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你死了他会伤心吗(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93

那女人的话,终究没有说完剩下的几个字!

慕清澜居然是清醒的,这大大出乎了她的预料!

但她到底境界极高,慕清澜这一刀斩下,虽然太过突然,但是她也是快速做出了反应!

那一刀,慕清澜是直接冲着她的脖子而去!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是杀招!

那女人立刻抬手,挡住了慕清澜的刀锋!

身为虚空境中期的强者,她的肉身力量非常强大,即便是这样空手接白刃,她也毫不在意。

慕清澜的刀,就这样被硬生生拦下!

两人的距离极近,慕清澜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浑浊眼底的一片噬杀之色!

而她,自然也可以看到慕清澜眸色一片清明!

“你根本没有被掌控心智!?“

这个猜测让她十分震惊,也非常愤怒。

这七星杀乃是她最得意的元器,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就算是神魄境巅峰的强者,遇到这铃铛,也毫无抵抗之力,眼前这人,更不过是区区御天境,又怎能有着这样强大的心智!

慕清澜唇角还沾染着几分血色,闻言,她只勾唇笑了笑,毫不掩饰讽刺。

“雕虫小技。”

这铃铛的确厉害,在那一瞬,她的确差一点就被吞噬了心智,但是如果她真的这么容易就被掌控,只怕早就死了千百次,哪里还能活到今天?

在听到那呜咽之声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了猜测,将警惕性提到了最高。

“不可能!你脑海里分明出现了那些痛苦的场景,怎么会——”那女人不可置信的尖叫,声音有些尖锐。

这样的狰狞神色,让她容色更加丑陋。

慕清澜轻哼一声。

她的确想起了哥哥被黑渊吞噬的场景,那是她心中最痛苦的记忆,虽然平时看不出来,但实际上那件事情的确让她备受折磨。

午夜梦回,她不知道曾经梦见过多少次这个场景,每次都会惊醒,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一片漆黑,她眼底酸涩,却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连慕清澜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花费了多少力气,才将这些逐渐掩埋在心底,轻易不再想起。

方才那一瞬,她的记忆是真的,她的痛苦是真的,但是她却并未沉浸在那浓重的痛苦之中!

“你刚才都是装的?!”

慕清澜挑了挑眉。

“不全是。”

这铃铛十分厉害,说她没受到一点影响也不可能。不然也不会直接吐出那一口血来。

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

“区区御天境,真以为有点鬼心思就了不起了吗?”那女人轻哼一声,“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再多的手段,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也不过是徒劳!你在我眼里,也不过是蝼蚁罢了!”

说完,她手掌之上元力汇聚,便是要将青元斩捏碎!

然而下一刻,她神色微变,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这青黑色的长刀,竟然没有一点碎裂的迹象?!

慕清澜眸中冷色微凝,双手握刀,狠狠一划!

“正好,我也让你知道,轻敌,可是会死的很惨的!”

话音未落,青元斩已经狠狠划出!

那女人顿时尖叫一声,低头看去,手掌之上,竟是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一个御天境,竟然能够伤了她!?

“你放肆!”

如果对方实力相当,她倒是不会这么生气,但偏偏,她之前根本就没有将慕清澜放在眼里,反而是被对方摆了一道,她心里自然怒不可遏!

而且,还有一点!

眼前这个清俊无双的少年根本是伪装的!

方才她靠近的时候,也顺带看到了慕清澜的记忆,那一幕,她是看的清清楚楚!

被欺骗的愤怒,也让她恼怒异常!

“死吧!”

她忽然后退,在半空之上双手结印!

“七星杀!第一重!”

那已经连接起来的七个铃铛,忽然迅速朝着那女人靠近!

很快,在她的头顶之上,那七个铃铛,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图形!

熠熠生辉,看起来十分耀眼。

而那铃铛之间,也不断有力量在疯狂汇聚!

慕清澜神色微凝,这所谓的七星杀,似乎比她之前预料的更强一些。

“小心。她要全力出手了。”

身旁忽然传来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慕清澜扭头,正看到云翊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身旁。

慕清澜点头:“嗯,毕竟是虚空境中期的强者,她此时已经怒极,只怕会拼尽全力对付我们。”

云翊却没接话,反而看向了慕清澜,眼神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圈。

看到她苍白的神色,以及嘴角残留的血迹的时候,眉心微蹙。

很淡,很轻,像是风吹过湖面,荡起一层涟漪,很快消散而去。

慕清澜觉得云翊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摸了摸自己的脸。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云翊却是收回了视线,声色淡淡,却带着冷意。

“你以为这里还是中元秘境吗?”

慕清澜一愣:“什么?”

“你不过御天境,遇到的这些人,个个都可以轻松将你斩杀,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慕清澜:“我也没有那么没用"

"你以为你总有着好运气吗?真正的强者,就算一时大意,被你占了上风,想要扭转局面,也不过是易如反掌。“

“慕清澜:”我知道啊,所以我有准备"

“你知道?你知道虚空境强者出手,到底有多强吗?如果没有其他人帮忙,你再多的准备,根本不会有用上的机会。“

慕清澜微微蹙眉,她怎么觉得云翊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可是,他为什么生气?

她好像没有招惹他吧?

