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处决(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5

慕清澜脸上已经戴上了面具,又变成了脸色发黄,容貌普通的瘦弱青年,而后又看向了云翊。

云翊神色波澜不惊。

慕清澜挑眉:“云翊,你不会想顶着这么张扬的一张脸去吧?”

就凭着这风姿容色,慕清澜可以肯定,他们会成为所有人关注的对象。

在林州倒是无所谓,可是这里是九戈!

边疆重地,几乎大半个西北边防,都是以这里为重心的!

当初慕清澜的爹爹和娘亲,便是率领第三军驻扎在这里。

它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他们想要前往落日涯,便是要先经过九戈。

慕清澜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有多么敏感,所以她需要易容。

而云翊跟在身边,她少不得要被人注意到。

这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云翊没理会她,继续向前而去。

慕清澜追上去,刚想要说什么,却是见到云翊的容貌,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似乎什么也没做,五官看上去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瞬间变得平平无奇。

放在人群中,绝对没有人会看第二眼。

慕清澜唇角一勾:“果然是云少主,各种宝贝都有啊。”

容貌都可以这么轻易的改变,而且非常逼真。慕清澜就站在他身前,却是看不出一丝破绽。

自然,云翊通身的气势,也瞬间发生了变化。

不过,慕清澜本身就是幻化成了哥哥的样子,对云翊的手段,也猜到一些,因此倒也不算非常意外。

当然,云翊肯这么配合,慕清澜还是很感激的。

“多谢了。”慕清澜眉眼弯弯。

云翊表情不变,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径自向前而去。

“我只是想少一些麻烦。”

慕清澜也不在意,又让江达原也改头换面了一番,才跟了上去。

距离九戈尚有一段距离,慕清澜便是感觉到了那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高大的灰色城墙朝着两边蔓延,几乎看不到尽头。而城墙之上,每隔一段,便是有全副武装的将士森严戒备。

而在城外,短短时间,慕清澜已经看到两列巡逻的将士。

这些人都身穿黑色铠甲,带着头盔,背负长箭,手握大刀。

气氛一片肃杀。

慕清澜甚至可以闻到那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她神色微敛,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收了起来,眼底一片沉凝。

就她所知,九戈千百年来发生无数次的战争,几乎次次惨烈无比。

实际上,九戈易守难攻,是一个绝佳的防御点,不然也不会占据这样重要的位置。

但也正因为如此,历年来,敌人无数次想要攻破九戈。

所以,在这里守卫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强者中的强者。

驻扎在这里的第三军,其实就是慕枫麾下的一支战斗力极强的队伍。

西北边疆的防线虽然拉的很长,但是谁都知道,这九戈,才是重中之重。

对敌人来说,他们想要攻破九戈。

而对圣元帝国的人,尤其是帝都的几大世家而言,他们却是想要占据九戈。

这里的位置如此重要,谁能成为这里的将领,便证明谁是陛下最为看重的人物,连带着,整个家族都会扬眉吐气。

在帝都之中,各家纷争不断,实际上,谁手中有军权,才是真正有话语权。

而从五年前,九戈的大权,就落在了慕家,慕枫的手中。

慕家也因此在帝都水涨船高。

但是谁也没想到,慕枫竟是会连同五万大军,在落日涯全军覆没!

慕清澜知道,如今的九戈,只怕早已经局势动荡,改天换地了。

据她所知,在落日涯的消息传回帝都的第二天,朝堂之上,便是有人提出九戈不可一日无兵无将,必须尽快调动兵力前往九戈,而自然,也需要新的将领。

如今,这里的最高级别将领,是安丙怀。

安家的人。

慕清澜看向江达原:“这里如今是安丙怀一把手?”

江达原点点头:“是的。安丙怀也是在军队之中混迹多年,颇有手段,本身实力也强。当时情况之下,陛下会拍出安丙怀,倒也是在预料之中。”

预料之中?

慕清澜似笑非笑。

安丙怀她了解的不多,不过,她却知道,安家盯着这块肥肉,很久了。

圣元帝国很大,帝都之中将领不少,能派遣的人那么多,怎么偏偏就落到了安丙怀的头上?

“我记得,他当时还是陌河第五军的副统领吧?”慕清澜开口,颇为玩味,“从一个无足轻重的陌河副统领,一跃成为最重要的边防地之一——九戈的大统领。还真是让人羡慕呢。”

江达原皱了皱眉,道:“三少,您的意思是…”

慕清澜眨眨眼:“我什么意思?我什么也没说啊。”

江达原了然点头,沉思片刻,才道:“您说的有道理。属下当时还没觉得,只当他是安家的人,接手这里也很正常。如今想来,是有点太快,也太顺利了。”

慕清澜笑了一下。

“也没什么,谁让他那么巧,在落日涯事情爆发的前一天,正好突破了呢?”

