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教训还不够(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前两天的比赛,四千人又淘汰一半,剩下了两千人。

比起第一天,竟是只有零头那么多。

慕清澜再次踏上比武场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空间又大了许多。

自然,能够留下来的,自然也都是年轻一辈中的出色人物。

慕清澜看了一圈,在观众台之上,看到了前三天没出现过的脸孔。

各大家族都是派出了一些比较有分量的人物,虽然不会上场,但却是在表明态度,说明他们对菁英会的重视。

当然,这重视,是只留给台上这些剩下来的人的。

之前那些,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时隔一年,再次看到那些面容,慕清澜发现自己的内心,竟是出乎预料的平静。

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份平静之下,埋藏着这一年来的一切!

只要找到一个机会,出现一个裂缝,便是会撕开一片天地来!

而观众台上,也不断有议论声传来。

“这两天的比赛,真是出乎预料的精彩啊!我觉得,比上一次的厉害多了!”

“我也觉得!我还记得昨天,水墨知出手的时候,简直太漂亮了!不愧是水家这一辈最有天赋的人!”

“岂止?欧阳逸晨也很强啊!而且,容貌也是丰神俊朗…”

“要说容貌,哪里有人比得上四皇子?要我说,第一天,最让人赏心悦目的比赛,只怕就是四皇子那一场了吧?其他人还没准备好,他这边比赛就已经结束了!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说起来这个,我倒是想起来,第一场第一个取得胜利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也很快啊!我觉得,说不定实力也不错。”

“那个人叫奚言!看那一招,是有点实力的,不过却是没法和四皇子比的。一个天,一个地啊!我看,说不定那人今天就止步在这了呢…”

慕清澜对其他的没什么兴趣,倒是对水墨知有些好奇。

“水墨知怎么了?他动用了星阵?”

旁边有一个少年看了她一眼,显然认出了慕清澜,忍不住道:

“你没来?那是昨天最精彩的一场比赛了!”

慕清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你不知道!他昨天遇上的对手,是一个神魄境中期的强者!谁也没想到,这两人这么早就撞上了。两人打了好一会儿,水墨知似乎有些不耐烦,便是甩出了星阵,瞬间结束战斗!当真是华丽而又厉害!”

竟然是神魄境中期…怪不得,这水准,在整个菁英会的这些人之中,也绝对算得上上流了。结果太倒霉,先遇到了水墨知。

慕清澜神色一动,余光正好看到水墨知神情淡漠的站在不远处。

他听得分明,却显然根本不在乎。

这份心境,倒是难得。

慕清澜心中对水墨知更加警惕起来。

不知为何,比起萧北棠,她倒是觉得,水墨知更难对付。

而就在此时,修垣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比武场上空。

众人都是抬头看去。

“诸位,相信今天的比赛流程,你们也已经知晓。今天本应该有两千人参赛,不过有三十八人重伤,无法参加今天的比赛,视为自动弃权。”

场中众人一片哗然。

这未免也太可惜了!

好不容易取得了胜利,却依然无法晋级下一轮,这对他们,只怕是更大的打击。

修垣温和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道:

“我知道,或许有人认为这不公平,但是,我只能说,这就是菁英会!我第一天便告诉你们,只有打赢强者的强者,才能走到最后!虽然少了三十八人,但是剩下的人,依然是两人一组,一胜一负。负者淘汰,胜者,通通进入下一轮!一同进入啸风园!”

听到“啸风园”三个字,几乎所有人的神色,都是齐齐一变。

南浔愣了一下,转头冲着慕清澜问道:

“啸风园?是圣元帝国开国皇帝留下的那个啸风园吗?”

慕清澜不由得好笑:“不然,还有第二个啸风园不成?”

南浔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真的!?我想进去那里面很久了!只要赢了今天这一场,便能进去是不是?”

慕清澜无奈点头。

其实进去不是难事,关键是要能出来啊!

不过看南浔这劲头,慕清澜也懒得说,省的打击他的积极性。

南浔眼中放光,凑近低声道:

“听说啸风园,乃是开国太祖最后坐化的地方,十分神秘。修炼者若是进去,若是能获得机缘,便是能实力大增!?”

