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耆老,救我(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76

铿!

伽罗鸣的手中,立刻出现了一把斧子!

两人短兵相接!

锋利的刃彼此划过,发出尖锐而刺耳的声音!

伽罗鸣毕竟是神魄境强者,这一下力道极大!

加上之前那一道龙息造成的内伤,慕清澜坚持了没多久,便是立刻一口血吐出!

与此同时,她似是无力一般,手腕微微垂下,青元斩便是错开了那斧子!

伽罗鸣正打算乘胜追击,没想到这一下顿时落空!

但是他心中对慕清澜怒意翻涌,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

他元力汇聚,斧头之上,流光闪烁!

慕清澜立刻后退!

唰!

伽罗鸣斧子划下,又被避开!

这下,他是真的恼了!

“不过四区区御天境,竟也敢这么嚣张!”

伽罗鸣脸色气的通红,手腕一甩,那斧子便是飞了出来,直直朝着慕清澜而去!

“万凌斧!”

她速度虽然快,但是这一斧子,是伽罗鸣倾注了极大力量的,几乎眨眼就追了上去!

慕清澜甚至可以感受到那锋利的气息,在肌肤之上划过留下的刺痛火辣之感!

她唇角掀起一抹冷笑。

这等“福气”,还是留给其他人的好!

这般想着,她心念一动,忽然有一道暗影,从脚下流窜而出!

无声无息,快速至极!

然而此时是在黑夜之中,而且众人是站在冰面之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彼此之间的对决之上,哪里还顾得上注意脚下?

眨眼之间,那斧子已经到了眼前!

伽罗鸣冷笑一声——这一斧子下去,慕凌寒必定身首异处!

但是,他脸上的笑容,下一刻,却是僵在了那里!

因为那斧子,竟是硬生生的停在了慕清澜的身前,一拳之距!

虽然很近,却是怎么也没有再进一步!

伽罗鸣恼了:“上啊!”

他催动元力,却发现自己的那斧子,竟然一动不动!

这事情之前可是从来没发生过!

伽罗鸣又是烦躁又是恼怒,而后却是看到那斧子,竟然转了个方向,朝着自己飞出!

这下,在场的众人是真的彻底惊呆了。

萧北棠凝神看去,终于看到那斧子之上,似乎缠绕着什么东西!

“似乎是绳子,却又不太像。”

安嘉落在他身后,柳眉微蹙,看着那诡异至极的斧子,心中也生出无数疑问。

萧北棠点点头,眼睛一眨不眨:

“好像是某种藤条一般的东西…不知是什么,竟然如此厉害…”

安嘉落眼前一亮,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萧北棠,有些怀疑的问道:

“距离有些远,看不太清楚,但似乎是黑色的藤条?会不会是海金沙藤?”

萧北棠顿时了然,仔细的看去,旋即点了点头。

“好像的确是。”

沙沙!

随着速度逐渐增加,藤条蔓延在冰面上摩擦的声音也逐渐传来。

听到这声音,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肯定之色。

“的确是海金沙藤!”

萧北棠心中十分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传闻中的海金沙藤!

而且那海金沙藤,分明是有慕凌寒控制的!

这东西十分珍贵,就连他也只是在书中见过,从来没想过,居然真的能亲眼见到!

这原本是让人兴奋的一件事,但是当想到那海金沙藤的主人,是慕凌寒的时候,就怎么也无法兴奋起来了。

反而,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萧北棠并不陌生。

这么多年,每次他把一件事情做好的时候,那兄妹二人,便是会做的更好,而且无法再让别人超越。

每到这种时候,他心里就会出现这种感觉。

好像,他无论怎么努力,都始终比他们差一点。

骄傲如他,如何能心平气和?

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

慕凌寒分明已经被赶出了慕族,怎么还会有着这样的机缘?

萧北棠和安嘉落都很清楚,这种等级的宝贝,别说是一般人,就算是慕家安家这种,都会视若珍宝。

萧北棠可以肯定,皇家是没有这东西的,而且慕家,肯定也拿不出这海金沙藤来。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慕凌寒自己得来的!

这还不如不解释。

安嘉落看着那海金沙藤,心里也是半羡慕半嫉妒。

那可是海金沙藤啊!

若是她能得到…

啪!

正在两人心思各异的时候,那海金沙藤,终于将斧子甩向了伽罗鸣!

“这是什么鬼东西!”

伽罗鸣自小不学无术,自然也没见过、听过这东西。

他只觉得,这黑色的藤条,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可以拦住自己的斧子!甚至反向攻击!简直太诡异了!

伽罗鸣险险避开那一斧子,想要抢回来,却是立刻看到那上面尖锐的刺,立刻双腿一软,萌生了退意。

一阵风来,伽罗鸣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一片冰凉。

低头看去,却是震惊的看到自己的胸前衣襟,不知何时,被竖着划开了一道口子!

冷风不断灌进去,伽罗鸣却是觉得这冷风,直接吹到了自己的胸膛里面,冰凉彻骨。

若是再近一点点…他就要被开膛破肚了!

伽罗鸣只觉得脑子里一片嗡鸣,眼前的一切,也都开始模糊起来。

慕清澜有些诧异的挑挑眉,倒是没想到,这位传闻中极有可能继承迦叶帝国帝位的世子,竟然是这么个草包。

虽然是神魄境,但是显然是各种天材地宝堆积起来的,元力虚浮,实战能力更是几乎没有。

慕清澜却是不知,伽罗鸣是伽罗齐的独子,从小便是娇生惯养,生怕磕着碰着,就算是为了修炼,帮他找了几个陪练,但是那些人都知道伽罗鸣备受重视,且性子骄纵,更不敢得罪,平时都是应付了事,哪里敢真的操练他?

