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谁干的(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23

铿!

尖锐刺耳的利器交锋之声传来!

安丙怀的剑,硬生生停在了慕清澜眉心之前!

一把青黑色长刀,横贯而出,接下了这一剑!

安丙怀力量极强,慕清澜甚至感觉到整个手臂都被震麻了!

但是,青元斩还是挡下了这一击!

安丙怀心头一震——按道理来说,这把刀,肯定承受不了这力道的,必定会崩裂开来的啊!

慕清澜忽然屈膝,身子一矮,抽刀就地滚向一旁!

安丙怀看向慕清澜手中的刀,眼神有些奇异。

“看来你身上,还是有点好东西的。”

慕清澜挑眉:“多谢夸奖。”

安丙怀也笑了一声,只是眼底没有一丝笑意。

“你好像还没有搞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

慕清澜点头:“彼此彼此。”

安丙怀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

碰上这么个主,简直会让人发疯!

“哼,嘴皮子挺溜,就是不知道,等过一会儿,你还是不是能笑得出来。”

此时场中一片凌乱,就剩下了他们两人,安丙怀心中却是忽然不着急了。

虽然赵青山对他而言很重要,但是现在,他却是更想先将慕凌寒抓起来。

反正,赵青山半死不活,刘凯旋也是垂死挣扎,地牢内外,他已经布置了不少人,将这里完全封死。

任何人,都逃不出去。

他倒是觉得,若是能看着慕凌寒在这里无用的抵抗,也是一种乐趣。

“你对这里,倒是挺了解。”安丙怀冷笑一声,“看来之前,没少下功夫。”

慕清澜愣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安丙怀竟是以为,她对这地牢如此了如指掌,是因为来之前找人探寻了。

一时间,慕清澜有些哭笑不得。

这本来就是她的东西,她自然最了解。

不过,她也懒得解释。

然而没想到,安丙怀接着又说道:

“九戈之内,慕枫的人,几乎已经全部被我解决,你又是如何知道…”

安丙怀忽然停了下来。

他本来想问慕凌寒,他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机关构造的,但是话没说完,他便是想到,慕凌寒似乎知道的比他还要通透!

至少,从赵青山和刘凯旋两人这事情上来讲,慕凌寒都能随时随地精准的找到那些隐藏的机关,从而才将那两人从他眼皮子下面带走!

这么看来,慕凌寒绝对不是从一般人那里了解到的这些!

更何况,九戈城内,知道这地牢的人,本就不多,而了解这里面构造的,就更是少之又少。

安丙怀之前一直以为自己对这里已经完全了解了,可是现在看来,却分明还差得远!

那么,慕凌寒,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第一个猜想,就是慕枫告诉他的。

但是他立刻将这个想法否决了。

这地牢,乃是五年多前,慕枫初来这里的时候,才派人进行修缮的,算算年龄,当时的慕凌寒才不到十岁。

慕枫此人做事十分谨慎,绝对不会随意将这种事情告诉一个孩子。

而之后,他更是极少回到帝都,就算偶尔提起,慕凌寒又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安丙怀自然想不到,这原本就是出自慕清澜之手,自然不会忘!

想来想去,他心里忽然起了怀疑——

难道,是李鸿飞?!

毕竟,李鸿飞是对这里最为了解的人,就连赵青山和刘凯旋,都没有他了解的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安丙怀才对李鸿飞格外器重。

或许,是李鸿飞将这些告诉了慕凌寒?

毕竟,他曾经可也是那慕枫的手下啊…

短短时间,安丙怀脸色变幻,最后,看向了慕清澜!

“这些,都是李鸿飞跟你说的吧?”

慕清澜微微愣了一下。

李鸿飞?

安丙怀怎么会扯到他身上?

然而,当看到安丙怀那怀疑的神色的时候,慕清澜心中顿时了然!

安丙怀居然怀疑是李鸿飞偷偷报信,将这地牢的情况,全部告诉了他!

