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脱!(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30

地牢之外的人等待了许久,也未曾见到有人出来,都是有些焦急。

“队长,副统领让咱们在这里等着,怎么这么久了都没什么动静?”

“是啊!而且一点声音也没有…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听着下属议论的声音,领头的男人当即脸色一愣,朝着几人头上拍了几巴掌。

“说什么呢!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都给我小心点!平常就连我都不能靠近这里,今天这样肯定是有大事,要是做的好了,肯定能立下功劳!你们的嘴巴都给我闭严了!知道吗!”

众人连忙应道:“是是!”

领头的男人又转过身去,看着道地牢大门的方向,微微皱眉。

实际上,他心里也是有些犯嘀咕。

难道是副统领他们已经在里面将人解决了?

这倒是很有可能,听闻这地牢十分神秘,而且有数个强者看守,哪里用得着他们?

这么一想,倒是有些可惜,本来还想趁着这次机会好好表现一番的…

他叹了口气,原地徘徊,摸了摸自己下巴,有些不耐烦起来。

“队、队长!你你你快看!”

正在这时,身后的将士却是忽然大惊,结结巴巴的喊道。

那男人皱眉道:“怎么了!好好说话!”

然而却见到不少将士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队长,那、那地牢好像起火了!”

“什么!?”

那男人吃了一惊,连忙回头看去,果然看到那个方向,竟似乎浓烟滚滚!仔细看去,还可以看到冲天火起!

所有人都是震惊不已,那男人也是懵了一瞬,而后立刻道:

“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啊!”

说完,便是立刻带着人冲了进去!



九戈城内,起了一场大火。

这起火的地方很是偏僻,火也起的很是诡异,来势汹汹,竟是足足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将火完全扑灭。

不过幸好城中的将士幸好经过,不然还不知道会烧多久。

若是再往旁边蔓延,就真让人害怕担忧了。

城中不少人听了这个消息,都是暗自心惊。

九戈无论是城内城外,常年都是高度警戒,这一次居然会莫名起火,顿时人心惶惶。

各种谣言四起。

不过好在,很快统领府的人便是传来消息,说安丙怀下令,务必彻查此事,若是查清楚是谁,必定严惩不贷!

不过,安丙怀本人却是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无法亲自出来主持大局,便是让副统领张晓阳暂时负责一切事情。

城内的百姓自然不会过多在意,毕竟他们平时也不怎么能见到这样的大人物,听得有人管这些事儿,便也就放下了心。

不过,统领府的人,却是没有这么清闲自在了。

统领府安丙怀的书房。

这地方乃是统领府重地,平常没有安丙怀的准许,谁也不许私自进来。

但是此时,房间之内,却是或坐或站,凑了不少人。

这些人几乎个个身着铠甲,而且一看便知身份不低。

只是此时,这些人的脸上,神色却都是不怎么好。

“查!给我彻底的查!整个九戈,都给我掘地三尺!我就不信找不到!”

张晓阳冷着脸,负手而立,声音也冷的像冰。

而他旁边,则是坐着一个男人,年龄看上去比张晓阳大一些,更沉稳一些。

这人不是别人,却正是安丙怀的心腹,同样身为副统领的蒋骁。

安丙怀手下,一共有三个副统领,三人各司其职。

而且传闻,这三人,张晓阳,蒋骁,以及李鸿飞,彼此身份背景不同,都是互相嫌弃,三人之间面和心不合。

不过是因为有安丙怀压着,才一直没有显露的太过分。

而现在,其中的两个人都凑到了一起,显然事情真的有些麻烦了。

第三个人之所以没来,是因为现在已经身受重伤,连床都下不来,更何况来这里?

张晓阳拳头紧握,脸色阴沉。

“九戈城内戒备森严,居然会让这些人得手!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下面恭敬站着的几个将领,都是垂下了头,不敢声张一句。

“若是三天之内,找不到统领,你们一个个都提头来见!”

这话一出,下面几人顿时为难起来,面面相觑,却似乎无人敢反驳。

张晓阳深受安丙怀的信任,性格嚣张,在这九戈,除了安丙怀,便是他最为霸道。

这些人自然是不敢违背他的命令的。

而且,统领莫名失踪,这种事情,也实在是太让人惊悚了!

