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秘密(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35

赵青山说了一个名字。

“应卓。”

慕清澜对这个名字却是没什么印象,微微蹙眉:

“这人什么背景来历?我怎么没听过?”

赵青山苦笑一声。

“三少,您不知道这个人,也是正常,因为,他不是圣元帝国的人!”

慕清澜心中一跳:“你是说——”

赵青山点点头。

“那人是迦叶帝国的人。”

迦叶帝国。

就是圣元帝国边疆的帝国。双方隔着一个巨大的沙漠,但是千百年来,纷争却是始终不断。

包括慕枫他们,也都是死在了迦叶帝国的人手中。

慕清澜了然:“你是说,李鸿飞不仅仅和安丙怀私下有联系,更是将许多消息都出卖给了应卓,才会发生落日涯的事情?”

赵青山神色有些复杂,犹豫了一下,道:

“其实这么说并不完全。这个应卓的名气不大,就算是在迦叶帝国,知道他的人也不多,但是,在九戈,他却是声名赫赫。”

慕清澜“哦”了一声。

“那看来,这个人倒是有点本事。”

赵青山点点头:“他修炼天赋不高,但是心思活络,而且手段极多,他这几年在边疆闲散活动,但实际上却是迦叶帝国军队统领的幕僚。他其实之前一直没有在九戈,而是在边防线上的其他地方。但凡他去,那个地方必定会发生纷争,而且迦叶帝国绝对不会输。所以,九戈的人对他的名号,也是如雷贯耳。”

慕清澜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迦叶帝国还有这样的厉害人物。

之前她对边疆了解不多,自然也是没听过这些的。

但此时,寥寥几句,她便是已经觉察到这个应卓,肯定不简单。

“这么说,他靠的不是本身的修行实力,而是靠的脑子?”

赵青山无奈:“是啊,也正因为是这样,他每次出现,身边必定带着不少强者。一般人根本无法伤到他。我也是在发现李鸿飞的异常的时候,才发觉他竟然已经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九戈。而且,时间不短,大约已经有两年。”

慕清澜顿了顿:“也就是说,他花费了足足两年时间,来设下这样的一个局?”

如果真是这样,那慕清澜就要怀疑,这个应卓,根本就是冲着慕枫而来的了!

慕枫来到九戈五年,而他为了这一击,竟是就等待了足足两年时间。

这需要什么样的耐性?他又到底有多恨慕枫?以至于他竟是要连带着坑杀那么多人?

慕清澜脑子里忽然浮现那个在浮世诀之中的泛着血色的名字,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一扯——如果父亲是落入到了这样的人的手里,只怕真的是生不如死!

想也知道,这样的人,真想要对付一个人,必定会让他受尽折磨!

“你可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赵青山脸上露出愧疚之色。

“属下无能,当时无意发现了这件事,愤怒至极,便是和李鸿飞当面对质了。结果,却是打草惊蛇,让他意识到了不对。后来他坚决否认,私下里却是断了和应卓的联系。属下…属下一时疏忽,便是失去了这条线索。”

说起来这个,赵青山便是满心的自责。

慕清澜心中一动,虽然有些失望,但依照李鸿飞那样的性子,只怕早晚也是会这样做的。

他们在明,对方在暗,自然是不好对付。

慕清澜宽慰道:“没关系,不管怎样,这个人都很关键。现在有了点线索,总好过无头苍蝇般撞来撞去。”

赵青山心里感激,又道:

“对了,三少,您是不是方才已经审问过安丙怀了?”

慕清澜点头:“他说了李鸿飞的事情。似乎先前他便是对李鸿飞颇有意见,这次让他彻底失去了对李鸿飞的信任,把有关的事情都说了。”

不过无论如何,都没什么意义了。

李鸿飞能活多久,都还是个问题。

“不过,其他问题,他倒是咬紧了牙关,怎么也不肯说了。”慕清澜耸耸肩。

赵青山冷笑一声。

“他这样贪婪自私的人,当然不敢说。”

慕清澜有些意外:“怎么说?”

赵青山看向她,眼底灼灼。

“您可知道,他为何想要杀我,却一直没有动手?”

慕清澜的心,忽然提了起来。

“因为…”

“他认定我知道统领府最大的秘密,所以纵然对我恨得咬牙切齿,也依然没有动手!”

慕清澜愣住。

统领府最大的秘密?

她怎么没听到爹爹提起过?

赵青山压低了声音。

“三少,您可知道,统领府之中,有一个极为荒凉偏僻的院落?”

