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 保护(四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剎还想说些什么,然而望着那少年的笑,却是有一股深深的畏惧,从心底弥漫出来!

这一刻,他不再想要战斗,不再想要继续,只想快速逃离!

只要能离这个恶魔远远的!

郑剎面色惨白,忽然听到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他低头看去,正看到自己的下半身,狠狠的砸落在地!

他打了个激灵,而后便是迅速朝着远处逃离!

他不想死!

慕清澜见此,也没有去追,周身的血海已经完全消散而去,只有青元斩之上的一层薄冰,昭示着方才的激战。

还好,这两天她已经学会控制极寒之力,在施展“意境”的时候,可以不再发生如第一次的场景。

不然,若是出现无数冰块,将这血海完全冻住,就更引人注目了。

慕清澜暂时还不想暴露太多底牌。

至于郑剎…

慕清澜抬头看去,下一瞬,忽然消失在原地!

郑剎正要逃走,却忽然发现眼前有什么一闪,仔细看去,立刻被吓掉了半个魂儿。

“求、求求你别杀我!我认输!我认输啊!”

他几乎毫不犹豫,立刻求饶,满脸惊慌。

加上他浑身血迹斑斑的样子,当真是凄惨至极。

慕清澜问道:“你认输?”

“对对!我认输了!我打不过你!只要你能放过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的!”郑剎慌忙说着,无比渴望的看着慕清澜。

慕清澜点点头。

郑剎眼中闪过一抹狂喜。

“可惜,我记得这一场,是决斗吧?”慕清澜慢条斯理的开口,顿时让郑剎浑身一僵。

“至死方休是你提的,我自然要送佛送到西。”慕清澜缓缓开口,手中刀光一闪!

郑剎的脖子上,有血缓缓溢出。

他瞪大了眼睛,惊骇愤怒,还有着深深的绝望。

然而,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慕清澜唇角一弯:“不谢。”

随后转身。

郑剎的脑袋和身体,终于分为两半,纷纷掉落!

咚咚!

两声沉闷的声响传来。

这声音不大,然而却像是两道惊雷,炸响在众人的心头!

直到慕清澜回到地面之上,大半个比武场,还是一片寂静。

她和郑剎决斗的这段时间,第六场次的人,几乎也全都决出了胜负。

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她是如何一刀破开那血海!

而地面上,已经分为三段的郑剎的尸首,更是提醒着众人,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终于,修垣深吸一口气,扬声道:

“这一场决斗,奚言胜!”

这一声传遍整个比武场,却是更加寂静。

这一场决斗,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有些人看向慕清澜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这人,实力怎么会这么强?

两个神魄境中期对战,本以为会势均力敌,甚至中间他们还以为郑剎是赢定了,但是最后,这少年竟然反转了!

郑剎死的凄惨,而这少年却是浑身上下,连一滴血都没有溅上!

南徐最先反应过来,立刻跑了过来,满是兴奋和激动,朝着慕清澜的肩膀锤了一拳。

“行啊你!实力竟然这么强!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你说,你打算瞒我多久!?”

慕清澜揉了揉肩膀,比起雷老大他们,这一拳可真是小意思。

“这有什么可隐瞒的,对手有几分实力,我只要能应付打赢便好,难道对战蝼蚁,也要把底牌通通亮一遍,显得自己很牛吗?”

南浔嘿嘿一笑:“说的也是!不过我看你最后那一刀,有点意思啊…”

“恭喜你。”

温和的声音传来,慕清澜两人看去,修垣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

他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你果然比我预想的,还要强。”

慕清澜笑了:“大元祭司,怎么听您的意思,之前就对我很了解?”

修垣点点头,又摇摇头,笑道:“是,也不是。我以为我足够了解,现在看,却还是差得远。”

他顿了顿,放缓了声音。

“你…和我的某位故人,有些相似。”

慕清澜心中一跳。

“哦,是吗?”

修垣看她神色,以为她不愿和别人比较,便挥挥手:

“也不是太像。你…更加锋利。”

更有攻击性。

慕清澜垂眸。

“今天一战,你消耗不小,还是尽快回去调整状态吧。明天便要进入啸风园,竞争可是比现在大得多。”

犹豫了一下,修垣又补充一句。

“其他的事情,你都不必担心。”

慕清澜心中一动。

这意思,修垣叔叔竟是打算帮她把所有的麻烦都解决?