如此僵硬气氛之中,却有一个人,置若罔闻,姿态随意。

蒋骁。

他是三个副统领中年龄最大的,跟着安丙怀许多年,也是他的得力干将。

不过最近几年,风头却都是被另外两个人抢走了。

眼下,如果不是发生了大事,他也不会和张晓阳共处一室。

听得张晓阳的话,他轻哼了一声。

“现在你跟他们发火有用吗?就算是杀了他们,也无济于事。”

张晓阳就知道这老东西不会安生!

这一次,幸好他很快得到了消息,而后抢占先机,封锁消息,再对外说是安丙怀下令,让他掌控全局,不然,这蒋骁指不定还会搞出什么乱子来!

蒋骁心中也似乎怨念很深,李鸿飞就不说了,仗着出卖旧主,得到了今天的一切,他根本不屑和这样的人为伍,而那张晓阳又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怕安丙怀失踪的消息引起混乱,他怎么会任由张晓阳放肆!

张晓阳气急反笑:“哦?听蒋副统领这意思,难道已经有办法了?”

蒋骁也不急躁,和张晓阳直直对视。

“办法倒是没有,不过,却有一个想法。”

张晓阳点头:“愿闻其详。”

蒋骁看着他眼中的不忿,心中痛快不少。

“整个九戈,现在只有我们知道安统领失踪的事情,所以,每一个人都要守口如瓶,若是让我知道,有谁将消息泄露了出去…我会让他后悔来过这个世上!知道吗?”

下面人立刻点头。

蒋骁又道:“地牢起了大火,李副统领伤势严重,统领也不知所踪。大火几乎烧了半个地牢,很多痕迹证据都已经消失。不过,好在,李副统领还在。我之前,已经跟他打听过,得到了些线索。”

张晓阳心中大骂:这蒋骁果然奸诈,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是将李鸿飞的嘴撬开了!

蒋骁隐隐得意的看了张晓阳一眼,道:

“你们就没有想过,这一次,地牢之中,还有谁失踪了吗?”

众人一惊,而后立刻反应过来。

赵青山,刘凯旋!

张晓阳心中闪过了什么。

蒋骁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道:

“没错,劫走他们的人之中,就有江达原!”

江达原这个名字,大部分人虽然不熟悉,但是一想,却也是有印象的。

张晓阳震惊道:“那是慕枫之前的手下!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蒋骁无不嘲讽:“张副统领,若是这种事情都搞错,那咱们可真是没什么希望找到统领了。”

张晓阳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闭上了嘴。

蒋骁的神色,却是忽然有些奇异。

“除了江达原,还有一个人。”

“慕枫的儿子——慕凌寒!”



九戈城内,一个偏僻荒凉的院落。

从地牢之中逃出之后,江达原他们便是在这里等着慕清澜几人。

幸好很快,他们便是赶了上来。

不过,当看到慕清澜竟是带着已经昏死的安丙怀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震惊当场。

慕清澜二话没说,将安丙怀锁起来,让江达原去审问了。

一同而去的,还有小黑狼。

有它在,安丙怀能老实不少。

随后,慕清澜便是看向了云翊。

“你——进来。”

语调平静,微微带着一丝冷意,却似乎和平常大不相同。

不过,云翊却是没生气,只顿了顿,便是跟了上去。

墨羽还没跟自家少主说上两句话,就看到慕清澜淡淡看了自己一眼,顿时让他停下了脚步。

看着关上的房门,墨羽想起方才慕清澜的眼神,忽然打了个寒颤。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眼,真是和少主好像啊…

进入房间,慕清澜忽然就站住了。

云翊也跟着站定。

他的容色一如既往清冷,神色睥睨,如同冰雪不可攀附,根本看不出之前曾经吐过血。

慕清澜回头。

两人距离极近。

慕清澜抬头,盯着云翊的眼睛。

“脱。”

云翊微微蹙眉,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慕清澜却是忽然一把拉住了他,另一只手已经探向了他的衣领!

“你不脱是吧?我来!”

------题外话------

二月下午答辩,二更三更在晚上,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