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秘密(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8

慕清澜示意他将门关上细说。

看到墨羽也在,江达原倒是有些吃惊。

慕清澜只道:“但说无妨。”

反正他们的事情,云翊他们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除了身份,她倒是没什么可隐瞒的。

江达原心里松了一口气,点点头,经过这一段时间,云少主也救了自家三少好几次,他心里也并不将他们当外人。

而且有这样一个助力,江达原觉得,总是稳妥一些。

江达原下意识看向四周,慕清澜道:“放心,我已经布下了结界屏障。你去了半天,结果如何?”

说到这个,江达原的神色微微一沉。

“三少,第九小队的队长李鸿飞已经…”

他迟疑片刻,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慕清澜了然:“他已经是安丙怀的人了?”

江达原拳头紧握,点了点头。

他和李鸿飞等人的关系都非常好,而刘凯旋和赵青山都已经以叛徒的罪名被抓了起来,想要了解这些情况,他最先想要去找的人,就是李鸿飞。

“幸好您让我用假的身份去求见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江达原心里很失望,也很悲哀,充满了被欺骗和背叛的感觉。

他没想到,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竟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慕统领尸骨未寒,他竟然就已经另投新主!

慕清澜笑了笑,眼里却没什么笑意。

这个事情,其实她早就已经想到了。

慕枫手下的将领,除了江达原,现在在九戈的,也就只剩下了那三个人。

赵青山和刘凯旋已经被抓,马上就要死了。

而唯独一个李鸿飞,却是安安稳稳。

要说这里面没问题,鬼都不信。

“意料之中。”慕清澜淡淡开口,“一边是已经死了的旧主,一边是手掌大权的新主。没人会和权势前途作对。”

江达原满脸涨红,愤怒不已:“别人都能叛变,唯独他!他不能!三少您可知道,那李鸿飞的命,还是统领大人救回来的!若非是统领大人出手,那狗东西早就死在沙漠了!又怎么可能有今天!?”

在江达原心中,慕枫就是神,他曾经救了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他在的时候,严肃军纪,训出来了一个战斗力极强的队伍!九戈这五年来几乎都相安无事,大多都是慕枫的功劳!

而且,慕枫如此之重的救命之恩,就算是万死也不能报答,那李鸿飞居然转头就投靠了安丙怀,怎能不让他怒火中烧?!

他以前竟然还和这样的人称兄道弟,实在是瞎了眼!

“三少,您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看着慕清澜云淡风轻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江达原心里实在是憋屈,他都为慕枫大人感到不值,他现在甚至怀疑,李鸿飞就有可能是那个奸细!最起码,也和奸细脱不了关系!

慕枫大人和夫人的死,五万兄弟的死,说不定就有着李鸿飞的一手!

三少居然还能如此气定神闲?

慕清澜唇角似乎勾了勾。

“生气又如何,恼恨又如何?就算我现在能去杀了李鸿飞,落日涯的事情,我父母的死,五万将士的命,就能这么算了吗?这笔账,就能算清了吗?”

江达原一愣:“三少…”

不知为何,看着那少年平静的样子,他心里竟是更难受了。

慕清澜道:“说说,怎么个情况。”

江达原连忙应了,道:

“属下用假身份去求加那李鸿飞,一开始他是不见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要见了。见了之后,李鸿飞并未认出我来,只以为我是赵青山家中的仆人,态度很是敷衍。他问了我一些问题,大多数都是和您有关,也和赵青山有关。”

慕清澜挑眉:“他这是担心赵青山出现问题?”

“是的。如今赵青山已经锒铛入狱,他说任何人都不能去见,话里话外,似乎想要从我这里套出点话,承认赵青山通敌,坐实他的罪名。”

慕清澜冷笑一声。

“看来他们还真是很着急,甚至想要从这种千里迢迢赶来的家人身上下手,让赵青山他们死的彻底一点,再无翻身的可能。”

“您猜的不错,他的确是这个想法。我听出一些不对之后,便故意提起了慕统领,说赵青山和他毕竟曾经是同僚,而且都是慕统领的得力手下,看在这个面子上,也希望他能帮一帮。结果,话没说完,我刚刚提到慕统领这三个字,李鸿飞的脸色就变了,严厉呵斥。话里话外,都很想撇清他和慕统领之间的关系,反而不断追捧赞扬那安丙怀,说安丙怀来了之后,九戈才算是真的如同铁桶一般,刀枪不入。那极尽谄媚的样子,真是差点看吐了我!”