慕清澜不傻,虽然她和郑剎是商定好的决斗,而且是郑剎提出不死不休,她今天做的一切都没错。

不过,如果有人想要找她的麻烦,也是很简单的。

她一个“无名小卒”,今天忽然出了这么大的风头,手上又沾了人命,肯定会掀起一阵波澜。

尤其是,她展露出的实力,必定会引起某些人的忌惮。

菁英会这种地方,表面看公正光明,实际上暗地里的龌龊事也不少。

修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说,一方面是让她安心,给她一个保证,一方面也是在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不要自找麻烦。

能做到这一步,的确是很有心了。

“多谢大元祭司。”慕清澜弯腰行礼。

修垣笑着点点头。

“去吧。”



慕清澜和南浔等人离开之后,比武场的比赛,又继续进行。

然而,却有一些人,心思逐渐不平静了。

慕清澜回到客栈,明显感觉到一些异样的视线。

南浔冲她使了个眼色。

慕清澜却是早已猜到。

“不用在意。菁英会上的任何消息,传的比风都快。”

只怕她回客栈的这段时间,方才发生的一切,已经传遍了整个帝都。

虽然她并不打算一路高调,但是现在看来,怕是有些难了。

当然,她也并不是很在意。

回到房间之后,她便是开始修炼恢复元力,南浔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便也打算回自己房间。

然而脚步刚刚迈过门槛,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巨灵鳄今天晚上不会还回来吧?!

虽然昨天晚上送到了特别远的地方,但是…

根据前几天的经验,南浔绝望的发现,自己对巨灵鳄已经非常有信心了。

他退回了一步,看向慕清澜,有些踌躇的开口:

“那个…三哥…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儿…”

慕清澜双手打结,闭上眼睛,面无表情吐出一个字:

“滚。”

南浔深受打击,绝望的抱头离开。



第四天的比赛结束之后,除了胜利的人能够进入啸风园这件事,大部分人都还在对白天的比赛津津乐道。

其中,被提的最多的,就是慕清澜和郑剎那一场。

而“奚言”这个名字,也终于被某些人提起。

是夜,四皇子府。

欧阳逸晨有些好奇的问道:“北棠,今天那场比赛,你怎么看?那个奚言…好像很有些厉害啊!”

不等萧北棠回话,他便又自言自语道:“实力够强,手段够多,的确是个狠角色啊…”

萧北棠淡淡道:“神魄境中期,却已经参悟‘意境’,的确不弱。”

欧阳逸晨有些意外萧北棠给出这样高的评价,但是仔细想想,也的确如此。

他长叹一声。

“是啊!神魄境巅峰都未必能做到的事情,他却做到了,你说,他到底还藏了几张牌?”

萧北棠沉吟片刻。

“他有多少底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似乎…来者不善。”

欧阳逸晨一愣:“什么?你怎么会这样想?”

萧北棠摇头。

“说不出来,只是一种感觉。当看到他的神色眼神的时候,总觉得…”

总觉得,像是极寒冰潭,又像是锋利刀刃,随时都能伤人。

第一轮比赛,这个人并不显山露水,但是第二轮和人对战的时候,却是张扬恣意,十分任性。

而今天,萧北棠还记得远远看去的时候,感受到的那少年身上的可怕气息。

锐气,霸道!

“我倒是没那种感觉,我只感觉,他背景应该挺深的。”欧阳逸晨躺在椅子上,闲闲说道,“地阶法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就连我想参悟家里的那一本,都得长老陪同呢!这人却是能随意施展…啧啧,搞不好是个不好惹的呢!”

然而当后来,知晓了一切之后,欧阳逸晨再想起这一天的这句话,只后悔的捶胸顿足——

这哪里是个不好惹的,这简直是天下最不能惹的那个啊!



第五天,剩下的人,已经只有不到一千人。

慕清澜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了。

不少人的脸上,都有着掩饰不住的期待和兴奋。

就连对慕清澜的异样眼神,都少了很多。

四周的看台上,也没有来多少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啸风园!

这一次,在修垣的两边,又各自站着两人。

五个人竟是都穿着相同的衣服,不同的是,修垣的左胸口,纹着一道纹路。

而其他几人,胸前的纹路数各不相同。

这几个人,便是圣元帝国的五大祭司!

修垣的神色,比前几天也是严肃了一些。

“相信各位都已经对啸风园十分好奇,迫不及待想要进去。这一轮比赛,为时五天,五天之后,前一百个出来的人,获得胜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