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谁的地盘!(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17

安丙怀说出这番话,自然在慕清澜和赵青山的预料之中。

赵青山闻言,枯槁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眼睛里,都是一片漠然。

“要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其他的…我什么、什么也不知道…”

安丙怀脸色骤冷!

“赵青山!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算自己不怕死,难道你的亲弟弟,也不怕吗?他一心牵挂着你这个大哥,却肯定想不到,最后,是你把他送下黄泉路的!”

他看向慕清澜,狞笑一声。

“赵云山,看看你的哥哥!他如此自私,竟是丝毫不顾及你的性命了!”

慕清澜一脸茫然,似乎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视线在两人之间交错,有些手足无措。

“哥哥,统领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听说你被关起来之后,就想着你是被冤枉的,安统领名声显赫,为人正直,若是他下令调查,肯定能还你一个清白的!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啊!”

安丙怀却是懒得和慕清澜拐弯:“赵云山,事到如今,不妨告诉你,你哥哥的罪名,的确是我定的,而这里面有没有冤屈,可是要看他自己了!”

“我不过是想要问问他一些事情,他竟然怎么也不开口,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他到底是何居心。是向着我们圣元帝国,还是向着敌人?嗯?”

对于安丙怀颠倒黑白的手段,赵青山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因此只是心中嘲讽鄙夷,面上却是已经懒得做出任何表情。

这个人,在如今的赵青山眼里,才是真正的敌人!

慕清澜迟疑一瞬:“哥哥,安统领到底想知道什么,你为何不肯告诉他?你说出来,安统领肯定可以还你清白的!”

赵青山听得心中无奈至极。

他自然看的出眼前这少年是在演戏,可是他却是不知道,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甚至,他肯定知道这是一场必死之局,为何还肯来?

还有江达原,如今他势单力薄,一旦在这里暴露,安丙怀势必会调动整个九戈的力量,围追堵截杀了江达原的!

赵青山看向慕清澜,艰难的摇了摇头。

那幅度很小,如今对赵青山而言,却已经是非常痛苦的动作。

“这些事情,和你无关。生死有命,我便是真的今天死在这里,我也毫无怨言。只是…委屈了你…”

说着,他的头微微靠在了旁边的墙壁之上,微微喘气,唇色越发苍白。

“安丙怀,你想要知道的那些,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再怎样,也不过是白费心思。我弟弟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你…你放了他…”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却还是努力说完了最后一个字,似乎这一句话,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力气。

慕清澜闻言,也是心中一动。

赵青山显然认出了她不是赵云山,但仅仅只是看在江达原的份上,他竟然也是不愿意连累到她,这个时候了,还想着保住她的安全。

如此,倒的确是个真汉子。

江达原这兄弟,没白交。

而父亲能有这样的将领,想必也会十分安慰吧?

慕清澜看着赵青山,余光却是忽然看到旁边墙壁上,一道道血痕。

那像是在拼命挣扎的时候,手指在上面狠狠抓挠,留下的血迹。

凌乱不堪,凄厉至极。

从这上面,便是可以想象出这段时间,他到底经受了怎样的折磨!

但是他依然一个字没说。

慕清澜闭了闭眼,压下心中激荡的情绪。

原本她想的是,尽量从赵青山这里得到那些秘密,查清楚落日涯的事情真相。

但是现在,她决定了——她一定要带着赵青山活着出去,保住他的性命!

不仅仅是为了江达原有这样的生死之交,更为了父亲有这样的忠诚属下!

安丙怀却是冷笑起来。

“赵青山,你难道真的疯了吗?你弟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必你是最清楚的,你最好明白,现在你的决定,不仅决定着你的命运,更决定了你弟弟的生死!你若是不说,你以为,我会放走他吗?”

他看向四周,眼睛里带着赞叹和嫉妒之色。

“这样巧夺天工的牢笼,进来了,就只有两种下场。一种,是成为我的人,从此顺风顺水,要什么有什么!还有一种——死!”

他来到九戈之后,第一次进入这地牢,便是难掩惊叹,如此机关设计,对方实力再强,也难以逃出生天!

安丙怀私心事想要将这里据为己有的,任何难以对付的人,只要扔到这里面,便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进来这里的人,的确如他所说,活着的,都已经成了他的心腹,死了的,便是彻底悄无声息死了。

慕清澜回头,瞪大眼睛:

“你!你想要用我的性命,来威胁我哥哥!?”

安丙怀大笑:“这时候明白,也不算晚!你倒是可以好好劝劝你哥哥,最好听话,否则,死的,为他而死的,可绝对不只是你一个!”

慕清澜一时间神色复杂。低头看了看自己腿上的伤口,又纠结犹豫了半天。

最后,终于看向赵青山,结结巴巴畏畏缩缩的开口:

“哥…哥哥…我、我不想死…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安统领是九戈权利最大的人物,哥你也守卫九戈多年,如果你知道什么,告诉安统领也是应该的啊!”

赵青山一时间搞不清慕清澜在做什么,看了她一眼。

正在这时,却忽然听到一道慵懒的声音,淡淡传来——

“小子,装作放弃的样子,将安丙怀引过来。”

赵青山身子微微一僵,正好看到慕清澜微微眨了眨眼。

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雪幽的。

在场的人,安丙怀实力最强,慕清澜若是元力传音,绝对会引起他的注意。

但好在,还有雪幽!

