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她和她不一样(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74

两人说话,是完全没压低声音的,因此场中的几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安嘉落的手一下子攥紧,压着满心怒意看向了云翊——到底是谁说话这么恶毒!

然而当看清云翊的容貌的时候,安嘉落却是顿时愣在了原地。

原本她以为,萧北棠是这世上最出色的少年,容貌俊朗,出身尊贵,天赋也高,没有一处不好的。

帝都之中虽然也有其他出色的男人,但是比起萧北棠,却总有一些不完美。

何况,萧北棠将来可是极有可能登上帝位的人。

这一点,是其他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所以,安嘉落一直很努力,很用心,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好,为的就是得到萧北棠的喜欢。

结果,萧北棠是喜欢她了,可她却是忘了上面还有真正主宰一切的一个人。

陛下居然把慕清澜定为了萧北棠的未婚妻!

安嘉落万万没想到,自己万事俱备,竟然栽在了这上面!

可是,慕族风光无两,她自己也知道,她是绝对争不过慕清澜的。

为此,她暗中不知懊恼多少次。

谁知道,天要助她,竟是让慕清澜死在了中元秘境!

她好不容易走到这个位置,自然是不允许别人说三道四的。

这段时间,也是她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她本以为自己得到了天下间最好的男人,可是当看到眼前这白衣少年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纵然那白衣少年口中说出的话让她非常不舒服,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少年的容颜气质,的确比萧北棠更胜一筹。

安嘉落这么一愣,也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但萧北棠却是忍不了。

“阁下最好嘴巴放干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萧北棠心中已然怒极,只是此时的情形,却不是能随意动手的。

慕清澜对他的威胁毫不在意。

“允许你做,还不许人说了?”她眸色微转,笑吟吟的,“难道要我把两位这几年情谊深重的事情,一件件数来?”

“是说说三年前的国宴,还是说说两年前的练武会?”

萧北棠神色一僵,旋即皱眉。

“说又如何?那两次我和嘉落都是碰巧遇到,坦坦荡荡。你便是让人去查,也绝对查不出什么来。慕凌寒,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

慕清澜笑起来。

“我当然不会这么以为。毕竟今时不同往日,我不过是被赶出家族的废人一个,哪里比得上你位高权重?只手遮天?你想要对付我,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萧北棠神色更冷。

“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若非你出言荒唐,我也不会那么做。”

慕清澜心中暗叹,这萧北棠其他都还不错,只是没脑子。

尤其是遇到安嘉落的事情,更是一点辨别能力都没有。

她也懒得解释,只看了安嘉落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哦?看来是我搞错了。我本来还在想,怎么那么巧,一次是你遇到麻烦,一次是安大小姐遇到麻烦,还正巧没有其他人在场,你们两人正好彼此帮忙。本以为是有人费心筹谋,现在看,竟是天定的缘分呢…”

安嘉落心里一晃。

这两件事情发生的时候,虽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甚至连对话都很少,但是…

但是却留有其他的把柄!

也正是那两次,萧北棠心里才对她多加喜欢,更加想要娶她为妻。

萧北棠不知道,她却是心中有数的。

那两次,都不是意外!

而且这事情传出去,萧北棠顶多有一个风流的名声,她安嘉落却是彻底没法做人了!

要知道,当时的萧北棠,可是已经和慕清澜有婚约的!

这种情况下,还私自见面,必定会被人戳脊梁骨!

安嘉落脚下一个踉跄,没想到她以为保密极好的这些事情,竟然都已经被人知道了!

她明明严防死守,怎么会——

慕凌寒手段当真厉害,竟是连这些事情也能查到…

但是现在,她是怎么也不能承认的了!

安嘉落心念电转,很快便是确定了想法,再次抬头的时候,脸上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慕三少,说话都是要讲究证据的。嘉落虽然素来敬重慕家,但是若慕三少继续这样污蔑,嘉落也必定不会任人欺负。”

看她神色坚定,眼中隐约一丝委屈执拗之色,就连慕清澜都要怀疑,是自己对人家产生了误会了!

