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任何人,都可以(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2

慕清澜咳嗽一声。

江达原和墨羽都是一脸茫然:算账?算什么账?

“嗯?”

这简简单单的一个鼻音,却是顿时让慕清澜的心提了起来。

不知怎的,她觉得现在要是说错了话,真的很危险!

“那个…当时情况紧急啊…”慕清澜斟酌着开口。

实际上她当时脑子的确是有些昏沉了,但依稀还是记得自己做了什么的。

不过让她比较意外的是,云翊竟然没有直接推开她,反而真的任由她抢走了他胸腹间的一口气息。

慕清澜心里其实并不是十分在意,因为她不可能真的放任自己死在那里啊!

云翊好歹算是朋友,能够帮这个忙,她心里也很是感激的。

“你、你也不想我死的,是吧?”慕清澜眯起眼睛,有些讨好的冲着云翊一笑,“救命之恩,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呢,是吧?我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话说的真心实意。

云翊微微挑眉:“哦?”

慕清澜认真点头:“千真万确!”

云翊没说话。

江达原和墨羽对视一眼。

——什么情况?

——不知道,好像我们三少又欠了你们少主一条命?

——好像是,但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你们三少刚才那话什么意思?什么新鲜?

——不知道啊。

不过,看两人这样子,却似乎是从水中出来的,能遇到什么麻烦?

墨羽脑中灵光一闪,忽然出现了一个想法!

一个可怕的想法!

墨羽几乎是立刻不受控制的看向了云翊,满眼的不可置信!

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在水底下,最困难的不就是呼吸吗!?

难道…这怎么可以!?

而就在墨羽刚刚看过去的时候,云翊便是轻轻淡淡扫了他一眼。

这一眼,瞬间让墨羽心中一凉!

完了!

竟然是真的!

墨羽心中悲愤万分,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可是少主啊!

那是高高在上如同神祇一般的少主啊!

云翊眼神之中蕴含着淡淡的警告,墨羽不敢造次,只得低下了头,心里却已经是哇凉。

不知是该哀伤,还是该愤怒。

看样子似乎是情况紧急,不得已为之,少主的确不可能看着慕三少死,可是…

江达原推了推墨羽,怎么忽然就一副怅然若失,深受打击的样子?

墨羽抬头,幽怨的看了江达原一眼。

慕清澜咳嗽一声。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儿…”

不就是做了个人工呼吸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是很显然,云少主不这么想。

他有洁癖。

他不喜欢别人靠近他。

这么多年除了打斗,他甚至连衣角都没有被人碰过。

现在呢?

他抱了慕凌寒就不说了,如今为了救他,还…

云翊现在清醒过来,觉得自己那一瞬间没有掐死慕凌寒,真是不可思议。

然而当他想到自己居然也没有拒绝的时候,更想掐死自己。

听到慕清澜说这不是什么大事,云翊的脸色瞬间沉了沉。

“不是大事?”

慕清澜莫名有点心虚。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总有一种欠了云翊的感觉。

可是,好像不对啊!

这种事情,要说吃亏,也应该是她吧!

当然,顶着哥哥的脸,她是绝对不好意思将这话说出来的。

“反正是欠了你好几条命了,想怎么办你说吧!”

慕清澜干脆破罐破摔了。

云翊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直到慕清澜觉得心里发虚了,却只说了一句:

“自己想。”

说完,竟然就转身离开了?

慕清澜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自己想?

想什么?

难道还得想怎么赔偿吗?

可是…这种事情怎么赔偿啊!?

慕清澜还想为自己申辩两句,却是看到云翊已经走到一旁,盘腿而坐,开始调息了。

慕清澜也不好再打扰。

墨羽神色复杂的看了慕清澜一眼,走到了云翊身边护法。

江达原走向慕清澜,低声问道:“三少,怎么了这是?”

慕清澜无奈摇头:“欠了人家的呗。”

说完,便是走到了另一边,也开始调养气息。

而那小黑狼,也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慕清澜盘腿坐下,小黑狼也就跟着悬浮在她眼前,眼巴巴的看着她。

将脑海中的思绪挥散,慕清澜看向眼前这神秘的小东西。

浑身乌黑,眼睛金亮,额头上一抹白。

“你到底是什么元兽呢?嗯?”

慕清澜低声询问。

小黑狼歪了歪脑袋。

慕清澜想了想,忽然运转元神之内的佛音莲!

小黑狼的眼睛似乎亮了亮,立刻热切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它却是没有扑上来,只是抬起了爪子,伸到了慕清澜眼前。

——要!

慕清澜莫名读懂了它的眼神,顿时扶额。

果然还是对佛音莲很有兴趣。

但是,却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暴戾了。

慕清澜眸色微闪,手中忽然出现了一片金色的花瓣。

小东西顿时欢喜不已,抬起爪子就要抓。

慕清澜手忽然收回,挑眉看着它。

似乎没料到慕清澜会将东西收回去,小东西愕然抬头,一双金色的眼睛里面,满是茫然。

随后,那双原本就湿漉漉的眼睛里,竟是涌出了泪水一般!

看起来真是可怜极了。

任何人看到这眼神,只怕都招架不住,要满足它的心愿了。

慕清澜却是真的将东西收了起来,闭上了眼睛。

小东西这才着急了,欢腾的在半空之上扑来扑去。

慕清澜一动不动,似乎真的不打算搭理它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小东西才终于停了下来,委屈不已的看着慕清澜。

慕清澜还是不为所动。

终于,那小东西动了!

慕清澜警戒起来!元力在掌心汇聚!