慕清澜简直想笑。

李鸿飞是为数不多叛变的高级将领,而且深得安丙怀的信任,甚至直接提升到了副统领的位置。

可见,安丙怀对他是十分看重的,而且看做是自己的心腹。

能够做到这一步,要么李鸿飞一早就是他安家的人,要么,就是李鸿飞这人,本事不小,能让安丙怀如此相信!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意义了!

因为安丙怀此时已经开始怀疑他了!

人一旦生出怀疑,就像是在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迟早会发芽,逐渐积攒,最后爆发!

尤其是安丙怀这种人,宁可错杀一千,不会放过一个。

李鸿飞筹谋算计了多久,才得到现在的一切,却是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怀疑了。

慕清澜想了想,既然安丙怀已经心生疑虑,那她干脆就送李鸿飞一程好了。

毕竟曾经是父亲的部下,还是有几分情谊在的。

于是,她停顿了一瞬间,便是立刻皱起眉头,大声而坚决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说的义正辞严,慷慨激昂。

但是,却微妙的转开了视线,错开了安丙怀的眼神。

这在安丙怀看来,却是铁证如山了!

慕凌寒这样子,绝对是李鸿飞没跑了!

安丙怀心中恨得牙痒痒——好一个李鸿飞,亏他对他那么信任,还擢升了他的职位,居然敢在背后玩儿阴的!

回去之后,必定得好好收拾他!

“呵,看来慕枫真是御下有术,一个个的,对他都这么忠心耿耿。”

慕清澜正打算再添一把火,但看到安丙怀这么说,也就不再提这一茬。

安丙怀这人,疑心太重,不用别人对付,他自己就能把自己搞垮。

“不过,他却是有一个愚蠢无比的儿子。”

安丙怀说着,看向慕清澜,眼底一片不屑的嘲讽。

“竟是主动送上门来找死。你就没想过,你来了,慕枫以后可就是彻底绝了后了?”

想到这个,安丙怀心里就一阵畅快!

一开始他也是想过去解决了慕凌寒的,但是却很快传来消息,说慕凌寒已经被赶出了慕族,去向不明。

圣元帝国那么大,他自然懒得去找一个已经废了的人。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缓缓抬起手中的剑,直指慕清澜!

“能死在我这剑下,也是你的荣幸了!”

说完,身形一动,剑光闪烁!

一股冰寒之气,从那剑身之上传来!

凌厉至极的剑气,立刻将慕清澜笼罩其中!

眨眼之间,慕清澜四周,竟是就已经被无数剑影包围起来!

慕清澜毫不怀疑,自己此时一个失误,便是会被割伤!

那剑气锋利至极,就算隔着一段距离,她也能感觉到肌肤都隐隐作痛!

虚空境强者的一剑,的确不容小觑!

不过,她来,可不是给人当剑靶子的!

慕清澜也横刀身前,眼底一片可怕的黑沉。

安丙怀冷眼看着,不知为何,竟是觉得有一瞬间看到那少年的眼底,闪过了一道灿烂的星芒。

正在这时,外面却是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安丙怀神色微冷。

一道人影,很快出现。

李鸿飞。

他看到安丙怀和慕清澜对峙的场景,也是吃了一惊。

尤其是看到慕清澜的容貌的时候,更是忍不住神色一震。

这张脸…竟是像极了那个人!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他一时间竟是心中发虚,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你是——”

他这是做贼心虚,背叛了慕枫,此时看到慕清澜,自然是心中畏惧。

但在安丙怀看来,却是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只怕是,看到旧主的儿子被困,担心了吧!

安丙怀心中冷笑连连,面上的神色也不太好看。

李鸿飞自然也觉察到气氛有些怪异,但丝毫没有往自己身上联想。

安丙怀忽然道:“怎么?慕凌寒,你都不认识了?”

李鸿飞心头一震!