她真是想搬个影后送给这位安大小姐,能够一如既往的扮演这样善解人意温婉大方的角色,也当真是演技了得。

不过,慕清澜对他们的破事儿没有一点兴趣。

安嘉落心心念念的都是得到萧北棠,或者说得到四皇子妃的位置,但是慕清澜却是没什么兴趣。

若非是担心陛下和族长的脸面太难看,她早就退婚去了,哪里轮得到这种人在她“死”之后来作妖?!

萧北棠被那笑容刺的心里很不舒服,上前一步,将安嘉落抱入怀中,俨然一副护短的姿态。

“慕凌寒,你是她的哥哥,为她委屈,我可以理解。她死了,我也很遗憾,但是没感情就是没感情,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即便她活着,我也绝对不会喜欢上她,更加不会娶她为妻。我这一生,只会娶嘉落为妻。所以,我希望你放尊重一点。嘉落性格温柔单纯,和她不一样。”

慕清澜脸上的笑逐渐淡去。

这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可是放在一起,她怎么忽然就有些想不通了呢?

“和、她、不、一、样?”

慕清澜一字一句反问,仿佛在思考着这句话的意思。

和温柔单纯不一样的是什么?

似乎不是什么好词吧?

慕清澜就那样看了萧北棠好一会儿,正要开口,却是忽然听到了一旁的云翊开口。

“她和她当然不一样。她可不会私下勾搭别人的未婚夫,更加不会靠示弱让别的男人为自己出头。”

慕清澜有些惊讶的回头,却见云翊神色淡淡,仿佛在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然而说出的话,却是如同冰渣一般,狠狠刺入了萧北棠和安嘉落的心中!

“鱼目混珠,和瞎了也没什么区别。”

这话,说的却是萧北棠。

慕清澜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向云翊。

她没想到,云翊竟然肯这样帮“她”说话。

慕清澜自然知道云翊心中对自己的那一丝微妙的感情,但是最近,云翊已经不再纠结她的身份,似乎也已经接受了她是慕凌寒的事情,也挺久没有听到云翊提起“她”了。

没想到,少言寡语,连多说一个字都嫌麻烦的云翊,竟然能说出这么解气的话来。

何况他容色绝世,说出这番话来,也非常自然,让人信服。

慕清澜心底,一瞬间浮现了一丝极为微妙的感觉。

她余光看到萧北棠难看的脸色,顿时觉得心中吐出了一口气!

她笑眯眯弯起眼睛。

也对,没必要为了这种人生气。

人都瞎了,还能奢求什么?

萧北棠正要开口反驳,旁边那被晾了好一会儿的男人终于冷哼一声,开了口。

“我当是谁,原来你是萧北棠?”

虽然他性格顽劣,但是萧北棠的名字他还是知道的。

听到这名字的时候,他还不太确定,但是随后却是从双方的对话之中,确定了他们的身份。

萧北棠冷脸看了他一眼。

伽罗铭却是嗤了一声。

“放心,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不过,艳福还真是不浅啊…”

说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看了慕清澜一眼。

“你是慕凌寒?”

慕清澜耸肩。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伽罗铭上下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才不屑哼了一声。

“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这也不过是才御天境中期罢了!”

他身边的几个男人,却都是神色一变。

关于圣元帝国帝都慕族那一对双生子的传闻,他们也是曾经听过,因为迦叶帝国一个有资格进入中元秘境的人都没有。

后来听说慕凌寒废了,他们还都是震惊了很久。

没想到,眼前这少年,竟然就是慕凌寒!

可是,若那传言是真的,慕凌寒怎么又成了御天境?

伽罗鸣却是不管不顾,只看了两边人一眼,旋即扬声:

“我告诉你们,不管你们什么身份,也不管你们有什么矛盾,今天这冰瞳骨龙,我都是要定了!”

说着,已经看向了那冰瞳骨龙,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谁也不准抢!”

安嘉落拽了拽萧北棠,示意他千万抓紧机会,伽罗鸣有帮手,若真是得手了,他们就白来一趟了!

萧北棠点点头。

慕清澜却是打了个呵欠,心里直翻白眼——谁愿意去死谁去,她可不会去!

一边想着,她一边开始看向四周,筹划着怎么逃跑比较快。

而就在这时,那冰瞳骨龙却是忽然看向了慕清澜!

吼!

一道可怕的龙息,瞬间朝着慕清澜而来!

------题外话------

端午安康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