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65

慕清澜毫不犹豫走了过去,亲自开挖。

江达原对云翊的话很是震惊,但是看到慕清澜如此,立刻就要过去:“三少,这种事情还是属下来——”

慕清澜却是没停下动作,将那些黄沙拨开,朝着下面翻找。

江达原见此,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好一会儿,慕清澜终于摸到了什么东西。

触手温凉,是很熟悉的感觉。

她神色一定,将东西拿了出来。

果然,又是一块玉简!

然而她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反而继续又拿出了一块!

江达原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最后,慕清澜竟是一共找出了五块玉简!

要知道,当日随着慕枫出征的,一共也就六个小队!

加上之前的那一块,正好是六块!

所有小队长的玉简,竟然都在何江这里!

“看看,是不是一样的。”

慕清澜将东西递给江达原,实际上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江达原有些麻木的拿过去,一个个翻看。

或许他心中也早已经猜到什么,翻看那几个玉简,他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场中一片冷寂。

终于,江达原缓缓吐出一口气,只觉得一切都荒唐可怕!

“三少…这些,都是…”

慕清澜淡淡“嗯”了一声。

既然是放在一起的,应该也不会有错。

“这一趟,没白来。”

慕清澜忽然扬了扬眉。

“这些东西,相当于是都在何江这里。达原,什么情况下,你们会把这东西交给一个人保管?”

江达原愣了一下,严肃的摇头:“这东西很特殊,纵然是再亲近的关系,我们都不会交给别人。”

慕清澜点头:“所以这些东西,为什么全都在何江手中?”

江达原神色微变:“您的意思是——”

“这么多玉简在何江的身上,但是却没有一个是碎裂的。唯一的一个,虽然有裂纹,但是到底没碎,也就是说,没成功传回消息。就算是再紧急的情况,也不可能连这点时间都没有。何况他身上有这么多,竟然都保存完好。”

慕清澜笑了一声,很冷。

“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第三军的人在落日涯遭遇了危险!”

甚至,为此他不惜将所有人的玉简都搞到了手里,为的就是杜绝一切消息传回!

江达原忽然明白了过来,看向地上那尸骨,喃喃:“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些玉简,我们都会好好的保存,绝对不会…”

“看他身上的衣服。”慕清澜淡淡开口,“怕是早有准备。”

是了!何江身上,穿的是迦叶帝国的铠甲!

难道是何江早早将他们几人的玉简都拿走,而后带着迦叶帝国的人设下圈套,将这些人全部坑杀?

甚至,让他们连个消息都无法传回?

江达原心中早已知道有奸细,甚至也怀疑过那些迦叶帝国的人之中,或许就有他们自己人。

但是当真正查清的时候,他却是忽然觉得难以置信起来。

何江啊,那是和他们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啊!

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他怎么可以!

那他和李鸿飞,到底是不是串通一气的?

为了筹谋这一天,他到底等待了多久!?

无数问题袭上心头,让江达原脑子里一片混乱。

慕清澜将那几个玉简都收了起来,考虑了一下,将那尸骨也放入了芥子镯之中。

“三少…”

“这些可都是证据,将来都有用的。”慕清澜笑了一下,抬头看向眼前的骨山。

“如果不是碰巧找到,不知道要在这里找多久呢。看来老天爷也待我不薄。”

她说着,眨了眨眼睛。

“如此,倒是省了不少力气。”

听她这么说,江达原心里却是更加难受。

慕清澜心里是真的觉得运气挺好的,这上万尸骨,能这么快找到证据,的确是碰巧了。

有了这何江的尸骨,还有这几个玉简,能说明不少问题。

“回去好好查查这个何江。”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江达原只好点头。

正在这时,云翊却忽然抬起手,一只银蝉,忽然飞到了他的手上。

“那把玉简给我看一下。”

慕清澜不明所以,但还是递了过去。

云翊将那东西放在掌心,那银蝉便是在上面徘徊了几圈。

“去找找。”

云翊说完,那银蝉便是瞬间飞出!

慕清澜有些讶异。

“你这银蝉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云翊淡淡道:“算不上,只是刚好能顺着气息找到一些东西。”

慕清澜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睁大了眼睛。

“你上次去倾天塔,该不会就是——”

云翊看了她一眼,剑眉微扬。

慕清澜倒抽一口冷气。

这银蝉,难道能嗅到千里之外的气息?

如果这样…那她岂不是能借来一用,找找爹爹和娘亲?

似乎猜到了慕清澜心中的想法,云翊忽然抬手,敲了一下慕清澜的脑袋。

“别想了,这银蝉是专门培养出来寻找黑魔宗的,所以能追踪千里,但是普通气息,只能找到百里之内。”

慕清澜有些失望,不过也并未气馁。

虽然可惜,但现在找到了这些证据,倒也算是有了不少突破。

事情的真相,正在逐渐揭开。

嗡嗡。

那银蝉徘徊一圈,很快便是回来了。

云翊眼眸微微眯起。

“在前面。”

说着,便是朝前走去。

慕清澜立刻跟上。

很快,他们便是走到了某个地方停了下来。

那银蝉在某个地方徘徊。

云翊了然:“这下面似乎有东西。”

江达原立刻道:“属下来找!”

