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威胁(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前是一个独立的非常狭小的牢房,除了钢铁铸就的三面墙壁,甚至连最前面的门,也是用婴儿手臂粗的精铁造就,缝隙极小,在里面的人最多可以伸出来手指,连手腕都过不去。而里面的空间,更是小的可怕,最多一米见方,正常成年人连躺下去都是不可能的,只能蜷缩在那里,慕清澜看了一眼,隐约看到里面一团阴影,似乎有个人以一种十分奇诡的姿态坐在那里。

加上周围昏暗逼仄,几乎没有任何光线透进来,这个小小的牢房,可以说是非常封闭了。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慕清澜微微抬眸,果然看到那铁门之上的位置,悬着一块巨石。

只要启动机关,这石头便是会落下,将这个空间彻底封死!

一旦封闭,这个牢笼便是没有一点光,也会隔绝外部的大部分声音。

黑暗,幽闭,与世隔绝。

慕清澜心中暗暗叹气。

她设计这个牢笼的时候,原本只是随意为之,因为人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呆久了,精神很快就会承受不住。

一开始还看不出来,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里面的人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都处在完全的黑暗寂静的空间之中,很容易胡思乱想,进而觉得时间十分难熬。

而人的情绪,也会逐渐焦躁不安、紧张折磨。

关押的时间太久,里面的人说不定便是会精神崩溃。

想不到,安丙怀竟是用这个来对付赵青山!

慕清澜能够闻到那血腥气之中,还混着一股很冲的腥臊气息。

被关押在这里,想必赵青山就没有离开过这个小小的空间,吃喝拉撒全在里面,如此倒也是不奇怪了。

这般待遇,几如牲畜。

比起身体上的折磨,这种精神上的全方面摧残,才是最可怕的。

安丙怀来这里时间不久,这些手段倒是都学了个彻底。

听到安丙怀的声音,那狭小角落蜷缩着的身影,一动不动。

安丙怀也并不意外,一开始赵青山还会大喊大叫,到后来,则是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无论他怎么用刑,怎么拷问,他也不说一个字。

和死也差不多了。

不过,安丙怀现在可不愿意赵青山死。

他还有事情,要问问他呢。

见赵青山没反应,安丙怀也不生气,继续道:

“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也不想和我说话。不过,我今天,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至于我带来的这个人,想必,你是很想见见的。”

赵青山依然没作声,连呼吸都微不可查放,仿佛已经昏死了过去。

安丙怀森冷一笑,放缓了声音,一字一句道:

“你弟弟来看你了,难道,你不想见见?和他说几句话?”

这话就像是一碗水,瞬间倒入了油锅里面!瞬间让沉默的赵青山抬起了头!

昏沉的光线之中,慕清澜正对上一双涣然死寂的眼睛!

慕清澜心中一震!

因为长时间的折磨,他浑身衣衫褴褛,血迹斑斑,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有的伤口已经结痂,更多的则是依然皮肉翻卷,慕清澜甚至能够某些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这上面,有安丙怀用各种刑法留下的,也有赵青山自己崩溃之时,在自己身上造成的。

慕清澜可以看到他的脸已经瘦脱变了形,脸上几乎已经只剩下一层皮,骨头高高凸起,两只眼窝深深陷了进去,看起来竟是和骷髅一般!

然而,更让慕清澜心中震撼的,是那双眼睛!

双眼布满血丝,瞳孔无神,就算是听到了这样的话,他情绪反应十分激烈,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垮掉,甚至无法支撑他表达自己心中所想。

他明明是焦急担心的,可动作迟缓,眼睛无神,里面一片可怕的死寂。

若是他曾经有希望,那么此时,他已经被折磨的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和情绪,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除了还能喘气,他几乎和死人无异。

慕清澜不知道他已经在这牢笼之中多久,但看他现在的样子,居然还活着,已经是个奇迹!

他现在,或许只是靠着最后的一丝意志支撑着不要死掉。

两人的视线,有了片刻的交汇。

慕清澜立刻冲了上去,抓住钢铁铸就的门柱,拼命摇晃,大声喊道:

“哥哥!哥哥!是我啊!我是云山啊!你怎么样?他们到底是怎么对待你的,竟会将你折磨成这个样子!”