“云翊,现在受伤的好像是我啊”

慕清澜喃喃开口,却发觉云翊周身的气息更冷了。

轰隆隆!

正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轰鸣之声!

慕清澜立刻看去,却是见到那女人忽然抬手!

一阵强大的力量,忽然袭来!

整个山峰,忽然颤抖起来!

慕清澜随后神色一凝,低头看去,他们脚下,竟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明亮的点!

而很快,她便是发现,那一个光点旁边,又出现了一个!

几乎是接二连三,几人脚下的位置,竟是迅速点亮了几处位置!

江达原震惊问道:“这是什么?!”

慕清澜仔细看了一会儿,心中忽然闪过了一道光!

她抬头,正看到云翊的眼神。

两人有了同样的猜测。

“这是她的七星杀!”

慕清澜沉声开口。

不知那女人用了什么手段,竟是用那七个铃铛布阵,而后转移到了他们脚下!

“什么?!“

江达原想起方才慕清澜那样子,依然有些后怕,虽然后来知道是慕清澜故意为之,但那种感觉他是再不想经历了,而且万一下一次,他们真的中招了呢!?

那可是虚空境中期的强者!”倒是还算聪明,不过这份聪明,可真是让人讨厌!“

那女人看着慕清澜,又看了一眼云翊,忽然笑了一声,眉眼之间,带着几分讽刺。

“我说你方才那么紧张,原来哼,你这心思不过是白费罢了!。”

那个黑衣女子,何曾将他放在心上!

慕清澜神色平静,却是握紧了手中的青元斩。

另一只手,拢在袖中,缓缓攥紧。

云翊却是眉间微蹙。

他自然是不知道那女人说的”他“,实际上是”她“!

“聒噪。”

那女人闻言,忽然一愣,而后眼神便是在两人身上来回转动,心思一动,便是猜到了几分。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

她似乎很是高兴,笑得十分欢快,只是笑声之中,又仿佛带着深深的怨念。

原来,那白衣少年根本不知道这是个女子!

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连喜欢一个人,都不知道!

“容色绝世,天赋卓绝,原来也不过是个傻子罢了!“

那女人说着,又笑了起来,甚至笑弯了腰。

然而慕清澜却看到,那女人眼角似乎有泪光闪烁。

这女人,着实诡异的很。

云翊剑眉微蹙。

他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这女人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仿佛是发现了什么。

但,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慕清澜却是不能再让她说下去了!

她袖袍微动,当即就要出手!

然而那女人却是更快!

此时,几人脚下,已经亮起了七个光点!

“七星杀——破!”

那女人忽然收起了笑,双手结印,磅礴的元力倾泻而出!

慕清澜看到,他们脚下的七个光点,竟也是迅速连接起来!

眨眼之间,就成了一个和那女人头上一样的奇异图形!

“这天下间的男人,都是一样的负心汉罢了!什么痴情,什么专一,什么非卿不娶,都是糊弄人的罢了!”

那女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脸上神色有些疯狂,又有些狰狞。

她满是愤怒的说完,又缓缓抬起手,看向自己的红衣。

她的神色,忽然变得很温柔,带着深深的迷恋,仿佛在看着自己心爱的人。

“你们说,我的嫁衣,好看吗?这是我亲手缝制的,足足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手都刺破了好多次,但是我很欢喜。因为我知道,我穿上这嫁衣,必定是最美的。”

她的语气出奇的温柔,还带着一丝羞涩,一丝骄傲。

那是真正属于少女的,待嫁的心。

慕清澜眼角一跳——那红衣,竟然是嫁衣!

她之前根本没看出来,还以为那不过是她喜好穿着暴露一点的红衣,现在看来,虽然十分破旧了,但上面的刺绣清晰可辨。

那是大团大团繁花盛开的动人景象。

至于这嫁衣,如此破旧竟像是被人用刀尖割裂!

慕清澜心中刚刚闪过这个想法,便是看到那女人的表情,忽然变得狰狞嫉恨起来!

“可是,我费了这么多心思缝制的嫁衣,却被他亲手毁了!我的大婚,也被他毁了!不,不止——他想要杀了我,他想要杀了我的家族!他爱的人,从来不是我!他不过是为了我们家的宝贝罢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她情绪很是激动,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之中。”他装的那么像!他的诺言,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而后,她脸上忽然收敛了所有的神色,看向了慕清澜。

她问道:

“你说,遇到这样的男人,是不是该杀了呢?”

在场的四个人,她却是只问了慕清澜!

然而不等慕清澜回答,她又笑了一声。

“不过,我没有杀他。我这么爱他,我怎么舍得呢?所以,我把他喜欢的女人,砍去了四肢,挖去了眼睛,割掉了舌头。还有他那刚刚出生的儿子,你不知道,长得真像他啊所以,我就把那孩子的皮割了下来,那真是一个漂亮的孩子呢”

安静的山间,这样的娓娓道来,和那甜蜜痛快的笑,听来最是让人心中发颤。

她看向慕清澜。

“这个世界上,所有男人都是一个货色,你知道吗?””所以,我好想知道,如果你死了,你说,他会是什么反应呢?嗯?“

话音落下,慕清澜脚下,忽然裂开!

无数黑色藤蔓,缠绕而上,将她拉了下去!

------题外话------

要死,这几天被论文和卡文折磨的要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