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只有她知道的秘密(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31

云翊一把扣住慕清澜的手,眉间微蹙,微风小雪。

“你想做什么?”

慕清澜却是挑眉看着他:“我不想做什么,只是想确定一个想法而已。怎么,你心虚?”

云翊微微眯了眯眼睛:

“我有什么心虚的。”

慕清澜抬了抬下巴:“那你就脱啊。”

云翊没说话。

房间之内,两人就这样静静对峙,有一股莫名的气流徘徊在两人周身。

慕清澜勾了勾唇角,声音却是有些冷。

“都是男人,有什么好避讳的?”

云翊握着她的手腕,松开自己的领子,转身便是朝着门外走去。

“无趣。”

慕清澜这次没再拦着他,只道:

“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这样狼狈心虚的模样。”

云翊脚步微微顿住。

“也罢,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勉强你了。”

慕清澜说着,也朝着门外走去,之前脸上的冷意和沉凝都消失不见,又是一贯的洒脱样子。

“反正你和我本来也没什么关系,一起来九戈,也不过是因为要共同调查那落日涯。咱们各取所需罢了。在这里忙完之后,咱们便分道扬镳便好!”

说着,她瞟了云翊一眼,似乎笑了一声。

只是那笑意却是没有到达眼底,冰冷冷刺入人心。

这一笑,却是让云翊心中忽然起了波澜。

两人擦肩而过。

慕清澜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背对着云翊,只微微侧头,语气清清淡淡。

“原来我在你心里,连朋友都算不上。”

说着,她便是手腕一动,打开门来——

“你要看什么。”

云翊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慕清澜动作一顿。

在云翊看不到的地方,她得意的勾了勾唇角。

打蛇打七寸,对付云翊这种妖孽,普通办法当然没用!

她迅速将脸上的笑容收起来,转过身,淡淡看了云翊一眼。

“不必勉强。在中元秘境之中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这段时间你帮了我不少忙,我还以为…看来是我想多了。既然你不愿意,那么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着,就要再次转身离开。

云翊这次没说话,只是盯着慕清澜的眼睛,而后,忽然抬手。

他的手指白皙袖长,像是玉竹雕就,微微凸起的指节,更是让人感叹,上天在造就他的时候,一定倾尽了所有的心血。

而后,他的手轻轻一扣,腰间的玉带便是瞬间解开。

一身白衣宽松的穿在他身上,更添了几分慵懒随意的气息,加上那张清冷无双的容颜,更是无可比拟。

慕清澜呆了呆。

她想到自己的话会刺激道云翊,却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直接自己用手了!

这一下,宽衣解带,她一眼看去,甚至能够看到云翊的锁骨!

而衣服松松垮垮的穿在他身上,似乎随手一勾,便是会掉下来。

云翊的动作停了下来,而当看到慕清澜直勾勾的眼神的时候,却是忽然有些想笑。

他生性清冷,性子寡淡,而且素来不喜人近身,所以这些事情都是他自己打理,也几乎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这样宽衣解带过。

但是方才慕清澜说原来他们连朋友都不是的时候,语气却是听到他心里像是被什么扯了一下。几乎想也没想,他腰间的玉带已经松开。

此时回过神来,云翊也觉得自己这样有些不可思议,正在犹豫的时候,却是正看到慕清澜的反应。

那眼神,恨不得从领口钻到他衣服里了。

云翊眼底闪过一抹极淡的笑意。

“看够了吗?”

这一声如同惊雷,瞬间将慕清澜惊醒。

她下意识抬头,正对上云翊审视的眼神。

他剑眉微挑。

“嗯?”

那神色,竟带着一丝揶揄。

慕清澜忽然也勾唇一笑,上前一步,站在云翊身前,一只手伸出去——

“当然没有!”

