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险!(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38

慕清澜两人朝着城门走去。

两人的装扮十分普通,放在人群中,几乎认不出来。

但是城门口的盘查,果然严格了许多。

两人再次被拦了下来。

江达原自然用了同样的理由。

不过,这里的将士倒是没有那么好糊弄,听了江达原的话,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没有放行。

“你们说你们是张副统领府中的人,有什么证据?”

江达原心中一沉,看向慕清澜。

他之前并未见过张晓阳,对这个人的了解,也只限于打听来的消息。

这要如何应对?

那将士见此,顿时心中起了疑心。

“怎么?说不出来吗?”

他的眼神在两人身上转了几圈,心中更加怀疑:

“如果你们不能证明你们的身份,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着,眼神一动,周围的将士已经默默包围了上来。

场面一时陷入僵局!

江达原伸出手,示意他们不要乱动。

“等等!张副统领在四年前,曾经在耒州以少胜多,立下战功!”

那人冷笑一声:“这事情谁不知道?你少来糊弄我们!”

江达原后背绷紧,额头不断有细密的汗珠渗出来。

那人冷着脸,挥手下令:

“将他们给我抓起来!”

“是!”

说完,周围的将士便是上前要将两人拿下。

“如此可疑,立刻上报!至于这两个人,先关押起来!”

看着那明晃晃的刀,再看看那敞开的城门,江达原暗自咬牙——不如,直接硬闯!

反正已经到这里了!

一边想着,他体内的元力已经开始运转起来!

然而正在这时,慕清澜却是忽然开了口。

“证据,我们自然有。”



“副统领!副统领!”

房间之内的张晓阳不悦的皱起眉头:“干什么这么慌张?”

下属跑进房间,神色还带着几分激动。

“副统领,人、人找到了!”

“什么?”

张晓阳顿时震惊的站了起来。

这个人是他专门派去找安丙怀的,现在这意思…

“是那位找到了?”

他试探性开口。

那下属连忙点头:“是啊!就刚刚!刚一找到,属下就立刻赶来汇报了!”

张晓阳刚要开口,立刻又警觉的看了一眼四周。

“你们都先退下。”

房内房外伺候的人,闻言齐齐应声。

很快,房间之内,便是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安全起见,赵晓阳甚至还布下了结界,防止有人偷听。

纵然这是他自己的府邸,但是他还是无比谨慎。

“人在哪里?现在情况如何?其他几个人有没有在一块?”

“您别急,我一一跟您说。”那属下喘了口气,“人是在城西的一个枯井里发现的,情况…不是很好,受了很重的伤。属下不敢耽误,连忙回来请您定夺了。而在那里,也没有发现其他人,看样子,是…被抛到了井里…”

最后一句话,声音极小,几乎听不清。

实在是因为这件事情太过恐怖!

身为九戈统领,一方大将,安丙怀居然是被人打成重伤,扔到了枯井里面!

若是这消息传出去,不知会造成怎样的轰动!

甚至,还会牵连不少人的性命!

这种事情,知道的越多,越是容易死啊!

张晓阳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沉思片刻问道:“有其他人知道吗?”

“没有,是咱们的人发现的。属下已经让他们严防死守,无论如何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张晓阳点点头:“这事儿你做的不错。”

“多谢副统领夸奖,这都是手下该做的。只是…您看,现在要怎么办?人…属下已经捞上来了,就在那附近的房间,属下走的时候,还在昏迷着呢。”

他甚至连叫醒安丙怀都不敢,谁不知道安丙怀爱面子,若是他知道自己看到了他这般狼狈可怜的样子,只怕自己下场更惨!

张晓阳沉默,久久不语。

还在昏迷…

也就是还活着?

张晓阳微微眯了眯眼睛。

在得知安丙怀被掳走的时候,他心里是非常震惊的。

在听了蒋骁的话之后,他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区区一个慕凌寒,竟然就能够做到这一步?

他不信。

张晓阳执意认为慕凌寒不过是一个幌子,真正的操控者一定还在后面。

不过,他不知道那人是谁,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对付安丙怀。

当然这些也无所谓。

安丙怀得罪了那么多人,有今天的下场,也是正常。

想到总是风光不可一世的安丙怀,竟也有昏迷倒在枯井之中,浑身重伤狼狈不堪的样子,张晓阳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高兴和舒畅。

看来在对方的手上,他可是没少吃苦头。

不过可惜的是,竟然没直接将安丙怀杀了。

张晓阳双手负在身后,陷入沉思。

若是安丙怀死了,那他失踪的事情,便是可以一直掩盖下去,对外称他只是在闭关修炼就可以。

等过个一年半载,再说安丙怀在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陨落了。

而到时候,他势必已经掌握了九戈的大权。

什么蒋骁,什么李鸿飞,都是蝼蚁罢了!

不过转眼一想,张晓阳又觉得这样也不错,只要他抢先一步,将安丙怀带回来,谁知道他是生是死?

而这锅,所有这些将领都可以作证,是慕凌寒的!

如此一来,他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了这一切?

想想之前蒋骁得知他宣布自己全权代理的时候难看的脸色,张晓阳心里就一阵痛快。

至于李鸿飞?