她动作太快,也太突然,安丙怀根本没料到,不过他倒是无所谓,这样的场景,反而是他想要看到的。

只有让赵云少唤醒赵青山的反应,他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因此,他也没发现,慕清澜站在那里,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

赵青山的眼神落在慕清澜的脸上,片刻,才反应了一下,眼中流露出茫然的情绪。

慕清澜的面具,自然不是真正的赵云山的样子。

赵青山此时忽然见到她,自然是认不出来的。

她故意抢先一步,顺带遮住了安丙怀的视线,如此才能不漏破绽。

赵青山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要糟糕一些,但好在,安丙怀现在对她已经没有怀疑,甚至想要借助她来打开赵青山的嘴,其他的自然会忽略一些。

而这,就是她的机会!

“你…”赵青山的嗓子眼里,缓缓发出一截短促而沙哑的声音。

慕清澜甚至觉得赵青山已经太久没说话,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她连忙道:“哥哥!我听说落日涯发生了大事,心中担忧,而你又再没有传回家书,父母便是让我专程来一趟,看看你如何…”

她嗓子里似乎有哭腔。

“可是、可是…你怎么会成了现在这样!哥哥,我听说,江达原大哥也已经战死,您之前一直说,有时间了,要让我们见见你的几个生死兄弟,如今,却是再也不能了!”

听到江达原的名字,赵青山的眼底,忽然有微光闪过。

慕清澜看的清清楚楚,心中一松——赵青山虽然精神濒临崩溃,但幸好还不算太晚!

所有人都以为江达原也跟着去了落日涯,进而战死,但是实际上,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其实带着一部分离开了!

从而,躲过一劫!

赵青山显然是知道的,一下子便是明白了什么!

他感觉深思恍惚,眼前有个少年在拼命的喊自己哥哥,可他不认识,他的弟弟赵云山,绝对不是这个人。

但,江达原…

是江达原回来了!

赵青山心中,忽然涌出一股无法言说的感觉!

江达原居然真的活着回来了!

那么,他回来,必定是为慕统领他们报仇的!

赵青山原本已经彻底绝望,只等着死亡,却没想熬到现在,真的出现了希望!

慕清澜轻轻眨了眨眼。

赵青山心中瞬间了然,好在他现在身体机能都很差,就算方才有那一瞬间的差异,也波动并不明显,加上慕清澜的遮挡,倒是没让安丙怀看出什么来。

不过,短暂的狂喜之后,赵青山便是发现,眼前的少年,不过只是御天境中期的实力。

他心中刚刚点燃的火,瞬间熄灭。

这地牢,机关算尽,构造精绝,就算是全盛时期的他,也未必能逃得出去,何况现在他已经和一个废人无异?

一个小小的御天境,又如何能带着他出去?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安丙怀!

想来,江达原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十分不易,他后来已经发现,暗中有人一路追杀了过去,不过他尚未来得及支援,便是已经被安丙怀拿下,关押了起来。

江达原无权无势,虽然境界尚可,但又如何能抵挡的了安丙怀?

这九戈,如今已经是他的天下!

反正他已经是将死之人,还是不要连累这小小少年,以及江达原他们了。

只可恨,那些事情,他好不容易查到的,却是没机会告诉他们…

慕清澜几乎瞬间就猜出了赵青山的想法,却也没打算解释,反正今天,她是一定要将他带出去的!

赵青山眼珠子动了动,看向慕清澜的腿。

“云…云山…腿…”

虽然只是几个字,在场的两个人,却都是听懂了。

慕清澜虽然脸色苍白,却还是勉强一笑。

“大哥,你放心,我没事儿的,这都是小伤。等你出去了,咱们再一起养伤,再回去好不好?”

安丙怀森冷笑起来。

“啊,真是不好意思,你弟弟的伤口,是我刚才不小心失手弄的。”

赵青山心中冷笑连连。

不小心?

这怕是用来威胁他的才是!

若真是他弟弟,他现在只怕也几乎要疯了!

而眼前的少年虽然和他没什么关系,但也是为了救自己而来,为此受伤,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他也当真是对不起人家了。

赵青山看向安丙怀,艰难吐出两个字。

“…卑鄙!”

安丙怀却是毫不在意,冷哼一声:

“赵青山,你弟弟其实说的很不错,等你们出去了,这些又哪里值得担心?只要你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保证,你弟弟和你都不会再受伤,甚至你还可以洗清罪名,高官加爵,如何?”

“否则…我可是不能保证,我会不会,再次失手啊。万一是心脏,或者脑袋,你说,那可怎么办?嗯?”

------题外话------

先去医院啦么么哒,三更在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