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以多欺少(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

一道响亮至极的鞭笞之声,瞬间响起!

黑色藤蔓在半空之上狠狠一抽,破空之声几乎震碎人的耳膜!

看到慕清澜警戒的姿态,耆老脸上的笑也是慢慢消失。

“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狂傲自大的过分了啊…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以大欺小了啊…”

慕清澜冷笑一声,手中的海金沙藤瞬间收紧!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这种事情你没少干,何况多这一次!”

耆老脸上的神色变得漠然冰冷。

他凌空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慕清澜。

“你以为,凭借你的那点底牌,能应付的了我?”

慕清澜手中藤鞭瞬间甩出!

“不试试怎么知道!”

反正,她绝对不会交出云翊!

现在的云翊根本无法动用元力,身体虚弱至极,谁知道这老东西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要求!

他八成是因为看不出云翊的实力等级,但是又觉察到云翊并不寻常,才想要这么做。

慕清澜若是任由他将云翊带走,谁知道他要做些什么!

说起来,如果不是为了救她,云翊也不会重伤至此。

无论如何,慕清澜都绝对不会将云翊推到危险的境况之中!

云翊抬眸,看向慕清澜。

虽然他心中并不在意那老东西的话,但是,他却很在意慕凌寒的回答。

但是他只思考了一瞬间,慕凌寒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如此干脆,决绝。

云翊眼中闪过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转瞬即逝。

啪!

海金沙藤飞速朝着耆老而去!

当靠近的时候,那上面更是蔓延出无数尖锐的刺来!

若是被刺中,就算是耆老这样的实力,也不会好过!

然而耆老却是神色未变,甚至盯着那海金沙藤,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来。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海金沙藤,倒是的确挺有兴趣。

嗤嗤嗤!

海金沙藤朝着耆老缠绕而去!

耆老挥袖,在周身布下结界。

嗤!

只是一瞬,那海金沙藤便是刺破了耆老的结界,继续朝着他而去!

耆老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这海金沙藤,倒是名不虚传…”

不过,这东西再厉害,也只是死物,慕凌寒想要凭借这么一根海金沙藤,和他抗衡,实在是太天真了些。

耆老轻哼一声,竟是直接伸出手去!

下一刻,海金沙藤竟是就直接被他抓在了手中!

慕清澜心中一沉,这才看到耆老的双手之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铠甲!

“雕虫小技。”

耆老淡然一笑,忽然用力一扯!

海金沙藤瞬间被拉紧!

这边的慕清澜,一时不备,瞬间被拉向了他的方向!

慕清澜神色微变,想要停下来,但是却立刻发现,脚下根本是冰面,太滑!

这么一拉,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停下来!

耆老动作看起来十分懒散,就连神色也很是淡然,仿佛只是在随意的拉着一条黑色的藤条。

但是慕清澜却是清楚的知道,若自己真的被拉过去,只怕下场不堪设想!

无论如何,她的肉身力量,都不可能和虚空境强者相抗衡!

慕清澜手腕挥动,一把将青元斩狠狠插入了冰面之中!

咔嚓!

青黑色长刀瞬间刺入了厚厚的冰面之中!

慕清澜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她一只手拉着青元斩的刀柄,一只手紧紧拽着海金沙藤!

旋即,反手狠狠一拉!

耆老对这些却是毫不在意。

在他眼中,慕清澜的这些,都是做无用功罢了。

他现在看着那黑衣少年拼死挣扎,如同看戏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是忽然听到了一声清脆至极的声音,从掌心传来!

他几乎是立刻就猜到了发生了什么,立刻低头看去,果然看到那黑色的藤蔓之上,蔓延出了无数的尖刺,竟然硬生生的穿刺过了他手掌之上的铠甲!

若非是他反应快,那尖刺几乎就要刺入他的手上!

耆老脸色极冷,立刻手起刀落,一把将那海金沙藤斩断!

慕清澜立刻感觉到那一股强大的拉力消失了,然而当看到耆老斩断了那一边的海金沙藤的时候,她的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来。

看来这位耆老,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海金沙藤啊…

既然如此,就干脆让他好好见识一番!

