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八年前(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86

半空之上的冰瞳骨龙和朱雀厮打在了一起!

两只都是在气头上,完全不顾一切,都使出了全部力量!

一时间,天雷勾地火,周围空间激荡,就连下面的冰层,也开始有了龟裂的迹象!

然而,当看到慕清澜朝着下面冲去的时候,冰瞳骨龙却是忽然甩开朱雀,朝着慕清澜而去!

觉察到那一股冰冷至极的气息,慕清澜下意识回头,顿时看到那两只幽蓝色的眼睛,冷漠至极的看着自己!

那架势,竟真是直接冲着自己来的!

丫的!还真是盯上了自己不成!

慕清澜心中暗骂,之前这冰瞳骨龙就率先对她出手,没想到现在竟然还不放过她!

之前那萧北棠和安嘉落,可是直接就闯了进去,也没看它阻拦啊?

怎么偏偏就和自己有仇?

慕清澜一开始还觉得这是朱雀惹得祸,但是现在,这冰瞳骨龙正和朱雀打的难解难分,却依然不忘找她的麻烦,她终于回过味儿来——敢情这家伙真是冲她来的!

慕清澜已经来不及想这里面的原因,只想避开这冰瞳骨龙!

她可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吼!

冰瞳骨龙发出一声嘶鸣,一道比之前更加强大的龙息,瞬间朝着慕清澜而来!

半空之上,瞬间形成了无数冰刺,朝着慕清澜而来!

慕清澜眉间一蹙,眼前一道红影闪过!

正是朱雀!

它双翅展开,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冰瞳骨龙,还带着未曾消去的怒意。

俨然是打算和冰瞳骨龙死磕到底了。

一龙一朱雀,陷入对峙!

这两只的身体形态相差太大,朱雀甚至只有那冰瞳骨龙的一只眼睛大小,但是气势上却是完全不输!

慕清澜心中暗暗赞叹,不愧是朱雀,这血脉威压,到底还是胜了一筹。

否则,还真不一定是这六品巅峰的冰瞳骨龙的对手。

而在这短短时间,慕清澜等人,又继续朝着下方而去!

越是往下,周围的冰层就越厚,甚至可以看到那冰上面不断散发出白色的冰寒雾气。

慕清澜神色微凝。

这下面的极寒之力,浓郁的可怕!

若是人直接闯下来,只怕是会对身体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更甚至修炼都会留下后遗症,再也无法精进。

很快,他们眼前的视野,忽然开阔!

明亮的光,忽然从下面照耀而来!

慕清澜心神一震!

吼!

那道嘶鸣之声,裹挟无尽寒气,扑面而来!

...

砰!

萧北棠和安嘉落被重重摔在地上。

好在萧北棠早已经有所准备,自己在下,将安嘉落抱在怀中,倒是没摔着安嘉落。

脊背之上一阵刺疼,萧北棠却是没在意,连忙看向怀中的安嘉落。

“嘉落,你怎么样?”

安嘉落摇摇头,连忙起身,将萧北棠也拉起来,看向他背后。

“我没事儿,倒是你,这一路上已经受了不少伤..."

萧北棠拉住她的手,宽慰道:

“放心,这些都是小伤。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那冰瞳骨龙。“

安嘉落抿了抿唇,点点头。

萧北棠看向四周,神色有些凝重。

他们这一路向下,四周的寒气不断增强,而且到了下面的时候,已经出现了携带冰霜的寒风,萧北棠甚至因此而受了一些皮肉伤,身上被割裂了好几处。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极为宽广的大殿,而且四面八方,都是厚厚的冰层,四周角落了生长着不少一丛丛的冰凌,上面更是有不少冰柱悬挂而下。

而温度,自然也是非常低。

两人的脸色都是被冻得一片青白。

安嘉落柳眉微蹙:“这地方太冷了,若是在这里待太久,只怕是危险。”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带了火——”

萧北棠摇摇头:“没用的。所有的火在这里都无法点燃,我刚才已经试了好几次,火折子每次都是刚刚点燃,便是立刻熄灭。这地方很是诡异。“

安嘉落有些震惊:“什么?怎么会这样?“

如果真的无法生火,他们在这里根本寸步难行啊!

如果被冻死在这里怎么办?

她心中一动,又想到了什么:“你等等。我还带了点东西。“

在萧北棠奇怪的眼神之中,安嘉落手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玉瓶。

“这是..."

“黑炎鹈鹕的精血。”

萧北棠顿时震惊了。

“五品元兽黑炎鹈鹕?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安嘉落脸上浮现一丝笑来,“我之前在学院做任务的时候,院长奖励给我的。一共有三滴,虽然少,但是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是非常丰沛的。或许会有用。“

黑炎鹈鹕,体内蕴含的火焰力量,也是非常强大的。

她原本是打算炼化吸收这三滴精血,但是现在,或许是唯一能有用的东西了。

她将小小的玉瓶递给萧北棠,眼中满是期待。

“你试试?”