然而下一刻,却是忽然感觉到肩膀上一软。

她有些意外的睁开眼睛,扭头看去,却看到那小东西,竟是趴在了她肩膀上!

它好像很是伤心,窝在慕清澜的肩窝处,将黑黑的小脑袋埋起来,不再动弹。

慕清澜:“…”

这算怎么回事?

江达原在一旁看着,有些迟疑的说道:

“三少,它似乎对您很是依赖…”

虽然看不出这是什么元兽,而且似乎是从那下面一起跟上来的,但江达原却是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它对慕清澜的依赖。

慕清澜眉宇之间一片平静,心中却是思绪诸多。

“朱雀,你可认识这小家伙?”

朱雀长成之后,便是九品元兽,若是修炼得当,甚至有希望突破成为神兽,这样的它,几乎是元兽世界中的金字塔顶尖的存在,应该对元兽很是了解才是。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朱雀才冷冷道:“不认识。”

慕清澜有些意外:“连你都不认识?”

朱雀张开双翅,火焰升腾,冷哼了一声。

这便是承认了。

虽然它也觉得,自己身为未来的九品元兽,理应对这些都了如指掌,但在脑海里搜寻了一圈,也没找出关于这小黑狼的任何东西。

朱雀高傲,但却不屑于撒谎。

“它对我的血脉威压毫无畏惧。”

慕清澜一惊:“什么!?”

朱雀如此地位,血脉威压几乎可以碾压所有元兽,怎么会无法对付这样一只神秘的小黑狼?

她甚至不知道这小东西到底算是几品元兽…

慕清澜忽然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小东西蹭了蹭,这才抬起了脑袋,舔了舔慕清澜的手指,仿佛又欢快了起来。

慕清澜:…似乎有点太好哄了吧…

“它想要那金色的莲花。”朱雀冷冷开口。

慕清澜可不能真的将佛音莲给它。

正在这时,小黑狼爪子一抬,却是忽然有一道细细的黑色藤蔓,从它爪子下面蔓延而出,轻轻将慕清澜的那根手指缠绕了起来。

慕清澜有些意外:“海金沙藤?”

雪幽忽然道:“它似乎可以掌控这海金沙藤。”

慕清澜点点头。

方才的一切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若是它能为你所用,倒是极为不错。”

听着雪幽的话,慕清澜挑眉。

“你对我未免太有信心了吧。我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让它听我的话?”

雪幽却笑了起来:“那它现在不是已经很听你的话了吗?”

慕清澜一噎,竟无言以对。

“它虽然实力莫测,但心智尚不成熟,刚刚出生看到的就是你,难免有些依赖。就算不契约,你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将它驯化。”

慕清澜想了想,倒是觉得这话不无道理。

但,唯一的难处就是,她无法确定它的心思和忠诚。

所以,还是不能如此做。

笃笃。

正在这时,慕清澜却是看到那黑色藤蔓在敲着她手腕上的芥子镯,仿佛想要什么东西。

慕清澜正疑惑,便听到朱雀冷冷说道:“它想要金币。”

慕清澜:“…什么?”

虽然不太相信,她还是取出了一堆金币。

而后,她便是看到,那小黑狼竟是快速跑了出去,扑到了那一堆金币之上。

它似乎很是兴奋,甚至在上面打起滚来。

慕清澜:“…”

江达原吃了一惊,有些迟疑的问道:“三少,它这是…在干什么?”

慕清澜深吸一口气,默默咽回一口老血。

别告诉她,它之前抢来抢去,让她备受痛苦,只是因为它喜欢金色的东西!?

慕清澜又扔出了一个纯金的腰带。

慕严和敬长老私下没少给她东西,而她自己这一路,也是收集了不少东西,乱七八糟倒是有不少金子打造的东西。

结果,那腰带还没落下,便是被那小东西腾空一跃咬住。

它高兴的四只爪子都不够用了,嗷呜嗷呜的叫个不停。

那双金灿灿的眼睛,似乎更亮了…

慕清澜觉得脑仁有点疼,手也很痒。

她忽然站了起来。

江达原问道:“三少您怎么了?”

慕清澜头也不回:“我走走,散散火气。”

江达原茫然的看着慕清澜走到一旁,又转头看向那小黑狼。

这小家伙,好像很喜欢金子啊…

三少从哪里找来的这奇怪的小东西?

慕清澜走着走着,就不自觉走到了云翊的身旁。

墨羽神色纠结而复杂的看着她,刚想要开口,慕清澜却已经坐在了云翊身旁。

或者,这些事情该让他们自己商量商量…

墨羽咬牙站远了一点,不过眼睛却是紧紧盯着这边。

慕清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觉得,墨羽那样子像是生怕她吃了云翊?

她咳嗽一声。

云翊神色未动。

“那个…云翊…今天这事儿,你就不要在意了…”

云翊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

慕清澜莫名就说不下去了。

鼓了鼓气,慕清澜干干一笑。

“你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云翊眼睛眯了眯。

“…其实,换做是你,我也一定会救你的啊!这真的只是——”

“嗯?”

云翊的神色忽然有些微妙。

慕清澜一顿,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在说她很想占云翊的便宜?!

慕清澜连连摆手:

“不不,我的意思是,换做任何一个人这么救我,我都会感激涕零的…”

云翊眸色顿冷!先前心底浮现的那一丝微妙的欢悦顿时消散!

他盯着慕清澜,一字一句,声音里仿佛掺了冰碴子:

“你是说,任何人这么对你,你都不介意?”

------题外话------

明天下午或者晚上更新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