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边疆!(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4

慕凌寒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吗?

不管他是怎么废掉的,也不管他是有了何种机缘重新修炼回来,更不管他未来会走到哪一步…

这些,又哪里需要他来想?!

他之前竟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不知不觉之中,慕凌寒的一举一动,已经可以轻易的牵动他的情绪。

云翊袖中的手缓缓握紧。

这意味着什么?

云翊聪明绝顶,心思恪纯,甚至过于冷心寡情,很少有事情能让他在意,更几乎没有人,可以动摇他的心境。

可现在——算什么?

慕凌寒什么也没做,然而他的心,却已经有些乱了。

云翊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有多么危险!

更何况,他是个男人!

云翊闭了闭眼。

在心底重复告诫自己——眼前的人是慕凌寒!

不知过了多久,云翊缓缓睁开眼睛。

眼底,一片深沉,不可捉摸。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便是继续上路。

然而,在慕清澜刚刚跳上玄霜之盾的时候,却是忽然感觉脚下一重。

她低头一看,却见到脚边缀着一团黑黑的东西。

却是那小黑狼一口咬住了慕清澜的衣角,像是打秋千一样摇摇晃晃,一双金色的眼睛,巴巴的看着慕清澜。

慕清澜:“…你该不会想跟着我吧?”

小黑狼点点头,黑黑的小脑袋几乎和整个身子一般大,从慕清澜的视角看过去,就像是一团黑色的毛茸茸的圆球在晃悠。

慕清澜摇摇头:“这可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估计会有不少麻烦,没办法带上你的。而且以你的实力,你想要去哪里都可以,何必一定要跟着我呢?”

虽然慕清澜到现在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元兽,更加不知道它的等级,但是却可以肯定,这小东西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一只可以轻易解决虚空境强者的元兽,可绝对不像是表面看上去这么无辜可怜。

慕清澜可深深记得当时在湖水之下发生的一切事情,尤其是那女人被绞碎的一瞬间的场景,现在,任由这小东西看上去多么软萌可爱,她心里都不会完全放松的。

小黑狼听了她的话,眼睛里迅速涌上泪水来,可怜的发出一声低低的哀嚎。

“嗷呜。”

结果它忘了自己此时正咬着慕清澜的衣角,这么一开口,立刻就掉了下去。

好在它本身会腾空,立刻一个翻身,扑楞着爪子,就冲到了慕清澜的眼前。

那眼神,明明白白写着是赖上慕清澜了。

慕清澜扶额。

她总觉得,带上这么个小东西,会多许多麻烦,而且总有些不能放心。

想了想,慕清澜忽然抬手,朝着地上扔了一堆金币。

这一次,给的比昨天的还要多。

小黑狼下意识盯着那金币看了过去,随后立刻反应过来,竟是摇了摇头,低低叫了一声。

慕清澜挑了挑眉:“不够?”

哗啦——

这次,金币直接堆成了小山。

慕清澜也是有些肉疼的,被赶出慕族之后,她身上就是一穷二白,好不容易有了点积蓄,这几乎一下子就少了一半。

果然,那小黑狼这一次,终于忍耐不住,爪子动了动,到底冲了过去。

一头扎在了那金币堆成的小山之上,圆圆的小黑脑袋,立刻被埋在了里面,只剩下圆滚滚的身子,像是一颗小球一样在外面,尾巴欢快的甩来甩去,显然非常兴奋高兴。

慕清澜吐出一口气,有些歉意的冲着云翊笑了笑:

“走吧。”

然而玄霜之盾刚刚飞起,一眨眼的功夫,慕清澜眼前就又出现了那黑色的小小一团。

它嘴巴里还叼着一枚金币,大约是因为在金币小山里面打滚,毛发有些凌乱。

然而纵然如此,它却是依然坚定的要跟着慕清澜走。

慕清澜指了指身后那些金币。

“不要了?”

小黑狼看了过去,眼睛里满是不舍,慕清澜甚至能感觉到它的深深的纠结。

然而最后,它还是摇了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慕清澜。

爪子一抬,便是想要冲过来。

慕清澜音调微微扬起:“真的不要了?跟着我以后,这些可都不会有了。”

小黑狼震惊的睁大眼睛,仿佛不可置信。

慕清澜继续道:“我可是很穷的。”

小黑狼眼泪都要下来了。

慕清澜指了指云翊:“看见没?他可比我有钱的多哦,你想要多少金币,他都可以给你。”

云翊静静的看了慕清澜一眼。

慕清澜咳嗽一声,装作没看到。

然而小黑狼回头看了云翊一眼,纠结了一会儿,却还是冲着慕清澜摇了摇头。

不过,耳朵耷拉,泪光闪烁,看起来很是可怜就是了。

慕清澜:…这小家伙是打定主意要跟着她?

