手。

慕清澜心下畅快,也捏了捏夏茵茵的脸蛋:“茵茵姐,这一路也多谢你!”

夏茵茵也跟着高兴起来,眉眼妖娆,就要去抱慕清澜。

砰。

一道声响顿时响起,让两人都僵在原地。

低头看着两人之间突然出现的一块巨大的黑色石头,慕清澜扭头看向云翊:“云翊,这是…”

云翊神色清冷,淡淡道。

“时间紧迫,你有星阵师的潜力,便先从这元沉石开始练吧。”

------题外话------

明天中午两三点更,我尽量快一些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