慕清澜眼前,当即浮现了当时看到的场景。

“我知道。是不是那个有些破旧,而且荒凉的院子?”

赵青山皱了皱眉:“破旧?荒凉?还算不上吧?只是时间久了些,看起来和统领府有些格格不入。”

慕清澜摇头:

“我前几天去过一次统领府,便是从那里经过。那个院落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住人,而且有打斗的痕迹,好像是有一段时间了。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显然很久无人进去过了。统领府每天派人巡逻,那些人都说那里晦气,不愿进去。”

她说完,却是见到赵青山的神色有些奇异。

似乎是震惊,愤怒,又像是嘲讽,荒谬。

最终,他眸中恢复平静。

“呵…其实早应该想到的…安丙怀怎么会放过那里?看来,是将那里彻底洗劫一空了。”

慕清澜觉得自己似乎猜到了什么。

“那里面有他非常想要得到的东西?”

可是她听父亲聊起来的时候,却说那院子是非常悠闲而且有趣的地方。统领府的人自动将那里隔离开,轻易不会踏入,但却并非畏惧或者嫌弃,而往往带着一丝好奇和敬畏。

“那里似乎是有人的吧?但是我去看的时候,却显然已经空无一人了。”

赵青山叹了口气。

“您说的不错,之前那里面,一直是有人的。而且这几十年,始终都是那一个人。”

“听说,那人是统领府的老人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便是住在了哪里,而无论谁当统领,都不会去打扰那个人。这似乎也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平常很少有人看到他出来,统领府的人,甚至大多数都没有见过那个人的真面目。就连我们,也是没有的。”

慕清澜却是想到母亲似乎曾经提过,如今想来,他们两人应该是都见过那个人的。

只是不知,到底什么人物,竟是能够这样待在统领府。

“安丙怀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认为那人身上有着稀世珍宝,一进入统领府,便开始琢磨这个事儿。他不敢贸然行动,便是一直在等待。结果后来没多久,我从那里经过的时候,便是被叫了进去。”

“安丙怀认为我是拿了那珍宝,便是开始针对我,立刻将我关押了起来。同时,他甚至打算对那人动手,不过,那人却是在他行动之前,便是离开了统领府,无影无踪。”

“如此,安丙怀自然更加以为那人是将东西都留给了我,拷问无数次。不过,我倒是不知道,他竟是胆子这么大,敢直接进去抢。”

慕清澜这才恍然。

安丙怀竟是胆大至此。

随便想想也能猜到,能在统领府安然待几十年的人,是他能随便招惹的吗?

可他居然昏了头,敢犯这样的险!

“这件事情,几乎无人知道,他似乎也怕这件事情泄露出去。”赵青山微微蹙眉,“只是那人,我也不知道是谁。虽然当时他让我进去了,但是我却是并未见到人,只是听到了声音。那之后,他便是离开了。”

这就麻烦一些了。

慕清澜暗忖。

她在帝都之中,关于边疆也听过不少传闻,却是从未听过关于这个人的。

神秘程度可见一斑了。

慕清澜总觉得,那个人应该很不普通,而安丙怀想要的东西,应该也不只是珍宝那么简单。

而安丙怀之所以这么心虚,害怕赵青山将这事情说出去,肯定是怕人追究。

能让他害怕的会是谁?

只有朝堂最上面的那一个了。

慕清澜觉得,自己似乎无意间触碰到了一个极大的秘密。

虽然现在还看不清,但她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暗潮汹涌。

说了这么多,赵青山的脸色又有些发白。

慕清澜笑了笑:“这元丹你尽快服下,还有着火灵元晶。尽快养好身体,很多事情,还需要你去做呢。”

她没有再多说宽慰的话,只这样一句。

但是这样,却反而更能让赵青山鼓起勇气和信心。

他眼眶微红,隐隐光芒闪烁:

“我这条命都是您的,以后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慕清澜走出房间,又给了刘凯旋一块火灵元晶,让他尽快修养好身体,又吩咐江达原一定要看好他们两人,不能再出现危险。

交代完了这些事情,她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对面的房间。

脑子里不自觉的闪过方才的种种场景。

脑子有一瞬间的失神。

但是很快,墨羽便是推门而出。

他抬头,有些惊讶的看了慕清澜一眼。

慕清澜立刻清醒过来,下意识转身就走,却听墨羽道:

“三少,我家少主有事相商。”

慕清澜微微有些讶异。

“什么事儿?”

墨羽却是低头:

“您进来便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