他实力高深莫测,即便是安丙怀,也无法觉察!

而这个道理,赵青山自然也是知道的。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眼前的少年,显然比他想象中的更强,也有着更多的准备。

能够避开安丙怀…想必实力高强!

江达原竟是能够请来这样的人物吗?

这些念头在赵青山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安丙怀看着慕清澜,嗤笑一声。

这小子,还真是够窝囊的。

赵青山扛过了这么多刑法,几乎相当于死了几次,哪里想得到,最后会是自己弟弟,求着自己开口?

安丙怀下巴微扬,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掌间元力汇聚,一股强大的威压,骤然降临!

慕清澜胸口一闷,脸色越发的惨白。

赵青山却是已经无血可流,只这样硬生生的撑着。

这种威压的痛苦,对他而言,已经不算什么了。

“说,还是不说?”

安丙怀的声音,带着一丝的不怀好意,和一丝恶作剧一般的得意。

威压再重!

慕清澜吐出一口血来!

赵青山瞳孔一缩!

“云山!”

他嘶哑的喊出一声,带着极大的无奈和挣扎痛苦。

“安丙怀!你——”

安丙怀打断他的话:“说,还是不说?”

场中一片死寂。

安丙怀满意的看到赵青山眼底浮现了一丝屈辱的愤怒。

他死死的盯着他,像是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

然而,他越是这样,安丙怀却是越兴奋——这代表着,赵青山已经动摇了!

安丙怀折磨了他这么久,早就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若是他无欲无求,满脸漠然,则是代表他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死人,任由他用遍各种手段,都不会吐出一个字。

但是现在…

安丙怀心中冷笑,又道:“瘸了一条腿,似乎是不大好。我看,还是两条吧!”

说着,掌间丰沛的元力汇聚,立刻就要出手!

慕清澜立刻抬头看向安丙怀,眼底涌出无尽恐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猛然转过头,看向赵青山,声音带着哭腔。

“大哥!救我!”

唰!

安丙怀元力瞬间飞出!

赵青山闭上眼睛。

“住手!”

砰!

那一道元力,忽然在半空中变幻了方向,轻飘飘的打在了一旁的地面上。

他阴沉沉的笑起来。

“早这样,不就好了?你弟弟的伤势,怕是要养好一段时间呢。”

赵青山喘着气:“你…让他离开…我才告诉你…”

安丙怀眼里闪过一抹兴奋之色,随后便是挥了挥手。

“赵云山,你可以走了!”

有些事情,他可不想什么阿猫阿狗都知道。

慕清澜犹豫的看了赵青山一眼。

“哥哥…”

赵青山递过去一个眼神。

“走吧。”

慕清澜似乎有些愧疚,却又有着难以掩饰的畏惧,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最后,才留下一句:

“哥哥,我等你出去。”

说完,才转身离开。

安丙怀却是朝着赵青山走了过去。

两人擦肩而过。

慕清澜缩了缩身子,似乎十分畏惧的样子。

安丙怀心中鄙夷,完全不屑,现在,他只想知道赵青山要说的那些!

很快,安丙怀便是走到了门前。

而慕清澜却是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

两人背对。

“说吧。你知道我想要知道什么。”

安丙怀的声音低沉传来。

赵青山迟迟没说话。

慕清澜继续向前走去,很快,便是转过了弯。

赵青山再看不到她的身影。

慕清澜一步步,落地声非常轻。

远远听去,竟像是什么东西在有规律的敲打。

声音在逼仄狭小的通道之中,遥遥传开。

慕清澜低眉敛目,一声声在心底数着。

七…

八…

九!

而就在此时,她四周忽然有无数冷箭,从墙壁之内。射出!朝着她飞快而来!

砰!

慕清澜神色不变,云淡风轻地落下最后一脚,脚尖忽然碾转!

下一刻,她脚下的地面,忽然塌陷!

而她的身影,也瞬间消失在原地!

而另一边,安丙怀也在心中数着数。

到了某一刻,传来隐隐的波动,他嘴角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来。

他看着赵青山:“怎么,你不是要说了吗?还在等什么?”

赵青山也觉察到似乎发生了什么,眼中神色微变。

“你——”

安丙怀果然动了杀招,截杀了那个少年!

他心中焦急,但想到之前听到的那一道慵懒的声音,却又莫名觉得,或许那少年,不会有危险。

想到那双黑沉平静的眸子,他便是觉得一阵莫名的安定。

安丙怀没想到赵青山如此敏感,却不知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人的各种感官,自然会敏锐许多。

“我怎么了?你弟弟现在已经走了,难道你要违背你刚才的承诺不成?我可告诉你,这地牢构造精妙,你若是不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出不去这里!”

赵青山闭了闭眼。低声道:

“你过来。”

安丙怀心中一跳,往前凑了一点。

赵青山眼中却是忽然划过一抹嘲讽怨恨,朝着安丙怀的脸上狠狠碎了一口!

“呸!”

安丙怀的脸,当即扭曲了起来!

“你找死!”

说着,他手中元力,猛然飞出!

轰隆隆!

一道巨响传来,赵青山却是忽然消失在原地!

------题外话------

明天更新中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