江达原说着,额头青筋若隐若现,声音压抑。

“若非是我极力克制,只怕当时就要冲上去,狠狠揍他一顿,再取了他的狗命!”

那还只是在李鸿飞的地盘,旁边几乎无人,他竟然就这幅模样,真的见了那安丙怀,真不知是个怎样让人作呕的姿态!

他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认这种人为兄弟!

“安丙怀…看来威望不小啊…”慕清澜颇为玩味的开口。

李鸿飞在自己家还不忘表忠心,可见这安丙怀的手段了。

这个人,她之前没怎么听过,只知道是安家的人,天赋实力都算不上顶尖。

而且之前她基本都在帝都,而安丙怀却是常年待在边疆,双方没有交集,她自然不会特意去关注这样的人。

直到这一次,这个人才忽然跳到了她的眼前,引起了她的注意。

来到这九戈,还不到一天的时间,慕清澜就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那种无形的压力。

几乎所有人对安丙怀都心怀畏惧。

这当然是很正常的,毕竟他是这里的一把手,九戈几乎相当于他的一言堂了。

但是,那种畏惧,却有些奇怪。

不像是普通的对上级的敬畏,反而带着一种噤若寒蝉的恐惧。

似乎说错一句话,就会面临灭顶之灾。

这安丙怀,似乎在治理人上面,很是…

慕清澜想说“有手段”,却觉得他似乎配不上这几个字。

想到白天听到的那些话,慕清澜忽然问道:

“达原,之前我父亲在的时候,是否不允许人招妓?”

江达原没想到慕清澜忽然问这个,对面毕竟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就这么直白的说这些,便是江达原,都觉得自己老脸有些窘迫。

“慕统领治军极严,这些事情都是绝对不允许的,一旦发现,便是军法伺候。而且,您有所不知…”

江达原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九戈这地方,偏僻荒凉,军中将士一来就是好几年,难免孤寂烦躁。边疆战乱频繁,不少人流离失所,不知死了多少。有那几个幸运的,逃到九戈,却又因为没有身份等原因,被当做最下等的奴隶。有些耐不住的,便是会抓来一些流亡的女子,肆意玩弄,也因此闹出不少人命。但是慕统领来了之后,这种情况就少了很多,基本上没有了。您怎么忽然提起这个?”

墨羽在一旁听得倒是有些佩服。

他知道这军中想要戒严这种情况有多难,这慕枫居然真能下定决心杜绝,并且做到这一步,实在是很难得。

不仅有魄力,更是有手段。

如此之人,却惨遭冤死,的确是可惜了。

慕清澜顿了顿,看着江达原,神色有些微妙。

“也没什么,只是我今天偶然听说,那位安统领来了之后,似乎对这些事情并不在意,好多将士为此颇感兴奋,说比我父亲在的时候,自由痛快多了。”

“什么!?”江达原猛然瞪大了眼睛,“那安丙怀是疯了吗!?”

慕枫好不容易才将这种风气扼制住,并且靠着严明的军纪,锻炼出一支强大的队伍来,安丙怀才来了几个月,竟然就敢这么做?

“他知不知道这样会毁了边防的军队!?”

江达原是真的急了:“其实不瞒您说,这种事情,其实是很难真的杜绝的,尤其是有一些将领,根本是睁只眼闭只眼。慕统领好不容易把第三军带出来,这下是又要被毁了!那安丙怀之前想怎么做都无所谓,但是,这里可是九戈啊!”

毁了军队,就相当于毁了九戈!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慕清澜挑挑眉。

“我倒是听说,他也乐在其中呢。”

江达原气的说不出话来。

他是第三军的人,对第三军的一切自然感情非同寻常,越是这样,他才越是愤怒!

“他这不仅仅是要铲除异己,将慕统领的手下将领全部解决,更是要将第三军剩下的将士,统统废掉啊!”

慕清澜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这一点。

“李鸿飞如今已经是他的人,恨不得立刻弄死赵青山和刘凯旋,如果找不到证据,他们必死无疑。”慕清澜说着,忽然脑中闪过了什么。

“为什么他要这么快的解决赵青山和刘凯旋?”

江达原一惊:“您的意思是——”

慕清澜豁然起身!

“他们绝对知道了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很有可能和落日涯有关,或者——和安丙怀有关!”

所以,安丙怀才这么想要他们死!

通敌叛国,按理说这可是连坐之罪!

可安丙怀居然匆匆定罪,甚至来不及上报!

“必须救出他们!”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应该在中午之前,大家中午吃饭时候可以刷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