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你是谁(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20

砰!

房门被狠狠踹开。

“把房间里的人统统抓起来,一个也不许跑!”

来人气势汹汹,高喊出声。

一群人涌入房间,然而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人。

所有人都傻在当场。

“人呢!?“

“刚刚应该还在啊!”

“他们似乎已经逃了!”

没想到一来就扑了个空,众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上面下了紧急命令,一定要将这几个人都抓起来,本以为是手到擒来,谁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跑了!

“给我搜!我就不信,这么短的时间,他们还能逃出这九戈!”

“是!”

...

云翊和墨羽自然是离开了。顺带,还带上了江达原。

三人行踪不定,速度极快,路上几乎无人觉察到他们。

墨羽跟在云翊身后,有些欲言又止。

少主方才那句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这摆明了是要去救慕凌寒的。

少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啊...

但是看着云翊这样子,墨羽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得紧随而后。

然而江达原却说话了。

“云少主。这是我家三少在离开之前留下的。“

说着,递上了一个小小的纸团。

云翊眸色微敛,将纸团接了过去,打开。

当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云翊神色微动,而后眸色微深。

这自然是慕清澜留下的那牢房的简易地图,寥寥几笔,便是将整体的轮廓都勾勒了出来,一目了然。

而上面,自然也有慕清澜专门留下的一些记号,点出了一部分的特殊结构。

只要看明白,便是能够推测出从这里面逃出的路线。

自然,也是接应的路线。

江达原想来想去,还是云翊最靠谱。

虽然总是一副冷冷的样子,但是每次三少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都会出手。

如此,他自然也十分信任云翊了。

云翊看着那张图,片刻,忽然问道:

“这牢房,是他的手笔?“

江达原很是惊讶:“您怎么知道?”

若非是三少亲手跟他说,他是怎么也想不到,九戈最严密的牢房,竟是出自三少之手!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三少,只怕也还没到十岁啊!

如此,当真算得上是奇才了。

”若非是了如指掌,自然画不出这图。“

他自然也看的出来,这牢房的结构非常精妙,想要画出来这些明线自然不难,可是若想要将这些暗线也勾勒完全,就不是一般的困难了。

不过,倒是想不到,他还有这样的手段。

云翊剑眉微扬。

“放心吧,这牢房若真是他设计的,那便是他的地盘。谁也不能在他手里讨到好处。”

听闻云翊的话,江达原心中顿时安定了许多,旋即又微微蹙眉:

“可、可是三少,如今才不过是御天境中期,那安丙怀,却是早已经突破了虚空境初期..."

实力太过悬殊啊!何况,还要带着赵青山他们?

云翊却是淡淡道:

“他若真和普通御天境中期一样,就不会去了。”

江达原挠挠头。

也是,谁若是真的将三少当做御天境中期,只怕是会吃大亏啊!

“走吧。”

云翊说完,便是转身欲走,手腕轻轻翻转,那张图便是落入了他的袖中。

江达原愣了一下,喊道:“云少主!那图——”

那图可是三少亲手交给他的...

云翊淡淡瞟了他一眼。

“你还怕我弄丢不成?”

给江达原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真的这么说啊!

但是,这东西放在云少主那边,好像不太合适啊...

“等找到他,这图我自然会还。”

云翊语调平静,似乎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看他如此云淡风轻,江达原也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不就是一张图吗?三少留着,就是为了让他们顺着找的,只要人接到了,这张图在谁那里,不都是一样的吗?

到最后,反正直接销毁了就成了。

这么一想,江达原也就放下了心。

...

眼前的石壁之内,传来转轴转动摩擦的声音。

然而就在那石壁即将打开的时候,慕清澜却是忽然神色一动!而后抬头看去!

随后,她立刻手腕一转,将那石雕转回了原来的位置!

那声音骤然停止!

雪幽奇怪问道:“怎么了?”

这门马上就要开了啊,门后面不就是刘凯旋吗?

慕清澜神色微凝。

这石壁之上,没有任何异常,但是...

“这声音不对。”她伸出手,在那石壁之上巧了两下,心中更加肯定,“这牢笼,已经彻底封锁了。那一块悬着的巨石,已经落下。”

雪幽对这个倒是并不意外:“原来如此。看来安丙怀的动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更快。”

他大约已经想到慕清澜是冲着赵青山和刘凯旋而来,赵青山在他毫无防备之下被慕清澜带走,他心中必定恼恨至极,只要他有脑子,肯定会立刻下令,封锁一切通道,而后加强对刘凯旋的看守。

慕清澜点点头。

“其实预料之中。这几个月,他对这地方看来是没少研究。”

不然,也不会故意将她放走,而后开启机关想要将她杀了。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刘凯旋想必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就等着你自投罗网呢。“

慕清澜自然知道这一点。

不过,她既然敢来,自然不怕这些。

别的地方她自然不是安丙怀的对手,不过,这里的话...

“既然他等着,那我当然不能让他失望。”

慕清澜唇角微勾。

雪幽诧异道:”你不会打算真的从这里进去吧?“

慕清澜耸耸肩。

“其实哪里对我而言,差别都不大。时间紧迫,那就用快一点的办法吧。”

说完,竟是忽然将那石雕转动了三圈!

而后,那石雕竟是被她硬生生的拽了下来!

