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 道歉(十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

一道长鞭,忽然凌空而至!

却是慕柳儿也出手了!

她的长鞭直直奔着萧北棠的剑而去,竟是快速缠绕而上!

萧北棠的剑速度慢了一些,慕柳儿手腕狠狠一扯,便是要将那剑扯过来!

然而萧北棠实力比慕柳儿强上许多,这点招数虽然可以暂时减缓他的速度,然而却无法阻拦他的动作。

萧北棠心念一动,龙啸剑便是忽然狠狠挣脱了慕柳儿的鞭子!

嗤!

慕柳儿的长鞭,竟是瞬间被割裂!

而这短暂的时间之中,慕清澜的刀,也是狠狠砍在了安嘉落的凤吟剑之上!

毕竟是传下来的宝物,比之前碎裂的那一把要坚韧许多,二者激烈的摩擦,闪过一阵火花!

但安嘉落终究不敌,柳眉一蹙,口中一阵甜腥,顿时后退一步!

而凤吟剑也是迅速飞回到了她的手中!

只是当她触碰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那剑柄之上,有着一股极寒的冰冷气息,安嘉落不备,刚刚触碰,便是瞬间松开。

“嘉落!”

萧北棠见安嘉落脸色苍白,甚至好像连剑都拿不住了,立刻奔了过去,将人半抱在怀中。

“你怎么样?”

安嘉落抬头看他一眼,眼中又是高兴又是委屈。

“我…我没…噗!”

三个字没说完,便是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嫣红的血滴落在她的衣服上,也溅到了萧北棠的胸前衣襟上。

他脸色一沉,立刻拿出一颗丹药,给安嘉落服下:“放心,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解决。”

说着,将要掉下的凤吟剑收回,触及到那一阵冰冷的气息,也是心中一惊。

他当即转身,面色冷肃的看着慕清澜。

而慕柳儿也顾不得鞭子,快速冲到慕清澜身边,急忙问道:“你没事儿吧?”

慕清澜轻笑一声。

“我当然没事儿,没吐血,更没虚弱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安嘉落被讽刺的心中更怒,但萧北棠在这,她却只能忍耐。

算了,对方越是这样,北棠反而越会心疼她。

有北棠在,他们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萧北棠看着慕清澜,拳头缓缓握紧。

“道歉。”

慕清澜听到之后两个字,翻了个白眼,连一个字都没回,扭头看向慕柳儿。

“柳儿,你的鞭子被他弄坏了?”

慕柳儿被这一声称呼叫的有点不好意思,而后点了点头,有些难过的说道:

“这是敬长老给我的,我才用了半年。没想到…”

敬长老给的东西,必定也是不错的,只是比起萧北棠手中的这龙啸剑,自然还是差点等次。

慕清澜心中也是一阵窝火,敬长老一向很是喜欢柳儿,柳儿也很是敬重他,这鞭子毁了,想必她心里比自己受伤还要难受。

慕清澜顿了顿,道:“回头我去给敬长老赔不是。然后再帮你找一条更好的。”

慕柳儿连忙道:“不用的不用的!朋友遇到危险,拔刀相助是应该的,这没什么。敬长老肯定也不会责怪我的。鞭子你也不用赔…”

慕清澜抬眸看向她,不知怎的,慕柳儿忽然就说不下去了。

片刻,她才点了点头。

“好。”

见他们两人竟是视若无睹的说话,萧北棠眉头皱的更紧。

“我说的话,你听不到吗?我让你跟嘉落道歉!”

他容色严肃,语气冰冷,通身都散发出一股极强的压迫感。

那是久居上位,才会有的气势。

周围人看到萧北棠出来,都是自觉的闭上了嘴巴,眼睛却是不停的在慕清澜他们几人身上来回转悠——

这奚言胆子也太大了吧!四皇子说话,都当听不见?

态度好嚣张!

慕清澜掏了掏耳朵,似乎才听到一般,懒散的看向萧北棠。

“哟,我当哪家的狗在这吠呢,原来是四皇子殿下啊!失敬失敬!”

众人心里一紧——这不是一般的嚣张啊!这是要翻了天吗?

萧北棠也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当面骂他是狗,手背之上青筋逐渐暴起,咬了咬牙,沉声一字一句说道:

“你果然胆子够大,也够狂妄。你可知道,凭你这句话,我便是可以定你的罪?”

慕清澜讽刺一笑。

“说一句话算什么?总比偷袭来的光明正大吧?嗯?”

萧北棠眉头紧锁。

“我方才不是偷袭。只是看你对嘉落动手,才出的手。”

慕清澜赞叹的看着他,两手“啪啪啪”的鼓了三下。

“原来是这样!偷袭不偷袭,原来是根据人的心情而定的?你看到我对她动手,就从后背给我来一剑,免得她受伤了你心疼是吗?”