如此,伽罗鸣虽然是神魄境,但实际上,从没有经历过严峻的战斗,更加没有经历过生死之战。

他和慕清澜这种生死之间不知道游走了多少次,才练就了一身实力的人比,自然没有可比性。

双方真的交手之后,慕清澜的战斗经验,完全碾压伽罗鸣!

伽罗鸣看着自己差点就要被劈开的胸膛,脑子已经完全糊涂了。

他此时忘了冰瞳骨龙,忘了眼前的几方人马,只想要快点逃离!

这地方,这些人,都太危险了!

那、那慕凌寒分明只是御天境,怎么、怎么会赢了自己!?

伽罗鸣有些不甘心,抬头战战兢兢的看向慕清澜,结果正看到慕清澜手腕收回,一把将那斧子握在了手中,随意把玩,神色轻松。

觉察到伽罗鸣的视线,慕清澜抬眸,冲他龇牙一笑。

伽罗鸣身子一抖,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快、快护驾!”

他颤颤巍巍的喊出这一句,额头不断有汗滴下来。

离开了那几个人的保护,他才发觉自己实在是太危险了!

刚才不应该将他们全都派遣过去的,应该留下一两个人来保护自己啊!

伽罗鸣万分后悔,只是此时,却也来不及了。

慕清澜抬了抬下巴:“想呼救?晚了点哦。”

什么?

伽罗鸣顺着慕清澜的视线看过去,却是正看到那四个人,已经被困在那星阵之中!

无数能量狂暴流窜,那几个人根本应接不暇!

而且身上,都挂了彩。

这一时半刻,显然是没时间来救他了。

伽罗鸣脸色瞬间灰白。

“丫头,这星阵子似乎之前没有这么厉害吧?”

雪幽有些疑惑的开口。

慕清澜眯了眯眼睛,笑了。

“是没有。不过我方才尝试着在里面又构建了一个小小的星阵,嗯…就是仿照九戈那个城门之阵而来的。原本只是想要试试,没想到,竟然真的有用。”

雪幽惊了一瞬。

“你居然想得到在星阵子里面再构建星阵!?而且、而且居然做到了!?”

慕清澜有些奇怪的问道:“是啊,怎么了?其实这想法,也是偶然浮现的,我只是做个尝试,没想到还挺顺利的。”

而且,效果似乎很不错的样子啊。

原本想着能拖着那几个人一会儿就好,结果没想到,他们贸然攻击,竟是触发了她留在里面的小星阵,力量彼此冲击循环,自然也就让星阵子的威力更大了一些。

雪幽:“…没事,你开心就好。”

早知道这丫头脑子不是一般的灵光,天赋也不是一般的绝顶,这种事情应该早就习惯了啊!

被打击了那么多次,多一次算什么!

雪幽在心里狂喊!

被黑色玉简选中的人,这么天才才是正常的!正常的!

他何等身份,这么大惊小怪,实在是有失威仪啊!

雪幽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但是、但是!

这丫头真的太变态了吧!

她从来没有经受过任何系统的训练,更加没有老师的专门指引,竟然就已经误打误撞,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雪幽想起自己认识的星阵师,虽然不多,但是见过的却是不少。

其中也有不少被称为星阵师天才。

可和这丫头比起来…

雪幽终于幽幽叹了一口气。

慕清澜却是没再多顾及雪幽,只手腕一扬,那斧子便是被她远远甩开!

咔嚓!

斧子深深砍入远处的一块冰柱之上!

伽罗鸣身子一抖。

慕清澜上前一步,却是忽然看到伽罗鸣的神色一变!

他忽然从怀中拿出了什么东西,狠狠捏碎!

“耆老,救我!”

慕清澜心中一动,立刻就要后撤!

然而她却是立刻感觉到,周身的空间竟是被人控制!

一道强悍的威压,骤然降临!

某一片空间,忽然扭曲了起来!

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浮现!

看到那人影,伽罗鸣脸上涌现狂喜之色。

“耆老!快救救我!这些人要杀我!”

他的手从几人身上一一指过去,因为激动和愤恨,五官都有些扭曲。

“这些人,统统杀掉!一个都不留!”

萧北棠拳头攥紧——他从头到尾,没有对伽罗鸣动过一根手指头!只是因为慕凌寒的一句话,伽罗鸣就连他也恨上了!

来人实力强悍,他已经能感觉到危险!

安嘉落抓住他的手,眉宇之间浮现一片担忧之色。

“北棠,我们分明什么也没做,慕三少为什么要这样栽赃我们?”

萧北棠脸色柔和了一些,摸了摸她的头发,道:

“放心,我会护你周全。”

安嘉落却是摇摇头,眼中泪水摇摇欲坠。

“他是生气,我抢了清澜的位置。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要抢过你的,她那么优秀,那么出色,我、我从来没想过争什么…他若是有不满,我可以去道歉,可以做一切事情,但是,他这样冤枉你,我实在是——”

一番话说得萧北棠心里疼惜不已。

“一切都是他的错,你什么也没做,也没错,知道么?”

安嘉落没有再辩解什么,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

而后,她忽然抽出了腰间的剑。

“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不管谁反对,不管什么危险,我只要你。”

温柔而坚韧,善良又执着。

萧北棠觉得,和安嘉落订婚,是他这么多年,做的最好的一件事之一。

“好。”

他扭头,看向那已经出现的可怕身影,声音微沉。

“我倒是要看看,他如何过这一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