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暴露(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62

慕清澜接过那东西,却发现是一枚玉佩。

这玉佩半个巴掌大小,整体呈现淡淡的青色,唯有那里面,似乎有着淡淡的血丝,若隐若现。

边缘雕刻着祥云纹路,中间似乎刻着某种巨兽,看不清晰。

触手温凉,倒是一块好玉。

但赵青山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专门拿出一块玉来让她鉴定好坏。

慕清澜将那块玉佩在手心反复掂量,正反面都看过了之后,摇了摇头。

“似乎没有见过…”

说着,她将玉佩递回去。

赵青山脸上浮现一丝失望之色。

慕清澜看了他一眼:“怎么,这玉佩有什么来历?”

赵青山叹了口气。

“其实这玉佩,是属下无意间得之。当时落日涯的消息传来,九戈城内,所有人都十分震惊,属下不甘,私下带人前来落日涯,想要调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还没等来到这里,就是被安丙怀他们抓了回去。这玉佩,也是在路上无意间得到的。”

他也是无意间想起了这个东西,想着捡到玉佩的位置,距离落日涯很近,就猜测或者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但是似乎没什么用…

赵青山捏着那玉牌,难掩失望,便要将那玉佩收起来。

云翊却忽然道:

“我看看。”

慕清澜有些奇怪的看向云翊——他难道看出什么来了?

赵青山是见识过云翊的实力的,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将玉佩双手奉上,

“还请您看看。”

云翊接过那玉佩,而后抬起手,让落日的余光穿透玉佩。

慕清澜也看了过去,能够瞧见里面那里面的血丝,似乎在游动。

在光照的映衬下,那血丝便是越发的清楚了。

“玉伴随人久了,便是会有灵。而这里面的血丝,便是由此而来。”云翊淡淡开口,那清透的玉佩在他袖长白皙的指尖翻动,“所以,这玉佩,必定是有主之物。而且,这玉佩,必定可以找到原主。”

说着,他的手腕微微一动,那玉佩之内的血丝,便是忽然以奇怪的轨迹流动起来,最后朝着中间汇聚而去。

慕清澜等人都是颇为惊讶的看着。

那血丝逐渐凝聚,竟是逐渐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而当那图案逐渐清晰的时候,慕清澜便是发现,云翊周身的气息,似乎也在变化!

她错开视线,看向云翊,却是见到他眼底闪过一抹了然之色。

似乎,他早已经猜到这玉佩之中的秘密。

嗡!

当那血丝终于完全凝聚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道细微的嗡鸣之声!

一股森冷的气息,骤然爆发!

墨羽震惊不已,脱口而出——

“是黑魔宗的东西!”

慕清澜心中一震!

赵青山他们自然不知道这黑魔宗指的是什么,但是看到墨羽这么震惊的样子,也都猜到这黑魔宗肯定不简单,神色都凝重了起来。

云翊盯着那血丝游动,最后终于成了一个熟悉的符号,了然挑眉。

果然如此。

虽然这玉佩掩饰的很好,但是当那血丝游动的时候,那一股气息便是无法再遮掩。

“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云翊看向赵青山。

看到云翊这般严肃的询问,赵青山也知道兹事体大,连忙仔细思索起来,而后才谨慎开口。

“这东西,其实就是在距离这里大约五公里的位置捡到的,当时其实旁边还有一具尸体,身上穿着奇怪的衣服,只是身体已经开始腐烂,所以无法辨认到底是谁。看衣服我便是猜测,应该不是圣元帝国的人,或许是迦叶帝国的人,这玉佩被他紧紧攥在手中,我以为会和落日涯的事情有关,就把玉佩拿走了。”

只是那人实在是无法认出来是谁,而且身上个再找不出其他任何线索,他也就没多在意。

现在,只怕是早已经成了白骨,被风沙掩埋了。

云翊点头。

“那应该就是黑魔宗的人。”

慕清澜心中很是意外。

黑魔宗的人,基本上都是群体行动,这么会有这么一个人,离奇的死在了落日涯不远处?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

又到底是为何而死?

无数问题冒出来,慕清澜心中也闪过了诸多猜测。

但是不知为何,她心中也笃定,那人必定和落日涯的事情脱不了关系。

难道是黑魔宗的人,混入了九戈之中?

或者,是进入了迦叶帝国?

云翊又仔细看了那玉佩一眼,道:

“这玉佩的主人,在黑魔宗的地位应该不算低,死在这里,的确是有些蹊跷。”

他将玉佩收了起来。

“这玉佩,我先保管,如何?”

慕清澜自然不会反对。

云翊他们来这里,本就是为了查黑魔宗的事情,如此,倒也算是有了点线索。

虽然没有过多的证据,但是确定了父亲和娘亲确实没死在这里,她心中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现在已经可以确认,李鸿飞就是奸细,或许也不是唯一的一个,但必定是牵涉最多的一个。

他先是和迦叶帝国的人串通,谎报军情,将慕枫他们引到了落日涯,一举坑杀。

随后,将这些消息偷偷提前告诉了安丙怀,使得消息无法准时传到帝都,等九戈陷入危机之后,安丙怀再站出来,直接抢了这统领之位。

甚至,他极有可能和黑魔宗的人也有联系。

而这里面,慕清澜不确定他是不是还勾结了其他人。

不管有没有,牵涉到的这些人,慕清澜一个都不打算放过!

迦叶帝国现在她无法报仇,黑魔宗也有云翊对付,那么安家,就是她现在最大的敌人!

安丙怀地位尊贵,但是如果说整个安家就只有他自己掺和到这里面,她怎么也不会相信!