竟然是慕凌寒!?

这反应更是看的安丙怀心中作呕,恨不得立刻将李鸿飞也解决了!

他冷哼一声,忽然布下结界,将李鸿飞挡在了外面。

李鸿飞这才回过神来,觉察到安丙怀的情绪非常暴躁,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道:

“统领,那几个和赵云…和慕凌寒一起的人跑了,而且…他的随从,就是江达原。”

李鸿飞这句话说得有些艰难,因为他已经猜到之前去求见他的那个仆人,只怕就是江达原!虽然他什么也没说没做,但是此时,知道慕凌寒是跟着江达原一起来的之后,那之前的事情,难免不会引起安丙怀的怀疑。

他是很了解安丙怀这个人的,这一次,只怕是不好脱身。

可是,谁能想到,江达原居然还会回来!

而且,还带着慕凌寒!

安丙怀在搞清楚慕凌寒的身份之后,对这些事情,也就不再意外。

听李鸿飞这么说,只更加怀疑,是李鸿飞故意将人放走的!

他神色淡漠,冷冷道:

“跑了?我不是说了,务必将人抓到吗!?那些人难道未卜先知,竟然能先逃走?”

李鸿飞心里一跳:这是在影射他通风报信?

他连忙道:“统领,那些人之中,有个人的实力极强,所以,才——”

安丙怀却是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听这些借口!立刻去找!若是抓不回来,你这副统领的位置,有的是人想要!”

李鸿飞额头冷汗不断冒出:“是!属下这就亲自去将那些人抓回来!”

说着,便是快速告退离开。

他想要澄清自己,唯有这一个办法了!

安丙怀看着他的背影,只冷哼一声。

随后,他看向慕清澜。

四周的结界已经封锁,慕凌寒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是逃不出去!

而且,这地方一片凌乱,墙壁坍塌,几乎所有的机关,都已经被摧毁,他倒是想看看,慕凌寒还能耍什么花招来!

慕清澜手缓缓握紧刀柄。

是的,这里的机关,几乎都已经暴露,而且安丙怀虎视眈眈,她想要逃离,难上加难。

不过…这却不代表,她会在这里等死!

她身上沾染了不少灰尘,但是一双眼眸,却是无比明亮,眉宇之间,一片坦荡决绝。

气海之内,一团磅礴浩瀚的力量,静静悬浮。

慕清澜缓缓闭上眼睛。

玄灵域主留下的力量,她至今未曾完全继承,以她现在的境界,虽然可以调动这些力量,但是却会留下不少麻烦。

每一次,都得花费一些力气去修复。

上次在倾天塔之中,便是如此。

不过眼下,这是最快捷的办法!

心神一动,那一股可怕的力量,迅速朝着四肢百骸而去!

森然威压,若隐若现!

安丙怀神色一变!

慕凌寒身上的气息,怎么突然变了!?

这样的威压…竟是比他还强上一筹!?

安丙怀心中闪过诸多想法,当机立断,立刻怒喝一声,倾尽全力!

无数原本在四周徘徊的剑影,立刻朝着慕清澜刺去!

慕清澜嘴角,缓缓溢出一丝血来!

她身体元力的奔涌却是更加疯狂!

然而,正在她即将出手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一阵破风之声传来!

那无数剑影,仿佛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快速撤退!

慕清澜周身的剑气,顿时被撕开一个口子!

清冷的声音传来——

“再这样,下次不用我来,你自己就自爆而亡了。”

一股柔和的强大力量,骤然涌入体内!

慕清澜睁开眼睛,正看到一道白色身影!

又欠了他的人情。

慕清澜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然而,云翊的目光微转,却似乎忽然一凝。

气氛,忽然冷了下来。

他看着慕清澜的右小腿。

一个血洞,清晰刺眼。

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平静的可怕:

“谁干的。”

------题外话------

大家这几天都晚上刷吧,或者养几天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