说着,已经走了过去,开始挖地三尺。

赵青山他们也觉察到了这边的动静,连忙走了过来。

“三少,可是有什么发现?”

慕清澜看向赵青山:“找到了何江。”

赵青山和刘凯旋脸上都是浮现震惊之色。

刚要开口,却发觉场中的气氛似乎不太对。

刘凯旋试探性的问道:“三少,难道…何江有什么问题?”

慕清澜反问:“怎么这么问?”

刘凯旋和赵青山对视一眼,神色似乎有些为难。

“因为我们在何江的住处,发现了一些东西。”

慕清澜眉间微蹙:“怎么之前没听你们提起?”

“三少恕罪,这事情,我们两人也是才想起来的。当时落日崖的事情让我们都很是震惊,所以我们打算一起出来探查一番。但是在临行前,收拾他们几人的东西的时候,却发现何江似乎有一些秘密。”

赵青山接着道:“何江此人,一直说自己大字不识,我们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当时我们想着,他们几个都死在了落日涯,尸首难寻,便打算为他们都立一个衣冠冢,就在何江的地方,发现一张几乎烧尽的信。”

慕清澜心中一动:“信?”

“是的,那信显然是被人为烧了,只是剩下尾端没烧干净,隐约能看到几个字。我们当时满心悲痛,也就没多想。后来才意识到,他说自己大字不识,又怎么会有信这种东西?”

慕清澜有些好奇的问道:“难道他就没有给家人写过信?我记得应该有人专门代写的吧?”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三少,您有所不知,那何江,号称自己是孤儿,早些年,流亡到九戈的。他说自己全家都死光了,只剩下了他自己。因为身强体壮,所以后来进入了军营,又因为修行天赋还不错,一步步走到了队长的位置。他从来不给任何人写信,也没有收过信。”

慕清澜心中忽然浮现一个大胆的猜测!

或许,何江根本不是背叛,而是…他本来就是别有目的来的!

“找到了!”

江达原忽然喊了一声,找出了一个东西。

慕清澜几人都看了过去,却见到竟然是一个戒指。

“这是何江的戒指!”江达原在手中仔细看了一圈,神色激动起来。

慕清澜接过来,有些意外:“竟然是个芥子戒?”

这东西虽然看起来破旧,但是价格昂贵,也不像是一个小队长能有的东西。

“我知道这戒指。有一次打仗,何江杀了一个人之后,从那人身上撸下来的,后来发现是个芥子戒,就更加宝贝了,从来不离身。”赵青山补充说道,“因为那一场他的小腿被箭刺穿受了伤,慕枫统领为了嘉奖他,也就将这东西留给他了。”

一般而言,战场上的战利品,是要收缴的。

慕枫能够将这价值不菲的芥子镯留给他,可见恩重。

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止何江做出这种事情,将所有人都送上绝路。

何江已死,这戒指自然是没了封印,慕清澜元神之力顺利的进入其中。

这戒指的空间不大,里面的东西也不多。慕清澜很快就翻了个遍。

当看到某个东西的时候,她心念一动,手中便是出现了一摞信!

“这是——”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过去。

“他不是从来不收信吗?这些是从何而来!?”

江达原他们都是满心震惊,同时发现他们对何江,竟是一点也不了解!

同行多年,他们竟然被瞒得这么深!而且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怀疑过何江!

慕清澜拿起最上面的那一封。

一张信纸,抖落开来。

“万事俱备,一月后,正午,落日涯。”

一行字,简单利落。

甚至,连个署名都没有,只有一个奇怪的图案。

而当看到那尾端的图案的时候,赵青山他们立刻神色一肃。

“这和那封被烧掉的信,有着一样的落款!”

慕清澜豁然抬头!



夜晚,寒风阵阵,漆黑的夜空,没有月亮,只有零星的几颗星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沙丘之上,几人中间,一团篝火静静燃烧。

火光映在慕清澜的脸上,那火焰像是在她黑玉般的眼底腾跃一般。

她的脸上,一片平静,盯着那火焰,似乎出了神。

而周围,是漫山遍野的白骨。

这样的场景之下,氛围更加清冷寂静。

慕清澜觉得自己应该是高兴的,想要的证据,终于都顺利找到。

现在,只要等到明天一早回去,将李鸿飞也带走就可以。

那么,人证物证,基本全了。

这一刻她等了很久,为了走到这里,她也付出了很多。

但是她心中,却忽然空荡荡的。

爹爹,娘亲。

边疆这么危险,那么多阴谋和算计,如果重来一次,你们还会那样执着的来吗?

而你们现在,又在哪里?

云翊在慕清澜旁边,静静的看了她一眼。

忽然,那一只银蝉落在他肩膀之上。

云翊侧眸,而后忽然皱起了眉头。

旋即,站起身来,看向了某个方向——

“谁!”

------题外话------

对不住大家,二月扛不住了,明天一定早点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