原来这本来就是镶嵌在上面的!

而就在那石雕被取下的一瞬间,面前的石门,竟是轰然坍塌!

轰隆隆!

巨大的声响,瞬间传开!

这牢笼空间本就闭塞,这么大的声音,立刻就回荡开来!听得人心中发颤!

而原本打算带着刘凯旋离开的安丙怀,刚刚转过身,便是立刻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转身,当即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

他神色一震!

果然!

那个少年果然还想要将刘凯旋带走!

哼,不知天高地厚!

他狞笑着看了刘凯旋一眼,一只手已经掐住了刘凯旋的脖子,似乎随时都会了结了他的性命!

“看看,他们还真的想要将你也带出去,真是天真!不过如此也好,主动送上门来,倒是省的我费心去找了!"

那落下的巨石,竟是再次缓缓悬起!

一道人影,逐渐显露。

当看到慕清澜的时候,安丙怀心中冷笑不已。

“看来你还真是不怕死,带走一个赵青山,竟然还妄想将刘凯旋一并带走!真不知道,谁给你的胆子!”

慕清澜笑眯眯。

“哪里哪里,当然是安统领您给的。”

安丙怀一愣。

慕清澜满脸诚恳:“若不是看到您如此平庸无能,我当然是不敢这么闯进来的呀!”

“你!”安丙怀听到这话顿时炸了,脸色涨红,青筋暴起,“你以为你今天能逃得出去吗!刚才你不过是趁着我不注意才得手,现在我倒是要看看,是你抢人快,还是我杀人快!”

说着,手掌猛然用力,甚至可以看到凸出的骨头!

而刘凯旋也剧烈的咳嗽起来,脸上迅速充血!

然而此时,他却是顾不上自己。

他双手艰难的扒着安丙怀的手,扭过头去看慕清澜。

当看到那张普通而陌生的容颜的时候,刘凯旋心中也满是疑惑。

这个人...他并不认识啊!

而且听声音,似乎还只是个少年。

他到底是谁,为何冒死来救赵青山和自己?

看到安丙怀如此,慕清澜脸上却是并为露出半分惊慌之色,反而神色坦荡,笑了一声。

“安统领,我来,不是和你抢人的。”

安丙怀怀疑的看着慕清澜,随后冷笑一声。

“怎么,又怕死了?”

慕清澜权当听不出这话中的嘲讽,挑了挑眉。

“我来,是换人的。”

安丙怀眯了眯眼睛。

“换人?”

慕清澜点点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刘凯旋。

“用我,换他。如何?”

安丙怀当即大笑出声!

“你当我傻吗?!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和我提出这种要求!”

刘凯旋和赵青山,可是那慕枫的心腹大将!

他们两人手中握着的秘密,就连他也不敢小觑,不然也不会这么久了,还没有将两人解决掉。

这一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小子,竟然就敢开口,说要换人?

慕清澜对安丙怀的态度一点也不意外。

毕竟,任何人都不会做赔本买卖。

她的神色忽然有些奇异。

“安丙怀,你问的很好。我是谁,你可知道?

安丙怀刚想破口大骂,看到慕清澜的神色,却是忽然心中一跳。

这少年既然是伪装的赵青山弟弟,这身份容貌,自然不是真的。

那么...他是谁?

他神色变幻,忽然问道:

“前一天,闯入统领府的人,也是你?”

慕清澜毫不避讳的轻松点头。

“安统领好记性。这统领府防御如同铁通,我可是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出来的呢。不过,你挑选的那女奴,可真是漂亮呢...”

这巴掌打的安丙怀心头火又冒了出来!

刘凯旋却是心中一惊——这少年看似貌不惊人,实力也不过是御天境,竟是能够自由出入统领府?

那地方他是知道的,等闲人等,根本无法靠近。

而这少年,居然能见到那女奴,而且看安丙怀的样子,双方分明是见过了的。

他竟是能够从安丙怀手下安全逃出?!

“你当真是不知死活!”

安丙怀几乎咬碎一口铁牙。

“你到底是谁!?”

慕清澜脸上还噙着几分笑意,然而墨玉般的眼睛里,却是闪过一丝冷厉之色。

她盯着安丙怀,忽然抬手,将脸上的面具揭掉。

此时光线昏暗,然而当那少年将面具摘下的时候,露出的一抹容颜,却是如同珠玉生辉。

像是在这黑暗中,点亮的一颗明珠。

安丙怀和刘凯旋,同时心中一震。

很快,一张清俊无双的容颜,出现在两人眼前!

挺直的鼻梁,亮如星子的眸,眉眼微微弯起,竟是像极了某个人!

一个名字,在安丙怀的心中浮现!

他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

“你是——慕凌寒!?“

这样的容颜,这样的年岁,只有一个人!

刘凯旋看到慕清澜容貌的时候,也是震了震,觉得这人竟是和慕枫统领像极。

而听到安丙怀的喊声,他才骤然反应了过来!

眼前的少年,竟然就是慕枫统领之子!

竟然是他!

安丙怀拳头紧握,咬牙道:

“你不是已经沦为废物了吗!?为何竟是会出现在这里!”

慕清澜却是并未回答他的问题,挑了挑眉,清朗的声音响起——

“现在,你愿意换人了吗?”

------题外话------

明天中午更新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