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 热闹(二十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夜的帝都,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变得安静起来。

只有街道之上的灯火,还明明晃晃。

偶尔有几家还亮着灯,隐约能看到映在窗户之上的剪影。

路上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什么人。

慕清澜动作极快,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迅速穿过了大半个帝都。

终于,到了某一处偏僻的院落。

这地方虽然位置偏远,不过却布置的十分精致,不大的院落里面,坐落着几座房子,还有一个小小的湖。

慕清澜没有敲门,直接翻墙而入。

没有结界。

慕清澜松了口气,嘴角微微勾起。

唰!

她刚一落地,便是感到身后忽然有一道冷风袭来!

她立刻弯腰闪过,同时一脚狠狠回踢!将那东西狠狠踢了回去!

一只手扣住她的肩膀!

慕清澜反手抓住那只是,而后身形一转,迅速挣脱,将那只手狠狠一拽,再用力一推!

然而那只手上,竟是忽然闪过一道冰冷的光!径直朝着慕清澜的脖子划来!

慕清澜向后险险避开,一只手直接握住了那一柄细细的飞刀!

月光之下,她的右手臂之上,赫然覆盖着一层黑色的铠甲!

正是慕家的传家绝学之一:

天龙甲!

刺啦——

那飞刀在她的铠甲之上划下一道痕迹,最终停下。

月光皎洁,两人终于对视。

“修垣叔叔,你可是能放开我了?”

慕清澜无奈开口。

听到她的声音,修垣眼中闪过一瞬复杂至极的神色,而后才松开了手。

然后又趁着慕清澜没注意,狠狠敲了她的脑门儿一下。

“哎呀,疼!”

慕清澜连忙捂住脑门儿。

怎么这些人一个个,不是喜欢打她的后脑勺,就是喜欢瞧她的脑门儿?

也不怕把她打成个傻子。

“你还知道疼?”

修垣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从容温雅,只是此时却是带上了一丝责备。

慕清澜知道他生气了,连忙笑道:

“修垣叔叔,你别生气了,你看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哦?现在知道来找我了?你回来帝都这么久,竟是现在才想起来吗?”修垣神色淡淡,语气平和,然而越是这样,慕清澜就越清楚他有多生气。

“那个…修垣叔叔,您也知道我这次回来,挺不容易的。如果被人发现我偷偷来找你,那岂不是一下子就暴露了身份?”

修垣气极反笑。

“所以你就一直瞒着我?若不是白天你自己说漏了嘴,不知道你还打算瞒到什么时候?决赛?还是直到菁英会结束,你都不打算说?”

“怎么会?”慕清澜眨眨眼睛看着他,嘿嘿一笑,“我本来不想给您添麻烦的,所以才没说,但是我知道,肯定逃不过您的法眼,所以,负荆请罪来啦!”

修垣手腕一收,转身往回走。

“你就算今天不来,以后总会来,不过那时候,可绝对没有今天这么好过。”

慕清澜连忙跟上。

“修垣叔叔,我真不是故意的。您也知道,我要是大大咧咧的回来,路上肯定就被干掉了啊!哪儿还能回来,半夜偷偷来见您,是吧?”

修垣缓步走向湖边,淡淡道:

“既然回来不易,为何不跟我说。”

慕清澜沉默。

修垣停了下来,回头看她,许久,才终于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有很多难处,但是你未免太谨小慎微了。帝都之中,不全是你的敌人,枫哥和宣姐若是知道你如此辛苦,不知要如何骂我。还有澜儿那丫头,只怕是要把我的头发都拔光去了。”

慕清澜撇撇嘴:“澜儿她有那么坏吗?修垣叔叔你对澜儿可是有偏见。”

修垣摇摇头,淡淡一笑。

“只要她能回来,我便给她拔光。”

慕清澜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一扯,鼻尖微酸。

她抬头,看向眼前的人,看上去还是非常的年轻,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时候,可是不知什么时候,眼角竟也是沾染了去不掉的疲惫。

她竟是没有发现,他眉宇之间,也早已经不再如同往日一般轻松自在,反而多了一股无法描述的沉郁。

他曾是何等潇洒温尔的人,竟也有这样的一天。

而这些,是因为什么,慕清澜最清楚不过。

那句话他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却听得慕清澜眼中酸涩。

“修垣叔叔,敌人在暗,我在明。”

