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做梦(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77

而此时,那一道人影,终于完全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人穿着一身玄色锦袍,看上去似乎身份不凡。

但是更加引人注意的,却是他通身的气势。

当他出现的时候,慕清澜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空间都隐隐颤动了一瞬!

这个人——非常可怕!

她屏住呼吸,目光紧紧盯着那个人。

看来,这是伽罗鸣请来的救兵无疑了。

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就像是七皇子萧北烨身边,也一直跟着令老。

只是,令老的实力,却是比不上这个人的。

迦叶帝国这只怕是真的已经将伽罗鸣当做下一任帝王来了吧!竟然派出这等强者来保护伽罗鸣!

他不过是遇到了慕清澜,还没有到达生死危况,竟然就找来这么强横的人来!

伽罗齐对自己的这个独子,可真是够小心的。

此时,那老者也逐渐抬起头来。

慕清澜终于看到了他的容貌,顿时心中一跳。

那老者看上去非常苍老,身形微微有些佝偻,脸上的皱纹也很多,颧骨高高凸起,脸颊两侧却是深深凹陷进去,看起来过分的消瘦。尤其是一双眼睛,竟然没有眼白,全部呈现诡异的灰色,看起来就像是骷髅一般,十分可怖。

慕清澜莫名感觉到一阵极致的危险。

尤其是被那双全灰色的眼睛盯着看的时候,更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一般。

慕清澜浑身高度警戒起来!脊背紧绷!拳头也缓缓攥紧!

这个人,实力不可小觑!

方才的那四个人,加起来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果然,那老者在出现之后,不慌不忙,先是抬起了手,轻轻一挥。

那几个被困在星阵之中的男人,看到他出现之后,脸上都是浮现了一丝惊喜之色。

耆老来了!他们有救了!

一股灰色的元力,顿时从耆老的袖中飞出!而后悄无声息的冲击到了那星阵之前!

嗡!

那星阵之中的力量,顿时混乱了起来!

慕清澜眸色微冷。

然而那耆老,却也是有些惊讶的看了过去。

“星阵子之中还有星阵?”

他一眼便是识破了慕清澜的手腕,似乎颇感惊讶。

“想不到,传闻中已经废了的慕凌寒,竟然还有着这般手段。”

耆老看着那星阵,苍老的脸上,忽然浮现了一丝笑。

只是那笑容,却是十分僵硬,嘴角尚未挑起,就已经落下,而且双眼呈现全灰,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诡异。

慕清澜笑了一声。

“我也想不到,区区御天境的我,竟然能让虚空境强者出手。”

耆老嗓子里发出一阵奇异的笑声。

“桀桀…你虽然是御天境,但是,似乎有着不少底牌呢…”

慕清澜眼角依然噙着几分笑意,只是此时看起来,未免有几分料峭冰寒。

对方实力强横,她早就猜到,有些事情,瞒不过他。

耆老又挥袖,这一次的元力气势,显然比上次更加强悍!

而那星阵,也终于没有支持太久,轰然碎裂!

一道银灰色的光从眼前划过,慕清澜抬手,便是将星阵子拿在手中,而后,顺势擦去了唇角的血迹。

方才吐血,其实没那么严重,但是星阵子被破,却的确给她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只是此时,她却是不能再表现出来了。

将胸腹之间翻滚的气息压下,她挑了挑眉。

“底牌?再多的底牌,也是没用不是吗?你是虚空境,我又不是傻了,会以为以御天境的实力,能在你手下占到便宜。”

耆老有些意外的看着慕清澜。

“哦?看来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啊。我本以为,你张狂放肆大胆至极,现在看,也不过如此啊。”

慕清澜似笑非笑。

“狂傲也是要资本的,我知道现在我可是没那个资本。”

耆老神色没什么变化,似乎对慕清澜这一套说辞并不怎么相信,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慕清澜说什么。

他看向了一旁,依旧盘踞在冰柱之上的冰瞳骨龙。

“竟然是六品巅峰的冰瞳骨龙…”

纵然是耆老,脸上也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惊叹之色。

这种等级的元兽,的确是可遇不可求!