九戈陷入危机的时候,为何援军迟迟不到?

甚至在赵青山他们打算彻查到底的时候,安丙怀还要万般阻拦?

“证据…”

慕清澜喃喃。

如果早知道这样,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将李鸿飞也带出来,掌控在自己手中的。

假设李鸿飞死了,那么事情就会麻烦许多。

“李鸿飞手上,可有安丙怀的把柄?”

慕清澜忽然看向赵青山。

赵青山想了想,道:

“应该是有的。李鸿飞这个人,自私自利到了极点,和安丙怀倒是如出一辙。两人看上去彼此信任,但实际上,彼此的戒心都很重。安丙怀拿捏着李鸿飞,李鸿飞也不可能毫无防备。他必定会给自己留下一条路的。但终于是什么把柄,却是不好说。”

不管是什么,慕清澜都相信,李鸿飞绝对有能力暂时稳住安丙怀他们。

这个人,坏事做绝,怎么可能不留后路?

安丙怀想杀赵青山,是因为赵青山已经快要查到他的头上,从李鸿飞那里顺藤摸瓜,知道了他们两人早已经勾结在一起。

安丙怀不仅涉嫌故意拖延军机,更是投机取巧,抢了这九戈统领之位。

这事情一旦曝光,李鸿飞死定了,安丙怀也别想好过。

不说陛下,就说其他世家,早就眼红这位置,一旦抓到安丙怀的把柄,一定会竭尽全力搞死他!

但同时,安丙怀以为赵青山知道统领府的一些秘密,想要知道那荒凉的小院里的人,到底留下了什么宝贝,也就一直没真的杀了赵青山。

他必定想不到,自己人心不足蛇吞象,到最后竟是害了自己。

如果他早就杀了赵青山他们,慕清澜也不会这么快查到这里面的诸多隐情。

慕清澜沉默了好一会儿,将这些都理顺之后,抬头看向了那面前的骨山。

“下去看看。”

听到她的话,一行人都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下去看看?

那、那可是——

慕清澜缓缓道:

“我刚才看过了,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圣元帝国的人,但有一小部分,穿的是迦叶帝国将士的铠甲。”

众人一愣。

云翊了然,这才知道方才为何慕凌寒一直盯着下面看的那么仔细。

他以为他是太过震惊悲痛而麻木,没想到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在想着如何解决问题。

“你想要看看那些人之中,有没有圣元帝国的人?”

慕清澜不得不感叹,云翊总是能一眼看穿她心中的想法。

“是的。落日涯易守难攻,就算李鸿飞传递给了爹爹假的消息,将他们全部骗到这里来,对方也不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将他们解决。时间过了很久,不过厮杀的痕迹,还是可以看出些。那些死了的迦叶帝国的人,一旦有破绽,便是我们最好的证据!”

此话一出,江达原他们都是立刻反应了过来,纷纷道:“三少说的对!属下这就去!”

说完,便是率先冲了出去!

刘凯旋紧跟其后。

赵青山正要去,被慕清澜拦住。

“你伤势未愈,就先不要去了。”

那下面血气冲天,而且场景太惨烈,如果一个个翻看,只怕会加速赵青山体内的毒素蔓延,会更加危险。

赵青山笑了一声,眼中却似乎有泪。

“三少,您就让我去吧。我…送兄弟们一程。”

慕清澜心里像是被什么重重打了一拳。

她沉默下来,旋即侧身。

“嗯。注意安全。”

赵青山谢过,才一瘸一拐的去了。

慕清澜拳头不自觉握紧。

云翊看着她。

慕清澜正打算也去的时候,云翊却忽然开了口。

“他们认识的人多,或许能找到熟悉的面孔,你就不要去了。”

慕清澜立刻明白过来,自己确实是帮不上什么忙。

这些将士,她的确不认识几个。

但他们,都曾经为父亲,为九戈拼了性命。

如今,竟是连安葬的地方都没有。

“你随我来。”

正想着,云翊却忽然拉了她一把,朝前走去。

慕清澜心中的那些情绪瞬间被打散,有些疑惑的看向云翊。

“什么事儿?”

云翊回头看了她一眼。

“黑魔宗的人在倾天塔的时候,就似乎对你体内的东西很感兴趣,或者,这里,也会发生相同的情况。”

慕清澜沉思片刻,眉间微蹙。

“你是说,这里或者也有让他们趋之若鹜的东西,而那个,或许还是和我有关?”

云翊点头。

如果真是这样,那慕清澜本身,也会是个不小的麻烦。

慕清澜一手托腮,无意识的敲打着自己的下巴。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可是,倾天塔之内,是因为那个原来的主人,对她体内的黑色玉简非常渴望,才会发生那些事情。

如果这里也是这样,那么为什么她进来这里这么久了,却是迟迟未曾感觉到那熟悉的召唤?

“雪幽,这地方,真的和黑色玉简有关吗?”

慕清澜忍不住在心里询问。

雪幽思考了一会儿,才道:“虽然我也无法感知到那召唤的力量,但是…我和云翊的猜测,是一致的。”

慕清澜陷入沉思。

“如果我主动将黑色玉简暴露出来,会不会——”

“你这丫头是不是疯了!”

雪幽忽然暴躁喊出声。

“那是何等宝物,大陆之上,不知多少强者宁死也要抢夺!你现在暴露出去,岂不是自找死路!”

“朱雀呢?朱雀呢!?放一百只出去,我都不会允许你暴露这玉简!”

正在郁闷的朱雀顿时展开翅膀,满眼怒火—怎么说话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