圣元帝国的开国太祖,是个传奇人物,慕清澜也曾听过不少传闻,其中,啸风园便是一个比较多被提前的地方。

因为它真实的存在着,而且每次的菁英会,都会重新开启。

对于所有的少年而言,能够得到机会,进入啸风园,即便是无法走到最后,也依然是一件非常骄傲的事情。

看到大家因为啸风园而激动起来,修垣脸上笑意更深。

“所以,今天这一战,对你们每个人而言,都至关重要!其他的我不再多言,比赛——开始!”

规则和前两天相同,依然是二百人同时上台比赛。

慕清澜低头看了一眼,玉牌上面缓缓出现了一个数字。

“第六场次,七十八号!”

第六场次的话,或许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我居然是第一场次?”

南浔看着手里的玉牌,还不太敢相信,揉了揉眼睛,顿时乐了:

“太好了!今天我可以早点回去睡觉了!”

这一声实在是太响亮,周围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慕清澜顿觉有些丢人,只想装作不认识。

旁边有人嘲讽开口:

“是啊,若是早早输掉比赛,自然可以回去睡大觉喽!”

南浔气极反笑,转头看去,见眼前的人似乎有些眼熟,只不过对方的神色,却是并不怎么友好。

他立刻想到了什么,看向那人手中的玉牌。

“第一场次,十号!”

正是他这一场的对手!

怪不得…

南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放心,一般我赢得快一些。”

那人脸色顿冷:“不知死活!”

慕清澜忍不住笑道:

“谁不知死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神魄境初期,一般打不过神魄境巅峰的。”

“你是谁!?胡说八道些什么?”

慕清澜懒散的转过身,有些怜悯的看着眼前瞪大了眼珠子,气的脸色涨红的钟一荣。

“我是谁,你早晚会知道。至于我在说些什么…我在好心提醒你啊。喏,你眼前即将和你对打的这个,是神魄境巅峰。”

满意的看着钟一荣的脸色从涨红变成铁青,而后又有些发白,慕清澜拍拍南浔的手臂。

“别手底下没轻没重的知道吗,这可是帝都钟家的嫡长子。”

南浔立刻配合道:“原来是这样,行吧,那我等会儿下手轻一点,保证让钟大少爷输的舒舒服服的!”

“你!你们!”

钟一荣胸口像是有火焰在燃烧一般,恨不得冲上去将两人撕烂!

然而慕清澜却是懒得理会,步伐轻盈的走下台去了。

钟一荣想要发火,然而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神魄境巅峰,顿时气势就矮了一截。

这人看上去一张娃娃脸,不过十六七岁,怎么就已经到了神魄境巅峰?

就连萧北棠,都才是神魄境巅峰啊!

一时间,他也摸不透这话到底是真是假,若是假的还好说,若是真的…

“钟大少爷,不如,我先让你一招?”

钟一荣气急,破口大骂:“你放屁!本少爷哪儿用得着你来让?!”

“这样啊…”南浔了然的点点头,立刻从善如流,“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不让了。”

“什么?”

钟一荣还没反应过来,南浔已经率先出手!



慕清澜挑眉看着台上,钟一荣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他和南浔之间的等级差了太多,完全是在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

南浔每次在他身上留下个伤痕,不深不浅,而后就迅速撤退,钟一荣根本追不上他,疲惫之后,南浔便再上前留下点痕迹,把钟一荣逗弄的疲惫不堪。

而钟家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当即神色就不太好看。

钟家能拿得出手的年轻一辈不多,钟一荣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他身份贵重,也算是代表了钟家。

如今被这么戏耍,岂不是在往钟家的脸上扇巴掌?!

“这是怎么回事?!”

一道娇蛮的声音遥遥传来,慕清澜眉梢微扬,果然看到钟莹儿满脸怒意的冲了过来。

钟一荣是她的亲生哥哥,她自然是受不了这种场景的。

“那谁啊!?是不是找死呢!”

她一只手指着南浔,仿佛恨不得立刻冲上去。

慕清澜懒懒道:

“那是你哥哥的对手,他也没有找死,只是在比赛啊。”

钟莹儿豁然回头,皱着眉头打量慕清澜,眼中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你又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话?!”

慕清澜手摩挲着下巴:

看来之前给的教训,还是不够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