何况,这还是六品巅峰,看上去极有潜力继续突破,若是能突破七品,甚至传说中的八品…

冰瞳骨龙也觉察到了耆老的心思,并且清晰的感觉到他不好对付,于是抬起了脑袋,警惕的看着他。

场面一时陷入死寂。

耆老似乎胸有成竹,即便是对着冰瞳骨龙,也依然淡定自若。

“这一次,看来是不会白来了。”

他终于回头看了伽罗鸣一眼。

“你这次倒不算荒唐。”

伽罗鸣尴尬的笑了笑,脸色还有些苍白,别人若是敢这么和他说话,他肯定会生气,但是这个人是耆老,他便只能忍着。

毕竟自己的命,还要靠耆老救呢!

他显然也看出了耆老对这冰瞳骨龙很感兴趣,心中有些不爽,但是到底不敢多说什么。

而此时,那四个人也终于狼狈的回到了伽罗铭的身边。

“大少爷,您没事儿吧?”

“属下无能!请您责罚!”

“大少爷…”

伽罗鸣满脸厌烦,抬脚便是将几个人踹开。

“都让开!一群饭桶!关键时候,一点用处也没有!如果不是耆老,今天我出了什么事儿,你们死一百次也不够的!”

几个男人有苦难言,那可是六品巅峰的元兽!他们如何是对手!

但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低头哈腰的求饶。

伽罗鸣不耐烦他们,看向了耆老:

“耆老,您可来了,一定要救救我啊!这些人,刚才居然都想杀了我!还有那个慕凌寒,您方才也看到了吧!他——”

耆老忽然抬了抬手,示意伽罗鸣不必再说。

“我自有分寸。”

伽罗鸣终于不甘心的闭上了嘴,看向慕清澜的眼神,满满都是怨毒。

慕清澜完全不在意。

只是眼前这个耆老,的确是个难对付的角色…

慕清澜沉默了一会儿。

伽罗鸣大笑:“怎么?这会儿怎么嚣张不起来了吗!?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把戏!”

慕清澜双手一摊,点点头:“我的确没什么把戏了。”

伽罗鸣的笑声戛然而止。

这就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怎么看怎么不爽。

然而随后,慕清澜却是看向了旁边一直没出声的萧北棠。

她脸上浮现一丝无奈之色,问道:

“四殿下,这怎么办?”

萧北棠先是一愣,而后心中便是怒火中烧!

这慕凌寒竟然还打算将这盆脏水彻底泼到自己头上了!?

这时候这么一句,简直让他百口莫辩!

他脸色黑沉如锅底,看向了耆老。

“我和这两个人,没有任何关系。”

伽罗鸣顿时大骂:“你骗狗呢!?刚才就故意演戏给我看,实际上就是为了麻痹我,想要抢夺那冰瞳骨龙!谁不知道你们就是一伙的!”

慕清澜也震惊的看着萧北棠:“四殿下,你不会过河拆桥吧?”

萧北棠感觉胸口憋闷的要炸开!

耆老看向萧北棠,上下打量了一番。

“圣元帝国的四皇子,萧北棠?”

萧北棠拳头紧握。

耆老淡淡一笑。

“放心,我可不会杀了你,自找麻烦。”

萧北棠身份特殊,若是真的动了,那两大帝国之间的关系,就更加如履薄冰。

他可不会那么蠢,把自己放在刀刃上。

“不过,我倒是对一些东西挺感兴趣。”

说着,他看向了慕清澜。

“方才那个,是海金沙藤吧?倒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

慕清澜盯着他,忽然扯了扯嘴角。

“耆老该不会这么巧,对我的东西感兴趣吧?”

耆老神色不变:“海金沙藤,是个人,应该都会很想得到吧?嗯?”

慕清澜手微微收紧。

“若是你主动交出来,我便是可以做主,饶你一次,如何?”

伽罗鸣顿时急了:

“耆老!您怎么——您为何不直接杀了他!?”

耆老却似乎没听到,目光微转,落在了不知何时,站在了慕清澜身边的云翊身上。

“这个少年,我瞧着倒是有些意思。不如,你把他交给我,今天的事情,便一笔勾销,如何?”

虽然是在询问,慕清澜却是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空间的压力越发强横!

这分明,是逼迫!

“给你半刻钟,给我答案。”

慕清澜唇角勾起一抹极冷的笑。

“不用那么久,我现在就能告诉你答案——”

“做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