萧北棠点点头,旋即拿在手中,倒出了一滴。

黑红色的精血,静静悬浮在半空。

萧北棠心念一动,便是将那一滴精血吸入!体内的元力,同时快速运转起来!

一股精纯而炽热的力量,瞬间从胸腹之间涌入四肢百骸!

萧北棠几乎是瞬间就感觉到自己冰冷的身体暖和了起来!

而且先前体内消耗的元力,也是迅速得到了补充。

周围的寒气,似乎也没有那么刺骨了。

萧北棠笑着看向安嘉落:“很有用,你快也试试。”

安嘉落也是十分惊喜,立刻也吞服了一滴。

果然,青白的脸色恢复了一点血色。

萧北棠握住她的手:“嘉落,由你在真好。”

如果不是安嘉落,他还真的没办法应付这情况。

安嘉落脸颊微红,有些羞涩。

“只要你没事儿,我就开心。其他,别无所求。”

萧北棠心中有什么在涌动,几乎恨不得将眼前的女子揉入骨血!

“嘉落。”

他忽然开口,语气郑重。

安嘉落仰头睁大眼睛看着他,脸上笑意未退。

“嗯?”

”回去之后,我们立刻成亲,可好?“

安嘉落有些意外。

虽然两人是订了婚事,但是或许是考虑到慕家,而且萧北棠极有可能要继承帝位,所以一切事情,都需要谨慎再谨慎,是以,陛下当时并未定下大婚的日期。

安嘉落本以为这要再等个一两年的。

其实定下婚约已经好几个月,所有人都已经承认并且接受了安嘉落的四皇子未婚妻身份,但是谁也不知道,一天不大婚,安嘉落心中就无法放心。

她心中总是有着一股担忧,觊觎萧北棠的人实在是太多,她纵然做了万全准备,却依然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意外。

她不能失去这个千辛万苦才得来的位置,安家也需要她成为四皇子妃,甚至向上更进一步。

但是她却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展现过自己的这份心思,就连萧北棠面前,她也从来没有提过。

甚至,在萧北棠的心里还认为,如果他提出,安嘉落或许还会觉得有些早。

“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个有些突兀,但是其实我心中已经考虑很久了。嘉落,你是我最在意的人,也是我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本来想等一等,等到时机成熟再大婚。但是现在我发现,我等不了了。”

萧北棠和安嘉落的手十指紧扣,四目相对。

他的眼中,是全然的认真。

”能够有你,是我此生之幸。“

安嘉落似乎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而后脸上便是飞上了两抹绯红。

旋即,她轻轻点了点头。

“一切都听你的。“

萧北棠一把将她抱入怀中,转了一圈:“太好了!嘉落!你是我的了!“

安嘉落手轻轻锤了他一下:“快放我下来,你抱得太紧了。”

萧北棠将人放下,手却是依然紧紧抱着安嘉落的腰身。

“太好了!”

他松了一口气,脸上依然是未曾褪去的兴奋和激动。

对于素来谨慎周正的萧北棠而言,这已经是非常难得。

他闭上眼睛,带着满足的笑意。

“你知道吗?从八年前,我就已经想到这一天了。如果不是你,就不会有今天的我。嘉落,你知道我这些年,想你想的多么辛苦吗?“

安嘉落被他抱着,脸贴在他的胸膛,听到这话,脸上原本羞涩温柔的笑,滞了一下。

但是很快,她的神色便是恢复如常,眼眸轻眨,掩去了眼底的一切情绪。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对我而言,只要你的现在和未来能有我,我就很高兴了。”

萧北棠点点头。

“当然。你未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两人抱了一会儿,萧北棠才将人松开。

“走吧,去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

安嘉落笑了笑,握紧他的手,跟了上去。

...

慕清澜看着四周厚厚的冰层,和上面悬挂的无数冰柱,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她从来没想到,在这沙漠之下,竟然有着这样一座用冰铸就的宫殿!

脚下的地面光滑无比,几乎能够清晰的映出人影。

往前看去,还有着一层层的台阶,蔓延而上。

而在那台阶之上,有一个巨大的冰球,静静悬浮在半空之上!

半透明的冰层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但却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其中的强大可怕气息!

慕清澜不自觉的屏住呼吸。

一片安静之中,仿佛有规律的气流声,在整个空间流转。

下一刻,慕清澜气海之内,忽然有什么蠢蠢欲动!

------题外话------

二月毕业啦。其实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仿佛没有过多的伤感和留恋,平静的像是一起吃了饭,笑笑闹闹一场,改天还会再见一般。

其实仔细想想,大学几年,二月也没有做过多的事情,其中坚持最久的,就是码字了。

幸好只要我坚持,写文这件事,可以永远都不用毕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