她看向慕柳儿,叹道:

“柳儿,看见没有,我刚才就不应该躲开,应该让那一剑把我穿个透心凉,好成全他们比天高,比海深的爱。这样能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随心所欲的爱,可是天下难得一见!”

慕柳儿原本因为萧北棠的话很是生气,小脸冰冰,听到慕清澜的话,忍不住笑了一声,心情也是莫名好了起来。

“那这么说,我也有错,我不该出手拦住那一剑的。”

两人一唱一和,倒是听得周围人也跟着窃窃笑了起来,几句话把萧北棠讽的脸色铁青。

他的确是一路在寻找安嘉落,因为龙啸剑和凤吟剑彼此之间有着感应,所以他在完成了任务之后,便是迅速朝着这边赶来。

远远的,他一眼看到有人在冲安嘉落动手,想也不想就立刻出了手。

“嘉落向来与人为善,如果不是你们找事儿,嘉落怎么会和你们打起来?”

慕清澜再次感叹,幸好自己早就甩掉了这萧北棠,就这个脑子,真不知道泡了多少水!

“到底为什么打,你回头问问你单纯善良的未婚妻就知道了。”

慕清澜抬抬下巴。

萧北棠犹豫了一下,看周围人的反应,似乎也有些奇怪,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安嘉落。

安嘉落抬眸,水盈盈的眼里,顿时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我、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帮大家讨回一个公道。那九彩元阳花,分明是大家都出了力的,他却是要自己拿走,我实在是看不惯,就说了两句。然后,他就说,要单挑…”

她说着,拽了拽萧北棠的衣袖。

“北棠,其实都是我不好,我没有考虑周全,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还要强出头…”

萧北棠揉了揉她的头发,温声道:“放心,我知道你是好心。没事儿的,嗯?”

安嘉落露出一丝笑来,眼中泪花闪动,当真是梨花带雨。

慕清澜揉了揉眼睛。

慕柳儿问:“你眼睛怎么了?”

慕清澜:“被盛世白莲的圣光闪瞎了。”

虽然听不懂慕清澜说什么,但是个人都猜得出来这是在讽刺安嘉落。

安嘉落袖中的手缓缓握紧,指甲深深嵌入肉中,微微低下了头,往萧北棠的身上靠了靠。

萧北棠将她抱在怀中,心疼不已。

他再次看向慕清澜,冷声道:

“嘉落这一场,我代她便是!”

慕清澜简直笑出声。

“你们还能车轮战?摆脱,你们不要脸,我都替你们觉得丢人好吗?”

萧北棠却只看着她,坚定问道:

“你只说,应还是不应。我是她未婚夫,帮她出头,是理所应当的。”

不等慕清澜开口,慕柳儿就皱着眉头,往前一站,冷冷道:

“四皇子殿下,你虽然身份尊贵,不过还是要讲道理的吧?是安嘉落自己想要抢九彩元阳花,偷袭没抢到,就借着要帮大家出头的名号提出单挑。可这还没打两下呢,你就出来,问也不问的出手。奚言还没说你们,你倒是先要求道歉。凭什么?就凭你四皇子的身份不成?”

萧北棠这才愣住。

虽然话说的不是非常明白,但是他也不傻,猜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如果真是这样…

他皱了皱眉头,立刻将这个想法甩出去。

他怎么能怀疑嘉落?

她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而且他们这样的关系,如果他还怀疑她,她不知该多难过。

萧北棠沉吟片刻,道:“事实到底如何,片面之词不可信。而现在追究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你们想要怎么解决?”

慕清澜竖起两根手指:

“要么,安嘉落继续和我打,既然她不服,我就打到她服!要么,道歉。”

萧北棠看向安嘉落。

其实他也知道,如果两人说好了单挑,别人插手的确是非常为人诟病的。

这里这么多人,不乏世家子弟和学院学生。

他不得不顾及自己的名声。

安嘉落看他如此,就已经知道萧北棠想要她选后一个。

她银牙紧咬,垂下了眼睛。

她知道萧北棠很快便是会赶到,所以故意选择和奚言单挑,为的就是让他们打起来,趁着时机将东西抢过来。

没想到,一切根本不按照她预想的走!

萧北棠虽然喜欢她,但也是极为看重名声的,她必须要懂事。

“我道歉。”

安嘉落再次抬头的时候,眼中只剩下了湿湿的痕迹,拉着萧北棠的手。

萧北棠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竟是有一瞬间怀疑了安嘉落,实在是太过分了。

安嘉落上前一步。

“对不…”

“慢着。”

慕清澜忽然懒散开口。

“我要的,是行大礼,请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