云翊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自己上前来,一时不查,便是让慕清澜轻易拉下了衣服。

少年精瘦而坚韧的胸膛,顿时露出大半。

如同大理石一般光滑柔韧的肌肉,非常…漂亮…

这是慕清澜脑中的第一个想法。

她愣愣的盯着云翊的胸膛,一时间竟是忘记了反应。

云翊却是忽然感觉到身上一凉,当反应过来的时候,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拉下大半。

而身前,那个一身黑衣的少年,目光呆呆的盯着自己。,好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阵微风吹来,云翊身上忽然有些凉。

也顺便,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几乎是立刻将衣服拉上去,遮住了大半。

慕清澜却是忽然又伸出手,拉住了云翊的动作。

云翊刚要开口训斥,便是听到慕清澜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素来清朗慵懒的少年声音,此时却是带着几分凝重和清冷。

云翊下意识低头看去,却是他的胸膛之上,心脏所在的位置,有一道红色的线,若隐若现。

他眸色微微一变,当慕清澜抬头看他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却已经恢复如常。

他不容置疑的将慕清澜的手拉开,淡淡道:

“没什么。”

说着,就将衣服拉了上去。

很快,便是穿戴整齐。

这整个过程,慕清澜就在一旁看着。

云翊的神色如此云淡风轻,甚至她都要相信他的话了!

云翊没再多说什么,抬脚就朝着门外走去。

虽然不知道慕凌寒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但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告诉他。

“那是为了对付安丙怀才出现的,是吧?”

慕清澜没有去拦云翊。

虽然只是一眼,但已经足够。

那一道血线,如同游丝,猛地看去,甚至根本不会注意到那一点。

但是慕清澜却知道那血线出现,有多么严重。

——云翊受伤了。

而且,是很重的伤。

否则,他的胸膛之上,绝对不会有这东西。

云翊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是我从小就有的,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慕清澜看向他,眸色深深。

“是吗?”

云翊神色淡定。

“我没必要骗你。”

慕清澜点点头。

“是啊,你根本没有必要骗我,所以你为什么不说实话?”

云翊定定看了慕清澜一瞬。

“随你怎么想。”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那血线,分明是你气血逆行造成,不仅会让你实力减弱,短时间内更是无法动用元力,否则便是有性命之危。”

云翊脚步猛然顿住。

“这样,就是你说的没什么?”

安静的房间之内,慕清澜的声音,格外清晰。

她的尾音微微扬起,带着一丝质问和怒意。

“云翊,方才我为什么那么说?如果不是为了对付安丙怀,你也不会如此。但你却根本没打算告诉我不是吗?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这伤,说到底是为了她才受的,可云翊却是这般态度!

如果不是看到云翊吐了血,她根本想不起来这件事情!

而现在,她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可是云翊还是在否认!

慕清澜真的想不明白,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隐瞒的?

他们虽然算不上情谊深厚,但是也曾经共同经历生死,尤其现在,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九戈之内危险重重,九戈之外,落日涯更是有着无数谜团。

他不告诉她,是打定主意之后还会出手了?

慕清澜不会以为云翊是怕她知道之后对他下手,他们之间,这还是信得过的。

其实这种事情,按理说云翊也没有必要跟她交代。

尤其对方是因为自己受了伤,说出来似乎又欠了一个人情。

但是慕清澜就是很生气!

这股怒意不知从哪里而来,却是一路在积攒,从在地牢之中,看到云翊唇角的血迹,瞬间苍白的神色,便已经有了。

直到现在,云翊百般推脱,怎么也不愿意承认,更是让她火上浇油!

慕清澜越说越生气,随后便是一声冷笑。

“好!你既然不说,那就当我从来没问过!若是遇到危险死了,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说完,慕清澜便是不再看他,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她的脸上似乎覆盖一层淡淡的冰霜,格外冰冷。

这是她极少出现的神色。

可见,她是真的生气了。

云翊沉默了好一会儿,却是忽然上前一步,拦在了慕清澜的身前。

慕清澜抬头瞪了他一眼。

“麻烦你让开!我还有事儿!”

云翊看着她,声音低沉清冷。

“我只问一个问题,你回答了,随便怎样都可以。”

慕清澜双手抱臂:“说。”

云翊收指向自己胸膛的位置,一字一句道:

“这个秘密,只有慕清澜知道。”

慕清澜心中顿时一沉!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