安丙怀已经停留在原来的境界五年之久,很多人都以为他就此止步了,谁知道他竟是忽然晋级,在众人为了这九戈的事情争论不休的时候,突然站出来说,云淡风轻的说自己突破了。

如此,在上面那位的眼中,自然是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那么多人抢的头破血流,最后却是被安丙怀轻易得手。

就连慕清澜,也不得不感叹一句,他运气真是好。

慕清澜也是在收集了这些消息之后,才逐渐发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事情。

而这些端倪,不过刚刚显露罢了。

“走吧!看看这九戈,现在到底是怎生一个样子!”

慕清澜说完,便是率先而去!

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慕清澜一行人,便是从空中下来了。

九戈戒备森严,有着极为严格的规定。在靠近城墙的一定范围之内,不允许御空而行。

一旦违反,守城的将士有资格直接射杀。

无论是什么原因,更无论身份。

不过,虽然人迹罕至,但城门口还是有着零星的人过往的。

慕清澜和云翊对视一眼,便是齐齐上前。

毫无疑问,四个人都被拦住,检查身份。

“什么人,干什么的?”

这里的城门,比林州大了好几倍,看守的将士分列两边,差不多有三四十人。

单单看这规模,便不是林州等地可比。

江达原上前一步,脸上露出憨厚老实的笑来。

“各位兵爷,我们是来探亲的。”

几个士兵皱眉:“探亲?这边防重地,探什么亲?”

江达原连忙道:“诸位兵爷有所不知,小的家中大少爷就在这当兵呢!两年没回去,老爷夫人都十分想念,便让二少爷来探望一番。您看,这是我们的路引。”

说着,江达原从怀中取出几张纸来,恭敬的递了过去。

这么一听,几个士兵的脸色瞬间好看了一些。

他们也大多是离家而来,长久不能回去,见到这种情况,感同身受,也就和颜悦色许多。

“当兵的?你们大少爷叫什么,在哪一个队里?说出来,说不定我们还认识呢!”

江达原连连点头:“我们大少爷叫赵青山,是第三军第九小队的队长。”

谁知,此话一出,那几个士兵的脸色,却是顿时一变。

“第三军,第九小队?”一个士兵声音有些怪异,看着几人的眼神也很是奇怪,“赵青山?”

慕清澜心中一动。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江达原是第七小队的队长,据他所说,当时慕枫带着第三军的一大半力量前往落日涯,结果全军覆没,从第一小队到第七小队,几乎无人生还。而第八小队、第九小队、和第十小队,则是留了下来,幸免于难。

而那赵青山和江达原,乃是生死之交。

赵青山家中情况,江达原一清二楚,之前在林州的时候,慕清澜交代他去准备的东西,就是这些用来证明身份的路引。

只要他们不找来赵青山的家中之人,便是无人可以看破。

慕清澜原本打算用这个身份混进去,先了解九戈现在的情况,再做决定。

但似乎,已经有些晚了。

江达原有些迟疑的问道:“各位兵爷,怎么了?难道我家大少爷出了事儿?”

那几个士兵对视一眼:

“你们不知道,几个月之前,第三军的人,都死在了落日涯?”

江达原连忙道:“对啊!我们就是听了这个消息,才担心不已,千里迢迢而来的啊!各位兵爷这意思,难道——”

慕清澜上前一步,似乎有些恍惚,满脸焦急:“你们快说,我哥哥怎么了!?”

一个士兵开了口,语气有些莫名。

“他倒是命好,没死。不过…也和死差不多了。”

江达原这下是真的着急了:“您这话死什么意思?”

“安统领一直在彻查落日涯之事,正查出那赵青山身份可疑,似有勾结串敌之嫌,前几天已经抓起来了!”

慕清澜心中一沉。

“我哥哥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这里面一定有冤情!他现在在被关在何处?”

那几个士兵闻言却是露出惊慌之色,色厉内荏:“你胡说什么!?安统领英明神武,这事情是他亲自彻查的,怎么会有冤情?!你这是污蔑!小心把你们抓起来,一同处理!”

慕清澜心中不安的感觉更甚:“他们?”

江达原也是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什么他们?难道不只是他…”

那士兵冷笑一声。

“当然不只是他!还有那刘凯旋!他们沆瀣一气,做了奸细,过几天,便是要一同处斩了!”

江达原一震——刘凯旋,第十小队的队长!

安丙怀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

慕清澜心中冷笑。

安丙怀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将父亲的人处决,是真的查出了什么,还是想要…

斩草除根!?

他到底,在怕什么?

------题外话------

明天晚上更新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