可是她身上好像没什么值得它这么追随的东西吧?

它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黑狼将叼着的金币吐出来,非常可惜而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而后竟是扔到了地上。

慕清澜竟是觉得自己从它眼里看到了类似“舍生取义”一般的悲壮。

慕清澜:“…你不要了?”

小黑狼点点头。

慕清澜:“后面那些你也不要了?”

小黑狼沉痛的点点头。

慕清澜:“为了跟着我,可以放弃这些,想好了?”

小黑狼嗷呜一声。

虽然它也很舍不得那些,但是还是眼前这个人更重要啊!

慕清澜忽然转身。

“你不要,我要。”



一行人一路前行。

感觉到墨羽的视线第八次落在自己身上,慕清澜终于忍不住,扭头冲着墨羽开了口。

“墨羽,你到底在看什么?”

墨羽咳嗽起来,本以为自己已经很克制,但是好像还是被对方觉察了…

“慕三少别误会,我不是看你,我在看那小黑狼呢。”

墨羽赶忙说出自己准备好的理由,神色十分诚恳。

闻言,慕清澜无奈侧头,看向窝在肩膀上的小小一团。

它把脑袋埋起来,黑乎乎毛茸茸,根本看不出来是一只狼。

在慕清澜的印象中,狼是极为凶厉的,这么软萌的狼,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不是这外形,慕清澜甚至要以为自己带了一只懒懒的猫,或者蠢蠢的狗上路了。

她轻易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原本是不准予这小黑狼靠自己这么近的,但是当她对上那双金灿灿的眼睛的时候,却是莫名生出几分信任来。

她自己也说不准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是却很奇怪的安心。

最后,慕清澜将小黑狼放在了黑色玉简之内,待了好长时间。

一人一兽就这么确定了主仆关系。

连朱雀在里面一段时间后,都甘愿留下,也不再惹事,更何况小黑狼?

果然,出来之后,这小家伙更安静乖巧了。

慕清澜占据主动权,何况还有朱雀和雪幽,慕清澜也就放任它待在肩膀上了。

慕清澜轻轻戳了戳小黑狼的脑袋,它偏了偏头,在慕清澜指尖蹭了蹭。

墨羽看向自家少主。

他本来打算从今天起,一定要尽量减少少主和慕凌寒的接触,结果却发现,少主自己竟是已经开始有意无意开始疏远慕凌寒。

其实也说不上是疏远,只是少主很明显不再轻易被慕凌寒牵动情绪,一言一行,也和对待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了。

墨羽心情复杂,暗暗欣慰少主幡然醒悟,又担心这成天待在一起,保不齐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感情这种事情,哪里是说克制,就真的能克制的?

将那落日涯的事情解决了之后,一定要督促少主尽快回去!

日后,最好也不要再和这慕凌寒接触了。

墨羽想起之前族中有人提起过,少主也快到娶妻的年龄了,云翊如此身份,又是如此绝世风姿,自然无数人都在盯着这件事情。

不过因为当初云翊斩杀那私自爬床的女人的事情,却是无人敢真的提出来这些。

墨羽暗暗想着,还是要尽快和长老商量一番,说不定少主就是因为接触的女人太少了,现在才会这样。

等真的娶妻了,想必这些都不是问题了。

想到这里,墨羽心底越发的紧迫起来。



随着他们一路前行,慕清澜发现环境逐渐变化,而人烟也是逐渐减少。

一开始尚且有一些比较热闹的地方,到后来,却是只能看到零落的人影。

干燥的风吹来,带着粗糙的沙粒。

慕清澜微微眯起眼睛。

在圣元帝国的西北边疆,有一片极为广阔的沙漠,人迹罕至,险恶万分,也正是这一片沙漠,将圣元帝国和邻国隔开,减少了许多冲突。

因为他们都知道,彼此谁也无法迈过这片沙漠。

曾经有人不信邪,偏偏要闯过去,结果却是死在沙漠,有去无回。

千百年来,那片沙漠之中,不知掩埋了多少尸骨。

只有一小部分彼此连通的地方,也是双方矛盾爆发的集中点。

远远地,一座城池,逐渐出现在眼前。

慕清澜站起身来。

古朴沉重的感觉,扑面而来!

这便是圣元帝国西北边疆的重中之重——

九戈!

------题外话------

第三更稍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