慕清澜手腕一甩,那黑色的藤蔓,划过一道道黑色的线条!在这暗夜之中,几乎看不清晰,让人眼花缭乱。

耆老微微皱眉:这是干什么呢?

然而下一瞬,他便是明白了慕清澜这样做的用意!

因为在他以为眼花了的时候,那海金沙藤竟然已经生出了两道,继续朝他而来!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海金沙藤已经到了他的右边脚踝以及腰上!

他几乎是立刻挥出元力!同时在身前布下结界!

海金沙藤顺着那结界蔓延,很快便是攀爬而上,一道道黑色的痕迹,让人看着格外瘆得慌。

然而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很久。

咔擦!

海金沙藤之上,无数尖刺不断刺出,终于将结界破开!

在场的人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就连慕清澜,也是有些意外。

这是她第一次用海金沙藤战斗,没想到还有这么方便的用处!

原本以为它就是能缠住人,拖延一下时间,现在看来,却是远比想象中的更加好用!

耆老乃是虚空境巅峰的强者,他的结界防御能力之强,根本不是如今的她可以撼动的,但是慕清澜万万没想到,海金沙藤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能破开!

慕清澜眼眸微转,手腕轻轻一动。

“干得漂亮。”

海金沙藤微微抖了抖,蔓延出一道浪来,似乎很是欣喜。

慕清澜知道,这其实是小黑狼在高兴。

也不知道它到底怎么做到,能将海金沙藤控制的这么好。

但是眼下,的确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看到眼前的结界轰然破碎,耆老脸上那一向淡定的表情,也是顷刻龟裂。

“怎么会…”

耆老眉头紧锁,当看着那数道朝着自己而来的黑色藤蔓的时候,他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他居然忘了,海金沙藤,一旦斩断,便是会生出更多来!

方才他情急之下,将那一根斩断,这眨眼之间,竟然就真的生成了两条!

耆老心中怒极,自己多年英明,难道今天就要葬送在区区一个慕凌寒身上不成!

轰轰轰!

他袖袍甩出,一道雄浑元力瞬间挡在身前!

最前面的海金沙藤,瞬间溃散!

但是越是如此,海金沙藤的生长速度,就越是惊人!

不过是眨眼之间,那海金沙藤,以更加恐怖的气势卷土重来!

耆老眼角一跳。

海金沙藤竟然这么难以对付…

他忽然向上凌空而起,同时双手在身前结印!

一道道天地能量,朝着他汇聚而去!

看到他这般架势,场中的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伽罗鸣狠狠挥拳:“早就该如此!彻底杀了他们才对!”

虽然那什么藤很是诡异,但是耆老可是虚空境强者!

而一旁的萧北棠和安嘉落,却都是神色复杂。

萧北棠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想如果换做是他,能不能在虚空境强者的手下走出这几步?

或许是可以的。

因为他现在的实力境界也不低。

可是,他能不能那么快逼得虚空境强者使出绝招?

答案是否定的。

可是,慕凌寒如今分明只是御天境,居然还可以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

萧北棠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目光紧紧盯着场中。

安嘉落心中想的,却是别的事情。

海金沙藤名不虚传,不知慕凌寒是怎么得到的,他纵然已经沦为丧家之犬,却依然有着这样逆天的机缘,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嫉妒。

可惜那耆老看上了海金沙藤,这一次必定是会抢走的,不然,倒是可以…

安嘉落眸光微垂,将自己的眼神遮住,同时微微抓紧了萧北棠的手。

萧北棠觉察,转头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

安嘉落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无论如何,你都千万要小心,如果能和他摘干净关系,自然是最好…如果不能,我也会陪着你一起。”

萧北棠眉眼柔和了几分:“我知道。不管他怎么做,我都不会让你受伤的,嗯?”

得到了这句话,安嘉落心中总算是安定了一些,抿了抿唇,眸光微闪的点点头。

而另一边,不断蔓延生长的海金沙藤,已经让耆老有些不耐烦起来。

他双手结印,感受着体内沸腾的元力,看着慕清澜的视线,如同看着蝼蚁。

“今天,到此为了!”