慕清澜没有过多解释,万千辛苦,也都全部掩埋在了心底。

修垣看着她,苦笑一声。

“是我无能。”

“修垣叔叔…”

“落日涯的事情发生之后,我跟陛下请旨,想要亲自去九戈调查一番。但是没想到,第二天,陛下便是先任命安丙怀为九戈的新统领。而且,陛下并未批准我的请求,反而是让我当了大元祭司。我本想暗中调查,但是没多久,便是又听到了你们兄妹二人的消息。”

“我立刻千万慕家,但是慕家已经戒严,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出,就连慕家自己人,控制的也非常严。我在外面等了整整一夜,他们却是告诉我,你已经被逐出主族。”

修垣说着,语气平和,仿佛说着再平淡不过的事情。

但是慕清澜却是能够听出,这其中的焦灼,心慌,无奈,绝望。

“我打听你的消息,却发现慕家竟是无人知道你到底去了哪里。因为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换人。所以最终,也是彻底了无音讯了。”

慕清澜笑了笑。

“修垣叔叔,还请您体谅。如果不这样,只怕我在路上,也早就…”

“我知道,所以如此,心中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在别人看来,这对你是莫大的羞辱,但是我却知道,这是最后能保护你的办法。”

修垣顿了顿,道:“慕族长用心良苦。”

慕清澜刚要笑,却又听到修垣话锋一转:

“不过,这些都不是你辩解的理由。”

慕清澜皱起小脸。

“修垣叔叔,我白天比赛那么辛苦,你一点都不担心,晚上还这么审问我,太不人道了啊!”

修垣凉凉的看了她一眼。

“你又不是小澜儿,要什么人道。”

慕清澜:“…”

哥,原来你的日子过的这么苦啊!

想到敬长老曾经说,每次她惹他生气,他就要去打哥哥的话,慕清澜就为哥哥心疼一把。

她竟是都不知道,哥哥和她的待遇,竟然差了这么多…

“说说,你这次回来,是要做什么。”

慕清澜正要说话,他却是忽然神色一变,眼神在慕清澜身上扫视了一圈。

“我记得当时传言你元脉尽毁,沦为废物,但是现在看,分明不是啊,你难道没有…不对,你现在的元力,是黑色的!”

修垣忽然想到了这一点,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慕清澜无奈耸肩。

“的确是废了。不过,好在运气不错,又重新活过来了。”

修垣温文尔雅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

“你…你…”

如果真的元脉尽毁,那得是有怎样的机缘,才能重新修炼回来!

而且,从这几天的比赛来看,分毫不比以前差!

他脸上浮现一丝激动之色。

“这么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了?”

慕清澜想了想。

“不太一样。”

好像天赋比之前,稍微好上那么一丢丢。

修垣却是并不在意,从他这几天的观察,完全可以看出,这少年,比以前更加出色!

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你这次回来,应该不只是奔着菁英会而来的吧?”

慕清澜定了定神,点头道:“先拿到菁英会的第一,但是更重要的是,将落日涯的真相,公布于众。”

修垣神色一震。

“你说什么?”

慕清澜笑了一下,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修垣叔叔,爹爹娘亲他们,的确是被人故意设下了圈套。”

修垣眉头皱紧。

“你查到线索了?”

慕清澜点点头。

“查到一些,在帝都,应该还有一部分证据。”

“谁干的?”这一瞬,修垣的神色,忽然变了。

一股淡淡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慕清澜顿了顿,道:

“有安家,也有爹爹的下属,或许,还有其他家,我还在查。”

修垣冷笑:“果然有安家在里面搀和。安丙怀当时突破的太过诡异,我便是暗中生疑,想要调查,却是发现其中无数势力相互遮掩,彼此掩护,根本查不出什么来。”

慕清澜挑眉一笑。

“对,所谓世家,本就是盘根错节。所以,我直接去查了安丙怀,才得到的这些消息。”

修垣松了一口气,眼中浮现一丝激赏。

“总算枫哥和宣姐没有白疼你。若是能够帮他们报仇,也能让他们安心了。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慕清澜眸色深深。

“菁英会结束,冠军登顶的那一天,圣上,各个世家,都汇聚一堂,不是吗?”

修垣神色一震。

“自然是,越热闹越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