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奸夫淫妇(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73

萧北棠忽然想起最近一段时间,帝都的那些传言。

一开始他并未放在心上,毕竟他和慕凌寒的关系并不亲近,而且慕凌寒已经被赶出了慕族,日后双方再没有交集。

可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碰到了。

而且,还是在这龙窟沙漠之中。

萧北棠不是没有想过,再次见到慕凌寒的场景。

记忆中,那个少年,和那个人一样,骄傲,恣意,似乎永远是人群中最夺目的存在。

那两人出现的地方,必定十分热闹。

就连父皇,对那兄妹二人,也是有着超乎寻常的宽容。

萧北棠可以理解,因为那两人的天赋和实力如何,他是最清楚的。

小时候,他比那两人的境界高不少,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之间的差距,便是越来越小。

甚至,在前往中元秘境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实力,几乎已经和他持平。

但是他却没有资格被选进入那秘境。

因为他的年龄,比那两人都要大两岁。

两岁,看似不起眼,却是衡量天才的一个重要标准。

在那两人崭露头角之前,萧北棠是圣元帝国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

他刷新了无数记录,自从踏上修炼一途,就始终顺利无比。

但是,他创下的记录,用不了多久,总是会被那两人打破。

渐渐地,所有人都知道,帝都慕族,出了两个百年来最顶尖的天才。

虽然他也在不断进步,可更多的视线,却都是放在了那兄妹二人的身上。

在那样璀璨夺目的明珠照耀之下,任何人都显得黯淡无光起来。

说起来,萧北棠心里的好胜心,是远远高于其他的。

他不喜欢慕清澜,不喜欢那张扬恣意的模样,不喜欢那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一切的样子。

在一起的时候,萧北棠总是会感觉自己有一种无力感。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时间越久,他便是越会被她超越,甚至甩在身后。

而慕凌寒,他的接触和了解不多,但是每每会在那个人闯完祸之后,看到那个容色清俊的少年,一脸宠溺的笑。

萧北棠本以为,再次见到,那个天之骄子,必定沦落泥潭,萎靡不振。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还是这般模样。

周身的骄傲和棱角,仿佛一点也没有被消磨。

萧北棠眉头微蹙,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少年。

那双眼睛,是像极了的,只是这张脸,却更是多了几分俊朗气息。

虽然在笑,但是眉宇之间,却是有着一丝漠然的冷厉。

他挺直了身子,脸上神色迅速恢复如常,一片严谨冷肃。

“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你。”

慕清澜眉眼弯弯。

“是啊,原本以为你和我妹妹缘分已尽,以后再也见不着,不过现在看来,事事都有意外不是?”

此话一出,场中的气氛,顿时陷入冰点。

萧北棠的神色原本就周正严肃,但是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安嘉落没想到慕凌寒居然开口就提到那个人,心中忍不住一跳,下意识的看向萧北棠。

只是萧北棠此时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的神色和反应。

萧北棠没说话,让安嘉落心中有些烦闷,更有一丝她自己也难以觉察的慌张。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那个人这般在意,分明已经死了不是吗?

连尸首都没有的人,她怕什么?

这么想着,安嘉落心里总算是平静了点。

云翊却是瞥了慕清澜一眼。

妹妹?

慕清澜?

怎么这男人,和慕清澜还有关系不成?

慕清澜却似乎没觉察到场中的氛围变化,朝着安嘉落抬了抬下巴。

“不过,安大小姐心心念念多年,倒是终于得偿所愿了。恭喜恭喜啊。”

安嘉落的脸色瞬间煞白——这不是在说她一直觊觎四皇子妃的位置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慕凌寒是想要干什么?!

她一个女子,若是传出这种名声,以后还怎么立足!

“慕、慕三少,说话前还请三思。北棠人中龙凤,不知多少女子倾慕,难道人人都要背上这么个罪名吗?”她咬了咬唇,抬头,盯着慕清澜,眸色之中一片坚定,“还请慕三少收回这些话。”

慕清澜眨了眨眼睛:

“是吗?可是上次,分明听钟莹儿说,你们两个早就订婚了啊?我记得那时候,我妹妹似乎才死了没多久吧…嗯?”

她脸上依然带笑,只是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声音清凌凌,说出的话却如同重锤砸落。

“萧北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妹妹,不过很巧,我妹妹也从来没喜欢过你。只是她尸骨未寒,你就另娶新欢,未免也太急不可耐了吧?”