“伏妖印!”

一道雄浑的声音,瞬间响彻这片天地!

天地之间的能量,如同疯了一般朝着他而来!

而他的手中,也迅速浮现了一道方形印记!

那印记只有巴掌大小,通体呈现血红之色,远远看去,便是十分引人注目。

慕清澜抬头看去,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那方形印记之中,无数血线彼此穿梭,而后凝聚!

很快,那上面便是凝聚出现了一个字符!

森重的威压,从那方形印记之上,遥遥传来!

无数狂风骤起!

远处风沙弥漫,就连接连不断砸落而下的冰雹,也被这强大的力量影响,朝着旁边而去!

耆老的周身,竟是形成了一个没有冰雹的真空地带!

他看向手中的方形印记,双眼竟是也逐渐呈现血红之色!

慕清澜心中,逐渐生出一股不安来。

越是如此,她越是冷静,在脑中快速回想着应该怎样应付即将到来的危险!

“去!”

耆老汇聚无数力量,终于凝结而成那印记,旋即双手将那血色印记狠狠甩出!

那印记迎风而涨!从天空之上压下,当越来越靠近慕清澜的时候,便是越发的大!

到了最后,甚至已经完全将慕清澜和云翊笼罩其中!

慕清澜甚至感觉到自己体内元力的流动,都产生了一丝迟缓!

那是因为印记之上,携带了太过强大的威压!

慕清澜浑身剧痛,纵然尚未触碰,可是她的肉身能够承受的力量有限!

这方形印记,看似轻飘,但是却如同一座小山一般,重重落下!

云翊眉色一冷,当即就要上前。

然而,正在他要动作的时候,慕清澜却忽然觉察到了什么一般回头,一声清喝:

“不准!”

绝对、绝对不准他动用元力!

云翊却是心中一惊,因为他已经看到慕清澜的脸色因为巨大的压力而涨红,无数血液上涌!

脑门一阵阵鼓动,血液像是要从身体里爆炸开来!

“你这样太危险了。”

云翊冷声开口。

慕清澜却是忽然扬唇一笑,咬着牙一字一句道:

“危险算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不过,总要讨点利息才行啊!”

看到她那笑容,云翊忽然一怔,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慕清澜却是回头,靠着青元斩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遥遥看向耆老。

听到她的话,耆老嗤笑出声。

“不过是仰仗一根海金沙藤罢了,你当真以为,能抵抗的了绝对的实力吗?”

慕清澜脸上,忽然浮现一丝奇异的笑来。

“谁说,我只有一根海金沙藤。”

耆老的笑僵在脸上,旋即又皱眉冷哼。

“你有再多的底牌,也不会有——”

他的话尚未说完,便像是被猛然掐断了一般!

他脸上轻蔑鄙夷的笑,尚未展露完全,眼角眉梢便是浮现了震惊之色,让他整张脸看起来都十分奇诡。

“怎、怎么可能!”

原本等着看慕清澜被绞碎成无数碎肉的伽罗鸣,看到这场景,也是愕然的睁大了嘴巴,满眼的不可置信!

萧北棠太过震惊,向前走了一步,松开了安嘉落的手都没注意。

安嘉落也捂住了自己的唇。

暗沉的夜色之下,那少年一身黑衣,几乎要和这夜色融为一体。

然而他的手轻轻一甩,便是有无数黑色藤蔓,疯了一般蔓延开来!

一根、两根…

十根、二十根…

足足成百上千根!

那些藤蔓从他的脚下生长,朝着上方而去!

在这个过程中,它们彼此纠缠,逐渐盘旋成了一张巨网!

而在那巨网之上,还有着无数尖刺!

冰冷色泽闪烁,竟是密密麻麻,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

慕清澜拇指刮了一下鼻子,仰头看着同样震惊的耆老,挑眉一笑。

“方才我没有怪你以老欺小,想必现在,你也不会计较我——”

“以多欺少吧?”

------题外话------

儿童节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