哈,那个人说不定死的比安丙怀还快呢!

想清楚这些,张晓阳的心情变得很好。

“人呢?现在带我去!一定要快!”



城门口处。

“虽然私下议论主子不对,但是既然诸位都这样怀疑,甚至要将我们抓起来,那也就没办法了。”慕清澜叹了口气,似乎很不情愿的样子,“不过,要我拿证据可以,若是日后张副统领追究起来,你们可是也有责任。”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那几个人犹豫了起来,面面相觑。

是啊,如果这两个人真是张副统领的人,那他们这样,可相当于是不给他面子啊!

在九戈这么做,岂不是相当于自己找死?

江达原和慕清澜眼神交错了一瞬,立刻道:“哎,你也别这么说,各位军爷这也是负责不是?不然岂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进来这九戈了?又或者,放走了什么犯人,咱们可是承担不起这后果啊。”

场中安静了不少。

慕清澜似乎想了想,无奈点头:“说的也是。大家都不容易。那这样的话,最好这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张副统领知道了,不然他肯定也会觉得不舒服啊…要我说,负责是对的,不过,太过死板,可真是容易给自己惹来麻烦呢。”

那几个人的神色更加动摇了,眼睛里闪烁着不确定的光。

慕清澜却见好就收,坦坦荡荡道:

“要说证据,我们这些下人身上,肯定是没有什么直接有关张副统领的东西。不过…我却是知道一些事情,除了我们,其他人都不知道。”

那几个将士都愣了一下,先前被慕清澜的两句话唬住,此时脑子转的就有点慢,一点没觉察到有什么问题。

慕清澜凑近一步,压低了声音。

“其实,你们肯定也能想到,我们能够出来做这种事,平常也是近身伺候张副统领的…是吧?”

那几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点点头。

慕清澜又道:“所以啊,张副统领身上的一些小秘密,便是只要我们知道。比如——虽然府中的女人不少,但其实…其实…唉!他——”

慕清澜话说了一半,一脸说不下去的样子,重重叹了口气。

几个将士都是一脸疑惑。

这什么意思?

“他怎么了?”有个人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慕清澜看了他一眼,又叹了一口气,没说话,却是朝着那人的身下扫了一眼。

一脸惋惜和隐忍。

几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猛地反应过来!

“你、你是说他不行?!”

有个人太过震惊,竟是脱口而出。

慕清澜连忙竖起手指:“嘘!这可不能乱说!让别人知道了,我们就死定了!”

那将士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又朝着四周看了一圈。

好在现在没什么人,其他将士都在旁边看守,闻声也只是朝着这边看了一眼,并未在意。

江达原也是惊了。

三少、三少也太…

慕清澜满脸愁怨:“若非是这样,他又何必一直找女人呢?这…你们也懂得…”

原来是这样啊!

众人震惊。

怪不得!

别人找女人是为了找乐子,张副统领找女人,却是为了掩盖自己不行啊!

这可真是只有贴身伺候的人才知道了!

或许人都有八卦的一面,听了慕清澜讲出这个“秘密”,几个人顿时心神放松了不少,相互对视,也都是能从对方眼里看到几分嘲笑兴奋之意。

声名显赫的张副统领居然不行!哈哈哈!

再厉害又如何?竟然连个男人都算不上!

见几个人脸上都憋着笑,慕清澜似乎更着急了。

“我们不说,你们非要我们说,现在可好,万一让上面知道了,我们——”

“放心放心,这事情我们一定会保密的!”

一个将士连忙出声。

得知了这个事儿,可是足够他们乐上好久的!

“行了,你们也快些走吧。可不要耽误了咱们张副统领的‘大事’,啊?”

话中有话,几人哄笑起来。

慕清澜和江达原这才朝着外面走去,慕清澜还不忘回头又重复一遍:

“这可关系我们的小命,你们千万别说出去啊!”

几个将士敷衍了事,脸上的神色兴奋不已,似乎还在低声讨论着什么。

慕清澜转过头,唇角微微勾了勾。

江达原叹服的看着她,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三少实在是太厉害了!

几句话就把那些人绕晕了!

那些人先是被吓了一跳,心中有了畏惧,自然不敢过多怀疑,实际上,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会明白,若说的是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情,那又如何确定说的是真的?这所谓证据,也就根本算不上证据。而身份,更是值得怀疑了。

但是那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是被这“秘密”的内容刺激了,整个的重心都转移了。

甚至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也还在激动地讨论。

想也知道,一个副统领,手握重权,竟然…也怪不得那些人那个反应了。

不过,张晓阳只怕是想不到,自己人没抓到,反而还落了个“不行”的名声。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只怕没多久,九戈的人都知道了!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踏出城门的一瞬,却是忽然传来一道厉喝!

“将城门关上!把那两个人抓起来!”

慕清澜豁然回头,正看到有人凌空而来!

数支冷箭,飞速射来!

慕清澜眸色一冷!

一道银光闪过,银色圆盘骤然出现在脚下!

“走!”

------题外话------

昨天睡了三个多小时,中午补一下,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