萧北棠脸上冷的像是结了冰。

他知道那些人暗地里都是怎么说的,但是他不在乎。

对慕清澜,他没有感情,早就想着要如何退掉这一门亲事,只是没想到,她居然死在了中元秘境。

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他备受折磨,一秒钟都觉得多余而浪费!

只有在安嘉落面前,他才会感到轻松自在,舒服安心。

他喜欢安嘉落多年,虽然安嘉落说了很多次,不求地位名声,只要默默的仰慕他就行,但是他怎么能真的这么做?

所以,在听到了慕清澜死了的消息的时候,他很快便是反应过来,这一门亲事,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没了!

加上慕枫夫妻二人身亡,慕凌寒被赶出慕族,这一脉,算是彻底的没落了。

萧北棠等了一段时间,便是提出想要娶安嘉落为妻。

父皇自然是骂了他一顿,但是他也知道萧北棠心中不喜慕清澜多年,如今这般局面,慕族必定无法回到之前的风光,倒是安丙怀出人意料,抢了九戈统领的位置。

而他又恰好是安嘉落的父亲。

有安家在背后支持,萧北棠的位置也会更加稳固。

最后,萧北棠在御书房外跪了一天一夜,终于得到了首肯。

对这件事,帝都之中的人的评价,两极分化。

一些人很是震惊,向来恪守规矩,周正严肃的四皇子,竟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般地步,当真是情深义重。

但也有另外一些人,认为慕清澜尸骨未寒,如此作为,难免太过寡情刻薄。

但是,萧北棠心中认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是劝不了的。

他等待这一天太久,不愿再等。

此时慕凌寒这么说,无疑有几分质问的意思,但萧北棠心中却是并不在意。

“我们之间,并无感情。”

言外之意,他自然不需要多顾及什么。

何况慕清澜都死了,最该痛苦难受的人都不在,其他人又有什么资格开口?

慕清澜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在这之前,她们两个的婚约可是早早定下了,这么多年,萧北棠这小子都从来没说过“没感情”,现在她“死了”,萧北棠这话倒是说的挺溜啊!

之前没说,还不是忌惮慕族,还有他们兄妹二人的天赋?

现在一死一伤,他倒是甩的干干净净。

回想起刚才他关照安嘉落的样子,慕清澜只庆幸自己之前没吃什么东西,不然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她冷笑一声,懒得再看这两张厌烦的脸。

“也是。你和安大小姐才有感情,如今总算是得偿所愿了不是?”

“你!”

萧北棠被这话刺的心里很不舒服,但又无法出言反驳。

安嘉落双手绞在一起,心里烦躁的不行。

钟莹儿居然这么多嘴!连这种事情都说了出来!

之前她去找钟莹儿打探消息的时候,却没见她那么殷勤的说这些!

她似乎还对慕凌寒很是记恨,可慕凌寒怎么会知道这些!

平常姐姐妹妹的喊得亲热,关键时候,果然一点也靠不住!

安嘉落在心里对钟莹儿又添了一笔,恨不得立刻回去找钟莹儿对峙,但是面上却并未太过显露。

唇瓣被咬的发白,眼帘微垂,睫毛微颤。

她上前一步,走到而来萧北棠的身边,低声劝道:

“算了,北棠,这些事情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清澜妹妹的事情,我也很难过,但是我毕竟是占了她曾经的位置,我…”

萧北棠当即冷声道:

“你如今能在我身边,不是你抢占了她的位置,而是我为了我们求来的。她死了我也很遗憾,但是,并不代表我妻子的身份,就一定要为了她留一辈子。”

他捏了捏安嘉落的手。

“这位置,在我心里,从来都是你的。”

安嘉落眸中泪光微闪。

“真的吗?”

萧北棠点头:“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慕清澜翻了个白眼。

以往是偷偷摸摸,现在总算光明正大了。

秀恩爱无所谓,可是恶心到她,可就有所谓了。

云翊忽然道:

“她的耐性真好。”

慕清澜看了他一眼,挑眉:“嗯?”

云翊淡淡道:

“这种事情,必定瞒不过她,不过竟然还能忍受这么多年,实在是…和我印象中的她,不太相符。”

慕清澜顿时来了兴趣,凑近了一点,问道:

“那你觉得,如果我妹妹还活着,应该怎么办?”

云翊抬眸,看了一眼那两人,音色清冷。

“奸夫淫妇,自然是要浸猪笼的。”

------题外话------

先去吃饭饭,稍后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